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49章 别在这儿,影响不好
    闻言,在场三人都是一愣。

    严子豪面无表情夸奖吴佳人,“吴小姐挺风趣。”他翻开吴佳人的个人文件档,迅速看完,才说,“前天中午之前,你还是一名人名警察。”

    吴佳人目光微变,表情变得有些难堪。

    她咬牙点头,“是。”

    “因为公然打人被开除党籍,因此失业?”

    “是。”

    严子豪关上文档,对上吴佳人狼狈的目光,她没有半分怜香惜玉。他用可以说是凌厉的语气盘问吴佳人,“身为一名警察,你应该做的是保护人民群众,而你,却知法犯法…为什么呢?”

    严子豪这话落地,东里圣华也朝她看了过来。

    吴佳人一时间没有说话。

    一直没开口的男人突然开口了。“吴小姐,之前两次见面,你给我的印象都很好。第一次,哪怕被我撞伤了,你也没有借机讹诈,这足以说明,你是一位正直的人。”

    见吴佳人朝自己看了过来,东里圣华朝她微微垂首,又用那冷漠的声音说,“第二次见面,尽管不是在你的上班时间内,你还是独自闯进了火海,救了我。这足以说明,你是一名合格的、出色的警察。”

    “那么,这样一名优秀的警察,为什么会公然打人了?”

    严子豪没想到,这位吴小姐和他们的老板,竟然是旧识。

    东里圣华看着吴佳人的眼神,是带着审视和探究的。

    吴佳人苦笑,“看来我不说的话,这工作会与我无缘了。”

    那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显然,吴佳人不解释清楚,他们的确不会任用这样一个疑点众多的人。

    吴佳人这才道来,“被我打的那个人,叫杨舒。我有一个弟弟,比我小两岁多,他智商比别低,一直都停留在十岁左右。他有心脏病,后来在医院动手术住院的时候,认识了杨舒。那个时候,杨舒也才十七八岁。他抽烟、喝酒、泡吧,成绩差,是个让老师头疼的问题少年。”

    “但他跟我弟弟处的不错,关系很好。弟弟有了朋友,我很替他开心,但那个杨舒跟我弟弟做朋友,根本就不是真心的。他是想诱骗我弟弟跟他一起吸毒,然后让我弟弟帮他买毒品,供他吸毒所需…”

    “后来,这件事被我发现,我弟弟戒毒不成功,为了不连累我,他上吊自尽了…”

    吴佳人说话,就不再吭声。

    她低头,望着干净无一丝灰尘的地板,眼里装满了愤然。

    严子豪表情有些歉意,就连潘杰也皱起了眉头。

    “抱歉,没想过这之中,还有这样的隐情。”东里圣华道歉的时候,深情也淡得很。

    吴佳人摇头,说没事。

    “吴小姐,身手方面的考验,你已经通过。你先回去吧,等我们通知。”

    吴佳人也没有拖沓,起身就走了。

    看那样子,倒像是在责怪严子豪他们挖她痛处。

    东里圣华眯眼看着吴佳人消失的方向。

    她没有撒谎,她说的全都是真的,他让人调查过每一个前来求职人的社会关系和过往。吴佳人刚才说的,与他们查到的信息,一模一样。

    他第一次,对自己的直觉产生了怀疑。

    这个人,真的只是凑巧来他的公司面职么?

    吴佳人走出圣华影视大楼的时候,心跳有些急速。

    她没想到,要招保镖的人,竟是东里圣华。

    他会录用她么?

    吴佳人摇摇头,不再深究。

    两天后的那个下午,吴佳人的邮箱里多了一封邮件。

    她收到了圣华娱乐公司的回信,她被聘用了。

    头三个月工资两万,转正过后两万五,每个月休假两天,若是休假时间要求加班,工资另算。包吃,不包住,服装要求穿黑色正装,电话随时保持畅通,要做到随叫随到。

    必要时候,需要配合雇主参加宴会、聚会和出差。

    吴佳人盯着那封邮件,捏紧了拳头。

    她将那封回信转发到魏舒义的邮箱里。魏舒义看了信件后,立即给吴佳人打来了电话。

    “要随叫随到?深夜也算?”

    “是。”

    魏舒义目光一沉,又问,“还得出差?”

    “嗯。”

    那岂不是会聚少离多?

    “出席宴会,是以保镖的身份,还是女伴?”

    吴佳人没有隐瞒他,她说,“大部分时候,应该都是女伴吧。”

    “佳人。”

    “嗯?”

    那头沉默了很久。

    魏舒义明白,自己不能干涉太多吴佳人的私事,但一想到,她会在大半夜跑去见别的男人,要跟别的男人出差,还要以对方的女伴身份出席宴会,他就愤怒、妒忌!

    “能不能,换个工作?”

    爱情里,谁都是自私的。

    魏舒义以为自己是大意懂事的,但他小瞧了自己对吴佳人的霸道和占有欲。

    吴佳人呆了下。

    在转发邮件之前,吴佳人就想过魏舒义可能会对她的这份工作产生不满之心,但她没想到,魏舒义会这么抵触。

    “魏舒义。”她沉声喊他的名字,连名带姓。

    魏舒义一听,就知道她动怒了。

    果然,她发话了。

    “如果你不能给我最起码的信任,那我真的…很伤心。”说完,吴佳人就切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她脸上伪装的愤怒消失得干干净净。

    取而代之,是不舍、是痛苦,还有奋勇向前的坚定。

    她巴不得天天与魏舒义生活在一起,但这世上,除了儿女情长,还有其他的事需要人去做。

    老师走了。

    黄队走了。

    磊子、陈建平他们全都走了。

    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死的死、残的残。唐江云的背叛,谁又能说是他的错,他也是人,他也有软肋,也有私心。所以到底是谁的错?

