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5章 他是大福娃
    吴佳人最后还是跟康辉一起,去了张扬家里,给他家做大扫除。

    她直接将那一篓子衣服扔进洗衣机,扔的时候,还夸张地捂住了鼻子。

    收拾干净张扬家的房子,吴佳人都不敢相信,这装修得特别有格调,看上去就品味非凡的房子,竟然是张扬的家。康辉叹息一声,喟叹道,“牛圈瞬间变天堂了哈。”

    “还真是。”

    将衣服晾了,两个人这才回去。

    离开张养家,吴佳人也没去魏舒义家,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家。

    给吴佳承上了两炷香,吴佳人将家里收拾了一遍,然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已是深夜十一点过。

    魏舒义还在家里等她过去,结果,却等来了她的短信。

    倾城佳人:【太晚了,我就不过去了。】

    魏舒义:【知道了。】

    魏舒义看着桌上的两份宵夜,最后,将那碗分量大的端进厨房,直接倒在了垃圾袋里,全程,他都面无表情。

    他将空盘子洗了,拿着筷子回餐厅。

    坐下,吃了一口意大利面,又收到吴佳人的消息。

    倾城佳人:【一日不见,老公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你在做什么啊?】

    魏舒义本来打算退出微信的。

    他盯着这条消息,发了十秒钟的呆,这才放下筷子,回复了一句话——

    【87。】

    吴佳人有些迷茫。

    87…

    什么意思?

    她追问魏舒义:【嘛意思?】

    魏舒义:【没意思。】

    看到消息发送出去了,魏舒义这才将手机放下,专心吃面。

    吴佳人对着那条短信沉思了半晌,她试着切换拼音九键,按了八键和九键,出来的却是什么:她说、图书、同事、套裙…

    很显然,这个思路不对。

    吴佳人不得不换个思路。

    是什么呢?

    她在床上翻了几个滚,突然想到了什么东西,赶紧起身,跪坐在床上,翻开她和魏舒义的聊天记录。

    记录里,有她对魏舒义说的很多话。

    倾城佳人:【我想对你说的第一句是:你今天一点儿也不帅气。】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二句话是:对不起,昨晚下手重了。】

    …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八十五句话是:我好喜欢你啊,特别喜欢你做饭时,衣衫不整的样子。】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八十六句话是:虽然咱们这工作挺苦逼的,但想想你,就不苦了。你就是我的棒棒糖,甜甜地,没事的时候吸一口,精神倍爽。】

    倾城佳人:【想对你说的第八十七句话是:你有没有也在想我?】

    ——一日不见,老公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你在做什么啊?

    ——我在想你。

    这就是魏舒义的回答。

    老闷骚就是这么别扭。

    偏偏吴佳人可喜欢可喜欢这个样子的魏医生了。

    啪!

    吴佳人手机扔到床上,用手,捂住她砰砰乱跳的心。

    不行!

    她不能再想那个人,否则会睡不着觉了。

    临睡前,吴佳人又给魏舒义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就不许自己再碰手机。

    魏舒义刚躺下,床头的手机叮咚了一下。

    忍了忍,他还是忍不住拿起了手机。

    打开,是吴佳人发来的消息——

    倾城佳人:【我也想你。】

    丢开手机,魏舒义将双手枕在投下,闭眼假寐,片刻后,两边唇角微微上挽。

    …

    魏舒义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看到电梯里面的唐江云,微微一愣。

    唐江云倒是大方地朝他点了点头,干巴巴地说了句,“早啊,魏医生。”

    魏舒义也朝他点头。

    电梯向上升起,里面除了他二人,也还有其他的家属病人。两个人靠得近,出于礼貌,魏舒义不得不与他寒暄交谈,他主动询问唐江云,“来看张扬?”

