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3章 我在洗手间等你哦
    “是你老戚家外孙还是内孙,现在可说不准…”

    由于方俞生这话说的声音特别小,戚不凡没听清楚,还请教了一声,“方先生,你说什么?”

    方俞生特别忧伤的看着戚不凡一眼,幽幽地说了一句,“我说你有点儿蠢。”戴初空看他那眼神,就差没写着喜欢两个字了,就他还傻不拉几的把她当女儿。

    “不凡。”方俞生突然正色起来,戚不凡也跟着正襟危坐,他对方俞生说,“方先生,你想说什么?”

    方俞生问他,“你对现在的老少年怎么看?就是那种,男方比女方大个十多二十岁的恋情。男方成年,女方未满十八岁的那种。”

    戚不凡想也不想,直说,“还没成年也能下手,还大了十多二十岁。这样的男人,是不是恋童癖啊?卧槽,变态啊!”

    方俞生:“…”

    恋童癖、变态!

    方俞生目光灼灼地看着戚不凡,眼神特别的耐人寻味。

    “呵呵…”他笑得幸灾乐祸,意味深长。

    “方先生笑什么?”

    方俞生说,“希望你一直记得你今天说的话。”他等着戚不凡被打脸的那一天。“到时候你别无地自容就好。”说完,方俞生就抱着孩子,朝推开店门,正往这边走来的乔玖笙和方善走了过去。

    戚不凡独自推着空婴儿车,跟在方俞生身后,琢磨了半天,还是觉得那样的男人是变态。

    戚不凡也不笨,当兵的时候,在各方他都挺出色的,也算是个聪明人。但他,一门心思都扑在养女儿身上,也没考虑过谈恋爱和结婚这些事,因此在感情之事上,就有些愚钝。

    方俞生都提醒的这么明显了,戚不凡那脑子,还是没想到他和戴初空身上来。

    其实也不怪他笨,实在是他对戴初空的心思太单纯了,他是真的把戴初空当成女儿。在家里,偶尔看到戴初空穿的破洞牛仔裤,不是漏小腿就是漏大腿,或许别的男人脑子里会想:她的腿好白、她的腿好长、她这样好可爱。

    但戚不凡看见了,脑子想的却是:她没穿秋裤!不冷吗?老了别风湿痛啊!

    然后,戚不凡就会声色俱厉地训斥戴初空不像话,大好的一姑娘,穿什么不好,尽穿些破洞裤子,一副穷酸样,显得他老戚家虐待了她似的。

    …

    终于,到了餐厅。

    戚不凡也就不想了。

    餐厅位于一栋摩天大楼的第三十七楼,面积三百多个平米,他们到的时候,正好有一位歌手在唱歌。

    乔玖笙认得那男歌手,不免盯着他多看了几眼。

    方俞生瞧见了,心里就特别不是滋味。

    他们一进餐厅,就被服务员热情迎接,一路带到靠窗的那个四人座位上。来这家餐厅用餐的,多是年轻人,还都是没结婚正处于热恋中,亦或是结了婚带着出轨情人来餐厅用餐的人。

    像方俞生他们这样,结了婚,还拖家带口来吃饭的,算是少见。

    到了餐厅,方静静意外的没有哭闹。

    方铁蛋一直在喵餐厅里的装修,灯泡好看,玻璃好看,桌子上的烛光也挺好看。乔玖笙就觉得,那唱歌的男星,长得也挺好看,如果她家方俞生的外貌可以得一百分,那那个男歌手,大概能得个七十分吧。

    方俞生不动声色地将乔玖笙和那个男歌手的眉来眼去瞧在眼里,心里酸酸的,直冒泡泡。

    过了两分钟,男歌手唱完了,起身,走到他的女伴面前。

    这时,方俞生他们这桌的菜也端上来了。方俞生却站起身,越过人群,登上了表演台。

    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不缺钱或地位不低的人,有一部分人认出了方俞生。那个男歌手也听到身旁的女人介绍了方俞生的身份,这才知道,这人竟然是他们老板的大侄子,是方氏真正的控股人。

