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8章 好好穿衣再谈恋爱
    魏舒义知道她又在糊弄自己,就没有再说这个话题。

    他打开矿泉水,递给吴佳人,然后又开了一瓶,自己喝。

    “投毒的人,抓到了么?”他问。

    吴佳人眼露厌恶和憎恨,“嗯,抓到了,是经侦大队的一个同事。”

    魏舒义心情就更复杂了。

    “想什么呢?警察也分好坏,人心不古,这种事,见多了也就习惯了。”话是这么说,但吴佳人眼里的轻蔑跟嫌弃,却一目了然。

    没有人在被同行背叛过后,还能安然若素。

    尤其是,同为警察的他们。

    身为警察,当以保护人民为首要职责,若这个警察,为一己私欲,连自己朝夕共处的同事都能杀害,那他枉为人。他愧对了他那一身警装,愧对了他为人的那一张皮。

    魏舒义心思有些复杂。

    是啊,警察,这个职业,本身是好的。但当警察的人,却不一定是好人。

    就跟医生一样,医生,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

    坏的不是职业,是人心。

    “这事怎么处理的?”

    吴佳人说,“哪怕那些受害者最后都就救回来了,但这个人,还是判了死刑。”他的犯罪性质太恶劣了,不处以死刑,无法平息所有人民警察的愤怒。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吃的喝的,都要谨慎。”吴佳人总算是体会到了康辉之前说的那句话——

    不敢结婚。

    下午他们就回去了,去看了一场电影。

    从电影院出来,走在街边,吴佳人看着其他情侣,忽然一转身,侧身扑倒魏舒义身上,她这一垫脚,本来衣服就够短了,这下,连内衣都快看得到了。

    魏舒义的行动,比他的意识更加快。

    他迅速伸手将吴佳人背上的衣服往下拉了一截。他低头,侧看着她,蹙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地问,“你就没一件正常的衣服吗?”总是穿些偷工减料的衣服。

    吴佳人却笑得有些贼。

    “你不喜欢?我还以为,你挺喜欢看我腰的,毕竟,你每次看我的时候,都会盯着我的腰多看几眼。”吴佳人早就发现了,之前天气冷,她也畏寒,尽量都穿了长衣服。

    现在春天来了,她当然要放飞自我,时刻勾引魏舒义。

    魏舒义脸色有些冷,“又不是出来卖的,穿那么少,给谁看?”

    吴佳人哼了哼,“想看的人多了去呢。”

    魏舒义瞬间火了,“站好了!”

    吴佳人勉强松开了他。

    睨了她一眼,魏舒义怎么看她那衣服,怎么觉得碍眼。

    “你刚才忽然扑上来,是要说什么?”魏舒义声音里,怒火减少了几分,但依然不算平淡。

    吴佳人这才说,“每次我约你,你都出来了。今天我们看花吃饭看电影了。”她飞快地凑过去,在魏舒义脸颊上亲了亲,看见魏舒义皱眉,她又说,“现在连亲都亲了…”

    越来越多的人盯着吴佳人看,尤其是男人,他们看吴佳人的目光,让魏舒义烦躁。“吞吞吐吐的,你到底要说什么?”说完快些走才是正事。

    吴佳人哦了声,直白问他,“咱俩现在算什么?”

    魏舒义忽然笑了,“你说像什么?”

    “情侣?”

    魏舒义冷笑,“我不跟连衣服都穿不好的人做情侣。”

    吴佳人眼前一亮,就在魏舒义以为她要继续胡搅蛮缠之时,她忽然转身,就那样跑了。

    魏舒义:“…”

    跑了?

    把他一个人丢街上,肚子跑了?

