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6章 要不我们同居?
    到了下班时间,吴佳人跟别人交了班,脱了衣服,拿着摩托车钥匙下班。

    她刚走出公安局大门,就看到一辆熟悉的沃尔沃停在门口。

    认出是魏舒义的车,吴佳人还蛮惊讶的。

    她小跑过来。

    魏舒义看到她,立马将车窗摇了下来。吴佳人就趴在副驾驶的车窗口,身子在外面,头伸到里面,她笑眯眯地问魏舒义,“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是不是特别想我啊?”

    自从他恢复原职后,每天都挺忙,再也没有当老师的时候那般闲情逸致了。

    偶尔吴佳人得空,发条短信调戏他,要等许久才能收到他的回复。

    魏舒义没解释,只说,“没空就抽空。”

    他将副驾驶上摆着的一袋糖炒栗子拿起来,示意吴佳人上车。

    吴佳人立即打开车坐了进来。

    她拿过魏舒义手里的炒酸奶,两只手剥栗子,放进嘴里,一个人吃得开怀。

    魏舒义没忍住,就说,“能别一个人吃独食么?”

    只能闻味不能吃,这太痛苦了。

    魏舒义刚启动车子,正打算开走,吴佳人忽然扑过来,狠狠地亲了他一口。

    魏舒义满嘴都是那股糖炒栗子的味道。

    “好吃吧?”吴佳人抹抹嘴,自己系上安全带。

    魏舒义眯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好吃么?

    他不知道好不好吃,但他很想吃就对了。

    他想吃吴佳人,胜过她手里的栗子。

    剥了几颗栗子,吴佳人往魏舒义嘴里丢了一颗栗子。“我们去做什么?”吴佳人想着,接下来该是去约会,看场电影什么的。

    魏舒义却说,“我还从没有去过你家,不请我你家坐坐?”

    吴佳人似乎犹豫了下。

    她想到今早出门已经将弟弟的房间上锁了,便点了头。“可以啊。”

    回她家的路上,魏舒义提议,“要不你搬到我那里去住?”

    吴佳人斜眼睨着他,并没有进他的语言圈套,她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领证,明早我就搬去你家。”

    魏舒义没答话了。

    吴佳人以为自己这话把他震住了,殊不知,魏舒义之所以不说话,其实是在思考结婚这件事。

    吴佳人的家住在五楼,要爬楼梯。

    魏舒义走在她后面,吴佳人刚把楼道的大门打开,她爬了两步楼梯,忽然停在楼道上不走了。魏舒义跟在她后面,看她停下,也跟着停下来。他问她,“怎么忽然停了?身体不舒服?”吴佳人来经期了,魏舒义以为她是肚子疼。

    吴佳人靠着扶手,自上而下,凝视着他。

    “哎哟,上了一天班,腿真累啊。”吴佳人叫得很浮夸。

    魏舒义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很配合地问道,“那…我背你?”

    吴佳人严肃地点头,“正有此意。”

    魏舒义认命地在她面前弯下腰来。

    吴佳人穿着牛仔短裤,很容易就跳到了他的背上。这个天挺热的,两个人身子紧贴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两团火。

    吴佳人有一米七,因为经常锻炼,看着身材纤细,但体重却不轻,有一百一十斤。

    她身上的肉,都是肌肉,看着瘦,其实挺沉。

    魏舒义背着她,爬到三楼的时候,开始有些气喘了。

    吴佳人就在他背上唏嘘不停,“哎哟喂,年轻人啊,要多锻炼,这才爬几步楼梯,就走不动了?丢脸啊,真给你们男人丢脸。”

    魏舒义气得想把他扔下来。

    “有本事你来背我!”

    吴佳人笑他,“你好意思开口说这话?”

    “放我下来。”她又对魏舒义说。

    魏舒义的确是有些累了,也不逞强,就把她放了下来。

    吴佳人在他面前弯下腰来,也不说话。

    她的举动,让魏舒义感到莫名。“做什么?”

