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51章 我只喜欢你
    贴心地将身后办公室的门拉上。

    一转身,吴佳人的脸就彻底变得难看起来。

    她在秘书的办公桌上抽了两张纸巾,揉成小团,塞到耳朵里。

    这只能起个心理安慰,事实上,里面那女人浪叫的声音,依然传得进来。

    吴佳人自认为她也是个浪荡子,在床上,她叫得也挺嗨,但跟这位美人儿一比,不由得自惭形秽起来。

    看来她还有得学。

    秘书吃完饭上来,瞧见吴佳人站在老板办公室的门口,耳朵上塞着两团纸,她微微一愣,随即才朝吴佳人身旁关好的门,投去了一个不太愉悦的眼神。

    但这秘书也是好修养。

    她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呻吟之语,依然面不改色,相当淡定地走到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

    吴佳人看着她打开电脑,认真处理文件。很少对别人产生敬意之心的吴佳人,对这位秘书的定力,生了几分佩服之情。

    难过现在保镖工资这么高,这精神承受能力差的,估计会疯。

    吃完午饭,魏舒义去买了一杯速成咖啡,一边喝一边往办公室走。在电梯口,撞见了袁俊。

    袁俊是个小吃货,办公室里永远放着零食,除了手术室和病人的病房里,其他任何时候魏舒义见到他,他都在吃。

    旺仔小馒头、医院外面烘焙屋里买的面包、小熊饼干、酸奶…

    都是他常吃的东西。

    魏舒义看到他的时候,袁俊左手正拿着酸奶在喝,右手则提着一个外卖盒。

    两个人同时进了电梯。

    刚才旁边的电梯先上楼,所有人都挤进了那个电梯,这会儿,电梯里反倒只有他们两个人。

    魏舒义鼻尖勾了勾,目光落到袁俊的外卖盒上。

    “香椿菜?”

    他的表情有些阴沉。

    袁俊捧起食盒,深深地吸了口,才说,“是啊。”

    “这个季节还有香椿菜?”

    “哼,想吃,什么没有?”

    魏舒义不说话了。

    他讨厌香椿菜,有香椿菜的空间里,他连呼吸都变得缓慢起来。

    好不容易,电梯到了。

    魏舒义迫不及待走出去,袁俊也拎着外卖跟在他后面。

    两个人都有自己单独的小办公室,走过袁俊办公室,瞧见他没有进去,还跟在自己身后,魏舒义顿时感到不妙。他打开办公室的门,没进去,而是用一只手撑在门框上,回头警告袁俊,“我跟你说,你别想提着这玩意儿进我办公室。”

    袁俊猫腰从他胳膊下面钻了进去,跟条泥鳅似的,特别滑溜迅速。

    进屋,袁俊就打开了食盒。

    顿时,一股对魏舒义来说是臭味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小办公室里。

    魏舒义快要崩溃。

    他踢了踢袁俊那坐没正行的身子,“你干什么?我得罪你了么?”

    袁俊傲娇地哼了几声。

    “这是来自单身狗的报复。”

    愣了愣,魏舒义皱着眉头,强行忽略掉那股臭味,这才抬起右手,一脸慈爱地拍了拍袁俊的脑袋。“小伙子,快些找个女朋友吧,瞧你,二十多岁的人,连女人手都没摸过,可怜见的!”

    袁俊:“…”

    他气鼓鼓地将饭扒到嘴里,吃了几口,才说,“听徐老师说,你前段时间带着你女朋友去见过他们了?”

    “嗯哼!”

    “徐老师夸她长得好看。”

    “嗯。”

    魏舒义话不多,神色淡淡的,但眼尾眉梢却高高扬起,一看就是在闷着骄傲。

    袁俊切了一声,才说,“听说她是警察,是派出所还是公安局的?”

    魏舒义小声说,“换工作了。”

    “啊?为什么?当警察不好么?”

    为什么?

    魏舒义会告诉袁俊,因为他女朋友打人犯了纪律,被开除了?

