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54章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等那些家属都散开了,吴佳人才走到魏舒义的身边。

    魏舒义已经脱掉了手术服和口罩,身上只套着一件白大褂。

    他无言注视着吴佳人,望着吴佳人那张笑意灿烂的脸颊,他心里有些骄傲,忍不住问她,“我帅么?”

    吴佳人猛点头,“魏医生,你是这样的。”吴佳人朝他伸出大拇指。

    魏舒义走过来,拿那只握过手术刀、摸过病人心脏的手,拍了拍她的头。

    “再帅都是你的。”他说。

    吴佳人特别想抱住魏舒义,狠狠亲他一口,但这里是他上班的地方,这么多人看着呢,她必须忍着。

    一个护士见魏舒义手术结束了,就走过来,问他,“魏医生,你还没吃饭吧,我打电话让食堂给你送饭上来吧。”

    都下午三点钟了,魏舒义早就饿了。

    他点点头,跟护士说,“让大婶子打两份饭。”

    护士偷瞄了眼吴佳人,这才点头离开。

    回到护士台,护士打了电话,就捧着手,盯着相伴转身,朝办公室走过去的魏舒义和吴佳人发呆。

    “清澜,看什么呢?”另一个女护士撞了撞她的胳膊。“38号床的病人是今天下午出院吧?”

    清澜点头,“嗯。”

    那护士在身旁黑板上,今日出院那栏的下面,画了个圆圈,写上38号。

    回头,见清澜还在冲魏医生那个方向发呆,她忍不住提醒清澜,“收敛点儿啊,魏医生都有女朋友了,你还做梦呢。”

    “这么帅气厉害的魏医生,谁不喜欢?”清澜一脸难过,“他女朋友那么好看,咱们是争不过了。”

    “有自知之明就好。”

    想到什么,清澜叹了口气,她道,“魏医生这次回来上班,比以前更加迷人了。哎,好先生都被小妖精给勾走了。”瞧那小妖精,穿得像什么话,露脐都露了半截。

    闻言,护士忍不住笑了,“噗!”

    “21床该换水了,快去,别再做春秋大梦了。”

    清澜这才收起旖旎心思,专心工作。

    吃了午饭,魏舒义去ICU病房走了一圈,确认病人情况都良好,他这才安心。魏舒义走出ICU病房,刚关上门,就看到病人的男朋友靠在对面走廊的墙上。

    女朋友要动手术了,这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魏舒义对这个叫唐君伟的青年印象还蛮深,首先,他对自己的女友挺深情。其次,他长得还不错,家境也不错,谈吐不俗,是少见的优雅绅士。

    “魏先生,小菁她怎么样?”

    朝唐君伟勾起一个宽慰的笑,魏舒义说,“唐先生放心,你女朋友不会有大碍了,好好休养三个月,等伤口不疼了,你们就能结婚了。”听说,这对情侣本来是打算订婚的,结果名叫小菁的姑娘心脏病情突然加重,不得已,只好先来医院治疗。

    闻言,唐君伟彻底宽了心。

    “这真是谢谢魏医生了。”

    唐君伟想好好感谢一番魏舒义,魏舒义快下班的时候,收拾东西,才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下面,压了一张支票。他盯着那支票,愣了愣,然后才露出无奈的淡笑。

    身为医生,救死扶伤本是职责。

    他在这家医院上班,拿着这家医院的工资,病人来这里看病,已是对医院和他的信任。

    尽全力,将病人医治好,是他的职责。

    这支票…

    社会风气是越来越败坏了。

    吴佳人也看到了他手里的支票,这是一张十万的支票。她有些惊讶,问魏舒义,“每次手术成功后,都有人给你送钱么?”

