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0章 我打算向她求婚
    吴佳人的摩托车就停在东里圣华家的车库里。

    她将行李箱绑在车尾上,开车去了魏舒义的医院。将车停在医院外的停车场,吴佳人去了住院部,她进了电梯,按了心外科的住院楼层。

    叮咚——

    她走出电梯,朝魏舒义的办公室走去。

    呜呜——

    手机震动了一下。

    吴佳人停下脚步,拿出手机,见短信是东里圣华发来的,她赶紧打开。

    东里先生:【吴小姐,我和小傲,都喜欢你。】

    吴佳人面色微变。

    魏舒义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就看到了吴佳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明显是刚回国,还没到家换衣服,就跑来医院的样子。魏舒义有些欣喜,大步朝她走过去。

    “佳人。”

    听到魏舒义的声音,吴佳人赶紧收起手机,迅速抬头,脸上闪过一抹慌乱。

    魏舒义一愣,“怎么了?好像还吓到了?”

    吴佳人摇摇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将手机塞到裤子兜里。

    “你办公室有水么,我好渴,飞机上都没有喝过水呢。”

    “有。”

    将她带回办公室,魏舒义见她仰头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半,不由得出声跟她说,“慢点喝,别喝太急。”

    吴佳人这才松开那瓶水。

    她摸摸嘴角,将水滴擦掉,这才问魏舒义,“今天不加班吧?”

    “不。”

    “那我们晚上出去吃饭。”

    “…好。”

    “我要去趟病房,你自己待会儿。”

    “好。”

    见魏舒义离开,似乎并没有看到短信内容,吴佳人这才放心下来。

    她赶紧掏出手机,将那条短信给删了。

    这东里圣华,到底是准备做什么?

    去了趟病房,魏舒义回来时,见吴佳人还在办公室等着他。他嘴角不自主地往上一挽,走过去问,“在做什么?”

    吴佳人扬了扬手机里的手机,说,“在查,七夕节该给男朋友准备什么礼物。”

    这个话题,魏舒义还挺感兴趣。

    他一只手搭在吴佳人肩头,人靠在她身上,两个人凑得很近,他在她耳旁轻声问,“打算送我什么?要不,把你送给我?”他声音有些低哑,绝对是故意的。

    吴佳人浑身一僵,她露出惊讶之色。“你是在勾引我吗?”说话声音这么低,听上去怪性感的。

    从来都是她勾引魏舒义,角色忽然转换,吴佳人倒是有些不自在了。

    她勾引魏舒义的时候,那就是老司机·吴。

    轮到魏舒义勾引她的时候,她倒成了小纯情·吴了。

    见吴佳人耳廓似乎有些微红,魏舒义眼神一暗。他竟不知道,她还有害羞的时候。“那你给么?”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暗藏的情绪更加丰富,声线也更魅惑。

    吴佳人听得骨头都酥了。

    “给、给啊…”她怎么会不给,“你想要什么我都愿意给,哪怕你想看西湖的湖底,我也能徒手把水给你舀干。”

    错愕了一秒,魏舒义才说,“那是犯法的。”

    吴佳人揉了揉耳垂,不说话了。

    又在办公室陪了他四十多分钟,才到下班时间。

    两个人一起下班,在走廊的尽头撞见了袁俊。魏舒义一把拉住袁俊的手,跟他说,“25号我们换个班,我休息。”

    袁俊啊了一声,一脸懵懂,他说,“可我那天也打算休息啊。”

    魏舒义挺意外,问他,“你有事要做?”

    袁俊说,“我约了李二他们一起去钓鱼啊。”

    魏舒义拍了拍袁俊的肩膀,跟他说,“改天吧,大七夕你跟一群大老爷们约什么约。等你哪年有女朋友了,我们再调班,25号你继续上班吧。”

    “…”

    “老子单身咋的,单身还不能休息呢?”袁俊暴怒,受到了一万点伤害,“魏舒义,别搞得你有女朋友就多了不起!你还不是单身了29年。我现在才26岁,指不定我下个月就有女朋友了,谁单身得久些,还不一定呢!”

