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早上九点半,魏舒义去病房,将他所有的病人都关问了一遍,这才回了办公室。

    他刚坐下不到十分钟,袁俊也来了。

    他也刚结束查房,手里拿着一叠病人的检查报告,路过魏舒义办公室的时候,脚步一转,拐进了他的办公室。

    “昨天约会愉快么?”他总喜欢坐在办公桌上跟人聊天。

    这是个臭毛病,但他改不过来。

    魏舒义将他屁股下的一张检查报告抽出来,他举起那张X片对着光亮处,专注地看了起来。

    见他不说话,袁俊还挺惊讶。

    “怎么了?难道昨天玩的不开心?”

    被放鸽子这种事,魏舒义怎么可能会告诉袁俊。

    他拿鼻尖戳了戳袁俊的屁股,一脸冷漠地说,“让开。”

    袁俊屁股挪了挪,催促他,“我在问你话呢。”

    “多事。”

    见魏舒义说话带刺,袁俊脸上的笑容变得特别贼,“该不会是,约会泡汤了吧?”

    他是在开玩笑,殊不知,却说中了事实。

    魏舒义脸色一沉,抬头,看了眼袁俊。他右手抬起,食指指向大门,跟他说,“请你,从我的桌上下去,然后圆滚且快速的去走廊上。”

    愣了愣,袁俊才理解他的意思。

    这是喊他滚…

    “切,一看就是恋爱不顺,心情不好。”他朝魏舒义撅起嘴唇,看他笑话,“让你丫的一天到晚瞎嘚瑟,老天有眼,你丫的终于遭报应了。”说完,见一个黑影朝自己脑袋砸来,袁俊麻溜地转身,滚了。

    一本书,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魏舒义盯着那本书看了很久,心里的愤愤不平,稍微散了些。

    吴佳人是在两天后回来的。

    她回来了,直接去医院找魏舒义。她来的时候,魏舒义在做心脏搭桥手术。她在外面等了很久,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手术室门才打开。过了一会儿,魏舒义才从里面走出来。

    他被家属们围起来,又是一番感谢。

    吴佳人远远地看着,又骄傲,又难过。

    她骄傲,因为她爱的人如此优秀。

    她难过,因为她已经预感到,魏舒义迟早会与她越走越远。

    魏舒义无意抬头,看见吴佳人的时候,愣了一下。很快,他又低下头去,继续跟家属们讲话。等家属们全部离开,已是十多分钟后。魏舒义垂头,扫了吴佳人一眼,没有说一个字,直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吴佳人像个小跟班,跟在他后面。

    魏舒义进了办公室,将门一关。

    吴佳人大胆伸手去握门把,发现魏舒义没有锁门,稍微松了口气。她推开门,看见魏舒义坐在椅子上。

    他什么也没坐,只是抬头看着窗外。

    慢慢走过去,吴佳人站在魏舒义身边,打量了他一眼,这才在他腿上坐下。

    魏舒义没有推开她。

    吴佳人便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她说,“我回来了,魏哥哥。”

    魏舒义不吭声。

    见状,她便知道,魏舒义还在生气。

    她心里无声叹息一声。

    想着魏舒义对自己一向是心软的,只要自己说说好话,撒撒娇,她就能原谅自己。吴佳人便凑到魏舒义的脖子上,抱着他慢慢地亲。

    任她如何邀请,魏舒义都纹丝不动、坐怀不乱。

    越亲,吴佳人心里就不安。

    忽然,怀中的人动了,却不是回应她的吻,而是动手,将她的头从他脖子上推开。

    “别这样。”魏舒义声音听着有些冷漠,他垂眸看着吴佳人。

    将吴佳人眼里的歉意和不安都看清了,魏舒义心里是难受的,也是不忍心的,但这一次,他不准备轻易原谅她。“佳人,你先回去,我要工作。”他终是不忍心对她说狠话。

    吴佳人心里在流泪,但她脸上却勾起一丝浅笑。

    “魏哥哥,你还要跟我生多久的气?我那天手机掉水里了,不是故意不接你电话的。”

    魏舒义接受了她的解释。

    “那你不生气了,好不好?”

