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25章 我带手铐回来了
    【但我,怕是永远也忘不了怪味曲奇的味道了。】

    盯着那一长段话,魏舒义愧疚不已。

    手术的失败,夺走了一个少女年轻的生命,夺走了一个男孩真挚的感情。

    后来,魏舒义就发现,自己的手,只要一碰到手术刀,就会发抖。他知道自己心理出了问题,他是心脏专科医生,却医不好自己的心病。

    袁俊说得对,他是懦夫,是孬种。

    魏舒义半夜回到家,打开门,看到一屋的黑暗,意外的感到寂寞。

    明明,吴佳人没在他家住过几个夜晚。

    一个孤独的人,要想适应温暖,需要的不过是另一个人伸把手,拉一拉的事。但从温暖跌回孤独,却要人命。

    魏舒义一个人站在玄关,犹豫着,是要开灯,还是就这么摸黑进房间算了。

    这时,客厅骤然间亮如白昼。

    魏舒义不适地眯眸,然后睁眼,看到穿着他的黑衣衬衣,站在主卧与客厅相接处的大门墙边的吴佳人。衣服下,吴佳人一双长长的腿晃悠着,没穿裤子。

    魏舒义目光在她衬衣下面停了片刻,还是问了句,“穿内裤了么?”

    吴佳人所答非问,“你的内裤挺大的,不太合身。”

    魏舒义一愣。

    然后,大步走过去,撩起她的衬衣,结果却看到她穿的是她自己的内裤。

    魏舒义:“…”

    还以为她连他的内裤都穿。

    吓了一跳。

    吴佳人笑得像只小狐狸,她微仰头,下颌幅度莫名的勾人。“魏老师,一回家就忙着宣淫,现在的大学老师,都像你似的不正经么?”

    魏舒义觉得这话有些耳熟。

    似乎不久前,他说过:现在的警察都像你这么热情么?

    他脸一黑,说,“内裤还是要穿自己的。”

    吴佳人却说,“内裤还是不穿比较好。”

    魏舒义仔细想了想,竟说,“有本事不穿就跑街上去啊。”

    吴佳人回呛他,“呵呵…毕竟我不穿内裤跑上街,也没人敢把我怎么样,不像有些人,穿得人五人六的上街,还差点被人强行扒了裤子…”

    听她这一说,魏舒义就想到了在盘丝洞酒吧里,差点被女人们扒了裤子的恐惧来。

    他顿时熄了火。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谁都没说话,大概过了十多秒钟,吴佳人忽然说,“心情好些了没?”

    魏舒义愕然。

    “什、什么?”

    魏舒义在按大门密码的时候,吴佳人就从房间走了出来,她一直靠在门边,自然注意到了魏舒义从进门后,就表现出来的一切行为。她看出来魏舒义心情不好,才故意调戏他的。

    待理解了吴佳人的用心良苦,几分钟前还觉得心里苦闷孤独的魏舒义,忽然像是一个久居寒冬的人,恰逢春日第一道春光划破黑暗,射向大地,落在他的身上的那一刻。

    他浑身都暖洋洋的。

    魏舒义忽然伸手将吴佳人搂到怀里来。他竹筒倒豆子一样,将那些尘封往事讲给吴佳人听。

    吴佳人这才知道,原来他转业去做老师,还有这些个波折。

    “你愧疚什么?”

    魏舒义说,“她那么信任我,她满心期待想要去见喜欢的人,结果我却让她失望了。”

    吴佳人心知这事,其实不是魏舒义的错,但她能理解魏舒义的心情。她回抱住魏舒义,问他,“那你打算一辈子教书?”

    魏舒义摇头,“我也不知道。”

    克服心理的疾病,岂非易事。

    “就你这心理素质,让你去当警察,你听到枪声估计就怂了。”吴佳人心里心疼他,但嘴上还是不留情。

    魏舒义满头黑线。

    这个时候,身为合格的女朋友,不是应该劝他看开些,振作些么?

    怎么到了吴佳人这,却开启了嘲讽模式?

