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19章 东里圣华
    魏舒义迟迟没有收到吴佳人的回复,有些担心。

    他给吴佳人发了十多条信息,所有消息,皆如石沉大海。

    魏舒义有些担心,他拿上车钥匙,打算开车去吴佳人的家看看。等他赶到吴佳人的小区,发现五楼没有开灯,心里沉甸甸的,顿时觉得不妙。他正要打电话去给康辉,这时,电话响了。

    是吴佳人的来电。

    魏舒义目光一闪,似是松了口气。

    这边电话一通,魏舒义就听到吴佳人说话的声音,“魏老师,我在公安局。你猜怎么着,那个滴滴司机竟然是个杀人犯,还想玷污我,反倒被我给抓了!”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兴奋。

    “最近警方一直在悬赏缉拿这个司机,算他倒霉,遇到我,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与吴佳人兴奋的反应不同,但魏舒义的脸色十分难看,也很沉默。

    等那头叽叽喳喳的声音彻底安静下来,魏舒义才开口。“我在你家楼下。”他声音低沉,目光也是一片阴霾。

    她家楼下?

    你去我那里做什么?”

    “我以为你出事了。”

    他以为,她被那些贩毒的人给绑架了,又或是杀害了。

    他的声音中,带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一层淡得几乎察觉不出的疲惫。

    吴佳人很快就理解了这话背后的含义。

    她一直没回复消息,魏舒义担心她出事,跑去她家看她去了。吴佳人迟钝的意识到,自己没回复短信的这两个小时内,对魏舒义来说,是焦心不安的煎熬。

    但,这不这正好说明了,这个人,也同样在乎着她?

    挂断电话,魏舒义靠着椅背,第一次意识到,当一个警察的男朋友,尤其是个缉毒警察的男朋友,其实并不容易。像今晚这样的事,以后或许还会发生。

    她的身边,充斥着危险。

    她行走在刀尖上,与这世上最丧尽天良的那群人打交道,她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意外。

    魏舒义扪心问自己,他能否做到,与吴佳人一起,共同承担这份危险。更主要的是,如果、如果吴佳人当真在任务重出了意外,剩下的这一辈子,他一个人,能撑得下去吗?

    自小,魏舒义接受的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理念,他这辈子,只可能有一个妻子。

    如果余生只剩下孤独和怀念,他真的能熬下去吗?

    魏舒义陷入了迷茫中。

    他思考了很久,却一直都没有得到答案。

    吴佳人从公安局赶回小区,魏舒义的车子,已经走了。

    她没想到,这一晚的事,会给魏舒义那么多的感触。之后的半个月时间里,他们一直没有见过面,吴佳人依然在微信上联系魏舒义,魏舒义会回复她,但从没有主动联系他。

    渐渐地,吴佳人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身为警察,她的嗅觉比一般人灵敏。

    她数次忍不住,差点就问了魏舒义底是在想什么。但最后,她都克制住了。

    这一天,吴佳人休假。

    她去医大的教室办公室找魏舒义,魏舒义不在办公室。从其他老师口中得知他去上课了。吴佳人看了他的课程表,发现他今天下午没有课。

    从办公室离开,吴佳人准备去偷听魏舒义上课。

    她刚走到教学楼,就听见了下课铃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魏舒义。他从教室里出来,穿行在走廊上,周遭那么多的男男女女,就他,身影挺拔似白杨,面容英俊无人及。

    吴佳人本打算直接走过去跟他打招呼。

    但,想到近些日子,魏舒义那奇怪的反应,吴佳人忍住了想要朝他靠近的步伐。

    等魏舒义走出教学楼,吴佳人也紧跟他脚步,跟随在他的身后,却保持了一段的距离。

    她打开手机,给魏舒义打了电话。

    行走的男人,忽然停下脚步,从兜里掏出手机,接听了。

    “你今天有空么?我今天休息,想见见你。”她看着那个修长挺俊的男人,单手提着电脑包,快速穿过校园的花丛小道,抄近道往办公楼走去。春天早已到来,魏舒义脱去了大衣外套和毛衣,只穿了一件藏蓝色的衬衫,配一条长裤。

    一路上,都有女生在远远地看着他。

    医大的学生,男生居多,但魏舒义却比那些男生都要耀眼。

    有他在的医大,后来评选出来的校草,都黯然失色。

    吴佳人远远地看着他,脑海里,总是晃过十七岁少年模样魏舒义的样子。

    听到这话,魏舒义脚步微顿。

    未来、一生,都是漫长的词语,想到漫长的岁月里,没有另一个人的陪伴,他就心生恐惧。他仍然没有做好准备。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思考,如果,如果能这样与吴佳人切断来往,他能不能做到忘了她?

    不爱不伤,不是么?

    可,听着对方妩媚不失俏皮的声音,魏舒义无法忽略,他因为听到她的声音而变得欢呼雀跃的心。他想要试着不去喜欢她,可心却不受控制。魏舒义做了片刻的挣扎,才说,“我...下午还有课。”

    “是、是么?”先是一愣,下一秒,吴佳人的嘴边,勾起自嘲的笑。

    他在躲自己。

    为什么呢?

    是真的不喜欢自己?

