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40章 谁是内鬼
    唐江云本就是个不多话的人,喝完汤,就沉默的看着黄骏生,也不主动找话题聊。

    黄骏生早已习惯他这闷瓜性子,两个人就这么相顾无言地坐了半晌,快两点钟的时候,黄骏生才起身。他说,“我得去上班了,今晚还得加班,有得忙。”

    唐江云终于开了口,“黄队,最近有那么忙么?”

    “是啊,最近那些毒老鼠们又开始嚣张了,老子一天不给他们松松皮,他们就找事做。”黄骏生对那些毒贩子的痛恨,对得起那些毒贩子给他狗贼黄的称号。

    闻言,唐江云叹息一声,他说,“要不,我再休息几天就回去…”

    “你给我闭嘴,身体没养好之前,不许去上班。”

    黄骏生也是个暴脾气,深知继续说下去,黄骏生就会真的动怒了,唐江云不得不闭嘴。

    黄骏生他们下午四点多就离开了公安局,黄骏生五点多钟的时候吴佳人她打了个电话,让她给唐江云送晚饭去。唐江云一个人生活,他身体不好,没有人送饭,估计就只能吃外卖。

    吴佳人晚上七点上班,接到电话,她赶紧做了些菜,用饭盒装着,送去了唐江云他家。

    唐江云果然打算吃外卖,吴佳人来的时候,他刚好拿到外卖,已经打开了,正准备吃。

    见到吴佳人来,唐江云挺惊讶的。

    “佳人?”看到吴佳人手里的食盒,唐江云哭笑不得,“怎么,这是打算把我当做残疾养?”

    吴佳人一句废话都懒得讲,直接将他点的外卖扔进了垃圾桶。

    “黄队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你送饭来,你也是,你现在是病人,少吃些不干净的。”吴佳人将食盒一一打开,唐江云扫了一眼,荤素搭配均匀,菜色不错,一看就是用了心做的。

    他心里暖烘烘的,吃饭的时候,全程低着头,眼圈还有些红。

    吴佳人倒是被他这反应给吓坏了。

    “诶,云哥,你可别哭啊!”吴佳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话不多,表情寡淡的云哥,竟然说哭就要哭了。

    唐江云揉了揉眼睛,他说,“别笑话我,我父母离婚后,各自找了新的家庭。我这家里,好久没来过人了。一时激动。”

    吴佳人觉得他这解释有些牵强,但她也没再追问他。

    “对了,黄队他们今晚有任务?”

    吴佳人也没避着唐江云,就点了头,说,“嗯,今晚滨江大河举办游轮盛会,我们查到消息,说是有人在游轮上交易毒品。”

    唐江云皱着眉头,说了句,“现在这些毒贩子,是越来越猖狂啊,怎么打也打不完。”

    “是啊。”

    等唐江云把饭吃完,吴佳人收拾了食盒就走了。

    唐江云坐在他家的红木椅子上,他看着垃圾桶里的外卖盒,眼圈又开始变红。

    吴佳人将食盒放到车子后排,就去局里上班。

    晚上八点多,魏舒义来了局里。今晚是滨江市的游轮晚宴,整个上流社会都去参加了,乔玖笙和方俞生难得土豪一次,直接包下了一艘游轮,也邀请了魏舒义。

    魏舒义本来打算带上吴佳人的,但吴佳人说今晚不能请假,只能遗憾缺席了。

    他到了公安局门口,也没进去,直接给吴佳人打了个电话。

    “我在门口,你把钥匙送下来。”

    “好。”

    吴佳人拿着车钥匙下楼,见到魏舒义,心情就好了起来。现在是上班时间,吴佳人知道分寸,见了魏舒义,也没做出过分举止。将钥匙给了魏舒义,吴佳人说,“虽然我不能去参加游轮晚宴,但你要记得给我拍照片,回来给我看。”

    点点头,魏舒义承诺一定会拍很多的照片给她看。

    他打开车,看到后排的食盒,挺意外的。“这食盒是怎么回事?”

