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21章 嘿嘿嘿...
    画面太香辣,吴佳人喉咙发紧,口干舌燥,浑身都感到空虚。

    怎么个空虚发,是那种亟待被人填满的感觉。

    吴佳人惆怅地叹了口气。

    魏舒义迷茫看着她,“怎么了?”

    吴佳人说,“要不是我还在上班,我不介意在车里跟你销魂一次。”

    魏舒义眼皮一跳。

    被她这一说,他也有些口干舌燥。“不、不要脸…”这一次,这三个字,被魏舒义说的很轻。

    他的声音同样是喑哑发紧的。

    两个人忽然对视一眼,眼神都带着点儿暧昧,有些微妙。

    忽然,他们默契地同时移开了目光。

    一个人假装找手机,一个人推开车门下车,临走之前,吴佳人问魏舒义,“明早的早餐,有我的份么?”大早上的,她可不只是去吃早餐的。

    魏舒义心跳一漏,他故作冷淡点头,“我会做双人份。”

    点点头,吴佳人头也不回地进了公安局大楼。

    魏舒义就开走了。

    回了家,他洗澡,睡觉,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吴佳人回到办公室,就听到那些人取笑她。

    “下去这么久啊吴警官,快四十分钟了吧,啧啧,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以车椅为床,以车顶为盖,嘿嘿嘿…”

    吴佳人随手抄起一个文件本,朝那说话的男人扔了过去,“嘿嘿嘿个头。”

    见她发火,大家笑得更是肆无忌惮。

    吴佳人的这个人,看似放浪爱看玩笑,实际上并不是个真正放荡的人。大家共事久了,也都了解彼此的脾气,以前吴佳人时常取笑他们,现在终于轮到他们看吴佳人的笑话了,怎么可能放过。

    又有人说,“看吴警官这样子,怕是欲求不满吧!”

    被说中心事的吴佳人,又抄起一个茶杯扔了过去。

    顿时,办公室里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次日早上八点,吴佳人下班了。

    这个时候,魏舒义早已经起床。

    他当真做好了双人份的早餐。

    三个糖心蛋,他一个,吴佳人两个。两根水煮玉米,他吃半根,吴佳人吃一根半。两碗肉丝蔬菜粥,一人一碗。

    做好早餐,他见时间快到八点了,就摘下围裙,回浴室去洗澡。

    洗完澡后,魏舒义特别正经地穿了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的长裤,扣子扣的特别严实。

    门铃一响,魏舒义就打开了门。

    门外,吴佳人还穿着工作制服,手里却提着一个袋子。她靠在门边,看着魏舒义,明明一夜未睡,两眼却精神极了,目光炯亮,不像是熬夜的人。

    “有准备我的早餐么?”吴佳人说这话的时候,脸颊上,妩媚之色不多不少,刚好让魏舒义心跳加速。

    魏舒义很冷淡地点了点头,“做好了。”

    他闪身,请吴佳人进屋。

    吴佳人看了眼早餐,对两份早餐的分量安排,特别满意。

    两个人一起坐下吃早餐,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就像普通情侣那样。吃完饭,魏舒义洗碗,吴佳人要借他浴室洗澡。

    碗,没有几个,魏舒义却反反复复地洗。

    那冷水,洗的不是碗,是他灼烫的心。

    忽然,魏舒义的腰间,搭来一双手。

    “嘶——”

    他倒吸了一口气。

    低头,看见一截露在黑色浴袍外的洁白藕臂。

    吴佳人自己带了浴袍来,纯黑色的丝袍,她本身肌肤就白,黑色衣袍更衬得她肌肤胜雪。吴佳人说,“你继续洗。”

    魏舒义拿着碗的一双手,特别地紧。

    吴佳人又说,“低点儿。”

    魏舒义微微低头。

    脖颈后面,落下一吻。

    身后的人,垫着脚,搂着他的腰。吴佳人的唇在魏舒义的脖颈上,沿着他的肌肤,一寸寸地游走、抵舔、噬啃。她的长发落到了他的手臂两边。她明明只在亲吻他的脖子,可魏舒义的全身都麻麻的。

