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1章 这糟糕的情人节
    25号这天,吴佳人一大早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着小包包,拿了几枚硬币,打算坐公交车去找魏舒义约会。

    她刚走到小区门口,电话就响了。以为是魏舒义,吴佳人高高兴兴掏出手机,打开一看,却是东里圣华。

    吴佳人想挂电话,然后关机。

    然而电话已经拨通了,这个时候将手机关机,只怕工作也不保了。

    吴佳人沉着脸接了电话,“东里先生。”

    “吴小姐,抱歉,临时有事需要出差,看来你这个月的休假,只能泡汤了。”东里圣华虽然是在说着抱歉的话,语气里却听不出歉意。

    吴佳人捏紧了手机,想爆粗口。

    她耐着性子问,“为什么昨天东里先生没提前告诉我,今天要出差。”

    “我也说了,临时有事。”

    “潘哥不是没事么?”

    “阿杰母亲在家摔了一跤,他得去医院照顾她。”

    一切都太巧合,若说东里圣华不是故意的,吴佳人都不信。

    “怎么,吴小姐今天也有事?”

    “…没有。”

    “那我们直接机场见面。”

    挂断电话,吴佳人抬起穿高跟鞋的脚,一脚踢在小区门口一棵树上。“草你大爷!”

    魏舒义将冰镇的绿豆汤撞进保温杯里,拿上车钥匙和一个礼品袋,离开了家。

    打开车门,将礼品袋和绿豆汤都放在后排车座,魏舒义走到前排的驾驶座上坐下。他将车开出小区,在快到约好的见面地点时,接到了吴佳人的电话。

    他戴着蓝牙耳麦,直接接了电话,不等吴佳人说话,魏舒义就先开口。“佳人,你到了么?我就快到了,到娄端路口了。”

    “魏舒义…”

    “突然叫我名字做什么?”魏舒义笑得温和,声音听上去也暖暖的。

    吴佳人望着街对面,在花店门口买玫瑰花一个青年,看到那青年脸上期待的笑容,想到魏舒义,她心里微微一痛。“对不起,我不能陪你过情人节了。”

    魏舒义脸上的笑容,一刹那消失干净。

    “出什么事了么?”

    吴佳人听到的声音,依旧是温润的,就像是春季的雨水,润进了她的心里。

    她更加难受。

    “东里先生临时有事要出差,我…”

    “知道了。”

    魏舒义努力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那么生硬,他低笑了一声,对吴佳人说,“工作重要,你去吧。”

    “魏舒义,等我回来,我补你一个情人节。”

    “…好。”

    电话挂了后,魏舒义将车停在了路边。

    他已经抵达了约定的地点,但是那里,没有他想见的人。

    扭头,魏舒义盯着后排的那个礼物盒,想了想,伸手拿过那个保温杯,走下了车。他在路边草地的水泥坎上一屁股坐下,身穿白色T恤黑色长裤的人,坐在路边,好看的像是五星级风景区。

    有女生路过,总忍不住朝他偷瞄。

    一个乞讨的老者,左肩背着一个黑麻袋,左手拿着一个铁杯子,右手拄着一个木杖。乞讨者慢慢地走了过来,路过魏舒义的时候,他朝魏舒义伸出手,嘴里呜呜地发出声音。

    大概是要钱的。

    魏舒义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没带钱包。

    他想了想,直接把那个保温杯递给乞讨者。

    他说,“我凌晨五点就起床煮好的绿豆粥,已经冰镇过了,现在还是冰凉的,你喝么?”

    那乞讨者愣了愣。

    然后,他接过魏舒义手里的保温杯,在距离他两米远的水泥坎上坐了下来。乞讨者拧开保温杯的盖子,喝了一口,顿时露出陶醉幸福的笑容。魏舒义偏头看着他,问,“好喝么?”

    乞讨者忙点头,朝他竖起大拇指。

    “当然好喝呢,这是我煮给我喜欢的人喝的。”

    说完,魏舒义脸色垮了下来。

    七月初七乞巧节,本该和自己的恋人一起过节,结果他却跟一个讨要饭的一起…

    跟乞讨者一起坐了十多分钟,魏舒义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

    他坐进车里,打开朋友圈,看到乔玖笙发了一盆小龙虾。

    他评论一句:【在哪儿呢?准备吃龙虾?】

    乔玖笙很快就回了他。【今天俞生他爸58岁生日,我们都回方家了,在帮忙洗小龙虾。你呢?在哪儿?】

    魏舒义:【大街上,被人放鸽子了。】

    很快,乔玖笙就打了视频过来。

    魏舒义用流量接了视频。

    视频里面,乔玖笙一脸胶原蛋白,美得不像话。她眸光转了转,将魏舒义这边的画面看清了,才说,“你在车里?”

    “嗯。”

    “佳人姐姐没陪你?”

    “临时有事,出差去了。”

    乔玖笙见魏舒义那脸色不太好看,她心思婉转,忙说,“来方家吧。”

    魏舒义这会儿心情很差,没人陪着的话,他怕自己会胡思乱想。“会不便吧?”他话刚问完,就见一个美妇人走到乔玖笙的身后。

    认出那是方平绝的续弦夫人,魏舒义朝她点点头,喊了声徐姨。

    没想到徐萍菲还记得他,她刚才也听见了乔玖笙的话,忙说,“是小魏啊,在做什么啊?没事的话上咱们家来玩吧,我们这儿可热闹了,阿笙两个孩子都来了…”

    魏舒义最后还是决定去方家。

    他买了一副雨花石的象棋给方平绝做生日礼物,就带着礼物上门去了。这象棋也不是太珍贵的东西,大几百的玩意儿,心意到了,也就行了。再说,方平绝也不是缺钱缺东西的人。

    收到他的礼物,方平绝还挺开心。自从没了一条腿后,以前那些运动他是做不了了,闲着没事下下棋倒是不错的打发时间的休闲游戏。

    方家几个小辈和佣人都聚在一起洗龙虾,小龙虾挺多,也挺大,洗起来特别麻烦。

    魏舒义本来想帮忙,但他们都以他是客人为由,不许他插手。于是他就蹲在一旁跟方俞生他们说话。

    乔玖笙见魏舒义也没事做,见他无聊,就说,“好久没吃你包的饺子了,魏大哥,要不你包点儿饺子,也让我们尝尝?”