    魏舒义脸色很难看。

    确认吴佳人是真的跑了,魏舒义气冲冲的,一个人开车回了家。

    一路上,他开着摇滚音乐,操着他那一口五音不全的嗓子,跟着里面的男人嘶吼。

    到了家,还觉得气。他洗了个温热水的澡,喝了杯降过温的纯净水,怒火这才消停。

    客厅里,电视机开着,魏舒义窝在沙发角落,眼睛却没看电视,而是在低头打游戏吃鸡。他面前的茶几上,左边摆着一盘水果,右边摆着一盘饼干,端的是会享受。

    一局开始不久,魏舒义就被人给杀死了。

    他切换到观战模式,看别人继续厮杀。

    就在这时,他家门铃又响了。

    魏舒义纳闷,这都快吃晚饭时间了,谁会来找他?

    他拿着手机去开门。

    通过视讯屏,看到站在门外的吴佳人时,魏舒义眯起了眼睛。

    开,还是不开?

    轻易开了,岂不是显得他太没脾气?

    不开,她若是转身就走怎么办?

    魏舒义纠结了半晌,吴佳人以为他没听到消息,又按了一遍。

    咔哒——

    门总算是开了。

    魏舒义只将上半身伸了出来,“干嘛?”他用身体挡住门,显然是不打算让吴佳人进去。

    吴佳人双手背在腰后,她仰头看着魏舒义。

    见了鬼的,魏舒义竟然从她脸上,看出了一抹羞赧?

    她会羞涩?

    魏舒义眯起眸子,故作漫不经心地问她,“做什么?”

    吴佳人忸忸怩怩地问了声,“你看,这样成么?”

    嗯?

    魏舒义没理解她的意思。

    “什么?”

    吴佳人手从腰后拿出来,她反手指着上身,说,“你看,这衣服,正常吧?”

    魏舒义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白色露脐衬衫,换成了一件白色的丝质长衬衫,不过,她将前面的下摆都扎进牛仔裤里了。

    “嗯。”还算正常。

    吴佳人立刻嬉皮笑脸起来,她有些急切地问,“现在衣服也正常了,你总可以做我男朋友了吧?”

    魏舒义却愣住。

    一瞬间,他明白了之前吴佳人突然逃开的意思。是要回去换件正常的衣服…

    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魏舒义不觉开心,只是心里有些酸。他觉得吴佳人有些傻,他其实是在逗她,并非真的嫌弃她啊。

    是不是每个当女警的,脑子都是一根筋,特别爱较真?

    见魏舒义沉默不语,吴佳人开始不耐烦,嘀嘀咕咕的埋怨他,“怎么?都这样了还不行?魏舒义,别把我对你的喜欢当做理所当然,你再这样爱答不理,我就喜欢别人…”

    “可以。”

    魏舒义轻飘飘的两个字,将吴佳人余下的话,全部打回了肚子里。

    刚还龇牙咧嘴,信誓旦旦说要去喜欢别人的她,瞬间安静下来。吴佳人嗓音低低,她问,“什么可以?”

    魏舒义说,“做你男朋友。”

    吴佳人突然不说话了。

    她的反应与魏舒义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吃惊还是不相信?”

    吴佳人摇头,说,“都不是,你让我缓缓就好。”

    还要缓缓?

    他给了她一分钟的时间消化这事实,一分钟后,吴佳人突然点了点头,说,“我缓过来了。”

    所以?

    “晚安,下次见。”吴佳人跟他道了晚安,转身,又走了。

    又走了…

    魏舒义愕然。

    “你去哪儿?”他脱口就将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已经迈步走出去一段距离的吴佳人,扭过头来,拿她诧异的眼神,注视着魏舒义,还问了句,“我回家啊?怎么,这才刚确认消息,你就要跟我滚床单?”

    吴佳人伸出一根手指,搁在面前摇了摇,她说,“不行哦,初夜是要留到新婚夜的哦。”

    魏舒义满头黑线。“不是要跟你滚…”他没吴佳人那么厚的脸皮,做不到随时随地把滚床单和初夜这样的字眼,挂在嘴边。他说,“你不吃了晚饭再回去?”

