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家,你这个人,我都接管了。”

    魏舒义语气真挚,笑容温润也带着严肃。

    吴佳人心跳又快了些。

    她不自在地揉了揉耳垂,说,“那、那你可得好生保管着,别给伤着了。”

    魏舒义自然点头。

    吃完饭,他们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

    魏舒义终于跟她说了,想要去克利夫兰诊所学习的事。他以为吴佳人会不赞同,结果吴佳人竟然举双手赞同。

    “去啊,为什么不去!”

    “你做手术的是样子,特别帅!”

    “去那里学习三年,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好,我便好。我爱你,自然不能给拖后腿。”爱一个人,不该是束缚他、拉慢他前行的脚步。因为,喜欢是放肆,爱是成全和克制。

    她爱他,她会克制时时刻刻都想要将他占为己有,放在身边看着的霸道和冲动。

    她爱他,她必会成全他走到更高、更远的地方。

    她爱的是奋发图强、敢于拼搏,一天比一天更好,最终会站到高山之上,令她仰望的那个他。而不是沉迷儿女情长,不思进取,只安于现状的他。

    “那我们或许会分开三年。”这才是魏舒义最在意的地方。

    他们都不年轻了。

    他很快就三十岁了。

    分开三年,就是三十三岁,那个时候,佳人都快三十岁了。

    吴佳人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她便说,“分开三年又如何,我可以去看你,你也可以来看我。若实在是放心不下彼此,我可以去那里陪着你。我可以换个工作。”

    魏舒义有些惊讶。

    吴佳人忽然抿嘴笑了下,她说,“保镖只能保护一个人,一个杰出的医生,却能拯救千千万万人。”她的魏医生,可是她的骄傲。

    拿起魏舒义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吴佳人轻轻地在那手上落下一吻,她说,“我要我爱的你,一天比一天更加好。”这样,她才能一天比一天更爱他。

    魏舒义彻底安了心。

    吴佳人的善解人意,令他窝心。“如果医院将名额给了我,那我圣诞节后就要去克利夫兰诊所报道了。”

    他算了下时间,距离圣诞节,只有四个多月了。

    “那就珍惜,现在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好。”

    这个晚上,他们竟然没有做那荒唐事,只是依偎在一起,说着贴心的话。

    …

    八月中旬,吴佳人跟着东里圣华出了国。

    他们到了马尔代夫。

    吴佳人没想过,东里圣华来马尔代夫,竟然是为了陪小情人旅游!

    他们要在马尔代夫住八天。

    在这个岛上,吴佳人实在是想不出来,除了海水会吞没岛屿、以及小情人对他捅刀之外,还能有什么危险会发生在东里圣华身上。

    东里圣华又换了小情人。

    这个小情人,不是吴佳人上班第一天就见到的那个黄裙女艺人。这个小情人是歌手,是圣华娱乐公司一个名叫‘星期日’组合的颜值担当,叫星辰。名字是艺名,模样也是微整的。

    星辰跟东里圣华的感情状态,就跟她们女团名一样——‘星期日’。

    一星期见一面,见面就X。

    这次东里圣华愿意推掉所有工作陪她来马尔代夫独家,星辰小姐可开心了。

    走路都哼着小曲儿。

    她大概是觉得,东里总裁这般在意她,距离她成为总裁夫人的日子又近了一些。

    吴佳人却想为她点蜡。

    因为,每当要与一个情人分手的时候,东里圣华才会分出一部分时间来与她们缠绵。

    这八天中,有三天,他们两人几乎黏糊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后三天,他们一起去冲浪、逛珠宝商店,不停地买买买。

    东里圣华对他的情人,那叫一个大方阔绰。

    第七天,东里圣华包下一艘小游轮,载着星辰和吴佳人,以及他的助手潘杰,一起出海。

    游轮只开到浅海区。

    星辰小姐穿上潜水服,在跳下水之前,拽着东里圣华的手腕,紧贴着他,在他耳旁撒娇,“圣华,我水性不太好,你待会儿可不能离我太远了。”

    东里圣华自然道好。

    吴佳人却忍不住翻白眼。

    水性不好下水做什么?