    这么丢脸的事,魏舒义才不会说。

    “赶紧吃,吃了快些滚。”

    袁俊也没刨根问底,自己默默地吃起饭来。

    有香椿菜的味,魏舒义怎么都没法入睡。他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刚要打开,就听到短信响了。

    唇角微扬,魏舒义打开短信。

    佳人:【上班第一天,工作内容是:负责保护风流老板跟浪荡女明星苟且不被偷拍。心累。】

    瞧着那短信,魏舒义内心挺乱的。

    现在的人,都这么开放么?

    将饭盒收起来,袁俊准备回自己办公室去打会儿瞌睡,他走到门边,忽然回头,跟魏舒义说了声,“我听说,今年圣诞节过后,咱们医院会派一个人去A国克利夫兰诊所深造三年。”

    魏舒义眼前一亮。

    克利夫兰诊所,世界上最着名的医疗机构前三之一,它名下心脏外科,在A国,乃至全世界都排名N0。1。

    名额,只有一个。

    魏舒义抬头看着袁俊,嘴角勾得更深,“你要跟我竞争?”

    “是啊。”

    袁俊朝他竖起中指,一脸张狂,嚣张得不像话,“我要让所有人知道,我不比你差,你等着被我虐吧。”

    魏舒义轻笑,“小心打脸。”

    等袁俊走后,魏舒义看了眼日历。

    现在是七月份,距离圣诞节,不到半年了。

    克利夫兰诊所,他想去。

    去那里深造三年,回国后,他的身价会水涨船高,几乎能与徐老他们这样的同行泰斗,齐名并价。

    果不其然,一周后,开会的时候,院长就宣布了这个消息。一时间,心外科的医生都有些激动,大家摩拳擦掌,皆跃跃欲试。在袁俊和魏舒义都提交了申请表后,其他的医生,几乎都死心了。

    名额到底会给谁,不是院长或医院理事能决定的,得让克利夫兰诊所那边的人定论。

    虽然提交了申请表,但魏舒义还是要问问吴佳人的意思。

    如果她不愿意分开三年,那他还得再考虑考虑。

    打吴佳人的电话,结果没打通。

    魏舒义去她家找她,结果她还没回来。

    一直等到晚饭时间,吴佳人还没有回家,魏舒义直接在她家小区外的饭馆里吃了晚饭。他放下筷子,就看到吴佳人开着她的摩托车回来了。

    吴佳人将摩托车锁好,回头,就看到身后站着的魏舒义。

    一周多时间不见,魏舒义这三个字,成了吴佳人最想念的三个字。

    她直接跳到魏舒义身上。

    魏舒义搂住了她,两个人鼻尖靠在一起,交换了一个吻,吴佳人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肩膀上,在他耳旁轻声低问,“有没有很想我?”

    魏舒义大方承认了。

    “有。”

    吴佳人倒是被他的诚实给惊住了。

    两个人回到吴佳人家中,废话一个字都不说,抱着彼此就热情的亲吻起来。

    即将擦枪走火之时,吴佳人将魏舒义伸进她衣服里的手按住。

    “我还没吃晚饭。”

    魏舒义眼里的欲望,稍微淡了一些。

    他问,“不是包吃么?”

    “我急着下班,想着回家换衣服了,然后去你家找你。没想到,你就来了。”

    吴佳人揉了揉肚子,又问魏舒义,“你吃饭了么?”

    “…没有。”

    她家厨房已经有了灰尘,主人家不知道多久没有动过锅碗瓢盆了。

    心疼吴家人最近太辛苦,魏舒义打算给她做顿大餐。“你去洗澡,我出去买菜,晚饭可能会有些晚,你可以先吃点饼干垫垫胃。”

    “好。”

    魏舒义拿着她家钥匙出门去买菜,菜市场不远,走路很快就到了。

    倚在窗边,看着魏舒义从这栋楼大门走出去,身形融于夜色中,吴佳人这才收回目光。

    晚上九点钟,吴佳人才吃到晚饭。

    魏舒义陪着吴佳人吃了半碗就不动筷子了,吴佳人挑眉,问他,“怎么不吃了?”