    “我还真遇见过好几次。”

    魏舒义跟她说,“我遇到过,四处凑钱给老公做手术,手术成功后,大老远跑回家去抓了两只老母鸡、带了一百只土鸡蛋来感谢我的妇人。”他揉了揉额头,又说,“也遇到过送表、送车的。”

    见吴佳人明显被惊讶到了,魏舒义敲了敲她的脑袋,才说,“想什么呢,我都没有收。”

    吴佳人却说,“你不收,其他医生面对这些好处,应该会收吧。”

    他耸耸肩,“别人我不管,管好自己,对得起自己身上这身白衣大褂就行。”

    ——身为警察,就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那一身警装。

    曾经,宋局说过这样的话。

    他的话,与魏舒义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吴佳人的眼眶微微发红,她低着头,附和一句,“你说得对,做事,必求无愧于心。一言一行,都要对得起身上的那一身衣服…”

    魏舒义忽然看了她一眼,叹道,“我至今不敢相信,你真的不是一名警察了。”一个曾经把抓坏人、禁毒品看得那么重的人,怎么说不当警察,就不当了呢?

    吴佳人瞥了下嘴,“可惜了,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

    魏舒义没跟她深入讨论这事。

    下班前,魏舒义去见了唐君伟。

    他将唐君伟叫到了没有人的楼梯间。

    唐君伟一脸担忧地跟在他的身后,心里不住的揣测,是不是小菁的病情又加重了。

    到了楼梯间,魏舒义回身,将一张纸塞到了他的手里。

    低头,摊开掌心,盯着支票,唐君伟有些惊讶。回过神来,他忙解释,“魏医生,你别这样,我真的很感激你,你救了小菁的一条命,这十万,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魏舒义说,“我是医生,救她,是我该做的。支票你拿回去,我最烦的就是你们这些人。”

    唐君伟依然坚持,“小菁对我来说很重要,这十万,只是我的一份薄意…”

    魏舒义伸手,打断他的话。

    唐君伟当真就闭嘴了。

    魏舒义忽然问了句,“既然她对你很重要,你明码标价给我十万,岂不是侮辱了你的女朋友?”

    唐君伟愕然。

    “既然她是无价,那就好好对她,给我钱做什么?说得难听点,她的一条命就值十万?”魏舒义冷哼,“若真对我感激不尽,就请你,对我的病人好一点。”

    唐君伟是震动的。

    他垂下眸子,片刻后,再抬头时,眼神不卑不亢。

    “倒是我愚笨了。”

    他朝魏舒义笑了下,才说,“我会对她好,以后我们的婚礼,你可记得一定要来参加。”

    “那得看有没有邀请函。”

    唐君伟忙说,“自然有的。”

    将支票还给了唐君伟,魏舒义这才觉得浑身轻快。

    回家路上,吴佳人想起一事,跟魏舒义说,“我前段时间,在上班的时候,看到阿笙了。”

    “哪儿看到的?”

    “龙港湾。”见魏舒义露出困惑之色,吴佳人这才解释,“我的雇主就住在那里。”

    “话说,她家宝宝也半岁了吧,反正我们明天都休息,一起去她家玩好不好?”

    “可以。”

    “那你给她打电话说下这事。”

    “好。”

    晚上吃了饭,他们去附近的公园闲逛。

    魏舒义给乔玖笙打了电话,说了明天要去她家的事,乔玖笙欣然同意了。挂断电话,发现身边没了吴佳人的踪影,魏舒义挺纳闷。

    他找了一圈,没找到人。

    忽然,广场舞音乐停了。

    魏舒义终于听到了吴佳人的声音,分辨了声音传来的方向,魏舒义抬眼看向那群广场舞大妈中间。只见,吴佳人跟一个大妈在争执。

    原来,是吴佳人跑到他们一块去跳广场舞,吴佳人不会跳,一个没注意,踩到了一个大妈的脚。

    那大妈见她穿衣服骚里骚气的,有些看不惯,就数落了她几句。

    大概说的就是——

    “不会跳就别瞎跳,丢人现眼。”

    吴佳人就不乐意,就回怼他——

    “不会跳舞的人,还不能跳了?你这话说的就没道理,那读书成绩差的,还就不该读书了?长得不好看的,还就不能嫁人了?”