    闻言,魏舒义眯起了眼睛。他将吴佳人推开,吴佳人便站了起来。魏舒义这才说,“我从来没有真正的谈过恋爱。”

    “嗯?”吴佳人感到不解。

    魏舒义脸上闪过一丝苦恼和迷茫。

    他无助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知道,我们都是成年人,我应该大度些。但是。”他的右手,放在胸口,他说,“这些天,我这里,一直闷闷的。”

    “多可笑,我是这方面的医生,但我医不好自己的心。”

    魏舒义仰头看着站着的吴佳人,他问她,“你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喜欢你,才会是开心的,是不痛苦的。”

    吴佳人差点当着魏舒义的面红了眼睛。

    他是真的爱自己。

    吴佳人差点就把自己接近东里圣华的真相告诉他了。

    但她又硬生生忍住了。

    她不能告诉他,告诉魏舒义了,只是加重他的负担,会连累她。

    吴佳人笑了声,却说,“有一个方法,或许会让你暂时地痛一痛,但很快,就会不痛了。”

    “什么?”魏舒义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吴佳人说,“不爱。”

    不爱,就不痛。

    魏舒义猜到了她会说这句话。

    他摇头,说,“做不到。”

    不爱她,做不到。

    爱她,又痛苦。

    他是吃饱了撑的才要谈恋爱。

    “你先回去吧。”

    “…好。”

    …

    离开医院,吴佳人去见了康辉。

    见到康辉,吴佳人就朝他扑了过去。

    康辉愕然不已,刚打算开口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紧抱住他的吴佳人哭了。

    康辉僵立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师妹,佳人,你怎么了?是不是东里圣华欺负你了?”

    吴佳人哭出了声来。

    “我喜欢他!”

    “我真的好喜欢他!”吴佳人双手紧紧地拽着康辉的后背衣服,她说,“我太不是人了,是我先去招惹他的,可我现在又让他痛苦难受。他问我,怎么才能不难受。我告诉他,不爱我就不难受了,可他说,他做不到…”

    “师兄,我真的想要跟他在一起,真的。我好几次都差点告诉他了,师兄,师兄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康辉心里也一阵难受。

    “对不起,苦了你了。”

    两个人,像是两只小兽,抱在一起抵舔伤口。

    这一切,都是他们设的局。

    当康辉发现圣华娱乐在招保镖的时候,他就跟吴佳人商量好了,要想个法子摘掉身上的警装,去圣华娱乐应聘保镖,接近东里圣华。他们苦于找不到一个令人信服的契机。

    杨舒的出现,就是那个契机。

    因杨舒和吴佳人过往的纠葛恩怨,吴佳人故意当街暴打杨舒,也说得过去。

    又因那天刚好是上级领导来视察工作,惹了事的吴佳人,很容易就会被开除。

    她顺利地脱下她敬爱的警装,成了一名失业人士。然后,她故意在网上投出多分求职信,又一家家的去面试,最后,成功接近东里圣华。

    这么做,是有风险的。

    从踏出第一步,吴佳人就做好了接受各种后果的可能。

    她想过自己可能会被东里圣华发现了,最坏不过是以某种意外事故身亡。也想过,魏舒义或许会因为各种事情跟她闹出矛盾,导致分手。

    尽管早就在心里演练过无数次,但当这一刻真的发生,吴佳人心里还是痛苦不已。

    “要不,放弃吧。”康辉说。

    吴佳人流着泪问,“放弃…然后让更多人的像小承一样生不如死,最后只能选择轻生来结束一生?让更多的同行让黄队他们一样丢掉生命?让更多的人,像小君一样,失去亲人?让更多的父母像磊子的父母一样,失去孩子,老无所依?”

    康辉听得心如刀绞。

    吴佳人狠狠地哭了一场,情绪似乎稳定了些。

    吴佳人突然说,“东里圣华跟我表白了。”

    康辉一愣。

    “这又是在耍什么把戏?”无论是康辉还是吴佳人,亦或是魏舒义,都认为东里圣华对吴佳人是在耍手段。

    吴佳人摇头,“静观其变吧。”

    ------题外话------

    解释疑点。

    之前有个书城的宝宝特意来沧海文学网提问,有关游轮盛宴黄队他们死亡的疑惑之处,我这里解释一下——

    一、游轮盛宴章节中写到佳人发现唐江云发微博,到佳人打电话、黄队他们死亡,最多也就四五分钟的时间。敌人是怎么做到立马安装炸弹的?

    原因是,以东里圣华的狡猾,每一次大型交易,他都会在现场安装自毁装置。(这里,后面还会提到的。)这样,一旦被警察发现,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销毁毒品。所以炸弹一开始就是安装好的,收到消息后,只需要乘坐小游艇暗自逃开、启动自毁装置就行。

    二、唐江云的确不值得同情,尽管他是被逼无奈,但他的做法令人发指,判死刑是死有余辜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