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20章 这是醋了
    直到,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被递到她的面前,男人的声音,也跟着钻进吴佳人的耳朵——

    “吴警官,我可是去查过了,你跟那个老师现在基本已是分手状态。”

    “那什么,我对你的心,可是一心一意的,你看,自从认识了你,我身旁就再也没有那些莺莺燕燕了。我的心,只属于你一个人。你看到这些玫瑰了么,九十九朵,代表我对你的爱,会长长久久。”

    吴佳人回了神。

    她有些无语。

    听了林致肉麻兮兮的一番告白,吴佳人翻了个白眼,对林致说:“林少,这些情话过时了。”

    林致笑容一敛,立马换了口气,是吴佳人所熟悉的纨绔少爷样。

    他说,“哦,那直白说了,从我看到你第一眼开始,就有感觉了,不是心动,是身体有感觉。做我女朋友吧,咱俩在一起,我有钱你有颜,肯定特带劲。”

    “…”

    林致这话够直白,可以说是性骚扰了。但吴佳人的眼里,却露出真实的笑意来。

    她将玫瑰花,塞到林致怀里,并说,“我这个人吧,不贪钱,就贪一张脸。”她笑眯眯地扫了扫林致的脸,下了个结论,“你的颜,还欠缺了点火候。”

    千万张脸,或美或丑,只要不是魏舒义的脸,她都不稀罕。

    林致却不生气,他说,“我功夫也不错,那方面的。”

    吴佳人,“没关系,我功夫也不错,魏老师不会玩我教他玩。”

    林致铩羽而归。

    但这事,不知怎的,传到魏舒义耳朵里。

    在第二天晚上,魏舒义来了。

    没带花没带礼物,就提了一个饭盒子。

    他进了他们办公室,晚上值班的人也挺多,瞧见魏舒义,有人扯开喉咙就冲审讯室里的吴佳人喊,“吴警官,你家帅哥来了。”

    等了会儿,吴佳人才走出来。

    她见到魏舒义,直接奔过去,夺过饭盒。她一边打开饭盒盖子,一边对魏舒义抱怨,“我正好饿了,你就来了,让我瞧瞧,你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打开盖子,几瓣红色的玫瑰花瓣,从饭盒里面掉了出来。

    他竟然给她带了一饭盒的玫瑰花瓣!

    吴佳人盯着那一盒子的玫瑰花瓣,傻眼了。

    她愕然抬头,对上魏舒义皱眉的脸。

    “这什么?”

    魏舒义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了句,“送你的玫瑰花啊。”

    吴佳人忽然笑了。

    “醋了?”

    魏舒义轻嗤,“不醋。”他从饭盒里,拈了一片花瓣,塞到吴佳人嘴里。她用唇含着那片玫瑰花瓣,唇比玫瑰更娇艳。魏舒义忽然感到口干舌燥,他刻意忽略了那份意动,严肃地教育吴佳人,“玫瑰虽然好看,但是不能吃,还带刺,吃了一嘴血。”

    吴佳人抬头瞅他,嘴里嚼着那片花瓣,说,“还说没醋,我都闻到了。”

    魏舒义没狡辩。

    见她真打算将那玫瑰花吃了,魏舒义又不忍心,赶紧说,“吐出来,跟我下楼去吃饭。”

    “你带饭来了?”

    “嗯,车里。”

    吴佳人立马吐了花瓣,跟同事们打了声招呼,皮颠颠儿地跟着魏舒义下楼,去了他的车里。

    见到他二人远去的背影,康辉忽然说,“这下好了,今年大年三十,小师妹总算是不用值班了。”康辉随意感慨一声,却一语成谶。只不过,不值班的原因,不是因为她脱单了。

    魏舒义一本正经地走在前面,他将后车门打开,站在一旁,等着吴佳人上车。

    吴佳人挑眉,调侃他,“今天挺绅士啊。”还知道给她开门。

    她一只脚刚伸进车内,话没说完,身后忽然扑来一个黑影,吴佳人被魏舒义给扑倒在车椅上。

    “你…”

    魏舒义压在她的身上,右手拖住吴佳人的后脑,袭人的吻,几乎将吴佳人体内的氧气全部吸走。

    暧昧跟情欲,在逼仄的车厢内蔓延、扩散。

    久到吴佳人脸红气喘,不得不推开他,这个吻,这才结束。

    “魏老师。”吴佳人擦了擦嘴,望着魏舒义的眼神,带着警告和凌厉。魏舒义仍还压在她的身上,他垂眸看着她,没有躲避她的视线。

    吴佳人拿舌尖舔了舔唇,声音有些冷淡地问他,“你这是做什么?”

