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52章 这是你新男友?
    吴佳人的电话只接了二十多秒,就挂断了。

    放下电话,吴佳人回头去看魏舒义,眼神满是歉意。

    “魏哥哥…”

    魏舒义沉声问,“他找你有事?”

    吴佳人没说话。

    沉默便是肯定。

    魏舒义只问一句,“不去,行么?”

    蹲在地上的人,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衣。分明在半分钟前,她的身上还带着他的气息和温度,不过转眼,就全部消失了。

    吴佳人仰头看着他,长发遮住半只眼睛。

    魏舒义从她充满歉意的双眼里,看到了拒绝和愧疚。

    他忽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捡起地上的衣服,只是沉默地穿着衣服,没有说话。

    都是成年人,他告诉自己,要学会忍耐。

    看见魏舒义大步往屋外走,吴佳人心口发闷。

    “魏哥哥。”吴佳人忽然追上去,抓住他的一只手。

    魏舒义停下脚步,没回头。

    吴佳人仰望着他的背影,突然说,“给我几个月的时间,很快,我就会换工作。”

    魏舒义终于回头了。

    低垂双眸,魏舒义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吴佳人,他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她一句,“为什么?既然要换工作,为什么不早些换?”

    吴佳人嘴唇翕动了片刻,却是半个字的解释话也说不出来。

    魏舒义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但他又不想让吴佳人为难。

    一阵静默后,屋内,响起魏舒义的声音,“多久?”

    吴佳人嗯了一声,语气是疑惑的。

    魏舒义又说,“你说的几个月,是多久?”

    吴佳人眉开眼笑,她说,“半年左右吧。”

    深邃探究的眼神,在吴佳人的脸上来回看了许久。最后,魏舒义叹息一声,说了声,“你知道我拿你没办法,就有恃无恐…”他充满无奈的低语,听得吴佳人心里更痛。

    看着魏舒义拉开门离开,吴佳人的脚朝前迈去一步,最后又收了回来。

    魏舒义回到家中,才想起自己忘了跟吴佳人说去A国克利夫兰诊所的事。他摇头嘲笑,也不知是嘲笑自己,还是吴佳人。

    …

    吴佳人风风火火赶去龙港湾7号别墅,以为有什么大事,到了才知道,是东里傲要吃夜宵,东里圣华打算带他出去吃,要吴佳人随行保护。

    果然,两万块的实习工资不是那么好挣的。

    鸡毛蒜皮的事都要叫上她。

    司机开车,吴佳人坐在副驾驶,东里圣华和他儿子坐在后面。

    一路上,东里傲都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吴佳人听着他的声音,有些烦躁。

    若不是这小玩意儿,她现在已经跟魏舒义亲热到床上去了。

    一直耐心听儿子嘀嘀咕咕讲话的东里圣华,注意到吴佳人那面无表情的神情,就问,“吴小姐,你不开心么?”

    “没有。”语气硬邦邦的,是傻子都听得出来她在迁怒。

    东里圣华说,“你就是在生气。难道是我的电话,打的不是时候?”

    吴佳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解释,只是问了一句,“如果东里先生跟自己的情人亲热的时候,忽然被打断,你会开心么?”

    东里圣华微微一愣。

    他惊讶不已。

    惊讶于吴佳人的坦率。

    身为女人,这样的事,不是应该觉得难以启齿么?

    他倒是有些尴尬了。

    “那倒是我的错了。”

    吴佳人摇头,她道,“不怪你,合同里明白了,甲方有需要,乙方必须随叫随到。你是雇主,我是员工,你随时可以打电话来。”

    东里圣华没有说话,反倒是东里傲开口了,“你有男朋友?”