    吴佳人解释,“云哥不是受伤了么,黄队不放心他,让我做了饭给他送过去。”

    魏舒义蹙眉,问她,“云哥是谁?”

    吴佳人挑眉,“你不认识?”

    魏舒义迷茫摇头。

    吴佳人笑了,“说云哥你可能不认识,说妙妙你认识吧?”

    一听妙妙这名,魏舒义就知道云哥是谁了。“原来是那个古诗老兄。”

    “什么古尸老兄?”吴佳人把古诗理解成了古尸。猜到她是曲解了自己的意思,魏舒义不得不解释一句,“是诗词的诗。”

    “你怎么知道我们云哥爱古诗?”

    魏舒义就把他前段时间在电梯里跟唐江云遇见的事,讲给吴佳人听了。“张扬不是受伤了么,他住院的时候,那个妙妙去医院看了他。我刚好在电梯里跟他遇见了,他那会儿正好在刷微博,就看到了他发的微博动态。”

    说着,魏舒义即兴背了一首诗,“春色到江断,野香涵日娇。鸟穿芳树语,人隔远山樵。”背诵完,魏舒义说,“这首《郊外》知道的人可不多,没看出来,你们那妙妙竟然是个古诗爱好者。”

    吴佳人说,“他微博里经常发些诗词什么的,习惯了就好。”

    “嗯。”魏舒义坐上车,启动了油门,吴佳人若有所思地站在一旁。

    魏舒义的车缓缓从她面前开过去,刚开出几米远,吴佳人忽然冲大声地问了一句,“你刚才说,那首诗叫什么?”

    将车停下,魏舒义将头伸出窗外,朝吴佳人露出迷茫之色,“怎么了?”

    吴佳人快步跑过来,她脸色瞧着有些不对。

    她又问,“你刚才念的那首诗,叫什么?”

    “《郊外》?”

    吴佳人轻声说,“郊外…”她猛地瞪大眼睛,一把抓住魏舒义的手,急切地询问他,“你记得他是在哪天发的这首诗吗?”

    “不记得了。”

    吴佳人的反应太奇怪了,魏舒义有些无措,“有什么问题么?”

    “我也不确定。”吴佳人的脸上有些难看,她说了句,“你先回去,我稍后联系你。”说完,她就快速跑回了局里。

    魏舒义皱起眉头来。

    这就是一首普通的诗,没有什么不对吧。

    …

    吴佳人跑回办公室的时候,脑袋里都在嗡嗡作响。

    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盘踞在她的脑海里。

    尽管,她知道这个念头是不着边的,但这个想法一旦萌芽,就控制不住的生根、发芽,开花。

    吴佳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急忙从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微博界面。

    她翻了翻关注的人,没找到唐江云,便抬头大声问其他几个同事,“你们有谁知道云哥的微博名么?”

    “我知道,叫云卷云舒。”

    “哦。”

    吴佳人赶紧搜索云卷云舒这个用户名。

    林松见她上班时间玩手机,还跑过去敲了敲她的脑袋,警告她,“上班时间逛微博,小心被抓到了挨骂。”

    吴佳人任由他打,闷不吭声,只顾着翻找云卷云舒。

    她的反应有些奇怪。

    林松在她的办公桌上坐了下来。

    “怎么了?”他问。

    吴佳人还是没有说话。

    她抿着嘴,唇角平直,一副急切而严肃的模样。

    林松也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

    云哥的微博有什么问题么?