    吴佳人立刻转身朝他走来,一边走一边说,“进屋进屋,今天不吃饺子,我要吃排骨炖海带汤,还要吃你做的酱蹄子,最近生活可差了,得好好补补…”

    那样子,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奴役起魏舒义来,就跟奴役奴隶似的。

    魏舒义摇摇头,转身回了屋。

    家里没有她要吃的那些东西,两个人不得不开车去超市买。

    上车的时候,魏舒义以为吴佳人会坐副驾驶,结果却见她上了后排。吴佳人瞧见了他意外的眼神,她笑了笑,说,“你说过,那是你未来太太的专属座位,我现在可不是魏太太…”

    魏舒义冷哼,也不说什么,坐上驾驶座,开车就去了超市。

    吃过晚饭,已经九点过了。

    魏舒义已经做好了让吴佳人在这里留宿的准备,结果吴佳人吃了饭,就起身告辞了。

    “我送你吧。”

    吴佳人拒绝了,“麻烦,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你一个女孩子…”

    “别忘了,这个女孩子是人民警察。”吴佳人搂住魏舒义的脖子,给了他一个香吻,分开,她拍拍魏舒义的脸颊,说,“你还得被这个女孩子保护呢。”

    魏舒义最后将她送到了楼下。

    吴佳人用滴滴打车叫了车。

    她上车后,说了地址,就低头跟魏舒义聊天。

    倾城佳人:【今晚的酱蹄子挺好吃的,我还想吃。】

    魏舒义:【下次带你去吃烤鸭,有一家店的烤鸭挺不错,酱料也好吃。】

    倾城佳人:【好啊。】

    倾城佳人:【这个滴滴车司机长得有点儿…丑。】

    魏舒义:【不要以貌取人。】

    吴佳人轻笑,抬头,却发现这不是回她家的路。

    她一眯眼,问司机,“司机,这是去哪儿啊?”

    司机说,“小姐,这是近道。”

    吴佳人冷笑,“这是向郊区去的路吧。”吴佳人的手,伸到了自己的包里,她摸到了自己的蝴蝶刀。她偏头看司机,余光撇到他脚边有一根棍子。

    那棍子很光滑,不像是擀面杖,倒像是锤子的手柄。

    吴佳人很平静地跟司机闲谈,“前些天,有人在东郊发现了一具女尸,听说死了一个多星期了,身上有被侮辱的痕迹,警察说,那个犯罪的,可能是个司机。”

    司机桀桀一笑,脸色也变得冷肃起来,“那你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会死么?”

    “我猜,她在被侮辱的时候,大喊大叫求饶了,然后被司机用锤子把脑袋敲碎了。”

    司机说,“不是哦”他语气顽皮,说“真正的原因是,那个司机,在侮辱她之前就把她杀了。”

    “哦…”吴佳人恍悟了,她说,“原来这司机喜欢奸尸。”

    司机忽然将车停在路边。

    再回头时,手里,多了一把小铁锤。

    见状,吴佳人微微一笑,她的手,也从包里举了起来。

    司机看到她手上的刀。

    目光微凝,下一秒,司机邪佞地笑了起来。“美女,你这样辣的,玩起来,肯定特别带劲。”他话刚说完,直接举起锤子朝吴佳人脑袋砸了过去。

    吴佳人迅速抬腿,用小腿迎接司机的铁锤,迅捷伸出左手,五指扣住那司机握着铁锤的右手手臂。

    小腿被砸中了,她疼得皱眉,身手却不见迟缓。

    她整个人从后车厢弹跳起来,右臂举起刀尖,狠狠地,插进男人的右肩骨中。

    “啊!”

    司机没料到,这个女人,竟然会选择挨上一锤,换他右肩一刀。这时,吴佳人抽出匕首,将刀尖滴血的匕首刀刃抵在司机的脖子上。她冷笑,美色如刃,比手中刀尖更危险、更锋利。

    “杀人抛弓虽奸罪,再加上袭警罪,你这辈子,完了。”

    司机平凡不打眼的一张脸,神色阴沉沉的,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是个女警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