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24章 娘们兮兮的
    五点半的时候,手术室外的观摩室里,陆续迎来观看手术的业界医生和那个人。

    那个人是带着夫人一起来的,他穿着黑色的改良款中山装,戴着一副眼睛,身形清隽,面容并不见得有多严肃,但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所有人都自觉地挺直了背脊骨,呼吸声都变得稳重起来。

    真正的第一把手,气势又哪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魏舒义抬头匆匆地扫了那个人一眼。

    心里惋惜不已。

    那个人是不是好人,魏舒义不知道,他的上位之路是一路平坦,还是踩着他人尸骨血肉,魏舒义也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个人是个好领导。他铁血的政治手腕,叫全球的领导人忌惮敬畏。

    他有过许多的经典名句——

    他说:弯着腰走路的,那是猩猩。是人,就得把腰板挺直,是Z国人,就更该如此。

    他说:被欺负了,忍气吞声,那是窝囊废。我们是Z国人,不做窝囊废。

    他说:你走出这个国家,代表的是Z国人。你在路边大小便,那叫Z国人没素质。你在餐厅大声喧哗,那叫Z国人没素质。你在外面被人打了,那叫Z国人没种。所以,请记得,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Z国。出国了,你只需要带上四样东西,素质、脑子、钱和拳头。前三样东西时刻带着,拳头只给欠揍的人。

    …

    他说过很多很多的话,他被当代年轻人亲切地称只为张叔叔。

    魏舒义望着手术床上那个人。

    麻醉师在给他注射麻醉,他还没有彻底昏睡,他偏着头,看着玻璃窗外的那个人,嘴唇动了动,魏舒义认出来,他是在喊爸爸。

    那个人的眼睛似乎有些红。

    他是国家的天,也是他儿子的天,可现在,他的儿子躺在病床上,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徐老对这台手术十分看重。

    全麻插管,穿刺右侧股动脉、右侧桡动脉,再次主动脉弓将部造影。在尝试股动脉、桡动脉两种途径时送入不同形态导管,在导丝引导下,尝试了许多次,先是使用了MPA1造影导管,没有成功,又试了切割猪尾导管,仍没有成功…

    最后,更换成YASHIROTYPE导管,经股动脉途径单独探查侧支血管,最终进入侧支血管近段。释放了不同型号的不可控弹簧圈数枚,成功封住侧支。整个操作阶段,用了近四十分钟的时间。

    只是第一个步骤,就尝试了这么多次,大家的心情,不由得变得沉重起来。

    袁俊也有些紧张,额头上甚至开始冒汗了。

    察觉到小徒弟的异常,徐老看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镇定。”

    一个医生,在手术台上,必须做到冷静、从容、镇定六字。

    但这袁俊,似乎有些让人失望。

    几位专家对视一眼,都对这台手术不太好看。

    徐老悄悄看了眼魏舒义,发现魏舒义只是目也不眨地看着台上张公子的情况,他心里一阵叹息。

    “好了,准备心脏移植手术。”

    两名助理站在徐老的身后,做好了手术准备。

    徐老笑了笑,说,“我这把手术刀,今儿也算是见到了小太子啊。”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大家都跟着轻笑,试图将凝重的手术室气氛热闹起来。

    袁俊干笑一声,说,“希望这是小太子最后一次进手术台。”他本意是想说,愿这次手术成功,小太子以后再也不用受罪,健健康康,永不进手术室。

    但,众人听了这话,却齐齐朝他瞪眼!

    最后一次进手术室,还代表着另一层意思——

    病人会死在手术台上。

    袁俊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有些尴尬。

    徐老却没被袁俊的话影响到,他在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手里的刀,就轻轻松松,准确地划开了张公子的皮肤…

    起初,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

    忽然,一个协助徐老做手术的专家说话了,他说,“病人心率开始下降了。”

    “65。”

    不等徐老说话,袁俊也说,“60、55了。”

    “闭嘴。”两个字,徐老语气平静得不像话,就像是一条水平的线,不见半分波动。

    “…45了。”

    许多人,都在呢喃这个数字。

    “准备室颤。”

    袁俊愣了一刻。

    回过神来,才准备室颤。

    在进行室颤的时候,徐老还是那四平八稳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紧张。

    事实上,这个时候,紧张也没有用,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是紧张能解决得了的问题。这一点上,魏舒义跟徐老是一样的,三年前,他那台手术失败后,得知手术已经失败,他一点停顿也没有,照样将病人的心脏修复好,伤口缝补好,整个过程,手都是沉稳而冷静的。

    只是,离开手术室后,他才发现,自己的一双手在颤抖。

    花样年华的一条命,就在他的手里,没了。

    徐老心里肯定也是在乎手术结果的,但他是主刀师,这个时候若是连他都乱了,那岂不是没了主心骨。

    徐老忽然想,如果小义还能拿刀就好了,他能拿刀的话,那这场手术,就没有袁俊什么事了。

    不是他看不起袁俊,袁俊手术操作能力也不错,只是,他的心里素质比起魏舒义来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外面的人,见到病人心率恢复了,不由得松了口气。

    陈安源目光从手术台,落到了一旁的魏舒义身上。

    他看到魏舒义的一双手平伸在身前,修长好看的一双手,在空中比划不停,他是在演示徐老的动作。明明他的身下空空如也,手里也没有手术刀,可陈安源却感受到了,他此刻的专注。

    他那样子,就像是第二个徐老,永远的宠辱不惊。

    “剪线。”徐老说。袁俊立刻一剪子伸过去,剪掉了手术缝合线。

    随着徐老这句话落地,这场手术,总算是有惊无险地结束了。

    众人都松了口气。

    所有专家都朝徐老伸起大拇指,徐老也有些累。

    这场手术,他一个人就耗费了三个小时。

    剩下缝补和其他善后,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能结束。

    袁俊刚准备上手术台,这事,徐老忽然跟他说,“你等等。”

    嗯?

