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44章 丑媳妇见公婆
    “我怎么不知道?”徐老一边往自己办公室走,一边掏手机给魏舒义打电话。

    手机响的时候,魏舒义正在厨房里做早餐。

    只穿裤子没穿衣服,手里拿着一块肉,正在掂量。

    吴佳人在沙发角落里找到手机,冲魏舒义喊,“魏哥哥,你手机响了,来电人是徐老师。”吴佳人很任性,今儿管魏舒义叫魏哥哥,明天又叫魏老师,偶尔动了坏心思,也不管场所地点,直接叫他老公。

    魏舒义从一开始听到她喊自己就皱眉,到如今,已经适应的相当好了。

    闻言,他转过身来,露出赤裸的上半身。

    大概是一个月前在吴佳人这里受到了羞辱,这一个月,他一直有在好好健身,腹部的肌肉线条更加硬朗好看了。他一转身,吴佳人就盯着他的腹部不转眼。

    “拿过来。”他说完,便拿起刀,动手将肉切片。

    吴佳人趿拉着拖鞋跑过去,接了电话,递到魏舒义耳旁。

    她故意使坏,在魏舒义跟徐老讲电话的时候,她紧贴着魏舒义,不时在他脖子上亲一口,后背上舔一舔,腰腹处捏一捏。怎么闹心怎么来。

    忽然,魏舒义呼吸一重。

    “呼!”他浑身一僵,轻呼一声。

    徐老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小义?”

    魏舒义低头,拿下放在他腿间的那只手,这才跟徐老说,“没事老师,你继续说。”

    “哦,我想说,明天我跟老陈不是都休息么。你师弟说你谈女朋友了,听他那口气,你们好像都要生米煮成熟饭了…”

    魏舒义立马纠正,“是在谈,但没有打算将生米煮成熟饭。”

    徐老哎哟一声,“你还害羞呢,现在年轻人不都这样,婚前同居生娃的都有,我又不是你爸那个老古董,还会看不惯这个?”

    魏舒义:“…”

    您老就不怕我爸那个老古董从棺材里蹦出来打你?

    “我想说,你看,如果你跟那姑娘是诚心想处对象的话,要不要带来,让我跟老陈见见?”徐老没听到魏舒义回话,以为他是在思考,就又说,“你从小就是我跟老陈看着长大的,你父母都不在了,我们也算是你的家人。带人姑娘来见见,才显得正式,你说是不是?”

    此时,吴佳人正在亲魏舒义的嘴。

    魏舒义不得不推开她,用一只手按着她的脑袋,他稳定了下情绪,才说,“可以啊,明天么?”他声音听上去似乎挺冷静的,但徐老却觉得他声音有些哑。

    “小义,你是不是感冒了?嗓子哑了?”

    魏舒义:“…”

    他看到吴佳人露出贼贼地笑,顿时剜了她一眼,这才跟徐老说,“是有点不舒服。”

    “那明天见面吧,是去你家还是陈老师家?”

    徐老说,“这个我跟老陈商量,商量好了通知你。”

    “好。”

    电话,终于挂了。

    魏舒义放下手机,两只手抓住吴佳人的手腕,将她按在流理台上。“你太坏了。”他又无奈,又纵容她。

    被他压在流理台和他的胸膛之间,吴佳人双手不能动弹,就抬起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一口。她说,“我坏,你不喜欢么?”

    魏舒义却笑了。

    他问,“知道徐老是谁么?”

    “知道啊,你的老师嘛。”上次张扬出事,那个护士长就说过,魏舒义是徐老和陈老的弟子。

    魏舒义点点头,“猜对了。”他又问,“你知道,刚才徐老在跟我说什么事么?”

    “什么?”

    他说,“他在邀请你,去他们家做客。”

    吴佳人表情微变。“什么意思?”不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魏舒义见她瞬间气势就弱了下去,就猜到,她这是猜到了这通电话的意思。他松开她的手,好整以暇地理了理吴佳人脸颊旁的发丝,跟她说,“他们算是我的家人,让我带你去见他们,跟丑媳妇见公婆一个意思。”

    吴佳人彻底慌乱了。

    “啊?”她赶紧问,“那我刚才做的那些事,他不是都知道了?”