    拍拍自己的背,吴佳人回头对他说,“上来,我背你啊!让你看看,女人也是能干大事的。”

    魏舒义担心自己会把她压垮,毕竟他是有一百四十六斤重的人。再说,她正来例假,负重也不好。

    “别婆婆妈妈的,快点!”

    魏舒义不再纠结,轻轻地将自己压在吴佳人背上。

    吴佳人掂了掂重量,说了句,“还行,跟我师哥差不多重。”

    “你背过他?”

    “不,我过肩摔他的时候,感受过。”

    魏舒义就不说话了。

    她穿着五公分的中跟皮鞋,背着魏舒义上楼,显得特别轻松自在。到了家门口,吴佳人放下魏舒义,魏舒义仔细看了看吴佳人,发现吴佳人脸不红气不喘,特别淡定。

    他身为男性的自尊,瞬间受到了伤害。

    吴佳人的家是两室两厅,外加一个小书房。进门后,吴佳人找了双一次性鞋套给魏舒义,她自己则脱了皮鞋,踩着凉拖鞋进了屋。

    吴佳人去给魏舒义倒茶。

    魏舒义低头穿好鞋套,一抬头,就看到玄关墙上挂着一张照片。

    那是个模样好看的少年,看上去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

    仔细看,就能发现,他跟吴佳人其实是有几分相似的,尤其是鼻子往上的部位,特别神似。

    盯着那照片看了片刻,魏舒义对捧着茶杯,正走过来的吴佳人说,“这是你弟弟?”

    吴佳人笑了下,说,“是啊,我弟弟,长得像我,好看吧?”

    魏舒义点头,“好看。”

    “过来喝茶。”

    吴佳人将茶放到了茶几上。

    魏舒义走到布艺沙发上坐下,端着茶杯,看到电视柜旁边的定制柜台面上,放着几个相框。有吴佳人的单独合照,有她和她弟弟的合照,还有小时候,他们姐弟俩和他们父母的照片。

    吴佳人的父亲长得特别好看,即使只是一张照片,也看得出来,他年轻时绝对是个大帅比。

    她的母亲看着比较端庄,模样并不算多美,胜在五官端正,气质娴静。

    这本该是一个幸福之家。

    “你父母什么时候离世的?”

    都是没有双亲的人,魏舒义看吴佳人平时的表现,并非是那种沉溺在过去的悲痛中,不敢前进的人。因此,问这事的时候,也没太避讳,问的蛮直接的。

    吴佳人果然没有露出太悲伤的表情。

    她的反应还算冷静,她说,“挺小的时候,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去世了。我母亲一个人经营一家广告公司,带着我和我弟弟。后来,她患了癌症,也去世了。”已经过去太多年了,曾经再痛苦的伤,也都过去了。

    “不过母亲去世后,给我们留了很多钱,所以我们日子过得也还好。”并没有孤儿就无依无靠,生活艰难的问题。

    魏舒义点点头,说,“那我们差不多。”

    他喝不惯红茶,就抿了几口。

    抬头,在那些照片上多看了几眼,魏舒义这才问,“你弟弟跟你住一起么?”

    “嗯。”

    魏舒义感到意外,“我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他。”

    吴佳人端着茶杯的双手,微微地抖动一下。

    她的眼里,也装着一丝痛意。

    不过很快,就被她给压了下去。

    “你肯定没有见过他。”吴佳人语气听上去挺平静的,她说,“我十七岁…不,快十八岁的时候,我弟弟死了。”

    魏舒义拿着杯子的手一歪,差点将那杯茶水抖了出来。

    他放下茶杯,平复好内心的震动,这才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吴佳人。

    吴佳人一副平静淡定的神情,一时间,魏舒义分辨不清,她是真的已经从弟弟的死亡打击中走了出来,还是太会假装了。他喉咙有些发紧,他听见自己紧忧地问了一句,“他、他怎么死的?”

