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来姑姑离开家后,竟然过得这么…令人大跌眼球。

    “我那个时候特别瘦弱,你大概不知道,我是孤儿院的孩子。孤儿院嘛,本来就吃不饱,我本身就长得瘦小,被人贩子拐卖走后,就更加营养不良。你姑姑那会儿已经没读书了,她在酒吧工作,是她赚钱供我读书。初中、高中、大学…”

    “我毕业后,跟她一起离开了那座生活了好几年的城市,去了别的地方安家。在那里,没有人知道我们的来历和过往,我和她结了婚。她三十岁那年,怀了小傲,三十一岁那年生了小傲,三十二岁那年…”

    他不说,吴佳人也明白。

    三十二岁那年,她就死了。

    吴佳人对姑姑的记忆比较浅薄,偶尔想起那仅有的亲人,她还会幻想着,姑姑或许还活着,就在她不知道的某个角落,好好地生活着。

    但此刻,那微小的希冀也彻底被切断。

    如果爷爷知道姑姑那些年的遭遇,怕是死也不会瞑目吧。

    弄明白自己与东里圣华之间的关系,吴佳人便说,“这么说,我该叫你一声姑父。”

    东里圣华:“…”

    “不,还是换个称号吧。”东里圣华可不想当她姑父。

    “怎么,你还想让我叫你老公?”吴佳人冷笑,“那可就是乱,伦了。”

    东里圣华神色变得微妙起来。

    吴佳人不想再跟他纠缠,推开车门就走了。

    东里圣华注视她走进小区,直到看不见了,这才收回目光。

    “竟是姑姑么?”

    也是了,若不是亲戚关系,又怎会长得那么相似。

    吴佳人拐进小区,转弯朝自己的住房楼走,她走了一段距离,忽然回头,看向一颗树下。

    灯光昏暗,树枝遮光,她看到一道修长的人站在树下,暗淡的灯光将他身影拉得斜长。吴佳人心猛地一颤,她有些吃惊,他来很久了么?

    吴佳人赶紧调转回头,迅速朝那人走了过去。

    渐渐走近,那人眉目唇角都变得清晰明朗起来。

    “魏哥哥。”

    魏舒义一直看着她,待她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魏舒义的身形才动了动。他伸出手,拉起吴佳人的左手。

    吴佳人迷茫低头,看见他用右手,不停地搓着她的手腕皮肤,眉目依旧安静好看似一副水墨画,但目光却带着厌恶与霸道。

    他看到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吴佳人想辩解。

    魏舒义将她手腕的皮肤擦到发红,吴佳人感受到了痛意,作势往回拉。愣了愣,魏舒义才松开她的手。

    吴佳人将手藏在背后,眼神有些委屈。

    “我跟他没关系的。”

    “那你为什么又返回他的车。”

    魏舒义声音冷冷淡淡。

    不过一天没见,两个人之间,似乎就多了一道隐形的墙。

    他没有对她发火,说话声音并不严厉,可吴佳人却听得感到心里难受极了。

    “你别生气,先听我解释。”

    “你说。”

    魏舒义告诉自己,一定要听她解释,千万不能凭自己看到的画面,妄自臆断。

    吴佳人一句话概括了刚才发生的事,“东里圣华的前妻,也就是东里傲的母亲,是我姑姑。”

    闻言,魏舒义也惊讶了一下。

    “你姑姑?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我父亲有个亲妹妹,两个人长得很像。不过,我姑姑在十七岁那年,就被我爷爷赶出了家门。”吴佳人没将姑姑被老师侵犯的那些事说给魏舒义听,她也要给自己的亲人,留个体面。

    “竟是这样。”

    魏舒义心里的怒火,淡了许多。

    “可一想到他碰过你的手,我就心烦意乱。”

    吴佳人便举起左手,冲魏舒义摇了摇手臂,才说,“那我们现在就去洗掉。”

    “…好。”

    魏舒义回了吴佳人的家,吴佳人当真去将手腕洗了一遍。

    “我仔细思考过了。”魏舒义也来了厕所,挨着吴佳人站着,他盯着镜子里面洗手的人。见那人抬头,朝他露出一个困惑的目光,就解释,“你说,不爱就不痛。”

