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27章 他能为她做的事
    康辉和其他人负责将毒品跟这些犯人送回局里,吴佳人则跟黄骏生一起,坐车去医院照顾张扬他们。

    深海医院是滨江市最好的一所私家医院,张扬胸腔中弹,必须争分夺秒进行抢救,他直接被送到了深海医院。

    那毒贩腹部中枪,一到深海医院,就被医生带进了手术室。

    张扬的情况比较复杂,那颗子弹,离他的心脏很近,这开刀之人,必须要是个对心脏结构熟练于心、且医术高超精湛之人。两名心脏外科的医生下班了,要赶来医院,至少还要半个小时。徐老去国外参加研讨会了,袁俊的手术还没结束。一时间,竟然无人可以为张扬做手术。

    有医生给张扬做了急救处理,然而心脏处的子弹,却没法取出。

    黄骏生急得抓住护士长的手,红着脸朝她吼,“这么大一个医院,就没有一个可以给他做手术的人吗!”

    护士长也没有办法,她提议,“要不,要不你们转去市一医院?”

    “不都说深海医院最擅长心脏手术吗!现在转去市一医院,还来得及吗!”

    黄骏生快要崩溃了。

    那护士长也着急,她想到什么,忽然说,“有、有一个医生,或许…或许可以!”

    “谁!”

    护士长没说名字,直接掉头跑去找人了。

    …

    一间手术室内,袁俊正在做手术。

    魏舒义站在袁俊身旁,观看他动手术,他盯着病人那枚跳动的心脏,看得很认真。身为心胸外科的医生,他们看到这样血腥的一幕,只会觉得亲切。

    “这颗心脏真漂亮。”袁俊由衷地赞叹。

    魏舒义点点头,也赞道,“很有活力。”

    这时,一个人忽然跑了进来。

    袁俊专注实施手术,没有回头,手下动作不慌不乱。魏舒义也是一样,没有分给跑进来的护士一个多余的眼神。

    护士长抓住魏舒义的手,跟他说,“魏医…魏老师,有个警察心脏中枪了,袁医生手术还没结束,其他医生都下班了,你看…”话,她只说了一半。

    魏舒义那些事,护士长心里都清楚,她也不好要求魏舒义答应。

    魏舒义听到警察两个字,心里就一跳。

    他急忙走出手术室,一边走一边问那个护士长,“病人什么情况?”

    “病人胸部中枪,是9mm手枪弹,中弹位置位于病人左心室心尖前的心肌中,与腔市仅隔一毫米。现在病人的心脏每泵血一次,就多一份危险…”

    一毫米…

    魏舒义心里一紧,低声问她,“病人是警察?”

    “是。”

    心里一阵慌。

    魏舒义面上看着还算冷静,他又问那个护士长,“病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尽管觉得这问题有些奇怪,护士长还是飞快答话了,“男的。”她似乎看到魏舒义松了口气。

    一转角,魏舒义就跟跑过来找护士长的吴佳人一起撞上了。

    吴佳人抬头,见到魏舒义,来不及做出惊讶表情,又看到站在他身边的护士长。吴佳人的一双眼睛里,顿时露出了然之色。“你就是护士口中的那个人?”

    魏舒义却问,“受伤的是你同事?”

    吴佳人点点头,跟魏舒义一起,一边走一边说,“就是那个妙妙的好基友。我们今晚出任务,没想到毒贩带着枪,扬哥受伤了。”

    魏舒义瞬间就知晓是哪个警察了。

    是那个嘴巴特贫的人。

    “什么血型?”他问。

    吴佳人先是一愣,意识到魏舒义打算做这场手术,她有些激动,便说,“B型血。”

    魏舒义回头对护士长说,“去,把刘俊和刘冲医生给我找来,就说是我要做手术,需要他们协助。准备好足够多的血清血浆,再找两名经验老道的麻醉师和两名护士来…”他一口气吩咐了很多事。

    护士长也愣了愣,然后才惊喜地点头,跑去做准备。

    终于,等到两个人独处了。

    吴佳人一把拽住魏舒义的手,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并问,“你不是不能拿手术刀吗?”她既希望魏舒义动这场手术,又有些担心,害怕他还是克服不了心理问题。