    一听说他会包饺子,方俞卿和方俞安就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好啊。”

    方俞卿帮忙切韭菜、白菜和蒜末,方俞安负责剁肉,魏舒义就擀皮儿。

    这一天,魏舒义就一直在方家玩。

    热闹终有散场时,晚上七点,魏舒义从方家离开。他回到家里,将全屋的灯都打开,却还是觉得有些太冷清了。盯着茶几上的礼物袋,魏舒义沉吟片刻,还是拿出手机,给快递公司打了个电话。

    半个钟头后,快递公司的人上门来接手快递。魏舒义亲自将东西从礼品袋拿出来,装进快递盒子里。他没写寄信地址,收信人的名字是吴佳人家楼下的快递箱。

    快递员走后,魏舒义才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出来,发现吴佳人给自己打了电话,他迅速拨过去,却发现手机接不通了。

    …

    而此时,远在C市的吴佳人,刚从洗脸盥洗台的池子里,捞出她的手机。

    她拿着湿漉漉的手机,低头瞪着身旁的小不点。

    “你是不是故意的!”

    吴佳人气得脸都红了。

    东里傲撇撇嘴,他看了眼吴佳人手里的手机,说,“凶什么凶,我让我爹地明天陪你一个更好的,X十代,行了吧?”

    “这不是赔不赔手机的问题。”吴佳人冷着脸,告诉东里傲,“你如果不给我道歉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一个人丢在房间,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爸爸让你保护我…”东里傲声音小小的。

    吴佳人冷笑,“我的合同条约里,只写着要保护好东里圣华的安全,可没有你东里傲的名字。”

    东里傲这才怕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撒谎!你就是故意的!”刚才她刚拨通魏舒义的电弧,东里傲进厕所,看见了,踮起脚狠狠捏了她手臂一下,她一时不小心,才丢了手机。

    东里傲说他不是故意的,谁信!

    “道歉!”

    吴佳人真凶起来,东里傲还是挺怕她的。

    他悄悄地拿住吴佳人的衣摆,头勾得很低,支支吾吾地道歉,“对…对不起,我以后不再捣乱了。”

    吴佳人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要跟小家伙一般见识,这才走出浴室。

    她刚想拿起座机给魏舒义拨电话,这时,东里圣华回来了。

    吴佳人放下座机,对他说,“东里先生,你回来了就好,小少爷完好无损交还给你了,我回房休息去了。”

    说完,吴佳人越过东里圣华就要出门。

    东里圣华突然握住她的手。

    吴佳人想甩开,试了试,发现东里圣华力气挺大。

    若不是念及雇主关系,她都想动手打人了。

    东里圣华看了她一眼,见她停下脚步,才松了她的手。“我已经跟她们断了关系。”他这话,说的突然,吴佳人一时没理解过来意思。

    “什么?”她一头雾水。

    东里圣华不得不解释,“那些情人,我已经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吴佳人想起在马尔代夫,自己对东里圣华说的那些话。

    那只是她拒绝他的借口,他竟然当真了。

    “东里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嫌弃你私生活混乱,我只是对你这个人没感觉罢了。”她拉开门就要走,这时,东里圣华又说话了,“我会追你。”

    吴佳人头也不回地说,“抱歉,心有所属,不接受追求。”

    她大步跨出房门,将门一关,走了。

    东里圣华回头,见东里傲仰头看着自己,神色有些委屈。他目光一缓,才问,“怎么了?”

    “她刚才凶我。”

    “你做了什么坏事?”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性格,东里圣华无比了解。

    吴佳人公私分明,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凶他儿子的。

    东里傲就将自己做的事跟他爹地说了。

    听完他讲的话后,东里圣华也说,“你是错了,她教训得对。”

    “但我就是不喜欢她当着我的面跟那个男人联系。”东里傲拉了拉东里圣华的手,问他,“你什么时候把她娶回来。”

    想了想,东里圣华才说,“再等等。”

    东里傲小脸垮了下来,他说,“我都等好几天了。”

    “耐心点。”

    东里傲就不说话了。

    东里圣华回想着刚才吴佳人毫不留脸面拒绝自己的样子。

    她的拒绝,不仅没有消灭他对她的兴趣,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对她,他势在必得!

    …

    回到自己房间,吴佳人忙用座机给魏舒义打电话。

    意外的是,魏舒义没有接。

    吴佳人不信邪,又打了一遍,还是没有接听。

    放下电话,吴佳人双肩一垮,脸上染上懊恼之意。

    她揉了揉额头,一头倒在床上,叹息了一声。

    今早到了机场,她才知道东里圣华这次出差,竟然带着东里傲。到了C市,东里圣华自己去见了合作方,却让她帮忙带东里傲。东里傲那狼崽子特别霸道,不许她给魏舒义打电话,一直将她盯得死死的。

    她好不容易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躲在厕所给魏舒义打电话,竟然又被他给发现了。

    吴佳人心里闷得慌。

    她知道魏舒义一定生气极了,她都想不顾一切,飞到他身边去了。

    “对不起…”

    她不该去招惹他的。

    可她控制不住。

    吴佳人不吸毒,但她却中了魏舒义这味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