    吴佳人定定的看着他,歪着头,耐心地等着他。

    “不爱你,我做不到。”他捏了捏她的脸颊,认命了。“你乖些,别让我吃太多醋,醋吃多了,我也会累。有句话说,累觉不爱,小心我真的放弃你。”

    吴佳人忽然垫脚抱住魏舒义。

    “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的体贴和信任。”吴佳人跟他保证,“再给我一些时间,等我先跟着东里先生赚点钱,有资本了,就辞职去A国陪你。”

    “好。”

    话说开了,两个人心里都不再郁闷发堵。

    吴佳人揪着魏舒义的衣领子,撒娇说,“好多天没碰你了,我好想你。”

    魏舒义,有些纳闷,问她,“是想我,还是想我的身体?”

    “都想。”说着,她的一条腿已经来到了他的腰上,顺势勾住,然后整个人跳起来,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吴佳人开始亲他,没羞没臊地亲。

    魏舒义也憋了好多天了。

    曝晒的干柴,一点就燃。

    魏舒义像是惩罚她一样,要的特别狠,少了往日的温柔和怜爱,多了几分刻意的粗暴。吴佳人愿意陪着他闹,完事后,她还特别感慨地说了句,“偶尔来一发粗暴的,还挺爽的。”

    正在暗自自责反应的魏舒义听到这话后,顿时觉得自己是白浪费感情了。

    “那改天,要不要玩点儿其他的?”魏舒义也就随口一问。

    闻言,吴佳人却露出兴致盎然的表情。

    她侧身面对魏舒义,提议道,“我知道,咱们市有一个很特别的情趣酒店,里面各种玩具应有尽有,只要你想得到的,都能在那里找到。怎么样,要不要去玩玩?”

    魏舒义愕然不已。

    “你怎么会知道的?”

    “以前做片儿警的时候,听同事说过。”

    魏舒义想了想,竟然有些意动。

    “好、好啊。”

    魏舒义心里想的是:去了那酒店,要好好教育教育吴佳人。

    吴佳人想的则是:到时候,一定要好好鞭打鞭打魏舒义,让他知道什么叫疼老婆。

    …

    清早,两人同时起床,发现时间有些晚了。

    两人争先恐后刷牙洗脸,搞定一切了,同时离开家。在小区外的早餐厅买了早餐,魏舒义开车去上班,吴佳人则坐出租车去东里圣华的家。

    到了7号别墅,吴佳人见到东里圣华,差点就开口喊了一声姑父。

    幸好她临时改了口,“东里先生,可以去公司了么?”

    “嗯。”

    知道她与娜冰的关系后,东里圣华对她的态度似乎又亲近了一份。

    毕竟,她是娜冰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弯腰打开车门,吴佳人请东里圣华上车。

    东里圣华却盯着她的脖子,目光晦暗不明,似乎还有些不悦。

    见他站在身后,迟迟不抬腿上车,吴佳人目露诧异,问他,“怎么了?”

    “吴小姐。”东里圣华语气有些阴冷,吴佳人肃然起敬,背不自觉挺直了。东里圣华目光在她后脖子的吻痕上停留片刻,才说,“多注意点个人形象,带着暧昧痕迹上班,可不专业。”

    说完,他这才上了车。

    吴佳人坐到副驾驶,从包包里掏出小镜子,对着自己的身体找了一圈,才在脖子后面找到两个乌青的浅痕。

    她悄悄给魏舒义发了一条微信。

    倾城佳人:【你故意的!】

    魏舒义正在询问一个心脏病人的情况,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声音一顿,很快又恢复了平常。“估计下周就能出院了,回家后再好好休息几个月,千万不要干重活,头两个月轻松活都不要做。”

    “好的魏医生。”

    “那你好好休息。”

    说完,魏舒义离开病房,在去往下一间病房的时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见到吴佳人发来的信息,他唇角微微上弯。

    将手机丢进口袋里,他又去了下一个病房。

    …

    情侣闹过别扭之后再和好,总要过一段时间浓情蜜意、蜜里调油的日子。

    接下来的一个月,吴佳人和魏舒义都处得不错。

    十月国庆节,魏舒义本打算跟吴佳人一起去西安游玩,结果东里圣华要出差去日本,吴佳人得随行。深海医院人又多,最后干脆将旅行延后了。在十月底,他们才去了西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