    魏舒义就说,“那你下个月倒是去找个女朋友啊。”

    “你…”

    袁俊气极了,一拂袖,撇开这两个狗男女,跑去徐老的办公室。

    徐老也准备下班了,见到小徒弟来,还有些意外。

    “做什么?谁惹你了?”

    袁俊跳到他老师的桌子上,朝他告状,“魏舒义那混蛋…”

    “叫师兄。”

    “他跟他女朋友一起欺负我,欺负我单身,他俩七夕要跑去恩恩爱爱,让我帮他代班!”袁俊越说越气,他又说,“我都跟李二他们约好了去钓鱼,现在好了,泡汤了!”

    徐老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听他吐槽。

    等袁俊吐槽完了,徐老这才说,“他错了么?”

    “嗯?”袁俊愕然。

    徐老又说,“你是单身啊,你有本事也找个女朋友去啊。找不到女朋友,活该你给他代班。”

    “师父,都是你徒弟,你不能这么偏心!”

    徐老冷哼,“不,我不偏心,我对你没心。”

    袁俊更加伤心。“师父,我再也不爱你了。”

    徐老将白大褂脱了,穿上自己的短袖褂子,提上包就打算走。走到门边,他又回头问袁俊,“你师娘今天炖了排骨和海带,还蒸了大闸蟹,去么?”

    刚还吼着不爱他的人,立马从桌子上跳下来,屁颠屁颠儿地跟他后面跑,“去去,我去收拾东西,师父你去地下车场等我。”

    …

    去地下停车场的电梯里,吴佳人问魏舒义,“袁俊会答应帮你代班么?”

    “会。”

    “我看他都生气了,他不会吧。”

    “你不了解他。”魏舒义眼里闪过一丝暖意跟笑意,“别看阿俊看着像是生气了,我了解他,他已经答应了。”

    吴佳人想起袁俊被魏舒义欺负的那个可怜样,就说,“你也对他好点儿,我看袁俊挺可爱的,你怎么忍心欺负他。”

    “他长得欠欺负。”

    出了电梯,魏舒义拉着吴佳人往自己的车那边走,吴佳人却说,“我的摩托车停在上面,行李箱还放在药房那里,我得开摩托车回去。我先去你那里换衣服,然后再一起出去吃饭。”

    “好。”

    等魏舒义松开自己的手了,吴佳人转身就走。

    忽然,手又被握住。吴佳人回头,被魏舒义拉到怀里。

    魏舒义将她压在一辆车的车头上,低头,吻上她的唇。

    几天不见,吴佳人也很思念他,她忙回应他。

    “咳咳!”

    一走出电梯就看到这么火热的一幕,徐老有些臊得慌。

    魏舒义赶紧松开吴佳人,两个人都喊了声老师,吴佳人溜得很快。徐老目送吴佳人溜走,这才走到魏舒义身旁,他看了他一眼,问,“打算什么结婚?”

    魏舒义也有些尴尬。

    他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这才落到自己面前的地面上。

    他盯着那块地,能把地面盯出一个洞来。

    “今年是不会了。或许明年吧。”

    徐老又问,“她愿意么?”

    “不知道。”魏舒义抬起头来,目光很坚定,他说,“我打算,向她求婚了。”

    “不错。”

    踮起脚来,徐老虚虚地拍了拍魏舒义的肩膀,这才说,“你们结婚,我跟你师娘,一定给佳人包个大红包。”

    “好啊。”

    说着,袁俊也下来了。

    袁俊直接无视魏舒义,喊了徐老,就开着他的车离开了。

    魏舒义将车开出地下车场,看到吴佳人在一旁等着,他摇下车窗,招呼她,“你走我前面。”

    “好。”

    医院到魏舒义的家不是很远,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

    到家楼下,魏舒义帮吴佳人拿着箱子上了楼,一进屋,吴佳人就打开箱子,找了换洗衣服去洗澡。她洗完澡出来,却见魏舒义盯着她的行李箱发呆。她顺势看过去,看到箱子里面那件黑色的晚礼服时,心里咯噔一响。

    “哥哥。”她似乎在着急惊慌的情况下,总是喜欢叫他哥哥。

    魏舒义闻声抬头,看着她,目光有些复杂。

    吴佳人心里一慌,赶紧走过去,拉着魏舒义的手,将这件礼服的由来,原原本本讲给魏舒义听。

    “他要你陪他吃晚饭?”