    吴佳人抬眼看着他,目光从容而漠然,似乎真的没有难过和悲伤。

    “病死的。”

    吴佳人见魏舒义似乎松了口气,又说,“他心脏不太好,没法医,就走了。”

    魏舒义彻底放下心来。

    他也不知是为何,当听到吴佳人说她弟弟已经去世的时候,他竟然想到了不久前的那一晚,吴佳人对她讲的那个故事智障少年和问题少年的故事。他赶紧端起那杯红茶,仰头将它喝了个干净,也没尝出个个中滋味。

    两个人又围绕张扬的病情聊了一会儿,没多久,吴佳人就感到饿了。

    魏舒义提议,“我们出去买菜,回来我做吧。”

    “算了,你这些天也挺辛苦的,我们出去吃吧。”

    一想也好,魏舒义就带着吴佳人出去吃饭。

    小区外面就有几家饭馆,吴佳人今天想吃口味重的食物,魏舒义就挑了一家川菜馆。吃完饭,已经八点多了。两个人站在饭店门口,没有上车,也没有说话。

    天气彻底热起来了,哪怕已经是晚上了,两个人在街边站了会儿,也有些热了。

    魏舒义今天说,让吴佳人搬去他那里住,并不是开玩笑,而是试探。但吴佳人也就当做玩笑,给回拒了。看来不结婚,他们是不会同居了。

    魏舒义想着,既然已经来了,今晚就去吴佳人家住一晚,但吴佳人似乎没有要邀请他的意思,魏舒义总不能厚着脸皮主动开口提要求。

    “额…”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吴佳人说,“你先说。”

    魏舒义就说,“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吴佳人张张嘴,到底没有将挽留的话说出来。她本来是想跟魏舒义说,如果不介意的话,今晚就去她家住。

    但魏舒义先开口了,吴佳人也就不做邀请了。

    “好吧。”

    魏舒义心里挺失望的,他咬牙切齿地上了车,都不跟吴佳人说拜拜,开着车就跑了。

    吴佳人摸摸鼻子,总觉得魏舒义是生气了。

    她步行回家,在小区门边的小卖部买了一袋子冰淇淋,顺手从里面跳了一支芒果味的,含在嘴里吃,一边吃一边回家。

    嘀嘀——

    她的身后,响起车滴喇叭声。

    吴佳人确认自己是挨着边走的,就没回头。

    嘀嘀——

    嘀嘀——

    喇叭声还不依不饶呢。

    吴佳人愤然回头,打算教训一下这个乱按喇叭的无良司机。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一辆熟悉不过的沃尔沃。

    吴佳人:“…”

    眼里露出愕然之色,等那车停下,吴佳人才走过去。

    叩叩——

    她一敲车窗,那车窗就摇了下来,露出车内,魏舒义那张阴沉的脸。

    吴佳人有些诧异地问,“你怎么又回来了?”

    魏舒义终于偏过头来看她,两人目光对上,吴佳人在他眼里看到了许多阴翳。

    魏舒义板着那张跟谁欠了他钱似的臭脸,教育吴佳人,“虽说咱俩没结婚,但你已经去我家住过好几晚了,礼尚往来,邀请我去你家住一晚,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吴佳人哭笑不得,“你在跟我气这个?”

    魏舒义不自然地撇开头,看着别处。

    “其实我本来打算邀请你去我家留夜的。”见魏舒义终于又肯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吴佳人弯唇浅笑,又说,“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就主动开口说要回自己家,以为你不想去我家,我才不说的。”

    “…是么?”

    “真的。”

    好吧,他愿意原谅他了。

    把车停在她家楼下,魏舒义走下车,看到她手里没吃完的冰淇淋,以及她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装冰淇淋的购物袋,他眉头紧紧地拧起来了。“你不知道你现在不能吃冰的?”

    吴佳人说,“我又不痛经,吃点没事。”

    “不行,经期吃冰的容易导致宫寒,给我扔了。”

    吴佳人哪舍得,“不行,我花钱买的,扔了可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