    给水鬼投养料?

    那两个人扑通跳进海里,激起一片浪花。

    吴佳人和潘杰站在一起,望着海面。潘杰突然问,“吴小姐会潜水么?”

    潘杰这个人,人狠话不多,与他共事两个月了,除非必要,一般情况下,潘杰是不会主动跟她说废话的。所以他突然找自己说话,吴佳人还有些惊讶。

    “会,我们在警校的时候,潜水都是必学内容。”

    潘杰却说,“我们东里先生,水性不太好。”

    “那他还去潜水!”

    吴佳人心里产生了几分恼意。

    水性不好,一个个都往海里面,可真是嫌命太长。

    潘杰又说,“只是水性不好而已,游泳还是会的。”

    “…哦。”

    两个人很快便没有了交谈。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两人手上的紧急求生按钮忽然响了起来。

    嘀嘀——

    嘀嘀——

    两人脸色同时生变,第一时间跳进海里。

    情况紧急,都没有穿潜水服。

    海水还算清澈,勉强睁得开眼睛。

    突然从游轮上跳下来,吴佳人胸腔有些难受。她浮出水面吸了口气,这才一头扎进海里。她看到了远处的星辰小姐,星辰小姐朝她慌忙游了过来,不停地用手比划。

    她一会儿指向身后的海底下面,一会儿又用手指拉住她自己的氧气罐。

    吴佳人大概明白了,她是在说,东里圣华的氧气罐出了问题,他不善水性,出事了!

    吴佳人跟潘杰同时朝星辰指的方向游了过去。

    潘杰跳进海里就一直憋着气,这会儿坚持不住,跑出海面呼吸空气去了。吴佳人看见了东里圣华,他在挣扎,身子却在往下沉。

    吴佳人也感到胸腔里难受得很。

    摆在她面前的,有两条路。

    其一、冒着危险去救东里圣华,说不定还能彻底取得他的信任。

    其二、学潘杰一样,浮出海面去通气,不管东里圣华的死活。

    她并没有犹豫多久,就做了决定。

    东里圣华在往下沉。

    他知道越挣扎就下坠的越快,索性就不再挣扎了。

    他看见远处的吴佳人在犹豫,她似乎有些缺氧,像是坚持不住的样子。

    她是想看着自己被海水吞没,缺氧而死,还是…

    东里圣华的眸子里,一片深思。

    吴佳人忽然朝他这边游了过来,她穿着水蓝色的长裙,漂亮的脸颊未施粉黛,模样昳丽而精致。她头发披着,水流卷起她的长发,她快速朝自己游来,像是一条美人鱼儿。

    东里圣华望着她那张脸,竟然有一片刻的恍惚。

    小傲说得对,吴佳人和她,的确长得很像。

    那个人绕道他的身后,抱住他的肩膀,她带着他,艰难地往海面游过去。

    东里圣华绝望的眸子里,突然绽放开求生的光芒。

    他配合着她,双脚往下踩。

    两个人,越来越高。

    忽然,东里圣华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轻。

    他微微睁大眸子。

    东里圣华垂头,看到了令他心惊的一幕。

    那个女人,眼睛渐渐闭上,双手不停地挣扎,挣扎的幅度越来越下,她的身子,缓缓地朝深海之下坠落。

    这一刻,东里圣华想到他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一幕——名叫杰克的男人,带着满面的冰渣子,缓缓地沉入海底。他心尖微微一颤,本该不擅水性的他,却像一条深海的鱼一样,迅速游了回来。

    拦住吴佳人的腰,东里圣华搂着她,将她带出了水面。

    潘杰一直浮在海面上。

    他看见东里圣华抱着吴佳人跃出海面,微微一愣。东里圣华吐出两口海水,冲潘杰说,“救她。”

    潘杰接过吴佳人的身体。

    他垂头,看着吴佳人这张漂亮的脸,有些诧异。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东里先生的身份?