    若是失败了,张扬的命就丢了。

    魏舒义没回答这问题,突然低声自问一句话,“之前我一直在想,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吴佳人懵懂。

    她见到魏舒义粲然一笑,那张脸在她眼前放大,她听见魏舒义说,“尽我的能力,医好你的同事,大概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吧。”

    吴佳人听清了他的话。

    心里感到欣慰和满足,但吴佳人却又为他担心,“可你现在不是深海医院的员工啊…”

    “不,我一直都是这家医院的员工。”当年魏舒义辞职,老总和院长都不同意,他说,他愿意给他休假,但不准许辞职。所以魏舒义这三年,一直都是深海医院的挂名医生。

    说完,魏舒义捧着吴家人的手,亲了她一额头口,然后转身,大步流星走到黄骏生他们那边去了。

    张扬脸上戴着氧气罩,大概太痛了,脸疼得惨白,一直在痛哼。

    黄骏生也是认识魏舒义的,见到他穿着白大褂走过来,先是一怔,然后才问,“魏先生不是大学老师么?”

    魏舒义很专注地检查张扬的情况,之前那个医生给他做的急救很好,张扬虽然很痛苦,但生命体征都在。闻言,魏舒义头也不抬地对黄骏生说,“从今晚开始,就又是医生了。”

    黄骏生深深地看了他半晌,有很多话想问,但见吴佳人走过来冲他摇头,就忍住了。

    很快,手术相关的一切全部准备好。

    张扬被推进手术室。

    魏舒义进手术室之前,回头看了眼吴佳人,正巧,吴佳人的一双眸,也紧紧地盯着他。里面有关怀、又担忧,还有信任跟依赖。

    一瞬间,魏舒义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陈婧溪。

    一模一样的眸,充满了信任。

    上一次,他失败了。

    这一次,决不言败。

    深吸口气,魏舒义戴上口罩,头也不回地进了手术室。

    等手术室门关上,黄骏生才问吴佳人,“佳人啊,你那个男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不是老师么?

    “他以前是医生,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才去当了老师。”

    “这样啊。”

    黄骏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他盯着地上的血,沉默了半晌,又问吴佳人,“他医术怎么样啊?”

    知道他是紧张张扬的情况,吴佳人也配合他坐下。

    魏舒义医术怎么样,吴佳人不清楚,她抬头看了眼那个护士。

    护士长忙说,“魏医生是徐老跟陈医生的徒弟,徐老你们可能不知道,但他可是同行内的泰斗,全球都很着名的一个医生,能被他寄以厚望,魏医生当然很厉害了。魏医生的父亲,可是我们国家曾经的心脏专家一把手。”

    闻言,黄骏生稍微安心一些。

    …

    魏舒义穿好衣服,戴上口罩和帽子,又戴上双目放大镜。

    麻醉师按照预计好的麻醉量,为张扬注射了麻醉,血清血浆血细胞全都准备完毕。魏舒义扫了眼抢救药和注射器,对助手说,“检测好生命体征、血流动力、术中出血量、ACT…”

    “是。”尽管刘冲心里挺激动,但说话的时候,语气却很平静。

    确认麻醉生效,魏舒义这才戴上手套,他右手伸向刘俊,轻声说,“刀。”

    魏舒义有一套自己专用的手术刀柄,上面刻着他的名字。这一幅手术刀,一直都放在徐老的办公室,今天才重见天日。

    早在手术开始前,刘俊就已经更换好了全新无菌的刀片。

    刘俊立马拿出一把刀,递到他的手里。

    当手术刀递到魏舒义掌心的那一瞬间,魏舒义愣了一下。他低头,看着那把刀,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它捏紧。重新捏住手术刀,那一刻,魏舒义心跳陡然快了半拍。

    “呼。”

    当刀尖接触到张扬胸部皮肤的那一秒,魏舒义看到自己的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刘俊和刘冲都有些担忧,他们刚想说点儿什么,就看到魏舒义闭上了眼睛。