    “那你天生就大胆?你第一次看到死人,你不怕?”

    吴佳人却沉默了。

    她松开了魏舒义,走回房间,一下子跳到床上,将自己陷进柔软的被子里。魏舒义找衣服打算洗澡,快走进浴室的时候,他听到吴佳人说,“怎么不怕?我第一次看到死人的时候,吓得腿都软了。”

    她推开门,与脸色发青,口吐长舌的弟弟正面撞上,她也是恐惧的。

    她吓得顺着门框滑在地上。

    这么多年,她无数次梦见过吴佳承死时的模样,她醒来,浑身都是冷汗。

    她才是真正的胆小鬼。

    魏舒义脚步戛然顿住,他侧身低着头,看着床上那人,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句,“那人怎么死的?”他以为吴佳人看到的第一个死者,是被坏人杀死的受害者。

    吴佳人心里很痛,但她还是故作冷静的回答了魏舒义。“上吊死了。”

    “嗯?”这答案,有些出乎魏舒义的意料。

    “为什么会上吊?”

    心里很痛。

    为什么会上吊?

    “因为,他的活着,对他仅有的家人来说,是负担。”

    魏舒义哑然。

    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活着,竟然成了家人的负担。那个家人,还是他仅有的。

    “那他的家人,一定很痛苦吧?”

    吴家人说,“是啊,可痛苦了。悔恨而自责,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家人还是无法接受他去世的消息。”吴佳人抬起头,见魏舒义还在看着自己,她笑了笑,说,“那个人吧,情况比较特殊。”

    “多特殊?”

    “他是个智障,还有心脏病,尽管他不聪明,他的家人还是想尽一切办法,给他找到了一个匹配的心脏。后来,心脏移植手术成功了。”吴佳人顿了顿,听到魏舒义问,“手术都成功还上吊自杀?”他皱起了眉头,觉得那个人的做法太激愤了。

    吴佳人嗯了声。

    “是啊,手术成功了。”她顺手扯过边上的枕头,抱在怀里,心里踏实了些,她才继续说,“他手术成功后,在医院认识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是个问题少年,嗯,就是那种,十七八岁,打架斗殴抽烟,无所不作的那种问题少年。”

    “然后呢?”

    “那个人不是智障孩子么?他从小就没有什么朋友,那个问题少年,或许是觉得他比较有意思,做朋友很好玩,就经常来找他玩。那个时候,那个人的家人心里很欣慰,觉得孩子终于有朋友了。”

    “他的家人对问题少年很好,家里做了好吃的,也会喊他来吃。问题少年好几次惹了事被带去派出所,都是他的家人去保的他。”

    “直到…”

    魏舒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床边坐了下来。

    他还抱着睡衣,听得很集中。

    吴佳人眯着眼睛,目光有些复杂,她将头靠在魏舒义的背上,才说,“有一天,那个人的家人出去找那个人,结果,却看到那个问题少年,在教那个人抽烟。”

    “这…”

    魏舒义有些愕然,有些生气,“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智障孩子?”

    “是啊,或许是他觉得带坏一个智障,很有成就感吧?”

    “那个人的家人当场就跟问题少年骂了一架,然后带着那个人回了家。那个人回家后倒也乖,过了几天,他的家人却发现他精神状态很不对。他的家人感到疑惑,就待在家里悄悄的观察那个人。结果,她竟然看到那个人,躲在房间里,悄悄地吸毒!”

    魏舒义心里猛地抽痛起来。

    他气愤的骂,“那问题少年也太不是东西了吧!教他抽烟就算了,还唆使他吸毒!”

    “嗯,的确不是个东西。”

    吴佳人抱住魏舒义,心里一阵发寒,但她还是要讲给魏舒义听。“他的家人气得立马去找那问题少年,她把问题少年打了一顿,问题少年才老实交代,原来,他给他抽的烟里,是加了毒品的。”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因为那个人不缺钱。那个人的家人对他很好,从来不限制他的零花钱,而问题少年缺钱,诱惑那个人吸毒,他就不愁没钱买毒品了。”

    魏舒义气得心肺都要炸了。

    “歹毒!”