    是那些人!

    是那些为了金钱,罔顾他人生命,明知毒品害人,却还是贩毒的那些毒贩们!

    毒贩不会全部消失,但不能因为打不死他们,就不去打他们!

    总有人,得站出来,与他们做斗争。

    从对杨舒动手的那一刻起,吴佳人就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她不能回头,她的回头,是对兄弟们的背叛!

    吴佳人站起身,走进浴室,将水温调到最低。

    冰凉的水,湿遍了她的全身。

    …

    第二天一早,吴佳人就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156XXXX6489:来龙港湾别墅管7号。

    吴佳人猜,这应该是东里圣华那个助理发来的短信。

    她将号码保存,备注潘哥,这才骑着摩托车出了家门。魏舒义的车就停在她家小区门口,他看着吴佳人骑着摩托车从身边开过去,她穿着纯黑色的正装,戴着头盔,车开得挺快,没有发现他。

    魏舒义望着后视镜,直到那辆摩托车彻底消失,这才调头去医院。

    吴佳人开车去龙港湾的时候,竟然在大门口遇见了推着小宝宝们闲逛的方俞生夫妇。

    距离她上班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她便停下车来。

    方俞生跟乔玖笙都拿着酸奶在喝,一辆摩托车忽然停在他们身边,跟着,车上那人摘下头盔,朝他们打招呼。“方先生,阿笙。早啊,你们怎么在这里?”

    方俞生和乔玖笙同时偏头朝她看过来。

    两个人的眼神都挺惊讶的。

    “佳人姐姐?”乔玖笙的手从方俞生臂弯里抽出,她走到吴佳人身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说,“你的事,我们听说了。”

    吴佳人拉长了脸,“看来我真成全国红人了。”

    见她还能开玩笑,乔玖笙这才放了心。“我们上个月搬家了,我们家就在龙港湾9号。”

    吴佳人点点头,说,“原来你们搬家了啊。怎么没通知我们?”

    “我给魏大哥说了,可那段时间,你忙得很。”

    “那倒是。”

    一个多月前,吴佳人忙着严打严查,都没时间休息,也不怪魏舒义没通知她。

    “佳人姐姐你来这里做什么?”

    乔玖笙瞧着吴佳人的打扮,特别正式,“找新工作了?”她问。

    吴佳人没瞒她,“嗯。”她指了指里面,说,“七号馆,就是我的雇主。”

    “东里先生?”

    “你们认识?”吴佳人挺意外的。

    这时,方俞生加入了她们的谈话,他手里推着婴儿车,对吴佳人说,“认识,我们房子隔得近,他家还有个孩子,他孩子经常来我们家串门。他本人又是圣华影视的老板,我们以前也见过。”

    之前不太熟,搬家后,反倒熟悉起来了。

    “原来如此。”

    看了看时间,吴佳人歉然一笑,对他们说,“我得去报道了,下次聊啊。”说完,她戴上头盔,就进了别墅小区。

    乔玖笙目送她进了小区,听到方俞生说,“这个东里圣华,手脚不干净。”

    乔玖笙愕然回头,问方俞生,“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住在这里,肯定要知道每一个邻居的底细。”戚不凡早就查清了这附近人的身份和底细,唯独东里圣华的资料不好查。

    方俞生绝不会将家安在一个不了解的人的旁边,为此,他特意找了言诺,让他找人查了这个东里圣华。

    “你知道他做什么的么?”

    乔玖笙懵懂问他,“不是开娱乐公司的么?难道是混黑社会的?”

    “混黑社会还不算什么。”方俞生眯起眼睛看着7号别墅的方向,他说,“他是毒枭,贩毒的。整个圣华娱乐公司,不过是他洗钱的工具罢了。”

    闻言,乔玖笙那颗脑袋飞快地转动着。

    转瞬间,她就想到了许多事。

    “佳人姐姐接近他…”

    方俞生拿一根手指,堵住乔玖笙的嘴唇。“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普通的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夫妻。是滨江市出了名的废材纨绔夫妻。”

    因为方俞生拒绝做方氏的总裁,整日闲在家里无所事事,还当了个没出息的全职奶爸。乔玖笙又没有工作,外界都盛传,他两人是废材夫妇。仗着家里有底蕴,就肆意挥霍。

    闻言,废材纨绔乔家二小姐伸出舌尖,在大庭广众之下,含住方俞生的手指,还特别色地舔了舔。

    简直伤风败俗!

    方俞生赶紧抽回手指,他喝了口酸奶,推着两个小崽子继续闲逛。

    他走在前面,笑意浅浅,跟乔玖笙讲话。

    外人只看到一个优雅翩翩的男人在与自己的妻子谈笑风生,没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只怕都要赞一声:妙人儿!

    若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怕是要大跌眼球。

    废材夫妇的对话如下——

    方俞生,“别在这儿舔,影响不好。”

    乔玖笙就说,“那回家继续?”

    方俞生,“可以。回家后,洗干净了,随便你舔。你想舔哪里就舔哪里。”

    乔玖笙就吐槽,“其实我不喜欢,每次都好累,腮帮子都酸了…”

    …

    吴佳人的车停在7号别墅的门口。

    她下车,按门铃。

    保姆来开门,吴佳人朝里面走进去,没看到东里圣华,倒是先看到他那个儿子。

    东里傲穿着一件黑色的小人款睡袍,站在院子上的大理石地板上。他一双小手臂环住胸,神色傲然冷酷地注视着吴佳人。那样子,活脱脱的翻版东里圣华。

    吴佳人朝他点点头,喊了声,“小少爷。”

    东里傲微抬下颌,看了她半晌,说,“你这么穿,是当不了我后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