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47章 深入虎穴
    从来没有看到过吴佳人哭得这么放纵过,魏舒义有些手足无措。

    他跟着蹲下身来,拥住吴佳人哭到发颤的身躯,想说点儿什么安慰她,一时间,却变得嘴笨起来。

    最后,是魏舒义将喝醉了的女人抱上车,带回了家。

    躺在他家的大床上,吴佳人还在哭,她的哭声听着就令人心碎。魏舒义坐在一旁,看着趴在床上的女人,心情有些阴郁。

    他其实感到困惑不解,为什么一向克制理智的人,会突然在大街上打人,还穿着警服!

    若非有视频作证,铁证如山,魏舒义会以为这是别人在造谣。

    吴佳人是哭着睡过去的。

    这个夜晚,她做了一个乱七八糟的梦。

    梦到十八岁那年,宋城亲自送她去警校,梦见毕业那天,宋城搂着她的肩膀,站在相机镜头前。也梦见自己毕业,去分区派出所实习的日子,又梦见第一天进局里上班时,宋局对她说的话——

    “现实中,梦想当警察的,只有小孩子。成年人,就算要当警察,也不会来咱们禁毒队。咱们缉毒的,是最容易让人记恨的一群人。佳人,我不管你当警察是为了理想还是别有目的,你只要记住一点,你的一举一动、所思所为,都必须对得起你身上这身警装。”

    宋局、黄队、磊子、陈建平…他们都为身上的那身警装丢了命。

    而自己,却主动脱下了这身荣耀的警装。

    …

    翌日早晨,吴佳人醒来,只觉得眼皮发烫。

    她赶紧跑进浴室,一瞧,好家伙,双眼都红肿了。她洗了把脸,将毛巾打湿放进冰箱冻了会儿,给眼睛做了冷敷。

    魏舒义从卧室走出来,就看到吴佳人背靠在沙发上,眼睛上盖着一块白色的毛巾。

    他走过去,抬腿,用自己的脚尖踢了踢吴佳人穿着拖鞋的脚。

    “嗯?”

    吴佳人揭下毛巾,疑惑地看着魏舒义。

    魏舒义站着,自上而下,俯视着沙发上的人。那双眼睛还是肿的,有够难看。魏舒义心里疑问太多,他深思片刻,才问,“你为什么打那个人?”

    吴佳人撇撇嘴,显得满不在乎,仍是一副完全不知错的样子。

    “他欠打。”

    魏舒义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他打开手机,又将视频看了一遍,看完后,他一脸古怪地问吴佳人,“莫非这是你曾经的初恋男友,他劈腿了,辜负了你,昨天他又来纠缠你,就被你给打了?”

    魏舒义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吴佳人顺着他这话答,“嗯,他劈腿我闺蜜,还跟她一起搞出了孩子。”怕魏舒义不信,吴佳人还特意补了句,“就在我弟弟去世之后的不久。”

    魏舒义真的就信了她的解释。

    “所以你现在失业了。”

    “嗯。”

    吴佳人躺了下去,仍然用毛巾盖住眼睛,她这个失业的人,反倒安慰起魏舒义来,“你别担心我会要你养,我跟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一间酒吧,每个月分红也有一两万,勉强能够糊口。”

    魏舒义挑了挑眉,没说话。

    他总觉得吴佳人打人、被辞职这件事里,充满了诸多疑点。

    但看吴佳人那样子,显然是不打算将隐情告诉他,魏舒义心里闷闷的,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令他感到烦躁。“我去上班了,早餐你自己解决。”说完,魏舒义提着包包就要去上班。

    吴佳人自然察觉到他生气了。

    她想对魏舒义说点儿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中午,魏舒义去食堂吃饭。

    他还在思考着发生在吴佳人身上的事,他实在是想不通,吴佳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无奈之下,魏舒义吃了午饭后,便跑了趟公安局,约了康辉。

    他约康辉在公安局对面那条街的茶馆里见面。

    康辉见到他,并不感到惊讶,像是早已料到一般。

    入座后,康辉就问,“魏帅,你找我什么事?”

    虽说吴佳人已经被开除了,但他们师兄妹之间的关系还是很好。魏舒义又对他们队里有恩,康辉见了他,态度跟以前并无差别,热情依旧。

    魏舒义亲自煮茶,倒给他。

    康辉放心地喝了,听到魏舒义问,“那个被打的男人,曾经伤害过佳人?”

    康辉有些意外,“你觉得呢?”他挺好奇,想知道魏舒义是怎么猜想的那两人的关系。

    魏舒义就说,“莫非那个男人曾经是佳人的男友?”

