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0章 揉揉就消肿了
    吃了饭,戚不凡打电话给摄影团队,告知他们可以上门来拍照了。

    大概十点钟的时候,门卫又打电话来通知,说是有个姓吴的小姐找。

    一听来者姓吴,乔玖笙就猜到可能是吴佳人。

    她前些日子在电话里听到魏舒义说,他跟吴佳人在一起了。收到消息的这天,乔玖笙就让方俞生跟X智能公司订了一对心有灵犀智能戒指,正好,昨天那戒指就送到了。

    乔玖笙让方俞生去接吴佳人,她则上楼去拿那戒指。

    方俞生去接吴佳人的时候,开的依旧是那辆大风一吹似乎就能飞上天的蓬蓬电瓶车。一回生二回熟,这一次,吴佳人特别淡定地上了电瓶车后排坐下。

    上了车,她就把手里提着的那个礼物盒,交给了方俞生,并跟他说,“魏老师给你们孩子买的拍照套装,叫你们多拍几张,给他做几个摆台,他要放家里。”

    方俞生没跟她客气,接过礼物盒点点头,“好。”说完,他又说了声,“坐稳了!”就晃悠着那电瓶车,回了小楼。

    吴佳人到小楼的时候,乔玖笙已经拿了戒指,从楼上下来了。

    乔玖笙亲自将吴佳人迎进门来,吴佳人跑去婴儿床里,分别抱了抱方子程和方子恺。两个小家伙这会儿没有睡,一个在吃手,一个在努力学翻身。见方静静攒足了劲,还是没有翻过来,吴佳人直接动手,推了推方静静的屁屁。

    方静静终于顺利翻了身。

    他抬起头来,歪着脑袋,朝吴佳人抿嘴一笑。他笑起来,只勾起一边的嘴角,笑意很快就收了回去,看上去特别萌。

    吴佳人看了,心里暖烘烘的。

    “真可爱。”

    她又跑过去看方铁蛋,见方铁蛋一直吃手,就把他的小拳头拿出来。

    吃不到右手了,方铁蛋自有妙招,继续吃左手。

    吴佳人有些无奈,她抬头冲正在整理宝宝们摄影时要穿的衣服的乔玖笙,跟她说,“你家这两个小子真可爱,搞得我也想要了。”

    “那就生?”

    乔玖笙笑得特别贼,坐在那里喊口号,“结婚、生宝宝!”

    吴佳人白了她一眼。

    也不知是想到什么,吴佳人眼里露出了一抹向往,但很快,那抹向往就被她刻意压了去。

    等两个小家伙玩累了,吃了奶睡了,吴佳人一看都快十一点了,便起身,对方俞生和乔玖笙说,“我得回去了。”

    乔玖笙忙说,“好不容易来一趟,留下来吃个饭再回去吧,反正你今天也休息。”哪有客人来了,饭都不吃就回去的道理。

    吴佳人摇头。

    见乔玖笙似乎要生气了,吴佳人这才解释了情况,“是这样的,我有个同事昨天出任务受伤了,现在还在ICU病房,我得去医院。饭就不吃了,改天,我跟魏老师一起来看望你们和孩子。”

    闻言,乔玖笙倒是释然。她忙问,“在ICU病房?那挺严重的。”

    “可不。”

    吴佳人叹息一声,才说,“子弹离心脏特别紧,差点就…”她没再说下去,见她沉默,乔玖笙心里也明白了。她亲自送乔玖笙出方家,到了大门口,两个人从电瓶车上下来。

    乔玖笙拉住吴佳人,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他。“这个,麻烦你交给魏大哥一下。”她并没有说里面的东西是何物。吴佳人挺尊重别人的隐私,哪怕收礼的那一方是她男朋友,她也不会在未经魏舒义允许下打开戒指盒。

    “好。”

    爽快应下了,吴佳人拿着那盒子,就开着魏舒义的沃尔沃去了医院。

    乔玖笙自己开电瓶车回了小楼,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

    方俞生看出来了她在担忧,就问她,“你在想什么?”