    是的,这是一场试探。

    上一次,吴佳人去找康辉办护照,潘杰便在吴佳人的包包内部藏了一枚窃听器。尽管他们的谈话内容跟东里圣华无关,也证实了吴佳人是不知情的,但依东里圣华那敬小慎微的性子,他必然会对吴佳人,仍存有怀疑。

    今天这场沉海戏码,也是东里圣华自导自演的。

    倘若吴佳人选择丢弃他,那么等待她的,会是潘杰的报复。

    若她拼命搭救了东里圣华,那东里圣华则会对她完全放下戒备心。

    结果,她通过了考验,还差点搭上一条命。

    …

    吴佳人再次醒来的时候,仿佛还能感受到被海水吞没,呼吸困难,鼻腔喉咙里都是海水的那种窒息感。

    她从床上坐起来,才发现,房间不是之前那个了。

    吴佳人有些惊诧,她下了床,踩着木地板走出房间,没看到人。她觉得这房间有些熟悉,这不是她的,倒像是东里圣华的。吴佳人站在客厅打量四下,这时,一道声音从她刚开走出来的房间传了出来。

    “醒了?”

    吴佳人惊讶回头,看见了东里圣华。

    “你刚才在哪里?”她可没在房间看到过东里圣华。

    东里圣华指了指身后,说,“我在房间外的走廊上。”

    点点头,吴佳人将他全身看了一遍,才问,“东里先生,你没事吧?”

    东里圣华摇头。

    “倒要多谢你了。”

    吴佳人没接话,反而问,“是谁救的我?”

    “潘杰。”

    “哦,那我得去谢谢潘哥。”说着,吴佳人就打算出房间,去找潘杰。

    东里圣华却说,“他不在这里。”

    “嗯?他去哪里了?”

    “回国。”

    吴佳人愕然,他这老板还在这里,助手怎么先回去了?

    “送星辰小姐回去了。”

    吴佳人就更惊讶了,“假期不是还没结束?”

    “对,后天结束。”

    “那星辰小姐…”

    “结束了。”东里圣华一边说,一边朝她走过来,他与她错身而过,最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却不喝,反而是递向吴佳人,问她,“喝么?”

    吴佳人目光微闪,婉拒了他,她说,“工作时间,饮酒误事。”

    东里圣华那冷漠的眸子里似乎闪过一丝笑意。

    “你们警察,都这样么?人前人后两个样?”

    吴佳人没说话。

    东里圣华往沙发上一靠,没端酒杯的那只手打开,平铺放在沙发背靠之上。他说,“放你假。”

    吴佳人看了他一眼,似有怀疑。

    “真的。”东里圣华又说。

    吴佳人有些心动。

    她问,“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

    东里圣华点点头,见吴佳人转身就要走,他又说,“但晚上,你得陪我吃饭。”

    跟他吃饭,吴佳人是不愿意的。

    但是,一顿饭换一天的假期,这是很划算的。

    吴佳人点了头,就出了东里圣华的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吴佳人赶紧洗了澡,换了衣服,跑出去浪。

    站在走廊上,东里圣华看着吴佳人跑去海边,不知道是要去做什么。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波西米亚风挂脖长裙,赤着脚,没穿鞋。东里圣华盯着她看了很久…

    这里的贝壳不允许带走,岸边也没有什么贝壳,吴佳人就在海边吹了会儿海风,拍了几段视频发给魏舒义。

    收到小饰品,魏舒义直接给她打了视频过来,吴佳人点了接通。

    “好玩么?”魏舒义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室里,眉眼带着笑。

    看见他,吴佳人觉得马尔代夫的海水都为他失了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