    吴佳人看着车前方,回答东里傲的问题,“是的,小少爷。”

    “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当我后妈。”

    也不知为什么,东里傲很执着于吴佳人是不是要当他后妈这件事。

    吴佳人都想翻白眼了。

    东里圣华瞥了东里傲一眼,轻声说,“小傲,乖些。”

    简短的四个字,明明东里圣华口吻不严厉,但东里傲就是怂了。

    余下的路程,东里傲没再调皮。

    东里傲要吃麻辣小龙虾。

    车子在一家高大上的小龙虾夜宵店门口停下来,吴佳人下车,站在他们父子的身后,跟着他们一起进店。

    东里傲要了五斤小龙虾。

    东里圣华不怎么吃,就负责给儿子剥。

    吴佳人是保镖,不是保姆,不需要帮东里傲剥龙虾,她只需要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就行。她站在一旁,耳听八方,将保镖这个身份,扮演得特别好。

    一直吃到十一点半,东里傲这才尽兴。

    “下次还来这里。”东里傲说。

    东里圣华这说,“小龙虾不可多吃。”

    就在这家小龙虾店的旁边,摆着一排夜市摊铺。

    大夏天吃龙虾的人特别多,吴佳人他们从摊铺前经过,偶然撇到一家摊上坐着的那群男人女人时,她表情微微一僵。注意到她的视线,东里圣华朝她目光所看的方向,望了过去。

    那是一群穿便衣的警察。

    东里圣华回头问吴佳人,“认识的?”

    吴佳人点点头,沉默了一秒,又说,“同事。”

    点点头,东里圣华继续往前走。

    吴佳人跟着他们走。

    “诶,那不是禁毒办的吴佳人?”

    偏偏,吴佳人想快些走,但那些人却发现了他。

    几个人同时抬头看过来,见到身穿黑色劲装的吴佳人,都有些诧异。

    两个新来不久的同事,以前只听说过吴佳人的名字,没有看到过真人。传说,禁毒办缉毒队的吴佳人,是滨江市最美的女警察。她的容貌,是电视上那些女明星都不及的。

    见了真人,他们这才信了传闻。

    “她就是那个因为打人被开除党籍的吴佳人么?”

    “嗯,就是她啊。穿着警察制服当街打人,打人之后还不认错,被开除了。”

    “长得挺好看的。”

    他们的议论声,并没有刻意掩饰。

    吴佳人听见了,面上看着并无任何反应,但眼里却涌出了不甘心和恼意。

    东里圣华注意到吴佳人的眼神,眼里闪过一丝很浅的深思之色。

    “佳人,好巧啊,你也出来吃夜宵的?”

    那群人中,站起来一个模样俏丽的女警察。

    吴佳人认得她,那是户政科的一个同事,叫孙倩。吴佳人没来之前,她是滨江市公安局的一支朵,吴佳人来后,她就是娇花旁边的绿枝了。

    吴佳人不信,她会好心跟自己打招呼。

    只怕是落井下石。

    连假笑都懒得做,吴佳人冷漠地看了孙倩一眼,对东里圣华说,“走吧东里先生。”

    孙倩转出一副才注意到东里圣华的模样。

    “这是你男朋友么?”她眼里飞快闪过一抹妒忌,吴佳人被开除的时候,她可开心了。结果,再见发现吴佳人的男朋友竟然这般高大帅气,孙倩心里又不平衡了。

    她又说,“佳人,你跟魏帅分手了?这是你新男友?哟,连儿子都有了。”只怕是别人的儿子。

    吴佳人冷眼扫过去,“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脱下了那身警装,吴佳人也就没那些忌讳了。

    孙倩敢出言侮辱她,吴佳人就能加倍怼回去。

    被吴佳人不留情面地训斥,孙倩脸色也有些挂不住。

    这时,东里傲才出声为自己和爹地证明清白,他看着孙倩,小身板却有大嗓子,他说,“这位阿姨,你可不能污蔑人。吴姐姐是我爹地请的保镖,可不是我的后妈,我和爹地的清白,可不能被你侮辱了。”

    才六岁大的孩子,说起话来,倒像是个小大人。

    孙倩被她一声阿姨给吓到了。

    凭什么她是阿姨,吴佳人就是姐姐!