    他们两人无话不谈,乔玖笙直白说,“在担心魏大哥和佳人姐姐。”

    方俞生不得不开导她,“别担心,只要我们想,就能随时随地查到他们两个人的行踪。这一次,他们都不会有事。”哪怕她吴佳人要跳楼,他也能在她要跳楼的那一瞬间,抓住她的脚。

    上一世,魏舒义照顾了乔玖笙十二年,这一世,若能在暗地里保护好吴佳人,成全他们一段姻缘,也算是还了他的恩情。

    听方俞生这么一说,乔玖笙倒是安了份心。“你说得对。”

    乔玖笙立刻拿起电话,致电魏舒义。

    魏舒义刚去张扬的病房查看情况,才走出他的病房,就接到了乔玖笙的电话。“小笙?”以为她是收到礼物了,特意打电话来道谢,魏舒义就说,“身为便宜舅舅,给孩子买两套衣服是应该的,不要说谢。”

    乔玖笙到嘴的谢谢,说不出口了。

    她轻笑,片刻后,才对魏舒义说,“你有心了。”

    乔玖笙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她跟魏舒义闲扯了两句,这才说,“魏大哥,我给你和佳人姐姐送了一份礼物。”

    “哦?”魏舒义表示好奇,“是什么?”

    乔玖笙也没藏着掖着,“是一对戒指。”

    “小笙,这东西,还是应该我来买。”

    “魏大哥,你先听我说,我送你们的戒指不是钻戒,就是普通的戴着玩的戒指…”之后,乔玖笙就把心有灵犀戒指的功能讲给魏舒义听了。

    本以为魏舒义会拒绝这份礼物,结果他竟然接受了。

    “小笙,这次真要谢谢你了,你送的这份礼物,我正用得着。”昨晚,吴佳人出任务后,他就很担心她。心里时刻挂念着她,她去哪儿了,危险吗,什么时候回来呢?他一无所知,那种感觉,让他感动无力。

    有这个戒指,他就能时刻知道吴佳人的动向了。

    并不是想监视吴佳人,魏舒义只是想让自己安心而已。

    乔玖笙也懂魏舒义的心情。

    她叹息一声,也说,“佳人姐姐那工作挺危险的,有这戒指,你安心,我也安心。”她到底还是没有将送他们戒指的真正目的讲出来,说了,怕魏舒义会患得患失。

    “你愿意收下就好,先不说了,摄影团队来了,下次聊。”

    “…好。”

    吴佳人回到医院,果然第一时间来见魏舒义了。

    她将车钥匙和那个戒指盒子,一并给他。“小笙给你的。”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直接就递给了魏舒义。

    魏舒义接过那盒子,见吴佳人要走,就让她等会儿。

    吴佳人坐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问他,“干嘛?”

    魏舒义笑了笑,说,“送你个东西。”

    “嗯?”

    魏舒义当着吴佳人的面,打开了那对戒指盒。

    里面的戒指,跟乔玖笙他们那一对大致相同,但颜色不同,不是黑色的,而是两枚玫瑰金戒指。见到戒指,吴佳人微微眯起眼睛,“干嘛?送我戒指,是要跟我求婚?”

    魏舒义说,“不是,这就是普通的情侣对戒,觉得挺好看,想跟你一起戴。”他盯着吴佳人那张露出复杂之色的俏脸,问她,“你不愿意么?”

    吴佳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拿来。”

    她朝他伸出去了一只手。

    魏舒义将戒指递到她掌心,并叮嘱一句,“一定要时刻带在身上。”

    吴佳人觉得他这话奇怪,她就问,“不带怎么办?”

