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39章 这个女警有点美
    吴佳人在经历片刻的失神后,很快就回过神来,她忙冲外面的人群吼一声,“警察办事,所有人都蹲下!”

    闻言,那些人全都抱头蹲了下来。吴佳人看到查尔跑到马路中央了,二话不说,持枪就朝查尔射杀。

    砰砰两声,有一枪打在了查尔的左肩,另一枪则打在他的后腰腹位置。

    “啊——”

    查尔倒在了地上,还想捡起枪射击吴佳人。

    吴佳人一边对后面的车子摆手,还得提防查尔开枪。她跑到查尔的身边,一脚将枪从他手里踢走,这才弯下腰,生擒了查尔。

    很多老百姓都是第一次看到现场版的警察抓犯罪分子,又好奇又害怕,忍不住抬头观望。

    瞧见这女警察好看的跟明星似的,蹲在路上的人开始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早知道咱滨江市警察这么好看,我当初也考警校去了。”

    “嘿,我跟你说,这样的女警,一千个女警里面最多找出来一个。”

    “真好看。”

    “打起罪犯来,毫不留情,够狠,够辣。”

    林致站在一楼的大厅中央,瞧见吴佳人拖着查尔往这边来,眼露痴迷之色,他说,“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真够味。可惜了…”

    …

    唐江云的左边肾部受了枪伤,被第一时间送到最近的市一医院。

    上一次张扬因公受伤,黄骏生心里挺痛苦的,这一次,唐江云为了他受伤,他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该上班的还是要去上班,只留下黄骏生和康辉在医院陪着。

    吴佳人和高旭以及宋磊他们一起,负责将毒贩运送到公安局。起初,查尔和段可都还不肯承认,结果吴佳人往桌上扔了一段对话录音,正是那二人在包厢里说的那段隐晦的话。

    面对这份录音文件,段可还是不承认,他冷笑,说,“我说的是零件,你凭什么说我贩毒。”

    “哦。”吴佳人双手环胸,面无表情盯着对面的段可,讽刺说道,“段先生,你只是一个食品厂公司下挂名的小经理,你们厂需要用什么零件?”

    “包装袋?还是地沟油?”

    她讽刺轻笑,调侃段可,“没看出来,屁大点儿一个食品厂,竟然还得从国外进口零食包装…”

    “根据我们的调查,那个查尔是东南亚小有名气的一个毒枭,没想到啊,如今这年代,贩毒竟然还没有制作零食包装袋赚钱,啧啧…”吴佳人故作夸张地摇头,一旁,宋磊看得嘴角直抽抽。

    段可被她嘲笑得脸颊发白。

    “反正我没有贩毒!”他咬死了不承认。

    只要警察没找到实质性的罪证,就不能顶他的罪。

    陈建平推开审讯室的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严实的袋子,他将袋子放到桌面上,对吴佳人说,“现货,还没来得及放货呢。”

    吴佳人戴上手套和口罩,打开那袋子,用手指搓了搓,说,“四号海洛因,高纯度,不低于一公斤吧。”

    段可从看到那袋子的时候,心就彻底死了。

    吴佳人将袋子系好,让陈建平带去拍照留档,然后送去销毁。

    她最后扫了眼面如死灰的段可,这才转身走出审讯室。

    带着手套在水龙头下洗了几遍,吴佳人这才摘下手套。她又将手洗了很久,这才擦干手,打电话给黄骏生。得知唐江云的子弹已经取出,目前还未清醒,但不会有生命危险,她这才松了口气。

    吴佳人先去深海医院看了一趟张扬,告知他唐江云受伤的事。

    听到唐江云受伤,张扬似乎有些恍惚。

    “扬哥?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见张扬盯着手里的温开水出神,吴佳人挺无语的,“你那妙妙跟你一样中了枪伤,你就这反应?”

    张扬终于抬起头来。

    他难得正经起来,问吴佳人,“你是说,唐江云为黄队挡了枪?”

    习惯了张扬管唐江云喊作妙妙,陡然听到他一本正经的喊云哥的名字,吴佳人觉得挺陌生的。她点点头,说,“是啊,当时情况紧急,幸好云哥反应快,不然中子弹的,就是黄队的脑袋了。”

    眼睑垂下,尝尝的眼睫毛盖住了眼眸。

    张扬又出神了。

    吴佳人见他今天不在状态内,没待多久,又去办公室找魏舒义。找他要了车钥匙,开着他的沃尔沃,吴佳人去了市一医院。

    唐江云已经醒来。

    病房里,同时和亲朋好友都在对他嘘寒问暖。

    黄骏生的老婆是个小学老师,听说唐江云为了保护黄骏生受了伤,特意跑过来照顾他。受了枪伤,又动了手术,唐江云精神很疲惫,都没办法开口说话。

    几个人在他病房待到十点钟,才起身告辞。

    吴佳人跟康辉走在一起,等黄骏生也走了,吴佳人这才拉了拉康辉的T恤领子。“师兄,我请你喝奶茶啊。”

    “好,要大杯的。”

    “行。”

    “最贵的。”

    “都行。”

    康辉坐上魏舒义的沃尔沃,他很自觉地坐在了后排。一上车,康辉就调侃吴佳人,“这车,就是比我那破二手车好啊,我身上没灰吧,可别弄脏了你家男人的车。”

    “少贫嘴!”

