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4章 姑姑和东里
    回去的路上,至始至终,吴佳人的视线都放在窗户外面。

    看天、看云、看车、看路人,就是不看东里圣华。

    回到家,东里圣华就进书房去办公了。

    东里傲抱着他买的书皮,跑过来,站在吴佳人面前,仰头看着他。这孩子其实长得特别好看。尽管东里圣华不是个人,但他的模样却比一般人更像人,生的儿子,自然也好看。

    小家伙小声地问她,“你能不能,帮我包一下书?”

    自从上次在酒店,被吴佳人教训过一顿后,东里傲就变得礼貌多了。

    吴佳人也不是真的讨厌这小家伙。

    他爹地不是人,不代表东里傲也不是人。

    吴佳人心一软,便点了头。

    “太好了!”

    东里傲牵着吴佳人上了楼。

    这是吴佳人第一次来到东里家的楼上。东里傲的房间有一面大飘窗,窗户开了一扇,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方俞生家里。吴佳人站在床边,看到了方俞生他们家门口的那片人工湖,几只天鹅在里面嬉戏。

    “他们家很好。”东里傲不知何时,站在了吴佳人的身边。

    低头看了眼东里傲,吴佳人才看到他竟然站在一个小板凳上。

    也是,他挨着呢,不站高点,都看不到方家。

    吴佳人问他,“是么?你很喜欢?”她以为东里傲是指方家房子和环境好。

    “嗯。”

    东里傲用力地点头,他垂下头,右手捏着衣角,轻轻地揉,吴佳人听到他说,“方叔叔跟乔阿姨,特别好。两个小宝宝也很可爱。他们一家人,很幸福。”

    东里傲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方家,又很小声地叹道,“我们家不好,只有爹地,没有妈咪。”

    “…不幸福。”

    小孩的声音特别落寞。

    吴佳人盯着他那软软的发丝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抬起右手,落在小孩儿的头顶,揉了一把。“不怕,你爹地对你也很好。”

    “不一样的。”

    不想看东里傲继续难受,吴佳人便岔开话题,“来吧,包书吧。”

    “…好。”

    东里傲将需要包书皮的几本书放到桌子上,他协助吴佳人,将所有的书包好。书皮买多了两张,东里傲想了想,指着书柜上面,对吴家人说,“把那本小王子和爱德华的奇妙旅行拿下来,都帮我包上吧。”

    “好。”

    吴佳人不用起身,抬手就摸到了那两本书。

    她把书房桌上,随手拿起一本,才发现两本书的中间,夹着一张照片。

    吴佳人看见那照片,目光微微一凝。

    东里傲也瞧见了,顿时像被偷看了自己最心爱的宝贝一样,气急败坏地抢过那张照片,小心地将它藏在身后。

    将他的小动作瞧在眼中,吴佳人有些古怪地问,“这是…你妈妈?”

    东里傲抿着一双小小的嘴,有些不情不愿地点了头。

    “你妈妈她…”见东里傲眼中都有了雾气,吴佳人渐渐地没了声音。

    看他这伤心的反应,他妈妈估计是不在了。

    尽管刚才只瞥了一眼,吴佳人也看出来,她跟东里傲那个去世的母亲,长得挺像的。简直就像是姐妹。

    “你…”

    吴佳人想到第一次见到东里傲时,东里傲那反应,总算是有些理解他的行为了。

    她摸了摸东里傲的头,声音挺温柔的,她说,“东里少爷,哪怕我们再像,我也不是你妈妈。”

    “我知道…”东里傲这才将照片从身后拿出来,他小小的手在照片上轻轻的抚摸,他说,“我不记得我妈妈到底什么样了,爹地说,在我还不满一岁的时候,妈咪就走了。”

    东里傲声音带了哭腔。

    没有哪个小孩是不爱母亲的,哪怕是东里傲这样的家庭。

    “我只有她的照片。”他盯着照片上那个美丽的女人,哽咽着说,“唯一的一张。”

    吴佳人看着他,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原来如此。”

    将书都包好了,东里傲也不想下楼,他趴在床上,说是困了。

    吴佳人知道他是难过,就起身出了房间。

    她下了楼,才发现东里圣华不知何时已经从书房出来了,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在看文件。听到脚步声,他侧头,目光在吴佳人脸上飞快扫过,收回目光,他心里有些疑惑。

    小傲跟她说了什么?

    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你们在楼上做什么?”

    吴佳人朝他走过去,离得近了,才说,“东里少爷要我帮他包书。”

    “嗯。”

    东里圣华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表,忽然说,“留下吃晚饭再回去吧。”

    “不了。如果东里先生没事的话,我…”

    “现在才四点,还不到下班时间。”所以,哪怕没事做,她也得在这里呆着。

    吴佳人没有意见,也不能有意见。

    六点钟的时候,帮佣将菜全部端上桌了,将东里傲从楼上叫下来,帮佣就退回自己房间去了。吴佳人是要跟他们一起吃的,她坐在东里傲的对面,离东里圣华不远,也不近。

    饭吃到一半,东里圣华忽然说,“晚上一起去逛逛吧。”

    吴佳人便问,“你要出去?公事?”