    他盯着吴佳人的手机屏幕。

    吴佳人终于找到了云卷云舒,微博介绍一个字都没有,但他的微博动态却很少,除了古诗外,就只有偶尔转载的几条萌宠视频。他最近更新的一条微博动态,还是一个多月前。

    ——春色到江断,野香涵日娇。鸟穿芳树语,人隔远山樵。

    吴佳人特别注意了一下更新时间,正是他们出任务去郊区捣毁赌窝的那一天。

    这首诗的名字叫做郊外,那天他们要去捉拿毒贩的地方,也是郊外。

    吴佳人捏着手机的手指,变得苍白泛青。

    第二条微博,是一个萌宠视频,并无任何不妥。

    第三条微博,是三个多月前。

    ——通天河上称良将,高老庄中作秀郎。

    这句诗,描写的是十二生肖里面的猪,也是西游记里面的猪八戒。

    这句诗,本没有奇怪之处。但是,宋局死的那天,就是受到了消息,说是那个隐匿的大毒枭,在高老庄饭店参加杀猪宴,还将在那里与南方某个城市的毒枭做交易。

    结果,却是有去无回。

    如果,一个月前的那条微博,仅仅是巧合。那么,三个月前的这条的微博又怎么解释?

    林松瞧见吴佳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他也跟着紧张起来。“云哥的微博,有什么问题吗?”

    吴佳人想说点儿什么,张嘴,却发现自己难以开口,就像喉咙里卡了一根刺,根本发不出声。就在这时,微博的最上方提醒该用户有新动态。吴佳人赶紧点击刷新。

    一条新的微博,出现在云卷云舒的动态页面——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水、船!

    轰!

    吴佳人脑子都要炸了。

    “师、师兄!”吴佳人说话结结巴巴地喊了声师兄,她吓得俏脸毫无血色,她想退出微博,给康辉打电话,结果太紧张,手一直在抖。林松见了,夺过她的手机,就问,“要做什么,我来!”

    吴佳人一把抓住他,力气很大,疼得林松龇牙咧嘴。

    “快、快打电话给师哥,内、内鬼是云哥。”说完,见林松几乎都呆住了,吴佳人急得朝他吼,“快啊!”

    林松回过神来,忙翻开通讯录,给康辉打电话。

    …

    今晚,滨江市的江面上特别热闹,数十只小型游轮行驶在江面之上。

    今晚是滨江市的游轮晚宴,游客坐在游轮之上,可以观看滨江市的夜景风光,还可以观看烟花表演,和国际上少见的大型空中3D投影表演。今晚,已故歌星邓丽君,将会以3D方式,呈现在滨江市的夜空之上表演。

    而在滨江河上,是最好的观赏地点。

    今夜,几乎整个滨江市的上流社会人士,都齐聚在滨江河上。乔玖笙他们游轮是有两层,人还挺多的,有他们夫妻两人,方家所有人,连带万浪管家和锦姨,以及戚不凡和戴初空都来了。

    乔玖笙穿着一袭红色的挂脖长裙,方俞生则穿了一身白色亚麻休闲套装,两个人站在甲板上,一边聊天,一边朝江里投鱼食。

    戴初空今天也没穿校服,穿了一件浅粉色的收腰连衣裙,夜晚也很热,她将头发扎了起来。方俞卿也来了,她马上就高三毕业了,已经十八岁了,穿了一条有些小性感的嫩黄色吊带裙。

    姜家的人也包了一条游轮,不过姜唯却跟着方俞卿上了方家的游轮。

    几个年轻人自己在动手烧烤,徐萍菲抱着方善,忙着自拍。锦姨在照顾两个小宝宝。

    魏舒义来的时候,游轮正要开走。

    见到他,乔玖笙赶紧招手,“魏大哥,快上来,你差点就错过时间了。”

    魏舒义大步踏上游轮。

    游轮缓缓驶离岸边,在宽阔的滨江市大河上缓缓游行。

    见他孤身一人,乔玖笙就问,“佳人姐姐没来吗?她值夜班?”

    “嗯,脱不开身,我一个人来了。”

    魏舒义脖子上挂着一个单反。

    他看了看手表,说,“表演会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

    “佳人姐姐能一起来就好了。”知道吴佳人工作性质不同,乔玖笙就没再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