    衬衫衣摆,被吴佳人从他的裤腰里面拽了出来。

    那双手,彻底不安分、不规矩。

    它刁钻地钻进他的衬衫里面,在里面肆无忌惮。

    29岁的老处男,一点就燃。

    魏舒义猛地扔了手里的碗,转身,一把将吴佳人提起抱到怀里。将她放在流理台上,魏舒义一眼就看进她V领睡衣里面的真空春光。不算多丰盈的一对胸,胜在挺翘,也挺可爱的。

    魏舒义浑身燥热,他将额头抵在吴佳人额头,问了声,“嗯?”

    吴佳人勾勾唇,“嗯。”

    闻言,魏舒义反客为主,主动亲近吴佳人。

    与以往每一次的亲近不同,这一次,魏舒义的吻,是火热霸道的。从前规规矩矩的一双手,钻进了睡衣之内。

    老处男要开荤,势如破竹的气势,令吴佳人骇然。

    吴佳人很难想象,看上去温润可善的魏老师,虽然技术还有得提高,但持久力却这么好。

    她大概是捡到宝了。

    …

    午饭,两个人都没吃。

    下午四点钟,魏舒义才懒洋洋地起床。

    “你吃什么,我去做饭。”魏舒义捡起地上的衣服,有条不絮地穿上,这一次,衬衫只扣了四颗。吴佳人盯着他胸膛口被她吸出来的暧昧痕迹,有些得意,她说,“烤乳猪。”

    她又累又饿,能吃下一头烤乳猪。

    魏舒义表情微滞。

    “烤乳猪没有,烤鸭你吃不吃?”

    吴佳人想起他说过,要带她去吃烤鸭的。

    “那出去吃。”

    她一下子爬了起来,跑出主卧,去了客卧。

    魏舒义挑眉,不都说,那事之后,女孩子都会不舒服么?

    她这一个鲤鱼打挺,不像是不舒服的样子啊…

    吴佳人去隔壁的客卧找了条裙子穿上。前年乔玖笙住在这里的时候,就是这个季节,衣服都合适。吴佳人发现小笙喜欢的,都是些色彩艳丽的衣服,刚好,她也比较偏爱鲜艳的色彩。

    最终,她挑了一件红色的拼接蕾丝绣连衣裙穿上,裙子是抹胸款,但锁骨和手臂部分,是透明的红色蕾丝,有些小性感,但不算太露。

    不过,乔玖笙留下的鞋子,全都是平底的帆布鞋。

    吴佳人就挑了一双白色的平底鞋穿上,这才走出客卧。

    魏舒义终于忍不住问她,“你身体,没有不舒服么?”

    吴佳人摇头,“这算什么,这点小痛都不能忍,岂不是很没面子?”

    魏舒义却私心认为,是他没有满足吴佳人。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揣着心思去外面吃饭。

    饭店一看就比较小资,饭店位置处于东城的步行街低最边上,在三楼。吴佳人跟着魏舒义来到餐厅,发现这家店生意特别好,他们店的所有菜谱,都跟鸭有关。

    来这里用餐的人,都会点招牌菜——蜜糖烤鸭。

    挺普通的蜂蜜柠檬做的烤鸭,做出来的味道,就是很特别。

    吴佳人嘴上说着没事,但到底还是有些不舒服。中途,她有些想上厕所。

    “我去下洗手间,包放这儿,你看着。”

    “好。”

    吴佳人刚蹲下,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警报,她一下子就分辨出来,那是火警警报。

    吴佳人也顾不得上厕所了,提起内裤就往厕所外跑。

    原来,着火的不是这家烤鸭店,而是隔壁的一家清吧。

    隔壁火势很大,酒吧里的人都一窝蜂地跑到了外面来。担心火势会传到这边,店家立马让所有人都离开。大家都跑出饭店,跑到空旷的地方。吴佳人跟着魏舒义一起下楼,刚走到楼下,就听见几个人在议论纷纷,“屋内还有人啊,在厕所里!”

