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3章 可惜、真是可惜
    经历了下午的那场对话,这个晚上,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去找对方。

    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吴佳人躺在床上,心里不是不痛。

    她想到什么,忽然爬下床,走进书房,打开电脑。

    找到电脑上那个黑色的图标,吴佳人打开《平行世界》很久没有登陆过游戏了,吴佳人打开游戏后,才发现要更新。

    她点了更新。

    这一更新,就等了一个多钟头。

    吴佳人输入账号、密码,点击登录。

    很快,一个蓝色的弹屏跳了出来。

    【尊敬的玩家‘翩翩佳人’你好,因诸多原因,平行世界被迫下架,暂不能使用。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很开心与你一起共同度过了十三年。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愿我们终有再会时。】

    看着这一场段话,吴佳人陷入怔愣中。

    现在,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也没了么?

    吴佳人有些接受不了这个消息。

    她打开百度,进入平行世界的贴吧,打开贴吧一看,果然,有很多用户都在讨论这件事。

    平行世界这款游戏已经面世很多年了,现在,越来越多有趣的游戏出现,知道平行世界的人也越来越少。作为平行世界的官方贴吧,关注人数竟然只有十万。

    吴佳人记得,这款游戏刚面试的时候,贴吧关注人有六十多万的。

    原来不知不觉中,那些人都走了。

    还愿守在老游戏里的人,都是有所挂念的人。

    她叹息一声,才打开贴吧吧主亲自发的那个帖子看了起来。

    原来,因为这款游戏运营费庞大,年年亏损,公司终于支撑不住,因资金断流,只能下架这款游戏。

    很多人都在下面评论——

    医者仁心:【游戏运营了十四年,我认识她十三年。她陪了我三年,我却守着一个没有她的游戏,等了十年。】

    吴佳人对这个名叫医者仁心的吧友还有些印象,当年平行世界比较火的时候,这个人跟他的女朋友是游戏里出了名的一对情侣。当年游戏里举行模拟手术比赛的时候,这个人也是进了前十名的。

    妙手回春:【在平行世界里,我是德高望重的医学泰斗。现实生活中,我成了一名房产销售。当年高考失败,复读一年,报了商学院。这个游戏结束了,我的梦也死了。】

    追忆:【当年介绍这款游戏给我的人,五年前已经去世了。现在,这款游戏也去陪他了。】

    ...

    花了一个多小时,将长达二十八页的回复贴全部看完。

    看完,吴佳人心里特别堵。

    想了想,她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一阵,点击了发送。

    翩翩佳人:【不忘初心,始终如一,我还是喜欢你。】

    她关掉了帖子,最后,将电脑桌面上的平行世界给卸载了。她关掉电脑,拿起手机,打开魏舒义的微信头像,想了半晌,最后,也只是对着手机叹息了一声。

    第二天,吴佳人照常陪东里圣华去工作。

    大早上,秘书雷打不动地来汇报了工作。

    她将例行工作讲完,想到什么,这才说,“老板,是这样的,乔丽娅小姐这几天一直在找你,你看...”

    东里圣华却看了眼门外的吴佳人,收回目光,他抬头对秘书小姐说,“除了公事,其他人找,一概不见。”

    秘书小姐有些心惊。

    “包括董静小姐和星辰小姐吗?”这两个,都是前段时间跟东里圣华打得火热的两个女人。

    东里圣华情绪没有波动,十分冷淡地嗯了一声。

    心中一凛,秘书点点头,这才转身走出办公室。

    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后,秘书悄悄看了眼总裁办公室门外站着的门神吴小姐。

    她没有错过东里先生刚才看吴小姐的眼神,难道这两个人真的发展成了可以上床的关系?

    吴佳人早已发现秘书在偷看自己,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到了九月一号,东里圣华亲自带着东里傲去小学报道。

    东里傲要上一年级了,特别兴奋,穿着一套灰色的小西装,背着小书包,走在东里圣华的身边,还没有他的大腿高。吴佳人跟在两个人身后,穿着一身黑色的宽松西装,面无表情。

    东里傲的班主任看了东里圣华和吴佳人一眼,心里琢摸着,这孩子的两个家长,都好高冷。

    一个多小时就搞定了报名手续,明天才正式上课。

    三个人一起走出校门,东里傲要去街边的书店买书皮,嚷嚷着要东里圣华陪他去。东里圣华盯着街边拥挤的文具店,犹豫了片刻,才点头同意了。

    雇主走到哪里,保镖就得跟着去。

    吴佳人跟在两人身后,见那两人进了文具店,她就在文具店外站着。

    这时,一群不过十二三岁的男孩坐了过来,穿着破洞牛仔裤,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烟,一看就是副不着调的小混混样。他们路过吴佳人的时候,还朝吴佳人吐了一口烟。

    吴佳人条件反射,迅速出手,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男生的手臂擒住,动作利索地摘掉他手里的烟。

    男生:“...”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做了什么?

    回过神来,少年冲吴佳人骂,“不就朝你吐了一口烟嘛,犯得着伤人吗!”他手臂被反擒住,疼得想哭,但他又不想兄弟面前掉面子,必须憋着。

    “喂,你快点放开我哥们!”

    另外几个男生都凶巴巴地看着吴佳人。

    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处于叛逆期,都是一副老子天下最大、唯我第一的张狂样。尽管吴佳人的身手有些惊住了他们,但他们仗着人多,也不惧怕。

    吴佳人冷嗤一声,用皮鞋将地上的烟碾灭。

    “青少年禁止抽烟,哪个学校的,我跟你们学校主任打个电话。”

    “神经病吧!”