    “不太饿。”

    吴佳人往他碗里夹了一块排骨,说,“再吃点。”

    本来就吃过晚饭,又吃了半碗饭的魏舒义,盯着那块排骨,难以下嘴。他慢吞吞吃了排骨,听吴佳人吐槽东里圣华这个人怎么变态、怎么不知羞耻,又吐槽娱乐圈那些肮脏事。

    “你有喜欢的明星么?”

    魏舒义想了想,点了点头,“有,就是你们公司那个刘茹。”

    “她啊!”

    吴佳人嘿嘿一笑,凑到魏舒义脸跟前,她小声说,“这话我只跟你说,你可别往外传。”

    点点头,魏舒义说,“不说。”

    “那个刘茹啊,她金主是陈章。”

    魏舒义有些惊讶,陈章可是个大人物,他经常在平金省的新闻台上看到他。那个人,看着挺正派的,没想到也爱包养女艺人。“那他老婆知道么?”

    “怎么不知道?”吴佳人说,“他跟他老婆是军政两界联姻,公众场合举案齐眉恩恩爱爱就行了,私下里,谁管彼此。”

    “乱。”

    “是够乱的。”

    吴佳人眼眸狡黠地转了转,她问魏舒义,“知道你女神是有金主的了,你还喜欢她么?”

    魏舒义却说,“我只是喜欢她演绎的那些角色,跟她本人是没关系的,我不喜欢她。”

    吴佳人满意点头,继续啃猪蹄。

    看着她吃东西那豪迈样子,魏舒义满眼宠溺,又说,“我只喜欢你。”

    吴佳人放下嘴里的猪蹄,抬头看着魏舒义。

    她心跳有些快。

    灯光微暖,灯光下端坐着的男人,更加温暖。

    吴佳人竟然有些羞赧,脸颊微微发红,她说,“就不能等我吃完饭了,再撩我?”

    “你慢慢吃。”

    吴佳人吃了三碗。

    她的饭量比以前还要大了。

    “我现在每天运量大特别大,强身健体,才能保护好我的雇主。”吴佳人这话,算是侧面解释了她能吃的原因。

    魏舒义有些无奈。

    “我又没嫌你吃得多。”

    吴佳人吐了吐舌头,争着洗碗。

    “我来洗,你坐着。”

    “好。”

    吴佳人洗碗速度挺快,她洗了手,将手擦干净。魏舒义坐在她家那布艺沙发上看电视,没打游戏。吴佳人走过去,直接面对他,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鼻尖在魏舒义的额头和鼻子上蹭了蹭。

    魏舒义很快就被勾起了兴趣。

    吴佳人在他耳旁呢喃,“感觉好久没碰你了,好想好想你。”

    魏舒义轻轻虚搭在她腰上的手,猛地收紧。

    “来么?”

    “来。”

    两个人很快吻成一团,双双倒在沙发上,却是吴佳人在上,魏舒义在下。

    他们衣衫不整。

    身上女人脸颊浅红,睡衣落到腰间,一根内衣带子滑到手臂之上。吴佳人眼生媚态,挑眉眨眼都是勾人的风情万种。魏舒义也没比她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衬衫口子全部都被解开,露出来的肌肉显得性感。

    他的皮带解开了,露出里面内裤的边。

    衣服全部落在地上,吴佳人刚坐到魏舒义身上,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吴佳人的。

    两个人同时一愣,眼里的欲色,变得淡了一些。

    吴佳人要去接电话。

    魏舒义扣住她的腰,说,“能不接么?”

    吴佳人差点就从了他。

    但她,想到某些东西,她最后还是从魏舒义身上起来。

    吴佳人蹲在地上,找到衣服里面的手机,见来电人是东里先生,就接起电话,并回头,朝魏舒义竖起一根手指贴在嘴边。

    魏舒义沉默的看着她,眸中,装着两点忧郁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