    袁俊听话地停下脚步,他侧头去看老师,却发现老师的目光,移到了魏舒义的身上。袁俊心里感到不妙,果然,徐老说话了,他道,“你过来。”

    魏舒义在袁俊那喷火的目光注视中,走了过去。

    徐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只说,“这儿站着,给你师弟打下手!”

    闻言,袁俊有一秒钟的错愕,然后,他朝魏舒义露出幸灾乐祸的笑。

    魏舒义也愣了愣,才说,“好。”

    离开前,徐老语重心长对魏舒义说了一句,“既然不能拿刀,那就从靠近刀开始,从头再来就是了。”

    魏舒义心里凛然。

    点点头,他站在一旁,给袁俊打下手。

    袁俊这会儿已经恢复了冷静,徐老不会收蠢货徒弟,袁俊之前的表现虽然叫徐老失望,但最后善尾工作,他做的还是很不错。等一场手术结束,已经快深夜一点了。

    出了手术室,魏舒义摘下手术服和手套口罩,在水龙头下洗手。这时,袁俊走了过来,他故意将水洒到魏舒义的手背上。

    魏舒义赶紧用水冲了冲,一副沾了病毒的模样。

    袁俊:“…”

    “你真打算窝在医大教一辈子书?”

    虽然,袁俊看不惯魏舒义那副故作冷漠的装逼样,但他不得不承认,魏舒义是难得遇见的对手。魏舒义斜了他一眼,说,“无论是实力还是外貌,有我在的医大,你一直都是老二。有我在的深海,你还是要当老二。”

    终于,魏舒义转过身来,正面直视着袁俊,他一脸欠扁地问道,“你确定还要我回来,自取其辱?”

    袁俊眉心一跳,捧了一捧水,朝魏舒义脸上砸过去。

    魏舒义摸了摸脸,讽刺他,“娘们儿兮兮的,打架还浇水!”他提拳砸到袁俊肩膀上,骂道,“你当老子是玫瑰花啊!”

    袁俊快被他厚颜无耻的程度给震晕了。

    还玫瑰花…

    他呸了一声,“懦夫,身为医生,不过是失败了一次,竟然连手术刀都握不稳…孬种!胆小鬼!懦夫!”他回了他一拳,一溜烟地跑了。打不赢魏舒义,还不许他跑么?

    魏舒义站在洗手间里,望着身下的水槽,想到多年前的事。

    那个病人,才十九岁,刚读大一。

    那女孩患有罕见的鲁登巴赫综合征,房间隔缺损、二尖瓣狭窄、心脏增大、肺淤血、肺动脉高压。经过探讨,魏舒义跟自己的团队,打算给那女孩做不停跳手术,只要阻断上下腔静脉,不阻断主动脉,让心脏在不停跳的情况下做手术,这样的手术在二十多年前就产生了,发展到现今,技术已经非常成熟。

    手术前,女生说,她的男朋友在西安读书,她想在手术成功,身体康复后,去那边看他。他们是网恋,因为担心自己的身体,女孩一直没有答应同男孩见面。

    她越来越爱他,她想要获得新生,想要去看一看自己爱的那个人。

    那女孩对魏舒义说,“其实我男朋友没有你一半好看,但我就是喜欢他,魏医生,你会治好我的,对吧?”

    魏舒义点点头,说,“自然,等你去西安见了你的男朋友,记得发张合照给我。”

    “好啊。”

    进手术室的前几分钟,女孩有些紧张,她拉着魏舒义的手,跟他说,“我们是玩游戏认识的,他是游戏里的大神,真的,特别厉害的那种。他开始很烦我,也很冷,我为了追到他,努力了一年。他后来,从所有人的大神,变成了我一个人的大神。我跟你说,他是王者联盟里面的…”

    她跟他说了那个人的名字。

    魏舒义不玩王者联盟,不知道那个牛逼哄哄的大神。

    后来,女孩再也没从手术台上下来。魏舒义那天晚上下载了王者联盟。他不会玩,他甚至不知道怎么去联系那个大神,问了很多人,才打听到了那个大神的微博名。

    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大神的微博。

    大神微博名叫叶溪。

    魏舒义看着大神的名字,有些出神。他永远不忘陈婧溪这个名字,因为这是死在他手术刀下亡魂的名字。

    魏舒义给大神发了消息。

    魏:【对不起。】

    高冷的大神完全不鸟他。

    魏:【陈婧溪不能来见你了。】

    大神消息回复的很快。

    叶溪:【你是小溪的朋友?她电话微信都联系不到,她是不是出事了?】

    原来,高冷的大神只是对别人高冷。

    魏:【我是她的主治医生。】

    见对方不回话,魏舒义继续发消息。

    魏:【她患有罕见的鲁登巴赫综合征。对不起,我没有救活他。】

    大神一直没有回话。

    大约是在二十几天后,魏舒义再次登录微博,看到了大神的回复。大神是在两天前回复的他。

    叶溪:【我去看过她了,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墓园。我看到了她的照片,她比我想象的还要好看,瘦瘦小小的一个。我二十天前收到了她寄给我的快递,是她亲手烤的曲奇饼干,味道怪怪的。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我不确定还要过几年,我才会再对另一个人动心,但我,怕是永远也忘不了怪味曲奇的味道了。】

    ------题外话------

    24号,沧海文学网月票双倍啊,有票子的,撒给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