    “…是。”

    男人榛色的双眼中,似乎闪过一抹深思。

    见状,吴佳人以为他是在生气,便说,“我喜欢的人是你。”

    “我知道。”

    魏舒义不怀疑吴佳人对自己的真心。

    他比较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你们仅仅只是在一起吃了顿饭?”

    吴佳人不打算隐瞒魏舒义,就将东里圣华说钟意她的那件事,也讲给魏舒义听了。

    魏舒义的心里是不舒服的。

    他对吴佳人说,“你让我一个人静静。”

    “…好。”

    魏舒义起身走到阳台上,往鸟笼吊椅上一坐。

    他望着角落里的那盆野百合花,心里却在想东里圣华到底是要做什么。

    他喜欢佳人?

    这个可能,让魏舒义心里有些愠怒。

    但这,不是最让魏舒义担心的,他比较在意的是东里圣华的真实目的。他若只是对佳人动了感情,那只会增添魏舒义的苦恼,而不会给佳人带来麻烦。如果,东里圣华是想打着喜欢佳人的目的,行不利她的事,那该如何是好?

    东里圣华是毒枭。

    佳人是警察。

    一个毒枭,会轻易对一个曾是警察的女人说爱么?

    魏舒义是不信的。

    几乎是在魏舒义站起身的一瞬间,吴佳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哥哥。”她不安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魏舒义没指责她,只问了一句,“佳人,能…换个工作吗?”

    吴佳人急忙问,“你不信我?”

    “不是。”

    “那…”吴佳人想了想,又说,“他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

    闻言,魏舒义走过去。他垂眸看着吴佳人那张看一眼就足以让他心动的脸,才喟叹道,“我只是担心你。”

    吴佳人愣了下。

    “担心我做什么,他又不能吃了我。”吴佳人脸上带着浅笑,心里却在猜测,魏舒义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见吴佳人这反应,魏舒义越发怀疑她接近东里圣华,是有其他目的。

    他为吴佳人的处境感到担心。

    “佳人,你有你的立场,我懂。”他想笑得好看洒脱些,勾起唇,才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抱住吴佳人,将这个人紧紧地按在自己怀中,吴佳人听到他轻声说,“可我也只有你一个,你千万要好好地。不要在我喜欢上你以后,又丢下我。”

    吴佳人心里是痛苦的。

    这一瞬间,她差点就不顾一切地抛开所有,跟魏舒义在一起。

    但这个念头,仅仅只闪过一秒,就被她压制下去。

    这世上,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值得她去保护。

    发生在吴佳承身上的事,也发生在千千万万个孩子身上过。

    黄队、磊子、被迫出卖兄弟的云哥、尚才十六却中毒的唐可妙…

    所有人的脸,都在吴佳人的眼前晃过。

    本来摇摆不定的心,瞬间坚定起来。

    “魏哥哥,好了,不说这些。我下次上班就把这衣服还给东里先生。”

    吴佳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很轻快,但魏舒义却感到胸口发闷。

    他到底还是舍不得彻底对她狠心。

    他可以任性的要求她换一份工作,但他还是制住了。

    就像吴佳人说的那样,爱一个人,该是成全。她做事有她的追求,魏舒义不该阻拦他。

    这晚两个人一起出去吃饭,气氛是有些沉默的。

    回到家里,两个人躺在床上,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明明已经分开了好多天,都说小别胜新欢,这两人,却在梦里做了不同的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