    “嗯。”

    吴佳人心道:坏了坏了,自己这么不正经,那徐老陈老,不会嫌弃她吧?

    吴佳人吃早饭都没有心情了。

    这一天,她都惴惴不安,一会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是貌美如花,还是小仙女。一会儿又跑去洗头发,说是要干干净净地出现在他们面前。一会儿又跑去翻柜子,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衣服。

    总之,各种折腾各种忙。

    魏舒义就坐在沙发上看她干着急。

    “完了完了。”吴佳人看着满柜子的露脐装和性感的裙子,有些欲哭无泪,“我唯一拿得出手的正经衣服,就是警服啊!我总不能穿着警服去见家长吧!”

    她是登门去见家长的,可不是去抓坏人的。

    魏舒义正在淘米,准备做午饭。

    吴佳人从卧室里冲出来,手里提着包,她跑进厨房,夺走魏舒义手里的电饭煲锅胆。“别做饭了。”

    魏舒义愕然看着她,“怎么了?”

    “我们去逛街,买衣服。”吴佳人牵着他就往大门外走。

    魏舒义哭笑不得,“现在可是午饭时间,你要不要先吃了饭再去逛街?”

    “不行。”

    吴佳人说什么也要先买衣服。

    魏舒义就惯着她。

    习惯了吴佳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魏舒义没听到她说话,还蛮惊讶的。他偏头看了眼,发现她在用百度搜索什么东西,他得专心开车,不能细看,就问她,“你在搜什么?”

    “见家长穿什么衣服合适。”吴佳人头也不抬地说。

    魏舒义呆了呆,想说她点儿什么,又不忍心。

    “你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别紧张。”若是平时,听到魏舒义这话,吴佳人早开心到跳起来了。

    但今天,听了这话后,吴佳人却撅起嘴巴吹了吹额前的几根小发丝。“能不紧张吗?”见魏舒义看了过来,吴佳人脸一垮,说,“那可是你的长辈。”

    她想说:因为是你的长辈,所以明天的见面,我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魏舒义却秒懂了吴佳人的意思。

    吴佳人有多看重明天这事,就代表她有多爱魏舒义。

    魏舒义心里甜滋滋的,忍不住拿手捂住嘴巴,不想让吴佳人看到他的笑意。

    吴佳人一路都在搜百度,到了商场,还是没有找到心仪的答案。那些答案都很笼统,并不能给她很好的参考。

    商场里卖女装的服装店数不数胜,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各品牌的新款夏装早已上架,橱窗里,摆着各种各样款式的连衣裙和搭配好的套装。

    吴佳人嫌弃这个颜色太招摇了,那个款式太可爱了,这款又不够端庄,那款设计又太暴露。

    到最后,吴佳人索性放弃了。

    魏舒义跟她开玩笑,“要不我现在弃医去学设计,以后做你一个人的设计师?”

    不理他的打趣,吴佳人又拿着他进了另一家女装店。

    进店后,吴佳人往沙发上一座,直接跟售货员说,“我明天要去见男朋友的家长,麻烦你帮我挑件合适的裙子。”

    售货员笑着打量吴佳人和魏舒义,称赞他们登对,把吴佳人夸得心花怒放。最后,售货员给吴佳人挑了一件杏色的无袖中长款百褶连衣裙,上半身设计成衬衫款式,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俏皮可爱。

    吴佳人换好衣服走到镜子前打量,看着里面那个人,总觉得有些别扭。

    魏舒义却眼前一亮,他看惯了吴佳人各种风情万种的模样,倒是头一次见她这副小家碧玉、可爱俏皮的打扮。

    “好看。”

    听到魏舒义夸奖,吴佳人就决定买了。

    第二天,吴佳人在家磨磨蹭蹭半天,才走出房间。她穿了昨天新买的连衣裙,背着一个米色的单肩包,还穿了一双平底白色凉鞋。

    魏舒义的目光,在她的平底鞋和她高高绑起的头发上,多看了几眼。

    欣赏够了,魏舒义却说,“其实,你不用这样。”

    见吴佳人正一脸迷茫地注视着他,等着他解释,魏舒义这才说,“你现在打扮这么乖巧也没用,迟早有一天你会原形毕露,到时候,是骡子是马,大家心里都有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