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57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一整个上午,吴佳人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圣华娱乐上下所有人,已经习惯了东里总裁进进出出都带着一个美女了。一开始,他们还以为那是新来的小艺人,傍上了东里总裁,所以与他形影不离。后来,见她永远穿着一身黑,才意识到她是保镖。

    不过,这个保镖么,大概是可以保护到床上的那种。

    情人兼保镖…

    吴佳人知道公司里有传出关于她的风言风语,但她根本不在乎。

    午间,陪着东里圣华吃了午饭,在所有人各怀好奇的目光注视下,两个人一起离开,然后上楼。

    吴佳人充分的发挥好她保镖的身份,先一步进了电梯,按了楼层键。

    东里圣华慢一步才走进来。

    东里圣华站在前面,器宇轩昂,神色冷漠。吴佳人站在他的后侧,距离不远,也不近,刚好是在发生紧急情况之时,伸一只手就能拉住东里圣华的位置。

    这是个安全、且礼貌的距离。

    东里圣华低头玩手机,也不知道是在跟哪位小情人调情。

    收起手机,他忽然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这话,自然是对吴佳人说的。

    “…没有。”

    可东里圣华却不信。“可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就是有话想对我说。”

    “东里先生火眼金睛。”吴佳人这话,像是嘲讽,倒不像是称赞。

    东里圣华也不介意,只问,“你想说什么?”

    吴佳人没回答,反而是问,“东里小少爷已经六岁了,读书了么?”

    “嗯,等暑假结束,就念一年级。”

    东里圣华觉得这问题有些奇怪,小傲读书,跟她今天的异常有关系?

    东里圣华就问,“怎么了?”

    “东里先生不缺钱,不妨给小少爷请个老师…”吴佳人想到今早看到的那几个字,心情就有些阴郁,她不忘补上一句,“最好是个书法老师。”

    东里圣华琢磨了下她的意思,试探问道,“小傲写的字,很丑?”

    想了想,吴佳人还是做了回实诚的老实人。“相当的丑。”

    东里圣华表情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见东里圣华一直不说话,吴佳人便说,“倒是我管太多了。”

    “不。”东里圣华摇摇头,才木着脸说,“他的字是我教的。”

    吴佳人:“…”

    现在改口说东里傲字写得挺不错,还来得及么?

    整个下午,吴佳人都安静如鸡。

    晚上,东里圣华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吴佳人在会场外等着。晚十点过,与司机一起,送东里圣华回了家,吴佳人这才回家。

    接近东里圣华,已经一个多月,目前为止,他的举止并无不妥。

    吴佳人几乎都要怀疑,师兄查到的消息是错误的了。

    他真是毒枭么?

    摇摇头,吴佳人将自己缩在沙发角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这天,东里圣华参加了影帝谢烨的四十岁生日宴,等宴会结束,吴佳人护送他回家。

    “前面停一下。”

    吴佳人看了下,有些眼熟这地方。

    东里圣华从皮夹里拿出两张百元人民币,递给司机,“老陈,帮我去买三斤小龙虾带走。”

    司机借过钱,下了车。

    这正是前段时间他们来吃小龙虾的地方。

    吴佳人目光追随老陈走进之前来过的那家龙虾店,琢摸着什么时候也带魏舒义来这里吃一顿。后座的东里圣华忽然说,“近期我会出国一趟,吴小姐,你得跟我一起,明天去办一下护照吧。”

    吴佳人问,“什么时候去?”

    “下个月中旬吧。”

    “什么时候回来呢?”