    “太歹毒了!”

    他咬牙切齿地骂,在他看不到的身后,吴佳人一双眼睛通红。

    “是很歹毒。”吴佳人将眼泪憋了回去,喉咙狠狠地滚了滚,她这才说,“后来那人的家人,就强迫那个人戒毒。但他做不到,他毒瘾发作的时候,常常抱着桌子使劲地撞头。他的家人看不下去,就会蜷缩在角落里,陪着他哭。”

    “他们熬了一个多月,那个人越来越瘦,他的家人也快要崩溃了。”

    “有一天,那个人的家人有事,就出了家。她接到了那个人的短信,第一时间赶回家,就看到那个人在客厅上吊自尽了…”

    魏舒义沉默了很久。

    他低头,握住环住他腰身的那只手,握得很紧。

    “你们这行,都挺不容易的,难怪你哪怕知道危险,还是不肯转业了。”魏舒义回过身,抱住吴佳人,亲了亲她的发丝,对她说,“那后来,那个问题少年怎么样了?”

    “问题少年进了戒毒所,从戒毒所出来,就入狱了。”再过两个月,那个人就要出狱了。

    “几年牢狱之灾,就能抵消掉一条命么?”魏舒义冷笑,“以后,我们的孩子,一定要保护好了。”

    吴佳人心情没有那么阴郁了。

    她噗呲地笑了一声,问魏舒义,“你是不是想太远了?还我们的孩子。”

    魏舒义脸色一正,对她说,“你总是要嫁给我的。”

    吴佳人冷笑,“脸呢?”都没求婚,还生孩子。

    他的脸还真是厚。

    魏舒义没跟她多说,起身去洗澡。

    等浴室门关了,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吴佳人这才打开手机,翻开日历。发现距离那个人出狱只有两个多月了,她眸色一冷,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手机。

    等洗完澡出来,吴佳人又快睡着了。

    她睡在被子上面。

    黑色的床单被子之上,她的肌肤显得特别白。魏舒义本来已经很困了,但是,看见这一幕,心里还是有些旖旎。

    吴佳人迷迷糊糊地被亲醒了。

    她睁开眼睛,看到魏舒义装着两团火与欲望的眸。

    思维清晰了一些。

    吴佳人立马翻身而起,将魏舒义压在身下,她说,“我带手铐回来了。”

    啥玩意儿?

    魏舒义一愣,片刻,只听见咔哒一声,他的一只手,被拷在了床头的柱子上。

    魏舒义:“…”

    “为什么被拷的是我?”

    “我不要玩道具!”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你要是想玩,咱们改天玩…”话没说完,吴佳人弯下了腰,堵住了他的嘴。亲了一会儿,吴佳人在他唇上咬了一口。她侧身躺在魏舒义的怀里,手在他胸口摸了一把,然后才说,“老实点儿,睡觉,明天还要上班。”

    魏舒义:“…”

    家有警妻,睡觉也这么带劲。

    魏舒义带着满脑子的古怪想法,终于睡了过去。早上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手铐早就不见了。他的手也不麻,看来吴佳人没拷他多久就给取下来了。他没换衣服就出了房间,看到吴佳人在煮面。

    她煮的面味道很不错。

    魏舒义吃了一碗,说,“没看出来,你做饭还不错,以前经常做?”

    “嗯。”以前要照顾吴佳承,吴佳人必须学会做饭。

    魏舒义提议,“这样,以后咱们谁有空谁做饭,都放假的时候,早餐就我做,午餐你做,晚饭我做。”

    吴佳人说,“那不行,得这么改。”

    “嗯?”

    “再过几年,我们有孩子了。就让他做早餐,我做午饭,你做晚饭。早上咱俩就可以睡懒觉了。”

    魏舒义听得目瞪口呆。

    当他们的孩子,岂不是太辛苦了!

    ------题外话------

    佳人跟魏帅有孩子了的话,那孩子会很辛苦,哈哈哈哈~

    我叫魏饭饭,为什么呢,因为我从小就给我父母做早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