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45章 你是独一无二的
    闻言,吴佳人想哭。

    “第一次见面,总得留下个好印象啊。”第一印象是根深蒂固的,吴佳人也想在魏舒义的家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我懂。但是…”魏舒义进一步做了解释,“你给他们留了个乖巧的好印象,那以后,他们看到你穿衣服露半截腰的打扮,岂不是会受到惊吓?”

    吴佳人想了想那个画面,挺苦恼的。

    魏舒义朝她招招手。

    吴佳人慢吞吞走过去,站在魏舒义面前,吴佳人穿着平底鞋,得仰头才能跟他说话。

    “干嘛?”她闷闷不乐,脸上笑意尽失。

    魏舒义拉起她的手,捏了捏,态度变得严肃起来。他说,“现在回房,换你自己喜欢的衣服,用你最真实、最自信的样子跟我去见家长。”他口气挺认真的,不像是在逗趣她。

    吴佳人的目光,变得深邃闪亮起来。“你确定?”她怕会吓到他那些长辈。

    魏舒义又说,“你爱穿露脐装又如何,那就是真实的你。一个人的穿衣风格,并不能代表什么。你穿着暴露又如何,穿着大胆的你,有着其他女人没有的勇敢。你敢孤身前往毒窝,她们敢么?”

    魏舒义的话,说进了吴佳人的心坎里。

    “去,换衣服。你是我喜欢的人,我带你去见他们,是尊重他们。他们的想法,左右不了我对你的看法。”魏舒义眼神很坚定。

    他将吴佳人那只不像其他女孩那样细腻光滑的手放在嘴边,啄了一口,他说,“你很好,是独一无二的你,你无需扮乖巧讨好别人,做你自己就好。”

    她上班抓坏人,已经够辛苦了,若连生活都还要演戏,岂不是太辛苦了?

    不能仗着彼此相爱,就往她身上装枷锁。

    让她时刻都活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才是魏舒义愿意与她在一起的初衷。

    吴佳人可感动了。

    她直接跳到魏舒义的身上,搂着他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从他身上下来,跑回房间去换衣服。

    换了自己爱的衣服,吴佳人又是那个放浪不羁爱自由的女孩子。

    徐老和陈老商量过后决定,今天就在陈老师家设宴。

    魏舒义开着带着吴佳人去陈家,路上,他们去超市买了礼品。将礼品放进后备箱,魏舒义就跟吴佳人介绍陈老和徐老的家庭以及成员。

    “陈老师跟他的现任妻子是二婚,额,师娘只比我大五六岁,叫阿姨和师娘都不对劲,你到时候就喊她苏女士吧。”

    “好。”

    魏舒义又说,“他家还有个儿子,就是陈涛,你见过的。”

    吴佳人笑着点头,“嗯,还有印象,就是那个差点被朋友诱惑吸毒的人。”

    “嗯。”

    魏舒义将车拐弯,开进陈家的小区,他又对吴佳人说,“你到了他家,记得多跟陈涛讲一些那些吸毒的惨例,给他敲敲警钟,省得他以后误入歧途。”

    “好。”

    “徐老家也有个孩子,是个女孩,在省外读大学,并不在家。今天,应该只有徐老和师娘一起来。”魏舒义将车停在陈家楼下,偏头,发现吴佳人坐姿端正笔直,不由得轻笑出声。

    “就这么紧张?”

    吴佳人僵硬地偏过头来看他,说,“知道么,我进警校,第一次练习射击,听到枪声的时候,都没现在紧张。”

    魏舒义笑着看她,目光变得温柔起来。

    右手抬起,放在吴佳人的白色小帽子上,魏舒义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放轻声音安慰她,“不怕,那是我家人,他们还能比毒贩更吓人?”

    吴佳人不假思索回了句,“我又不爱毒贩,紧张什么?”

    魏舒义愣了愣,又将吴佳人往自己这边带,逮着她亲了一口。

    “哥!”