    “月末那几天吧。”

    “好。”

    第二天,吴佳人中午跟东里圣华请了假,跑去公安局,请康辉帮她办了护照。

    两人再次见面,都唏嘘不已。

    中午,他们在常去的那家饭馆吃午饭。

    两人坐下后,康辉就对吴佳人说,“你现在给大老板当保镖,听说工资有两万多,今天这顿饭,你得请我。”

    “那是自然的,师兄想吃什么,随便点。”

    “够爽快。”

    康辉点了五六个菜,两个人吃,还是多了些。

    康辉深深地打量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吴佳人。

    吴佳人今天依然穿着黑色的劲装,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的单肩包。天很热,她便脱了黑色的外套,只穿了件白色的小吊带,身材依然顶级棒,看来没有疏于锻炼。

    康辉见她气色不错,用讽刺的口吻说,“看来换了个工作,你过得挺不错。”

    吴佳人听出他是子啊讽刺自己。

    摇摇头,吴佳人说,“我还是喜欢当警察,抓坏人。”

    “谁让你自己作死!”康辉有些恨铁不成钢,骂她,“你也不知道收敛点,就算那杨舒活该,你也该忍着。大庭广众之下,穿着警察制服打人,就算你是局长他女儿,也得被处罚。”

    说完,康辉又叹息,说道,“你也是倒霉,刚好碰到了上面领导来视察。”

    吴佳人喝了口温开水,自嘲地笑,说,“不当警察也挺好的,以前时刻提防着有人报复我,现在好了,想干什么干什么,工资也不低。唯独一点不方便,就是少了跟我家魏哥哥见面的时间。”

    “你真是…”

    说到这,菜来了。

    康辉洗了两双筷子,递给吴佳人一双。

    吴佳人吃了一筷子腊肉,这味道很熟悉,熟悉到她眼眶不自觉变润。

    康辉瞧见了,皱了皱眉头。

    “你最近有去看师娘么?”

    “去过。”

    康辉说,“师娘精神还行,小君现在也好了很多,挺师娘说他前段时间都没怎么学习,暑假一直都在补课。上高中好好努力,以后应该能考个好大学。”

    “苦了他们了。”想到宋局,吴佳人心里就难受,“那些王八蛋!”她将被子狠狠地放在桌上,放下豪言,“如果我还是警察一天,就要跟他们拼死到底!”

    “闭你的嘴,你早就不是警察了。”康辉直接塞了个土豆放她嘴里。

    吴佳人瞪大眼睛,两眼装着委屈和不甘心。

    她又问,“扬哥最近还好么?”

    康辉点点头,“老样子,身体恢复得还行。阿云…唐江云那事,阿阳一直挺自责,你也知道,他跟唐江云关系好。发现唐江云可能是内鬼,他也不敢相信,因此一直没有供出他来,导致黄队他们…”

    康辉沉默了半晌。

    提到兄弟们的生死,他们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片刻后,吴佳人才问,“扬哥还是很愧疚么?”

    “…嗯。”

    两个人好久不见,都有说不完的话。

    康辉跟她吐槽队里新来的那些同事,哪个爱偷懒,哪个人品不行,哪个爱炫富…

    吴佳人就跟他吐槽,东里圣华有多放浪,私生活有多乱。他儿子有多可恶,竟然把她当做恶魔…

    一顿饭下来,两个人叽叽喳喳说了很久。

    吃完饭,吴佳人提着包去结账。

    结完账,两个人一起走出饭馆。他们走到公安局大门口,短暂的相聚,不得不结束了。

    两个人对视,看了彼此许久,康辉先开口说话了,“上班去吧,咱们下次再聚吧。”

    吴佳人吞吐了片刻,还是没忍住,就问康辉,“师兄,那个…那个背后的毒枭,到底是谁,你们查出来没?”

    康辉脸色有些阴沉。“你问这个做什么,跟你已经没关系了。”

    “师兄,你比谁都清楚,警装容易脱,责任感却不容易卸掉。”吴佳人苦笑,她轻叹说道,“我总是经常梦见我们一起抓坏人的那些事情。师兄,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康辉听了她这话,有些动容。

    “不是我瞒着你。”康辉有些苦恼,他惆怅叹道,“是我们也还没有揪出那个人来。”

    吴佳人皱着眉头质疑,“对方本事这么大?”

    本事大?