    “啧。”康辉摇摇头,干脆躺在车椅上,一双长腿憋屈地放在车厢过道。

    他双手枕在头下,吴佳人开了音乐,都是魏舒义喜欢的曲子。

    听着歌,康辉跟着乱哼哼,等一首歌哼完了,他突然说,“其实,我原本怀疑过张扬。”

    前方,本来在哼曲儿的吴佳人,听到康辉说这话,脸上的笑容全部消失得干净。“我以为你会怀疑陈建平。”

    康辉动了动脑袋,侧身看着前面的车椅后背,他轻笑,自嘲说,“因为他家贫穷,所以他最容易受那些人蛊惑?”

    吴佳人没吭声,沉默,便代表默认。

    康辉喟叹说道,“不。在我的怀疑名单里,他是第三个人选。”

    “第一个是谁?”

    康辉像是没听到吴佳人的问话,他自言自语地说,“其实,你也在我的怀疑名单之上。”

    吴佳人愕然不已。

    “为什么?”她是哪里做错了,竟然给了康辉这样的错觉。

    康辉解释,“因为你是我们队里唯一的女性。”

    “你性别歧视?”

    “不是性别歧视,而是因为,你跟那个人认识。”

    吴佳人不说话了。

    换做她是康辉,她大概怀疑自己。

    “现在当着我的面说这些,你就不怕我真是卧底,办了你?”

    康辉摇头,“我还是相信我的直觉,尽管,各种巧合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值得信任的人。”如果说宋局死后的局里,还有谁是康辉信任的人,除了黄队,就只有吴佳人了。

    “你就是我怀疑名单上的第一人。”康辉直接坦白,又说,“张扬是第二个,陈建平是第三个。”

    “但现在,我不得不对我素来都准确的直觉,产生怀疑了。”康辉坐了起来,他伸着三根中间的手指,最左边代表吴佳人,中间代表张扬,右边代表陈建平。

    他将最左边的手指扳了下来,说,“佳人永远都是我信任的人,所以这个第一,不存在了。”

    吴佳人余光瞥了他一眼,专心开车,没说话。

    他盯着第二根手指看了片刻,也将它扳了下来。“如果说阿扬是想用苦肉计迷惑我们的眼球,那不得不说,他成功了。”如果一个人,为了麻痹自己的同事,愿意以身涉险到了张扬那个地步,那他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才。

    “至于第三位…”康辉表情有些困惑、无助,他个人认为陈建平不会背叛他们,但人心叵测,谁又敢讲话说死。“姑且将他保留吧。这个人,我得观察观察。”

    康辉刚闭上嘴,吴佳人就停了车。“到了,走吧,买奶茶去。”

    康辉直接给自己点了一杯最贵的奶茶,吴佳人点了两杯,一杯温热的热可可,一杯蜂蜜柚子水。见状,康辉笑了,他感慨道,“我们佳人,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别人的太太吧。”

    吴佳人笑了声。

    她目光亮晶晶的,她对康辉说,“我迫不及待想要做魏太太了。”

    “挺好的。”康辉是真的为吴佳人感到开心。

    拿到了奶茶,吴佳人将康辉送到家,这才开车去医院接魏舒义。

    魏舒义穿着一件藏蓝色的短袖衬衫,站在医院门口,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另一只手提着电脑包。吴佳人到的时候,魏舒义斜身倚靠在公交台旁。见到车来,他这才站直了身。

    吴佳人打开副驾驶的车窗,她偏头对要上车的魏舒义说,“今天我来开车吧。”

    魏舒义点了头,“可以。”

    他刚坐下,扣好安全带,就看到奶茶。

    “给我的?”

    “嗯。”

    魏舒义平时是不爱喝这些东西的,念在这是吴佳人亲自买的份上,魏舒义喝了几口。

    “你今晚上哪儿去了?”

    吴佳人含糊解释了一句,“有个同事受伤了,去看了看他。”

    “怎么又有同事受伤?”

    魏舒义眉头紧紧拧着,有些担忧,“佳人。”

    “嗯?”

    他很想问问,能不能换个工作,但他知道,这个问题太自私了些。吴佳人本来是相当医生的,忽然跑去当警察,肯定有她自己坚持的理念。他不该左右她的理想。

    “没事。”魏舒义讲话憋死在肚子里。

    其实吴佳人已经猜到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几天吴佳人身体不便,两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难得的没有胡来。

    他们会在十一点准时睡觉,一般,魏舒义会玩会儿游戏,吴佳人则找不电影看看。到了十一点,他们相拥而眠,早上醒来,两个人却因为嫌热,早就把对方踢开,各睡一边。

    醒来后,吴佳人闭着眼睛走去洗手间刷牙洗脸,魏舒义则提前起床,准备早餐。

    吃了饭,时间早的话,魏舒义就送吴佳人去公安局,时间赶的话,就各自去上班。

    就这样,过了一段平静的时日。

    张扬的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好,只是这半年内,是不能回局里工作了。他带伤休假,也觉得无聊,总想要找点儿事干。张扬家里其实不缺钱,他有个哥哥,是开公司的。

    得知他无聊没事做,吴佳人和康辉他们就给了他一些钱,让他帮忙投资理财。

    张扬也乐得忙碌。

    而另一边,唐江云的身体也好了起来,半个月后,他就出院了,回家独自休息。

    这天,黄骏生提着水果和他老婆熬得排骨冬瓜汤去唐江云家看望他。

    唐江云住的是一间四合院,是祖上传下来的,在滨江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哪怕他这四合院再破旧,那也是一笔巨款。黄骏生到的时候,唐江云就躺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小憩。

    黄骏生将汤倒进大碗里,端到他面前,命令他,“喝!”

    唐江云有些无奈,他对黄骏生说,“队长,其实你不用这样,你这样两头跑,也挺累的。”

    “让你喝你就喝,哪来那么多废话。”

    唐江云只好喝了那汤。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