    陈涛那小子,就站在家楼下的大门口,瞪着眼睛看车子里接吻的两个人。刚才他听到车声,伸出窗外,认出是魏舒义的车子,就从楼上跑了下来。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这一幕。

    他单身29年的魏哥,是真的脱单了!

    车内两个人赶紧分开。

    陈涛的目光,自然从魏舒义身上,移到了那个陌生的女人身上。

    等那女人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陈涛顿时就红了脸。

    好、、、好好看的小姐姐!

    吴佳人穿着一件白色的雪纺修身套裙,她抬手的时候,微微露出一截性感的腰部。陈涛的目光,落到吴佳人的脸上,被惊艳到说不出话来,他脸颊微红,心跳微快,一瞬间,陈涛觉得自己初恋了。

    吴佳人戴着一顶白色的小帽子,黑色的长发微卷,披在一侧的肩膀上,手里拎着一只白色的珍珠礼包。

    见到陈涛,她朝他眨眨眼睛,挤眉地笑,有些调皮。

    陈涛脸更红,他一脸局促地站在吴佳人面前,说话吞吞吐吐的,“姐、姐姐好…我是、我是陈、陈涛。”

    魏舒义一巴掌拍在陈涛头上,教训他,“会不会好好说话啊,还结巴了。”

    陈涛赶紧捂住头,瞪圆了眼睛瞪着魏舒义,嘴里绝望地呼喊着,“哥,我发型都被你乱了!”

    知道哥的女朋友今天要来,陈涛还人模狗样地穿了一件白衬衫和黑长裤,搭配一双黑红相见的帆布鞋。他还特意用了发用摩丝将头发抓了个酷酷的造型,魏舒义这一巴掌,将他的造型也给压塌了。

    魏舒义嗤笑,“发型?”他盯着陈涛的扫把头,露出个一言难尽的眼神。

    偏头,魏舒义对吴佳人说,“小弟逗比,让你见笑。”

    吴佳人噗呲笑出来,她朝陈涛勾勾下巴,说,“陈涛,不记得我了?”

    陈涛一脸懵。

    “我们以前见过?”

    不应该啊,这么漂亮的小姐姐,他见过绝对记得的。对美人,他一向记性好。

    不等吴佳人解释,魏舒义就说话了,“上次你被带去警局,看见过你吴姐,忘了?”

    陈涛眼珠子转了转,终于想起来,这个吴姐是谁了。上次他们被派出所小警察抓了,因为涉及到吸毒,被送到公安局,公安局里,好像是有一个好看的小姐姐。

    他表情讪讪的,笑容特别尴尬,他赶紧为自己证明清白,“吴姐姐,那次,真的是、是意外。我是社会三好青年,不吸毒、不抽烟、不、不上网…”说道不上网三个字的时候,陈涛声音轻飘飘的,有些心虚。

    吴佳人说,“没事,下车不要让我再在局里看到你就行。”

    “当然不会!”

    魏舒义让陈涛帮忙提着东西,三个人坐电梯上了楼。

    “你徐伯伯来了么?”

    “来了,跟伯娘一起。”

    “嗯。”

    听到电梯门开的声音,陈安源就把家里的大门打开了。

    吴佳人走出电梯,一抬头,就跟陈家大门口站着的四个长辈对上了。

    两男两女,脸上都带着老母亲般和蔼可亲的笑容…

    吴佳人被热情地迎进了陈家,几个长辈围着她问了些话,大概就是问了她的职业啊,工作苦不苦之类的话。

    吴佳人整理了思绪,统一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我姓吴,叫吴佳人,现在家里就我一人。再过几月就满26了,目前是一名警察…”