    几个男生都有些生气,“管得多!”

    “能得你!”

    吴佳人下意识就想教育他们,这时,东里圣华走了出来。他冷眼扫过这几个少年,几个青少年都被他看得心里发虚。

    “吴小姐,放了他吧。”

    吴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

    “呸!”

    冲吴佳人呸了一声,几个少年落荒而逃。

    吴佳人看着他们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东里圣华走到她身边,看着那些人的背影,平静开口,“你管他们做什么,他们自己糟蹋自己,你又能做什么。”

    吴佳人便说,“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想,那这个国家就该完了。”

    “呵...”

    东里圣华眯起一双锐利的眸子,他看着路上这些小年轻们,忽然说,“烟摆在玻璃柜里,没有谁逼他们抽,是他们自己抵不住诱惑力...怪谁呢?”他偏头,注视着吴佳人,他说,“厂家也没有错,市场需要而已。”

    “今天他们会好奇去抽烟,明天就能因为好奇去吸毒。”吴佳人测抬起头,仰望着东里圣华,她问,“那你觉得,毒枭贩毒,也不是错,只是一种市场需要?”

    这话是一个坑。

    东里圣华看着她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

    吴佳人与他四目相对,不见半分怯怕。

    她就像是一只浑身带刺的刺猬。

    东里圣华忽然笑了,“我跟你说烟,你说毒做什么?”

    “都是毒,一个毒性潜伏期长,中毒慢些。另一个上瘾时间长,中毒深些罢了。”吴佳人摇摇头,她说,“你不懂。”

    看着她布满了哀伤的脸颊,东里圣华虚心请教,“什么我不懂?”

    “我曾经是缉毒警察,我见过太多惨例。”吴佳人指着面前的马路,对东里圣华说,“一个鲜活的人,因为染上毒瘾,产生幻觉,浑身不着寸缕,大半夜突然跑到马路上,被车撞了,身体落在五六米外的地方,头和身体分离...”

    她又指向斜前方的一个小宾馆楼,她说,“也有人,嗑药磕嗨了,从楼上跳下来,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他们中有的人,才十几岁。”

    手指,最后落到自己的身上。

    吴佳人望着东里圣华冷漠不见一丝怜悯的双眸,她说,“我的弟弟,也因为吸毒痛不欲生,就死在我的眼前。”

    “东里先生,你没有亲眼见过自己深爱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你不懂那种痛。”她指着胸口,说,“那是痛入心扉,夜夜噩梦都会尖叫的痛。”

    东里圣华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快地闪了下。

    “对不起。”他说。

    吴佳人诧异地看着他,听到他说,“我不懂你说的那种痛。”

    “不懂正常。”

    他要能懂,就不会做那贩毒头子了。

    片刻的沉默后,吴佳人忽然又说,“你都不知道那些贩毒的有多可恶。”

    闻言,东里圣华似乎真的有些好奇,他问,“怎么说?”

    “你还记得三个多月前,滨江游轮盛宴那晚的爆炸案么?”

    “嗯。”东里圣华点点头,又说,“听闻那次,咱们市局的警察,走了好几个。”

    吴佳人听到他这话,心里特别的发寒。

    他真的是一个特别聪明谨慎的敌人。

    你瞧,‘咱们市局’这样的话,他都能一脸自然的说出来,可见他的心理素质有多强硬,为人有多机警。他连说话,都不会给给人留一点把柄。

    一般情况下,身为毒贩,在谈话的时候,下意识都会用‘你们局里’,或‘你们队里’这样的字眼。可他,偏偏却用了‘咱们市局’这样的形容词。

    若非早已查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吴佳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他们国内隐藏的大毒瘤。

    “是啊。”

    吴佳人双手环胸,随意看着某处不转眼,轻声说,“那一次行动,我们队里一下子死了好几个人。黄骏生,你听说过吗?”

    东里圣华故作迷茫地想了片刻,才说,“是市局那个令贩毒团伙闻之变色的队长么?”

    “是啊,他们都管他叫做狗贼黄。”吴佳人笑得有几分苦涩。

    “他是个好人。”东里圣华喟叹道,“可惜了,太可惜了。”

    他会感到可惜?

    呵...

    见他将戏演得这么足,吴佳人心里冷笑连连,面上却也不显。她点点头,附和他,“是很可惜,他在的时候,咱们市那些毒贩,都得缩在龟壳里面做人。”

    听到缩在龟壳里做人这句话时,东里圣华垂在一旁的手,食指微微动了动。

    吴佳人又说,“那些毒贩有多可恶,是你不能想象的。”

    东里圣华适时发出一声惊讶的哦声,然后才问,“怎么个可恶法?”

    “为了不让我们抓到证据,每次他们在进行比较大型的交易时,都会在交易现场装上炸弹。就算我们收到消息跑去逮人,他们也能趁机毁掉毒品,销毁证据,让我们拿他们没办法。”

    “你知道,如果找不到毒品,我们也不能强行给他们定罪。”她长叹一声,一脸悲痛地说,“上次黄队他们,就是这么死的。

    东里圣华似乎真的被惊到了。

    他说,“那些人太可怕了。”

    “...是啊。”

    东里傲从文具店里跑出来,站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仰头看着东里圣华。他对东里圣华说,“爹地,我买好了,走吧。”

    闻言,东里圣华摸了摸他的头,牵着他朝他们停车的位置走过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