    康辉撇嘴,“对方太老奸巨猾,我们查不到。我怀疑,咱们上头有人,不许我们查。”

    “怎么会…”

    “官商勾结,很奇怪么?”康辉嘲讽淡笑,他说,“人心不足蛇吞象,黄队在世的时候,三番五次被带去问话,不就是因为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么?依我看,那个隐匿的大毒枭,跟我们上面某些大佬,关系打得很好。”

    吴佳人气急败坏地骂,“真是一群败类!”

    “行了,先回去吧,我中午还得睡会儿,下午要上班。”

    “…好。”

    吴佳人打了出租车回圣华娱乐。

    她坐进车里,低头,看着自己腿上的小包包,嘴角勾起一个讥讽地笑。

    …

    办公室里,这个时间点,本该在练拳的东里圣华,今天却仰靠在他的老板椅上。

    他闭着眼睛,双手交叉,微贴着小腹,像是在小憩。

    开着的笔记本电脑里,传出一段段对话。

    “师兄,那个…那个背后的毒枭,到底是谁,你们查出来没?”

    “师兄,你比谁都清楚,警装容易脱,责任感却不容易卸掉。”

    …

    “人心不足蛇吞象,黄队在世的时候,三番五次被带去问话,不就是因为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么?依我看,那个隐匿的大毒枭,跟我们上面某些大佬,关系打得很好。”

    …

    人心不足蛇吞象。

    听到这里,东里圣华忽然睁开了眸子。

    一道冷光,从他双眸中迸射出来,凌厉而摄人。

    “呵…”

    他拿右手食指,轻轻地瞧着左手的手背,回忆了下刚才听到的这段话,他低喃道,“你说的没错,警察,也是分好坏的。”

    下午,吴佳人回来后,情绪明显有些忧郁。

    东里圣华注意到了,也只当没看见。

    晚上下班,吴佳人爬到五楼,看到了在她家门口等着的魏舒义。

    他靠在她家大门上,穿一身纯黑,黑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就连鞋子也是黑色的。独露在外面的脸与手,白皙而完美。

    听到脚步声,魏舒义低下头,斜睨了过来。

    “下班了?”

    阴郁了一整天的心情,在看到魏舒义的时候,突然明媚起来。

    吴佳人点点头,走过去,往他身上一靠,“来多久了?”

    “二十多分钟。”

    “你不怕我一整晚不回来?”

    魏舒义眯起长眸,只问,“彻夜不归,你想脚踏两只船?”

    吴佳人抱住他,在他脖子上咬了口,说,“不,我赖上你这条船,就不会下船了。”

    “呵…”

    两个人一起进屋,魏舒义做饭,吴佳人换了衣服,跑到厨房跟他说,“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需要我带什么回来么?”

    魏舒义说,“带几支雪糕回来吧,天怪热的。”

    “好。”

    魏舒义做好了饭,见吴佳人还没有回来,就在她家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打游戏。

    “我回来了。”

    魏舒义一分心,就被杀了。

    他回头,见吴佳人左手提着一个袋子,在往外冒冷气,右手却拿着她的钥匙链子。

    她的钥匙链子上,挂着那个亚克力小人,跟两枚钥匙。

    魏舒义盯着那两枚钥匙,眼里流露出些许笑意来。

    吴佳人走到他身边,从钥匙链上取下一把钥匙,递给魏舒义,“我家钥匙,给你一把。”魏舒义正打算伸手接,这时,吴佳人突然将钥匙收了回去。

    魏舒义诧然抬头,迷茫地望着她。

    “想好了到底要不要接受。”吴佳人两根手指捏紧了那枚钥匙,她说,“你能随便出入我的家,这表什么,你不会不懂吧?”

    魏舒义的右手快速伸出去,抢下她手里的钥匙,然后低头,将它挂在自己的钥匙扣上。

    搞定了,他这才抬头冲吴佳人粲然一笑,他说,“你家,你这个人,我都接管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