    吴佳人对这段感情,产生了怀疑。

    从头到尾,似乎都是她一头热啊。

    魏舒义嗯了声,匆匆挂了电话。

    再等一段时间吧。

    如果还是做不到不去想她,那他就认命了。

    魏舒义回了办公室,他刚将电脑包放下,坐下收拾东西。身后,玩游戏的徐老师抬起头来,对魏舒义说,“早听说魏老师谈恋爱了,据说女朋友还特别好看。百闻不如一见,我今天总算是见到庐山真面目了。果然啊,长得真好看。”

    魏舒义听了这话,手上动作一顿。

    他有些惊异地回头,问徐老师,“你什么时候看到她了?”

    徐教授,“就之前一会儿啊。”

    眼睑垂下,卷长的睫毛在他榛色的瞳上,打上一层阴影,那眼睛里的目光,似乎变得不安起来。魏舒义问徐教授,“她来做什么?”魏舒义的声音,竟然有些紧张。

    徐教授有些奇怪,“她看了你的课程表,就去教学楼找你了,怎么,你们没碰上?”

    魏舒义手上的钢笔,突然掉在地上,发出噼啪一声。

    他捡起钢笔,发现鼻尖坏了。

    匆匆将钢笔扔进电脑包,魏舒义提着电脑包,离开办公室。

    他没在楼下看到吴佳人,也没在教学楼外看到她。

    心里,陡然升起一个不确定的念头。

    刚才那个电话...

    意识到吴佳人打电话的时候,或许正在某处注视着他,魏舒义有些不安。他赶紧给吴佳人打电话,电话是通了,可是没有人接听。

    吴佳人走出医大,闷头往街对面走。

    穿过街道的时候,竟然被一辆车撞了。

    好在车子打转及时,只是挨着她的左小腿擦了过去。吴佳人恍惚回神,低头看了看破皮流血的小腿,也不知是伤口太疼,还是心里在疼,她站在路中央,缓缓地蹲下下来。

    用一双手,掩盖住满面的脆弱。

    眼睛有些涩意和热意,吴佳人很想哭。

    一道黑影,挡住阳光,朝她靠近。

    “这位同学,你受伤了。”一道冷冽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吴佳人抬头,对上一张神色冰冷的脸。这张脸,五官有种镌刻的美,尽管表情令人生畏,那脸却又俊俏到让人流连忘返。

    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过。

    “没事。”吴佳人将那股难受压了下去,她站起来,刚走出一步,受伤的腿突然一疼,她猛地弯身半跪下来。

    一双有力的手,拖住了吴佳人的身子。

    “去医院。”严肃,平铺直述的声音,带有无可置喙的威严。

    吴佳人看着男人,最终还是坐上了他的车。

    去了医院,只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那人见吴佳人没有大碍,就让身旁的助理,给了她一个名片。他说,“如果有事,可以打我电话。”说完,他又从包里拿出一叠红钞票,说,“这是歉意。”

    ——所有道歉,都不及给钱有诚意。

    男人的行为,很好地诠释了这话的真谛。

    吴佳人看着那些钱,没有拒绝。

    让助理抱起吴佳人,还替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看着她上了车,男人这才回了自己的车。一上车,他就对助理说,“去查查,车祸这件事,是不是意外。”

    “好。”

    吴佳人跛着脚回了公寓,将那些钱放在桌子上,她粗略估计,这大概有一万三四。她这点伤很轻,这些赔偿,算是值钱的了。

    她将钱拿起,顺手将它们放到茶几下面的抽屉里。

    一张名片,从那叠钱里滑了出来。

    吴佳人捡起名片,看到四个字——东里圣华。

    吴佳人盯着那四个字,有些惊讶。

    东里圣华?

    那不是圣华影视的总裁么?

    她终于记起这人哪里眼熟了,感情是经常在微博上看到他,哪怕这人冷淡,但因那张比男星还要醒目好看的脸,在微博上包揽了七八百万粉丝。身为颜狗,吴佳人也关注过他。

    本来打算丢弃那名片的,想了想,她还是将名片留了下来。

    手机又响了。

    吴佳人拿出来一瞧,是魏舒义发来的短信,她这才发现,魏舒义发来了许多条短信跟微信,还打了两个电话。

    登上微信,吴佳人看到魏舒义发来的那些话。

    魏舒义:【你在哪儿?】

    魏舒义:【办公室老师说你来找过我,是么?】

    ...

    魏舒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逃避你。】

    吴佳人盯着最后一条短信,最后还是回复了一条。

    倾城佳人:【你不喜欢我,想跟我分手,又不好当面说,是吧?】

    魏舒义发来了语音。

    吴佳人打开,他说的是:“不是,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就像你说的那样,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你的职业,是高危险的职业,我不确定,如果你、你出了意外,我一个人,到底有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你知道的,一辈子其实挺长的,一直一个人,是很可怕的事。”

    听了这话,吴佳人意外的沉默了。

    他最近,竟然是在想这个。

    没想过魏舒义竟然想得这么远,听他这意思,似乎是认定她了。一时间吴佳人心里既窃喜,又难受。她手指在手机上敲敲打打了一阵。

    倾城佳人:【给彼此一个月的时间来思考这件事吧,如果一个月后,你对我还有感觉,我们认真处。】

    魏舒义:【行。】

    放下手机,吴佳人用保鲜膜将伤口绑住,去洗了个澡。

    因为受了伤,之后两天她没有出外勤,多数时间都呆在公安局。又是一周的某个中午,她在食堂吃饭,忽然听见一阵吵闹声。吴佳人顺着声音源头看去,瞧见了一个抱着玫瑰花,穿蓝色西装的俊俏小公子。

    可不就是林致么。

    很久没有见到林致了,吴佳人有些恍惚。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