    难怪,老板每每看到公司里长得好看的男人女人,都会吹捧他家大侄子的盛世美颜。说什么:

    “我大侄子要是肯混娱乐圈,你们这些人,连口剩饭都别想吃着,最多喝口残羹汤汁。”

    男明星不免多看了方俞生几眼。

    方俞生拿起麦克风,自己点了歌,他说,“唱一首歌,献给我老婆。”他顿了顿,又说,“感谢她…眼力不错,先别人一步发现了我。”

    “…”

    乔玖笙想捂脸。

    “一首你是我的眼,送给我老婆。”

    其他人都以为方俞生唱这首歌给乔玖笙,是想表达乔玖笙眼力不错这个事实,然而,乔玖笙却比别人更懂方俞生。他是想说,乔玖笙是他的眼睛,无论看得见看不见,她都是他的全世界。

    乔玖笙嘴角笑意一敛,心里特别满足。

    音乐响起,方俞生看着歌词,一个字一个地唱: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如果我能看得见,就能驾车带你到处遨游,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

    歌词,是很有深意的。

    曲子,也是打动人心的。

    可惜,他方俞生那五音不全的嗓子,唱起歌来,令人崩溃,想去死一死。

    乔玖笙很想堵住耳朵,但见方俞生正深情地望着自己,她若堵上了耳朵,肯定会伤了他方大少爷幼小的心灵。乔玖笙被迫听着,听得内心流血三升…

    终于,他闭嘴了。

    整个世界,瞬间变得美好起来。

    那男歌手脸色有些古怪,像是找不到该用一个怎样的表情,来表达他此刻操蛋的心情。

    他很想对老板说一句:老板,你大侄子虽有盛世美颜,但唱的歌,实在是令人无法恭维。

    “唱得好!”

    乔玖笙赶紧带头鼓掌,给足了她家爷们儿面子。

    方俞生朝她眨了眨眼睛,依然是个风流俊帅、绝代风华的方俞生。

    回到座位,方俞生抿了一口果汁,见乔玖笙端着红酒喝了一口,等她放下酒杯,方俞生就问她,“怎么样阿笙,我唱歌好听么?”

    “好听哦。”乔玖笙笑得露出八颗牙齿,标准的笑容。

    戚不凡就静静地看着乔玖笙睁眼说瞎话。

    方俞生还挺不好意思,他摸了摸那挺翘的鼻尖,小声说,“没有一点准备,太急了点儿,唱的可能不算好听,下次、下次一定好好准备。”

    “好哦。”乔玖笙依旧笑眯眯的。

    戚不凡心想:希望这个下次,永远不要到来。

    戚不凡赶紧几口将盘子里的牛排消灭光。

    见这两口子还眉来眼去的,他一手捞起在吃点心的方善,令一只手推着婴儿车,丢来一句,“我带孩子们下楼去透透风,你们慢慢吃。”就飞快地溜了。他怕再待下去,眼睛会长针眼。

    乔玖笙和方俞生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将最后一口红酒喝干净,乔玖笙拿着包包站起身,方俞生忙抓住她的一只手,问她,“去哪儿?”他饭都还没吃完呢。

    乔玖笙说了句,“洗手间。”然后,她俯下身,在方俞生耳旁说了一句话。说完,她就直起腰,踩着她的十厘米高跟鞋,跟明星走红地毯一样,从这群人眼前穿过,去了洗手间。

    方俞生拿着刀叉的手,有些不稳。

    他若没听错,刚才乔玖笙对他说了一句话,她好像是说:我在洗手间等你哦…

    她在洗手间等他!

    方俞生特别优雅而镇定地将剩下的东西吃完,还不忘将他点的果汁喝完。然后,他站起身,优雅翩翩,像个王子一样,一阵风,飘进了洗手间。

    王子也是要上洗手间的。

    洗手间特别大,男左女右。

    这个时候,洗手间的人并不多。

    方俞生站在盥洗池旁,盯着女洗手间方向,一脸深思。

    阿笙在哪一间?