    听说吴佳人是个警察,陈老和徐老都有些诧异。

    他们看到吴佳人的时候,从她的外貌和装扮推测,还以为她从事的娱乐或其它跟时尚有关的事业,没想到,竟然是人民警察!两个人都满意的不得了,忙对吴佳人说,“警察好啊,我们小魏是医生,你们都是救死扶伤,帮助他人的正经职业。”

    吴佳人有些汗颜。

    没来之前,在她的设想里,像陈老和徐老这样的医学专家,应该都是比较严肃、正经、寡言的男人。见了面才知道,这两人完全就是话唠,问起话来没完没了。

    倒是一旁的两个女人话不多。

    魏舒义挨着吴佳人坐在一起,看她笑得脸都僵了,就悄悄伸手在吴佳人后背画圈圈。

    约莫过了一个多小时,魏舒义才开口解救了吴佳人。他对陈老和徐老说,“两位老师,佳人第一次上门,你们也别太热情了,可别把她吓到了,以后再也不敢上家门了。”

    听出魏舒义的话玩之意,两人这才意识到他们太急躁了些。

    “是,瞧我们,人上了年纪就是啰里啰嗦的,说起话来没完没了。”徐老双手在大腿上搓了搓,他说,“佳人,阿涛,你们都是年轻人,你们一起聊,我们去帮你们伯娘做饭。”

    徐老拉着陈老去了厨房,客厅里这才安静下来。

    吴佳人悄悄松了口气。

    陈涛跑吴佳人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他吐槽老爸和徐伯伯,“这两个人就是典型的话唠,见人就跟查户口似的,比你们警察问的还仔细。”

    吴佳人轻笑,说,“也挺好的,他们问的越多,就说明他们对你魏哥越关心。”

    陈涛撅撅嘴,拿羡慕的眼神看着他魏哥。

    果然是人靠一张脸,魏哥长得帅,才能找到像吴姐姐这样好看的老婆。

    十二点过五分,准时吃饭。

    吃完饭,徐老的妻子忽然问陈安源,“老陈,你们家的相册在哪儿?找出来,让佳人看看吧,我记得,你们那本相册上面,有很多小义和他父母以前的合照。”

    “我去找找。”

    不一会儿,陈安源果然找到了一本相册。

    相册很厚。

    他将相册递给徐夫人,徐夫人在吴佳人身边坐下来,她一边翻相册,一边跟吴佳人解释,“我们和小义的父母亲都是朋友,以前经常一起去度假、互相串门。这相册里面,还有小义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呢。”

    魏舒义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徐夫人刚翻了两三页相册,就找到了一张魏舒义的照片,“瞧,这个小婴儿就是魏舒义,这是他刚出月子不久,他父母抱着他上老陈家串门拍的照片。”

    照片上,魏舒义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开裆裤,被他母亲抱在怀里,睡得很香甜。

    吴佳人的注意力却落到抱着魏舒义的那个女人身上,她问,“这就是阿姨?”

    “嗯,是阿慧。”

    魏舒义的模样,长得比较像他的母亲,五官生得特别柔和,舒服。徐夫人又往后面翻,吴佳人看到了几张魏舒义童年时候的照片。“这是他十二岁时,小学毕业的照片。”

    那会儿的魏舒义,模样已经初张开,有几分现在的神韵。

    又往后翻,徐夫人眼前一亮,说,“这是小义高中毕业拍的照片。”

    看到那张照片,吴佳人目光微凝。

    照片上,魏舒义穿着高中学校的校服,挺普通的蓝白色的校服,穿在别人身上就是宽松难看的运动服,穿在魏舒义的身上,却特别好看。哪怕校服很宽松,他的身姿依旧纤长。

    少年背靠着教学楼墙壁,左脚朝后,脚掌抵在墙壁上。

    他微微偏着头,望着镜头,没有笑,眉宇间没有如今的温润闲适,看着有些阴郁。这个时候的魏舒义,嫩得滴水,脸颊白皙,皮肤特别好。

    吴佳人伸手摸了摸这张照片,感受到了久违的亲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