    魏舒义变得严肃起来。

    那样子,让吴佳人怀疑她手里捏着的不是戒指,而是魏舒义的命。

    魏舒义说,“不带的话,我以后就永远不离你了。”

    闻言,吴佳人骂他不是人,骂他薄情负心,但还是将那戒指戴在了中指上。

    魏舒义也将戒指戴在了左手中指。

    “行了,你可以出去了。”魏舒义挥挥手,像赶小狗似的。

    吴佳人怒了,一手撑在办公桌上,凌空跳到办公桌后面,落到魏舒义的身边。她一弯腰,坐在魏舒义的双腿间,故意在他腿间蹭了蹭,与此同时,手也在他锁骨上摸了一把。

    又在他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听到魏舒义闷哼,吴佳人这才起身。

    她特别镇定地理了理身上的连衣裙,丢下一句,“拿点儿福利了再走。”她又瞥了眼他腿间一眼,还悠哉补了一句,“肿了就用五指牌消肿止痛药揉揉,保管会消。”

    说完,吴佳人这才走开。

    魏舒义目送她潇洒离开的身影看了半晌,直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他这才缓缓地低头,将目光落在腿间的鼓起之上。

    他又抬头盯着电脑屏幕,过了半晌,魏舒义伸出右手,双目盯着‘五指牌消肿止痛药’,沉默了半晌,魏舒义嘴里突然骂出一句,“操!”

    一个字,饱含了万种情绪。

    …

    整个摄影团队,都被乔玖笙邀请在小楼吃了午饭,等两个小孩子睡醒了,这才开始拍摄。

    自己生的孩子自己随便玩,不要钱,免费玩。为了今天的百日照,乔玖笙特意给孩子们买了两套一样的小礼服,又给他们兄弟俩一人买了一套可爱的兔子装。

    两个小家伙醒了,就被方俞生给剥了衣服。

    肉嘟嘟的孩子,躺在毛茸茸的毯子上,肌肤白得就像是煮熟的鸡蛋,又白又光滑。摄影师瞧见了,忙夸赞,“你们家的宝宝,皮肤可真好,瞧这脸蛋,白白嫩嫩的。”

    方俞生有些得意,他故作谦虚地回应一句,“都是遗传,都是遗传。”

    摄影师:“…”

    被当众剥了衣服,方铁蛋有些无所适从。

    方俞生给方铁蛋穿上兔子装,戴上高高的一对兔子耳朵,然后让摄影团队里的一个女孩子,抱着他去了拍照道具的桌子上坐着。那女孩子蹲在桌子下面,一双手扶着方铁蛋的背部。

    灯光打开,有人拿着玩具逗弄方铁蛋。

    方铁蛋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一双手捏成拳头,紧紧地贴着胸部,硬生生将胸部挤出了一条深深地事业线…

    他一直在抖,但他又强忍着不哭,一看就是个能忍能做大事的崽。

    那摄影师通过镜头,看到这小家伙明明怕得不行,还故作冷静,放任自己抖个不停的样子,忍不住噗呲笑了。“你家这孩子,简直了,太萌了。”

    方铁蛋拍到第四套衣服的时候,才放松下来,这个时候,他也肯笑了。

    先将方铁蛋的个人照片拍完,然后又拍方静静的。

    方静静第一套衣服是背带针织衣,带着一顶高高的帽子,帽子下面,一张肉嘟嘟的脸蛋看着特别萌态。跟他哥一比,方静静就是个马大哈,不仅不怕,拍照的时候,哪怕是坐着,他都还想翻身,搞得后面蹲着的小姐姐特别小心翼翼,生怕他掉了下来。

    给方静静拍了几张穿衣服的照片,还得再拍一组裸体的。

    小姐姐拿出一把铺了白色垫子的小椅子,将方子恺放了进去。方俞生则拿着一个摇铃在方子恺的前面逗他,方子恺终于笑了。

    方俞生朝身后的乔玖笙挑眉邀功,他说,“你看,我儿子还是爱我的。”

    摄影师见方子恺笑了,就赶紧抓拍。

    方子恺大概是太高兴了,笑着笑着,小鸡鸡忽然一动,一泡尿呈弧线,射向前面的…方俞生。

    ------题外话------

    我就说我要月票,你们给不给?哪怕月票不值钱,但看着舒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