    “消防员还要多久才来啊!”

    吴佳人拉住那个说话的男人,问他,“里面还有几个人,在哪儿?”

    见开口说话的是个漂亮的女孩,那人愣了下,以为她是看热闹的,话都不想跟她说。吴佳人不得已才说,“我是警察。”

    闻言,那人忙说,“我是店家,我记得有两个人一起进来清吧的,过了会儿他们就去上厕所,结果他们一直没出来啊。”

    这么大的火,他们不知道逃?

    吴佳人看了眼魏舒义,对他说,“我得去救人。”

    魏舒义眉心紧拧着,但还是点了点头,“去吧。”

    佳人一头冲进清吧里,里面的火还在烧,不过还好,人还能呼吸。她径直冲向厕所,看到地上趴着两个人,一个人俯身趴在地上,身下是一滩血液。另一个人,则倒在距离那人不远的地板上,左腿也中了一刀,但他还活着。

    瞧见有人来,那人抬起头,看到吴佳人,眼里有一闪而过的意外。

    吴佳人看见这个男人,也有些惊讶。

    “东里先生?”

    这人,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东里圣华。

    东里圣华那张脸依旧冰冷,有些人天生如此,改变不了。但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倒是多了一抹慌乱。他说,“这位小姐,我朋友受伤了,你快救他…”

    明明他自己也受了伤,却还惦记着朋友的安危,看来他们关系很好。

    吴佳人弯腰将那个人翻了过来,一看他那脸色,就知道他已经流血过多死了。

    “你朋友脖颈上的动脉被割断,流血过多,已经气绝了。”

    她快步走过去,把东里圣华扶起来,并说,“这里着火了,来,我们快些离开。”

    东里圣华却望着那具尸体,问吴佳人,“我朋友呢!不把他带出去么?”

    “你还活着,先把你救出去,我再来带他出去。”吴佳人语气挺严厉的。

    一个活人,永远比尸体重要。

    东里圣华也懂这个道理,他最后看了眼朋友,这才跟着吴佳人,跛着脚往外逃。

    吴佳人扶着东里圣华,两个人一边躲过猛烈的火势,一边往外走。

    一见到她出来,魏舒义就走了上去。

    他知轻重,没有耽搁吴佳人救人的时间,而是接过了她挽着那个男人。魏舒义将东里圣华扶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他让店家打急救电话,自己则脱了身上的棉衬衫,给东里圣华做急救处理。

    东里圣华依然冷着脸,却说了声谢谢。

    吴佳人很快去而复还,东里圣华看到她回来,目光一沉,他问,“是不是火太大了?”

    点点头,吴佳人解释,“进不去了,里面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你那朋友…”

    “…抱歉。”吴佳人语气是愧疚的。

    东里圣华摇头,“不怪你,我还得谢谢你了,小姐。”

    吴佳人说,“不用谢,我是警察,应该的。”

    闻言,东里圣华露出惊讶目光,似是不相信她的话。“我还以为,你是学生呢。”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大学城外的街道上。

    “你跟你朋友是怎么回事?”

    东里圣华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跟我朋友约好了来这里碰面,他说去上个厕所,过了会儿还没来,我觉得不对,就去找他。结果却看到他受伤倒在地上,而凶手,正从玻璃窗往外爬。我看见了,想要阻止他,他就给了我一刀。”

    “是我没用,他伸手太专业了,我打不过他。”东里圣华冰冷的脸颊上,浮出懊恼与痛苦来,他用手抹了把脸,语气带着愧疚说道,“是我去晚了。”

    “东里先生,你别太自责,你已经尽力了。”吴佳人点点头,心里猜测,或许杀死东里圣华朋友的那个人,是个专业杀手。

    东里圣华没有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