    见康辉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魏舒义就把吴佳人今早说的那些话讲给康辉听,“佳人说,那个人是她曾经的男朋友,但他却在佳人弟弟去世后不久,劈腿了佳人的闺蜜。”

    说完,不等康辉说话,魏舒义就嗤笑一声。

    他摇着小茶杯,讽刺说,“那丫头张口闭口都是谎言,信不得。”

    康辉眸中笑意更深。

    “她是撒谎了。”

    闻言,魏舒义暗道果然。他追问,“那真相是什么?”

    “佳人有个弟弟,你知道吧?”

    魏舒义没想到这事竟然跟佳人的弟弟有关。他一脸惊讶地点点头,说道,“知道,叫承承,已经去世九年多了。”

    “知道他是怎么去世的么?”康辉看魏舒义这反应,就猜到吴佳人应该没有告诉他真相。

    魏舒义说,“不是心脏病么?”

    答完,见康辉皱着眉头,魏舒义心里一紧,忙问,“难道不是?”可吴佳人不是说,承承是心脏病去世的么?

    康辉从兜里找了一颗糖,放进嘴里,用舌尖将那颗糖果转来转去。

    没当警察以前,他也是抽烟的,后来为了身体健康着想,就给戒了。烟瘾犯了,就吃颗糖,这么多年过去,烟是戒了,却也养成了一心烦就要吃糖的坏习惯。

    魏舒义盯着他微微鼓动的腮帮子瞧,没有出声。

    待那股薄荷清凉味在口腔里传遍,康辉才说话,“不是,承承是上吊自尽的。”

    魏舒义瞳孔急缩成点,榛色眼眸里满是震惊。

    “怎、怎么是这样?”

    这薄荷有些凉过了。

    康辉用舌尖将薄荷抵到牙齿根上,这才说,“承承有心脏病。”

    “这我知道。”

    “他的心脏病治好了。但是,那次治病住院期间,他认识了杨舒,因此展开了一段孽缘。”见魏舒义略有不解,康辉补了句,“杨舒就是被佳人打的那个男人。”

    魏舒义点了点头,没有接话。

    “杨舒那会儿才十八岁,比佳人还要大几个月。承承那时候只有十五岁,承承智商比别人低一些,小时候还不觉得,渐渐长大了,低智商就越明显,他没有朋友。在医院里,结识了杨舒,承承很高兴,佳人也很高兴。”

    魏舒义静静地听着,心揪成一团。

    这个故事的发展,有些耳熟。

    不等康辉说下去,魏舒义就接了话,他缓缓说道,“后来,承承出院后,杨舒跟他成了好朋友。佳人因为爱屋及乌,对承承的朋友杨舒也很好。每次做了好吃的,佳人都会喊杨舒来吃,杨舒犯了事进局子,也是佳人去保他…”

    “后来一天,承承被杨舒带出去玩,佳人出去找他,却发现杨舒在诱惑承承吸烟。佳人因此气急败坏,与杨舒撕破了脸皮,她将承承带回家,不许他们再往来。结果,佳人却发现,杨舒不仅仅只是诱惑承承吸烟,还骗他吸毒…”

    “姐弟俩也想戒掉毒瘾,但是毒瘾又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戒掉的?后来,承承不想拖累姐姐,就上吊自尽了?”说完,魏舒义心里好像压了一块千斤巨石,呼吸都带着几分沉闷,他想到吴佳人之前说过的话,心情变得沉重起来,“所以,本来打算考医大的她,最后去了警校。”

    舌尖上的那颗糖渐渐融化,康辉勾唇苦笑,他点点头,说,“一字不差。”

    魏舒义心里闷痛不已。

    原来那晚吴佳人口中的智障孩子和问题少年,指的就是承承和杨舒。

    怪不得昨天她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打杨舒。

    见魏舒义一直没说话,康辉挺好奇他在想什么,就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其实她不当警察也挺好的。”魏舒义见康辉眉头紧拧着,他直言,“你们这个职业,太危险了,以前是我尊重她的选择,从来不会干涉她。但这次是她主动放弃的,我其实挺开心的,能远离那个是非之地,是件好事。”

    闻言,康辉却轻笑一声。

    魏舒义不懂他为什么会笑。

    该上班了,魏舒义起身跟康辉告辞,他结了账,就提前离开了。

    茶室里只剩下康辉一个人,他抬眼盯着复古门窗上的水墨画,却是叹息了一声,低声呢喃道,“你怎么知道她是远离了是非之地,而不是深入了虎穴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