    “如你所见。”魏舒义没跟她兜弯子。

    “我是问,你是以什么身份亲我?”吴佳人撇嘴,补了一句,“就我所知,我们目前还处于冷静期。”

    魏舒义的一双手,长得特别好看,以前,那双手常捏手术刀,后来,又捏粉笔,特别修长,且光滑。尤其是中间三指,出奇的长。他拿最长的中指,在吴佳人的唇边轻轻地抚摸,最后,那双手停在吴佳人潋滟的左眼眼尾处。

    指腹在眼尾来回地揉着,魏舒义说,“我后悔了。”

    “嗯?”

    “结束吧。”他说。

    吴佳人怔了怔。

    是说,这段感情就此结束么?

    “结束这无聊的冷静期吧,我们谈恋爱。”

    吴佳人紧紧牵着的一颗心,跟着魏舒义的话,大起又大落。

    “好啊。”

    听到她说好,魏舒义心里却有些不舒服,“我对这段感情的态度,有多怀疑和露怯,你不生气么?”

    吴佳人点了头,“生气过。”她又说,“但人都是这样,你认真考虑过这些问题,总好过敷衍我。”

    魏舒义摸了摸她的头发,“傻。”

    吴佳人挥开他的手,回怼他,说,“蠢。”

    瞥见魏舒义脖子上的一片红疙瘩,吴佳人关心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很痒?”

    “花粉过敏。”魏舒义今天去花店买了玫瑰,尽管带了口罩,身上还是有些痒。

    闻言,吴佳人又是一阵沉默。

    洞察到她的沉默,魏舒义偏头看着她,又揉了揉她的脑袋,才问,“怎么了?”

    吴佳人抬头问他,“所以上次去螺汾村看花海,你皮肤那么红,也是过敏了?”

    “嗯。”

    吴佳人表情有些动容。

    她以为魏舒义那是热的,没想到是对花粉过敏。“你怎么不说?”说了就不去了。

    “你不是想去?”魏舒义理所当然地反问她。

    吴佳人又沉默了。

    就因为她想去看花海,对花粉过敏的魏舒义,一声不吭的就跟着她去了…

    “魏老师。”

    “嗯?”

    吴佳人朝魏舒义俏皮一笑,她说,“我今天又喜欢你多了几分。”

    “是么?”

    魏舒义没再跟她贫嘴,他将副驾驶上的餐盒拿出来,打开,双手捧着。他给吴佳人带来了腊肉炒春笋,还有干煸四季豆,和一大碗白大米。挺普通的菜,吴佳人却吃得很开心。

    当然,她将那些饭都吃完了。

    魏舒义忽然笑了下,他说,“按照你这个饭量,结婚后一起过日子,每个月都要多买一袋米才够。”

    说完,魏舒义跟吴佳人同时愣住。

    结婚…

    原来,自己潜意识里,已经将她看成了可以结婚的对象么?

    魏舒义有些诧异,他竟然看吴佳人这般重。

    吴佳人听了这话心情却很好,她就顺口接话,她说,“要不要我补贴生活费?”

    魏舒义展笑摇头,“那倒不用,一袋米还是买得起的。”

    吃完饭,吴佳人瞧见魏舒义收拾饭盒,她的目光,就落到了他的手上。吴佳人也不是什么手控,她自己的手吧,虽然有茧子,但长得也算好看。可魏舒义就不同了,他的那一双手,天生就是拿手术刀和笔的,特别好看。

    吴佳人忍不住幻想,他捏笔写字画画,拿手术刀切开人的肚子,在心脏上穿梭的样子。

    渐渐地,她目光越来越深。

    魏舒义回头,看到她在看自己的手,一副快要被他的手给吸了魂魄的丢人样。

    他拿手在吴佳人面前摇了摇,说,“不要再看了,真的,更不要意,淫它在你警服里面的样子。”

    本来,吴佳人没想到那一处去的。

    经魏舒义这么一说,她脑海里,就跳出魏舒义用他好看的手,在她制服下面肆意挑拨的画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