    其他人就旁观他们吵架。

    魏舒义隔得远,听得不太清楚,他走过去,想要拉走吴佳人。

    刚一靠近,吴佳人忽然伸出右手,拿食指指着他,对那大妈说,“跳就跳,你要会跳我跳的这个,我名字倒这写!”吴佳人将一脸懵的魏舒义拉到圈子中央,她冲那大妈挑衅一勾唇,然后回头对一个大爷说,“大爷,麻烦你关一下音乐。”

    大爷关了音乐。

    一群大妈大爷将吴佳人和魏舒义,以及那个大妈围了起来。

    那些路人还以为他们这是要打架,都跑到石亭的座位上站着,垫着脚看热闹。

    吴佳人今天依然穿得很嚣张。

    浅蓝色的破洞牛仔裤,腰间随意系着一条卡其色的扣带皮带。上身穿一件灰色的露脐小褂子,褂子外面是一件无袖皮衣。既性感、又酷劲十足。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好多人都盯着她看。

    吴佳人将魏舒义放在人群最中央,她说,“哥哥,你别动。”

    魏哥哥不敢动。

    没有音乐,吴佳人也能一个人嗨起来。

    当看见她双手张开,特别狂野的一扭胯,魏舒义就知道大事不妙。

    这家伙,不会是要跳…

    艳舞两个字,魏舒义都不好意思在心里想。

    吴佳人那S级的水蛇腰,扭得特别夸张。她身子紧贴着魏舒义,时不时拿臀顶一顶他的腿侧。跳开怀了,还一只手攀着他的脖子,一条腿高高抬起,勾住他的腰。

    动作之大胆,令人瞠目结舌。

    魏舒义呼吸都变得粗重了。

    他想把这个嚣张狂妄的女流氓绑起来,带回去,扔床上,弄死她!

    一曲少儿不宜,大妈见了大骂不要脸,男人见了捂裤裆的热舞,被吴佳人在大庭广众下跳了出来。身在风暴中心的魏舒义,简直要崩溃。

    这一段激情热切、大胆奔放的舞蹈,看得在场许多人血脉喷张、脸颊发红。

    终于,吴佳人舍得放过魏舒义了。

    她搂着魏舒义的脸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扭头,拿傲然眼神看着那大妈。

    她朝大妈抛了个挑衅的眼神,说,“大婶,该你了。”

    那大妈:“…”

    大妈的脸,一阵红一阵青。

    吴佳人那样不害臊的舞,她那跳得出来?

    她要是敢搂着别的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跳那样的舞蹈,回到家,迎接她的就该是丈夫的离婚书了。

    大妈嘴皮子翕动了半晌,才朝吴佳人骂出一句,“不要脸、真是不要脸、太不要脸了。”她已经被吴佳人的舞给震慑得语无伦次了。

    …

    被魏舒义拉着离开公园的时候,吴佳人笑得前俯后仰。

    “踩到她是我不对,我也道歉了,她还不依不饶了。不给她点儿教训,真以为当今世界就是他们广场舞主宰天下了。”

    瞧着吴佳人那神采飞扬的娇笑样子,魏舒义既感到无奈,又觉得胸口热热的。

    “开心了么?”他伸手擦了擦吴佳人额头的汗。

    “开心啊。”有些热,吴佳人随手将头发束起,又从头发里面分出一缕出来,将头发绑住,不过几秒,就又垂了下来。她说,“我好热,没带橡筋,你像个法子帮我把头发绑起来呗。”

    魏舒义直接用手给她握住那把头发,说,“我们挨近点儿,我给你捏着。”

    “…好啊。”

    两个人就贴着彼此回了家。

    这样其实更热,吴佳人穿了件小皮外套,外套里面的褂子已经被汗湿了。尽管如此,吴佳人却甘之如饴。

    回到他家小区,吴佳人忽然仰头去看魏舒义。

    小区昏暗的灯光下,灯光在他那张并不常爱笑的脸庞,打了一层温暖的光。

    走进路灯下,他的眉目清晰可见起来。

    唇是她吻了会上瘾的唇,眼是她看了会沉沦的眼。吴佳人不知不觉看得痴了。

    他这样好,她想要跟他过一辈子。

    ------题外话------

    大家觉得,这一章里面,我最喜欢哪一句话?

    第一句:再帅也是你的。第二句:若真对我感激不尽,就请你,对我的病人好一点。第三句:唇是她吻了会上瘾的唇,眼是她看了会沉沦的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