    因着警察的身份,孙倩也是要脸的,总不能跟东里傲一个小孩子斗嘴。她讪讪一笑,看了吴佳人一眼,就说,“没想到啊,你竟然当保镖去了。”

    吴佳人无所谓地回了句,“当保镖也挺好的,包吃,月薪两三万,天热有空调吹,出行有车代步。除了工资比当警察是多了一两万,也没有其他的不同。”

    孙倩:“…”

    东里圣华素来冷静淡漠的眸子里,又盛开了一圈微亮的波光。

    他嘴角弯了起来,已是浅笑了。

    东里傲有些惊讶地看了眼他的爹地。

    “你…”孙倩跺跺脚,怒其不争似的,说了声,“真是堕落了。”

    堕落的吴佳人,直接无视了孙倩,催促东里圣华他们离开。

    坐回车里,东里圣华突然对吴佳人说,“我以为,身为人民警察,你们都是团结友爱的。”

    吴佳人撇撇嘴,回道,“有女人的地方,就要争风吃醋,就是一个小江湖。我长得比她好看,在局里的时候,人人都爱吴佳人。她自然就妒忌我了。”说完,吴佳人沉默片刻,又轻嗤一声,她又说,“别以为咱们就是团结友爱的,哪怕是当警察的,也有坏人。”

    她想到什么,眼神微暗,再开口时,语气变得沉痛起来,“我们队,曾经就除了一个叛徒,害得我们队的兄弟死伤惨重。”

    东里圣华感慨一句,“人心啊…”

    他眯着眼睛,望着前方,心里却有些困惑。

    她连队里有叛徒这样的事都敢对他说,看来,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也是,自己的手脚一直都很干净,滨江市这群警察都是些废物。就是那黄骏生,这些年弄死了不少毒贩,见了他,不一样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或许,这次真的是她多虑了。

    深夜一点钟,吴佳人才回到家。

    她躺在穿上,想了很多事。

    想魏舒义,想东里圣华,也在想孙倩那些话。

    从她踏出第一步开始,就预料到过现在要发生的事。

    孙倩他们的鄙视、东里圣华的怀疑和猜忌、魏舒义的不理解…

    这条路,比她想象的还要孤独。

    近来睡觉,频频失眠,吴佳人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着镜子里那个连笑都觉得疲惫的人,不禁越发感到孤独。

    每个月,吴佳人都有两天休息时间,她在七月底最后两天休了假。

    吴佳人直接将手机关系,任他东里圣华有再急的事也不管。

    这天,魏舒义下班后,与平常一样,按了开门密码,漫不经心推开门。

    门开,满室的灯光从大门往外挤出,落了魏舒义满身。

    他愕然抬头,看到前方的吴佳人。

    她精心打扮过,穿着一件桔黄色的飘逸连衣裙,头发披着,背靠着玄关的墙壁。听到开门声,她顺势偏过头来,桃花眼定定地看着魏舒义。

    魏舒义站在门外,手里握着门把,仔细地打量着吴佳人。

    桔黄色连衣裙很短,堪堪遮住她的臀部,随时都有走光的可能。

    黑色的绑带高跟凉鞋,缠住她肌肉线条匀称的一双小腿。

    头发看似凌乱,其实是精心整理过。

    妆容虽淡,眼线却画得十分勾人。

    魏舒义心情变得雀跃起来。

    他压下心里的欢喜,故作冷漠地进屋,拖鞋,换鞋,然后无视靠在墙边搔首弄姿的女人,从她面前,眼神不移、步伐铿锵走了过去。

    男人挺拔的身姿,越过她身旁时,竟是目不斜视,不做停留。

    吴佳人心里一急,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勾住了那个人垂在裤腿边的左手小指头。

    魏舒义铁石心肠,被她这一勾,还是没忍住,唇间缓缓勾了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