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7章 买房还有公积金呢
    “因为你,我找到了想要好好活着的动力。”

    吴佳人的一番话,被魏舒义听进心里。

    魏舒义受到了震撼。

    他感到迷茫,甚至是困惑。“有件事,我很好奇。”他的语气也是不解的。

    吴佳人说,“你问。”

    “就是…”魏舒义终于还是问出了他心底里的疑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你长得好看啊。”吴佳人不假思索回答。

    魏舒义却蹙起了眉头。

    他推开怀里的女人,沉着脸打量她,眼里多了一丝阴翳。

    他扣住吴佳人的双臂,紧声问她,“就因为我长得好看?你就喜欢我?”他的语气是愤怒的,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他说,“如果仅仅我长得好看你就喜欢我,那比我好看的多了去了,怎么不见你也喜欢他们?”

    吴佳人看了他一眼,不再糊弄这事,却也没有正面回答。她反倒是问魏舒义一声,“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喜欢你,魏老师?”

    这皮球滚到了魏舒义面前,魏舒义眉头紧紧地拧着,眼神是疑惑的。

    “我不知道。”他回答的挺诚实。

    但他就是觉得,吴佳人不该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他。

    仅仅是因为他帅?

    拉倒吧。

    比他好看的不知多少,怎么不见吴佳人处处留情。魏舒义最近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身为警察,吴佳人在酒吧被林致缠上的时候,她完全可以拒绝他,却偏偏要找上自己。

    被方俞生那张脸的美色攻击到了,魏舒义不会盲目自信到,真以为他是天下第一帅。

    吴佳人低叹息一声,语气莫名地说了句,“你以后会知道的。”

    魏舒义讨厌这种感觉。

    吴佳人从他怀里起身,她说,“我睡客房,你去睡吧。”见魏舒义两道目光还放在自己心上,她心里微微一暖,便说,“我会调节好自己的心情,你不用担心我。”

    身为一名警察,她的心理素质不会太差。

    这数个小时的混乱,已经足够了,继续这样浑浑噩噩下去,她就不够格当一名警察了。

    说完,吴佳人就自己打开了客房。

    见客房里只有一张床和床垫,没有被子,她回头,问魏舒义,“还有多的床单和被子么,我将就一晚上。”

    魏舒义说,“就睡我房间吧。”

    吴佳人惊讶地一抬眉,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说了句,“魏老师,我这个人,跟你睡了,是要嫁给你的。”她靠着们,懒洋洋地问他,“你确定,还要让我睡你的床?”

    魏舒义丢下一句,“要睡不睡。”就大步进了自己的房间。

    吴佳人在原地停驻片刻,迈腿,跟了上去。

    两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细雨搭在窗台上的声音。魏舒义却睡不着。

    一个老处男的床上,躺了一个足以令所有男人心猿意马的女人,他能轻易睡着,才是有问题。

    吴佳人忽然说,“你能抱着我么?”

    魏舒义浑身一僵,却没有动作。

    吴佳人直接拉起他一直胳膊,自己钻到他的胳膊下面,用脖子压住他的胳膊。她一只手搂住魏舒义的腰,在他腰上捏了捏,警告她,“跟你说,虽然我这个人吧,比较主动,但主动不代表随便。你给我老实点,不许在脑子里幻想我。”

    魏舒义反倒是放松了。“睡觉。”

    哭过之后的身子,总是容易疲惫。吴佳人就真的睡了。

    魏舒义早上醒来的时候,吴佳人已经不在了。他甚至不知道吴佳人是什么时候从他怀里钻出去的,也不知道,她走了多久了。

    他换了衣服起床,一个人吃了早餐,去了学校。

    下午,魏舒义还是买了鲜花,去了墓园。

    宋局今天下葬,他的同事、老友、部下、妻儿亲朋好友,以及曾经受过他帮助的人,全都来了。陵园里今天人特别多,但现场却很安静。宋城的妻子,年过四十却貌美花,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站在吴佳人和康辉的中间。