    忽然,他手机震动了一下。

    方俞生掏出来,看到一条短信,来自阿笙。

    阿笙:【男厕,进门左手边靠窗。】

    方俞生有些惊愕。

    她竟然在男厕所。

    方俞生轻咳一声,进了男厕所。

    男厕所人挺少的,但也不是没有,他无视正在开拉链解决生理问题的一个男人,直奔最里面那个洗手间。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乔玖笙就坐在马桶上,右腿翘起,放在左腿上,高跟鞋的鞋尖在墙上一下下地点着。

    方俞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偏头,看到了窗外的滨江市城市风光。

    这栋大厦的附近并没有高楼,最近的一栋大厦,在两千米开外。

    不得不说,这个位置,挑的特别赞。

    视野开阔,高海拔办事,刺激!

    乔玖笙挑地方的眼光,跟她挑男人的眼光一眼,绝了!方俞生为乔玖笙点三十二个赞。

    他的身下,乔玖笙开始无言地脱掉裙底下的内裤。

    方俞生挑眉,呼吸微促。

    他憋了半年,今天终于可以开荤了,没想到,开头菜就这么荤。

    盯着她的动作,方俞生目光灼亮。

    他看见乔玖笙的手从裙底伸了出来,右手食指上,勾着一条浅蓝色的蕾丝小内内。她朝他笑,还觉不够,还摇了摇手上的内裤。

    够骚够浪,也够勾人。

    方俞生还能把持住,就不是男人。

    他直接将乔玖笙双腿抱起,像抱小孩子那样,将她放在了厕所的窗台上。她穿着衬衫,背后是透明的玻璃,下方是滨江城市的风光。窗台下面,她的裙子被撩到腰间,下面一览无遗。

    方俞生盯着她腹部的那道浅吧,看了一会儿,竟然蹲下了身子,轻轻地,将唇放在那个伤疤之上。

    他吻遍那个伤疤,然后,舌尖向下。

    乔玖笙呼吸微促,双手无意识地捧住方俞生的,差点惊呼出来。又怕外面的人发现,她不得不用手,堵住自己的嘴。背靠着玻璃窗,环境的刺激与方俞生的舌尖的挑逗,都让她感到激动澎湃。

    她酡红的脸颊,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只怕会发疯。

    方俞生偶然抬头,看见乔玖笙俏脸绯红、一脸享受的样子,他愣了愣,随即,动作变得更加温柔,却也更加深,入。

    戚不凡在楼下等了又等,从六点四十,一直等到近八点钟。

    就在他差点忍不住跑上楼去看看,方俞生他们是不是遇到恐怖分子劫持的时候,那两个人终于姗姗来迟。

    两个人手牵着手,粗看,似乎没什么不妥。但是,仔细看,就能发现,夫人的脸颊红得不正常!反观先生,那一看就是被满足过的表情,让戚不凡这个没结过婚的男人,也猜出他们到底做了些什么。

    真是世风日下,夫人和先生真会玩,还能边吃饭边办事。

    没见过这么会玩的。

    回去的路上,方善还是坐在他们两个人中间。方俞生偏头,越过方善,嘴凑到乔玖笙的耳旁,低声跟她说,“还有一个没用,什么时候用?”

    乔玖笙的腿还有些软。

    听到这话,她眨巴眨巴长长的睫翼,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脸颊,又镀上一层红晕。

    好在窗外的霓虹在不停地闪烁,她脸颊上的红晕,就显得没那么明显。

    乔玖笙很小声地回复他一句,“只要你想。”

    方俞生打算说,现在就想。

    这时,方善忽然抬头,问了一句,“想什么?”

    乔玖笙身子微僵。

    拍了拍方善的脑袋瓜子,乔玖笙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话。”

    方善经常听到这话,就真的不说话了。

    这时,另一边坐着的大伯开口了,“想吃肉。”

    ------题外话------

    完结还早,这本书的主角不仅仅是乔玖笙和方俞生。佳人、魏帅、潇离装聋、阿诺饮冰,甚至不凡和初空,都是各自故事里的主角。

    这本书的主角叫:那些人。

    生活中,咱们都是自己故事里的主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