    “私事。”说完,东里圣华特意补了句,“逛街。”

    吴佳人便说,“按照合同,晚上八点过后,便是加班时间了。加班时间工资是平时的两倍,逛街不属于加班,工资得按照平时的三倍结算。”

    “没有意见。”东里圣华相当痛快。

    但吴佳人还是有些不悦。

    她本来打算下班就去见魏舒义的。

    吃完饭,她还是老老实实地当东里圣华的保镖。

    东里圣华买东西的时候特别豪爽,不问价格,合眼缘就直接买。吴佳人看着他刷卡,早已习惯了,表情也就淡淡的。逛到九点半,东里圣华才打算回家。

    坐上车,他对司机说,“先送吴小姐回去。”

    吴佳人下意识拒绝,“不了,还是送东里先生先回去吧,再说,我的车还在你家…”

    无视吴佳人的推辞,东里圣华直接对司机说,“老陈,开车,先送吴小姐回去。”

    司机道好。

    吴佳人十分复杂地看了眼东里圣华,没有吭声了。

    车到了吴佳人小区门口。

    “谢谢。”

    吴佳人道了谢,推开车门就要走。东里圣华叫住她,然后,从后排那堆购物袋里面,拿了三个递给吴佳人。她看了一眼,隐约记得,里面装的是钱包、项链和一对耳环。

    “什么意思?”她脸色不太好看,已是生了怒气。

    东里圣华解释道,“给你的礼物。”

    “抱歉,无功不受禄。”说完,吴佳人推开车门就走了。

    东里圣华并不感到意外。

    刚走了两步,吴佳人又折身走回车旁,敲响了东里圣华的车窗。

    车窗闻声便摇了下来,露出那张扫一眼便觉得凉爽的俊脸。“反悔了?”东里圣华略感意外。

    吴佳人先是摇头,然后才没好气地说,“有件事,想跟你讲清楚。”

    “什么?”

    她问,“东里先生,人死了就是死了,这个道理,你是明白吧。”

    东里圣华周身的气息,似乎冷冽了几分。

    倏然片头,东里圣华凝视着吴佳人的脸颊,短暂的沉默后,他说,“小傲都告诉你了?”

    “我不小心,看到了那张照片。”

    东里圣华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下来。

    就在吴佳人以为他无话可说,转身打算回家的时候,东里圣华这才幽幽开口,“你觉得我在把你当替身?”

    吴佳人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

    “替身?不,你心里比谁都明白,我不是那一位女士。如果,你是想找一个跟那位女士差不多的人过日子的话,我劝你不要产生这个念头。我是有男朋友的人,我对你,真的不感兴趣。”

    这是她第二次直白了当的拒绝自己了。

    东里圣华浅笑了下,嘴角幅度只是微微扬起一些,很快就又拉平了。他说,“可我看上的,我就想要得到。”他的孩子需要妈妈,他也需要一个妻子。“我知道你不是娜冰,我也没有把你当做娜冰的替身,不过,我对你的确也有好感。”

    吴佳人眉头一皱,惊愕地问了一句,“娜冰?”

    以为她是在好奇娜冰其人,东里圣华难得耐心的解释了一句,“小傲的妈妈,叫娜冰。”提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冷漠的脸上,竟然也变得柔和了一些。

    “娜冰…”吴佳人若有所思,她问东里圣华,“你口中的那位娜冰,如果尚在的话,今年是不是刚好37岁?”

    东里圣华闻言微愣,“你怎么知道?”

    问完,想到某个可能,东里圣华突然一把拽住吴佳人的手。他的面孔在她目光中放大,两个人贴得很近,这距离有些危险了。

    东里圣华盯着她这张熟悉感十足的脸,紧声问她,“你认识她?”

    “如果,这个叫娜冰的女人,正好是37岁,又姓吴的话,那我是认识的。”

    东里圣华却说,“吴?”他似乎是在深思,片刻后,他才说,“她没有告诉过我她的姓,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娜冰。”他一直以为,娜冰就姓娜。到死,娜冰也没有告诉他,她竟然姓吴。

    东里圣华的反应,不像是装的。

    吴佳人叹了口气,将手腕从他五指间挣脱出来,她揉着手腕,轻声说,“我姑姑,叫吴娜冰。她跟我父亲的亲妹妹,他们长得很像。我的模样跟我父亲很像,所以我跟姑姑也很像。”

    竟是这样么?

    所以娜冰是与吴家断绝了关系么?

    “你姑姑她,为什么要跟你们断绝关系?”

    吴佳人说,“我也记不清了,那会儿我还小,只模糊记得,姑姑在学校里被她们的班主任…侵犯过。后来那个班主任的老婆却跑到学校,骂我姑姑,说是我姑姑勾引她老公。我爷爷觉得这事丢脸,就把我姑姑扫地出门了。”

    “后来,大概是在我姑姑离开三年后,她们班才有人爆出班主任侵犯班内其他女学生的事。那时候我爷爷才知道,是自己错怪了姑姑。”吴佳人印象里的姑姑,模样已经想不起来了。

    但她知道姑姑很好看,因为姑姑读书的时候,总有男孩子给她写情书。“后来爷爷想要把姑姑找回来,但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

    东里圣华静静地听着,心中有一丝丝的心疼。

    他仰靠在车椅上,揉了揉眉心。

    知道娜冰就是自己的姑姑后,吴佳人也不急着走了。

    她重新坐上车,回忆着童年里有关姑姑的记忆。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响起啪的一声。

    她偏头,看到东里圣华在抽烟。

    他捏烟的姿势有些奇怪,白皙且骨节分明的中指与无名指,夹着细长的香烟,一点红光在烟头上若隐若现。他吸了一口,那红光便大盛,烟雾从他鼻孔冒出来,手指上那一点红光又弱了一些。

    反复抽了几口,东里圣华才开口讲话,许是在跟吴佳人讲话,也可能只是单纯在追忆往事。“我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领着一群混混,在殴打一群人贩子。”

    他想到初遇的画面,笑了一声。“我就是那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孩子。那时候,她18岁,我14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