    约莫两三秒钟后,他睁开了眼睛。

    榛色的眸子里,镇定无比,没有一丝波动。

    这一刻的他,变得特别冷静。

    刘俊一看到他这状态,心下一喜,他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魏医生。面对在紧迫的情况,依然临危不惧、面不改色。哪怕当年,那场手术宣告失败了,他还能镇定自若地将病患伤口缝合好,给她一个完好的遗体。

    刀尖划开张扬的皮肤,全程,那只手都沉稳而有力,刀口平直,就像是用了尺子一样。

    魏舒义又说,“电刀。”

    刘俊立马把电刀递给他。

    魏舒义用电刀划开里面里面的肉,看到了一颗跳动的心脏,以及心脏边缘那一块被打碎的肉。

    张扬的胸腔被子弹刺破,很多血管都破了,里面到处都是血液。

    那枚子弹,就藏在那团肉的深处,紧靠着心脏。

    …

    康辉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钟了。

    他走到吴佳人身旁,低声问她,“里面什么状况?”

    “还在抢救。”

    “医生是谁啊?”

    “魏舒义。”

    康辉愣了愣,一旁的唐江云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不是不能碰手术刀吗?”康辉见吴佳人脸色不太好看,赶紧闭嘴了。一群人都守在手术室外面,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一个面包啃着的年轻医生走了过来。

    他的胸口挂着一张名片,姓袁,叫袁俊。

    袁俊扫了眼手术室,就低头继续吃面包了。

    唐江云又问吴佳人,“魏先生的医术怎么样?”

    吴佳人还没说话,袁俊就开口了。

    “放心,徐老不在,他就是我们医院第二个开心的人。”

    开心的人…

    吴佳人这才多看了两眼袁俊。

    她昨晚已从魏舒义那里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她还以为袁俊跟魏舒义是死对头,没想到,他会为魏舒义说话。袁俊吃完了面包,又看了眼手术室,嘀咕了一句,“看来还要一会儿,我得抓紧时间去吃饭。”

    做了几个钟头的手术,他可饿了。

    等袁俊跑了,唐江云才说,“这也是医生?怎么深海医院的这些医生,都这么年轻?”

    “他们世代从医,从小就接触这方面的知识,起点就比别的医生高一截,年纪轻不奇怪。”吴佳人听魏舒义说过,他的父亲以前是与徐老齐名的心外科医生,他从小就接受这方面的知识,自然医术也比其他人厉害。

    “取出来了!”

    当魏舒义取出子弹的那一刻,手术室里,众人齐齐松了口气。

    护士拿过一个小盘子,接住了那枚子弹。

    魏舒义还得被子弹破坏的血管修复好,这是很精细的活儿,考人耐力、毅力、眼力和技术。

    手中针线起起落落,魏舒义说,“擦汗。”

    刘冲立马将他额头上的一层细汗擦掉。

    “病人心率在下降。”一个护士有些担心,声音中带了急切。“血压也在往下降。”

    魏舒义瞥了眼检测仪,对护士说,“别担心,不会有事。”

    那护士脸蛋一红,当真就不敢说话了。

    ------题外话------

    小凌儿《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她是青帮大小姐,天才阴阳师,一朝巨变,她拼上性命与要分食她血肉的未婚夫同归于尽。

    她是国师嫡女,从小过着人人可欺,猪狗不如的生活。

    当她穿越而来,她变成了她,浴火重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收伏妖怪作为式神,从此,三国中多了一位灵力超凡的阴阳师。

    他,神秘强大,是上古时代便存在这世上的妖帝。

    从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无人知晓,在面具下的容颜,是何等的惊华天下。

    当某一天,至高无上的妖帝爱上了腹黑阴阳师——

    世间为之倾动,

    只要是她要的,世间万物,尽他所能双手奉上,只为她,红颜一笑,倾他一人。

    噬月:有他在,谁敢动她半分,他必将其挫骨扬灰!

    万俟竹音:有她在,谁敢打他的主意,她定让那人魂飞魄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