    她明显哭过,双眼通红,但仪态却很好。

    宋城的女儿站在吴佳人身旁,她一直在哭,她的哭声,令许多前来吊唁宋城的人落泪。

    魏舒义拿着花,走上前,献给宋城。

    吴佳人看到他,朝他点点头。

    宋城的死,见了报纸和新闻。

    媒体纷纷谴责那些贩毒的人。

    宋城死后,整个滨江市都被严查了一番,一时间,人人自危,贩毒分子倒是收敛了些。

    这一个月,缉毒队忙得很。

    吴佳人没再跟魏舒义见面,就连微信都没有聊过。

    再次见到吴佳人,是在一个月后。

    农历三月中旬,滨江市的花海开了。魏舒义接到吴佳人的电话,她邀请他去看花海。

    魏舒义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期待。

    再次见到她,魏舒义发现她瘦了。

    她穿着纯白色的系带露脐衬衣,下身则是一条低腰牛仔裤。她头发编成辫子,头上戴着一顶遮阳帽,右肩背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包包上,仍然挂着那个亚克力小人。

    吴佳人今天没有开摩托车,她站在小区门口,手里拿着酸奶,一边喝,一边等魏舒义来接她。

    魏舒义将车停在小区对面的小店门口,远远地盯着她看,目光在她性感的腰肢上,停顿了很久。

    将车开到吴佳人面前,魏舒义摇下车窗,说,“上车。”

    他的副驾驶干干净净,吴佳人却主动坐到了后面。

    回头,魏舒义看着吴佳人手里的酸奶,问,“没吃早餐?”

    “吃了。”

    “哦。”

    吴佳人却盯着他脸上的口罩,疑问出声,“你戴口罩做什么?”

    “花粉重。”魏舒义没再说话,吴佳人也没深问。

    路过商店,买了些水和小零食,两人出发去了螺汾村。

    螺汾村在几年前还是个普通的小村庄,后来被开发出来,种植鲜花,成了鲜花培养基地。每年到了春天,总有无数游客前去观赏,拍照。到螺汾村的时候,才九点半。

    下车前,魏舒义问吴佳人,“带相机没?”

    “有手机。”

    闻言,魏舒义却从车里拿出来一个单反,递给吴佳人。

    吴佳人瞄了一眼,说,“挺贵的吧这个。”

    拧开矿泉水,魏舒义说,“少买点儿化妆品,省省就有了。”说完,他摘下口罩,仰头喝水。

    吴佳人打开相机,先是对着魏舒义拍了一张,将他仰头喝水的样子拍了下来。吴佳人低头看那照片,嘴上答道,“你有了,我还买相机干啥?”

    魏舒义:“…”

    深深地望着她看了几秒,魏舒义竟然没有反驳。

    租了个两人座位的自驾电瓶车,两个人围着花海小道,慢悠悠地游玩。魏舒义多数时间都在看花海,吴佳人则忙着拍下看花海的魏舒义。到了中午,两个人在当地农家乐吃饭。

    坐下后,发现魏舒义脸颊和脖子有些红,以为他是热的,就把窗户打开了。

    桌上有茶水,魏舒义倒了两杯,递给吴佳人一杯。

    他正打算喝,吴佳人却阻止了他。“别喝。”

    魏舒义一愣,看向她,有些困惑。

    吴佳人从包里拿出矿泉水递给他,说,“喝这个,干净。”

    “这茶也不脏。”魏舒义说。

    吴佳人没有否认他的话,只是说,“怕有毒。”

    理解了她的意思,魏舒义心里忽然尖锐地疼了一下。“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不好的事?”

    吴佳人想了想,还是告诉了他,“也不算大事。这一个月,我们一直在严打,得罪了某些人。局里的水,被人投了毒。有人喝了,及时送去医院洗了胃,人没事,就是遭了罪。”

    吴佳人语气特别冷静,魏舒义闻言却变了脸色。“你们这工作,也太危险了吧?”

    “没办法啊,危险的工作,也必须有人干啊。”

    魏舒义没吱声。

    没接触这个职业群体,魏舒义是不能感受到那份紧迫与危险的。认识了吴佳人,特别是在宋局死后,魏舒义第一次意识到,原来危险,时刻就潜伏在身边。

    他状若无意问了句,“有没有考虑转行?”

    吴佳人冷哼,“不转,当警察多好啊,我有三金一保,买房还有公积金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