    “嗯。”

    看出这位名叫妙妙的男人似乎不爱讲话,魏舒义也没再跟他搭话。

    快出电梯的时候,魏舒义瞥见唐江云在刷微博,他比唐江云要高一些,垂眸就看到了他微博上的内容。

    那是一首诗。

    走出电梯的时候,两个人分道扬镳,一个人去病房,一个人去办公室。魏舒义走在走廊上,不时有护士跟他打招呼,他一边点头一边往办公室走,嘴里却念着一首诗——

    “春色到江断,野香涵日娇。

    鸟穿芳树语,人隔远山樵。”

    魏舒义的手,落在门把上,推开门的那一霎,突然从嘴里往外蹦出两个字,“郊外。”他想起来了,这首诗的诗名叫做郊外,他以前在书上看到过。魏舒义摇了摇头,心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没看出来,佳人这个看起来有些闷闷的同事,竟然还是个古诗爱好者。

    唐江云推开病房门,看到张扬躺在床上,嘴唇干得裂口的样子,眼神暗了一些。

    听到开门声,张扬回头朝他看过来。

    见到他,张扬先是眯起了眼睛,他盯着唐江云看了近一分钟,才费力地朝他招手。“妙妙,过这儿来。”

    嘴唇动了动,唐江云想让他别叫自己妙妙,瞧见他那虚弱的脸色,又忍住了。

    大步走过去,唐江云倒了杯子里的水,涮了涮杯子,又往杯子里倒了些干净的水,直接用纱布,在张扬嘴边沾了一圈。盯着他那惨白的面容看了两秒,唐江云低声关问,“伤口还痛么?”

    张扬点头,“当然疼啊,要不你给我亲亲,就不疼了。”

    gay里gay气的说话方式,听得唐江云想打人。

    “你想找死?”唐江云面无表情,语气冷淡,带着杀意。

    张扬完全不惧怕他,他哎哟哎呦哼了半晌,特滑稽地说,“你不给亲亲,伤口就会一直痛,一直痛…”

    唐江云忍无可忍,将那杯水砸在桌子上,朝他低声怒吼,“再贫嘴,我就走了!”

    “切!”张扬嘟哝一句,“妙妙不爱我了。”他这才肯消停。

    见他终于安静了,唐江云叹息一声,才在病床旁的凳子上坐下来。“我不该凶你。”他木着脸道歉。

    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张扬故作洒脱地说,“我不该调戏你。”

    唐江云:“…”

    “你这次伤得挺重,你要多休息,尽快恢复,还有那么多的坏人等着我们去抓呢。”

    张扬嗯了声。

    他们两个人的相处很奇怪,平日里张扬总是喜欢调戏他,看他忍无可忍突然变脸暴躁起来,张扬就会露出得逞的笑。可现在张扬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唐江云也不是个会主动找话说的人,病房里就一直沉默着。

    过了几分钟,张扬轻咳一声,才说,“那天谢谢你了,辛亏你枪法准,否则我就被那混球打死了。”

    唐江云声音闷沉,他说,“不用道谢,换做是你,也会那样做。”

    “那是当然。”

    尬聊了两句,病房里又归于寂静。

    直到魏舒义来做例行问候,推开房门走进来,两个人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朝唐江云点头致意,魏舒义这才走到床边,他先是问了张扬一些事。张扬都一一答了,完事后,魏舒义解开张扬胸口的绷带,检查了下伤口,查看了下伤口恢复情况,这才放心。

    “注意不要大幅度行动,必须卧床休息。”

    “好。”

    魏舒义离开病房的时候,张扬叫住他。

    “还有什么事?”魏舒义挺诧异地注视着张扬。

    张扬朝他咧嘴一笑,挺傻的,他说,“老魏,多谢了哈,哥这条命,也算是你给的了。”

    魏舒义愣了愣。

    那张温润俊秀的脸上,倏然绽放出一个好看的笑,“不用说谢。”略一停顿,魏舒义又说,“你就当我是为了佳人。”

    身为医生,救死扶伤是本职。但对张扬来说,魏舒义却是他的再生父母。

    “总之多谢了。”

    “知道了。”

    魏舒义离开的时候,贴心地将房门合上。

    屋内,两个人都看着那房门,待门关上了,唐江云收回视线,对张扬说,“他挺厉害的。”

    “嗯啊。”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张扬说,“我们佳人就是厉害,找一个男朋友,全队得福。他就是个大福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