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6章 论讲童话故事的正确方式
    西安,真的是一座充满了历史味的城市。

    他们去了大唐芙蓉园,吴佳人说芙蓉园很美,魏舒义却说她比芙蓉园还美,乐得吴佳人抱着他一个劲地亲。

    他们还去看了兵马俑,吴佳人说兵马俑看着挺破烂的,还有些恐怖。魏舒义笑话她不懂历史。

    他们去了回民街,吴佳人说回民街挺好玩,好吃的太多,以后还要来。魏舒义骂她是吃货。

    在西安呆了四天,两人便得回去了。

    在离开西安的那天,魏舒义坐在机场里,想了想,还是给叶溪大神发了一条消息。

    魏舒义:【陈婧溪一直想来看看西安…我代她来了,西安很美,比我想象的还要美。】

    大神还是高冷如旧,并没有回复他的消息。

    两个多小时候,魏舒义他们的飞机抵达了滨江市。

    坐车回家的路途中,魏舒义记挂着叶溪的回复,便打开微博。他没看到叶溪的回复,却看到大神更新了一条微博——

    叶溪:过去多年,我学会烤曲奇了,今天我将饼干送去给我喜欢的女孩品尝,她说饼干很好吃。她觉得很幸福。我,也很幸福。配图。jpg

    点开图片,他看到了两只紧握的手。

    一瞬间,对于当年那场失败的手术,魏舒义彻底释然。

    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吴佳人本打算与魏舒义共度一晚的,结果在晚上八点钟的时候,却接到了东里圣华的电话。

    “东里先生,我的…”

    “我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你回来了。能过来一趟吗?小傲半夜肚子疼,我得送他去医院,他一直在喊你的名字…”东里圣华的语气难得充满了歉意和恳求,“吴小姐,你能来看一下他么?”

    一听说东里傲生病了,吴佳人不好推辞,“在哪家医院?”

    “市一医院。”

    “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吴佳人走出房间,站在厨房门口,盯着魏舒义做饭的背影看了片刻。

    似有察觉,魏舒义回头来,见到她站在身后,也不知道她究竟站了多久,便问,“是饿了么?再等一会儿,就剩下一道蒜香排骨了。”

    吴佳人确说,“魏哥哥,我得走了。”

    那人脸上的笑颜,迅速黯淡下来。

    “出什么事了?”他声音听着似乎很冷静,也平和。

    他总是这样,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很少冲她大声说话。这个人的性格,亦一如他的模样,温润且平易。

    吴佳人的目光,下意识下移,落到地板上,这是她心有不忍的表现。

    她望着地板,轻声解释,“东里先生的儿子肚子疼,送医院去了,那小家伙要我过去陪他。”

    魏舒义表情彻底冷淡下来。

    他洗了手,摘掉围裙,关了气灶,对她说,“太晚了,我送你过去。”

    “不必了,我自己骑车去…”

    “我送你去。”魏舒义的语气变得执拗不可忤逆,吴佳人最后还是遂了他的意。

    开车送她去市一医院的路上,魏舒义没怎么说话。

    吴佳人想说点儿什么,回头看到魏舒义那沉默而又好看的侧脸,又觉得自己多说一个字,都是对他的伤害。车子抵达市人民医院的门口,魏舒义说,“到了。”

    吴佳人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魏哥哥,你先回去,如果不要紧,我晚上会回来的。”

    魏舒义终于偏过头来看着她。

    将吴佳人满脸的不安瞧在眼里,魏舒义心里到底还是不忍。“嗯,好。”

    吴佳人这才下了车,进了医院。

    魏舒义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直到那个小点融于人群之中,最终消失在慢慢人海间,他这才低下头。

    …

    吴佳人到医技楼找到东里傲的时候,医生正在给他做腹部外科检查。

    东里圣华还穿着居家套装,看样子,东里傲这腹疼来的太急切,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吴佳人猜想,东里傲多半是得了急性炎症。

    片刻后,医生领着疼得直不起腰的东里傲走了出来。东里圣华立马站起身,弯腰将东里傲抱在怀中。东里傲小手拽着他爹地的衣襟,疼得脸色发白,没有力气哭,只是在哼哼。

    “爹地,我疼。”

    东里傲的声音,充满了痛楚。

    东里圣华有些急切,眼神都有些无措。

    吴佳人叹了一声,走过去,按住东里傲的右下腹部,东里傲立马大叫起来,“疼!”

    她收回手,与东里圣华一起,将目光对准医生。

    医生说,“是急性阑尾炎,做手术比较好。”

    一听要做手术,东里圣华下意识拧眉。

    阑尾炎,也不是多大的病,但疼起来很要命。

    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小孩儿,东里圣华最后还是点了头,“那安排手术吧。”

    “行的。”

    东里圣华这才低侧头对身旁的吴佳人说,“吴小姐,得麻烦你在这里陪陪他。”不想听吴佳人推脱,东里圣华便说,“我也会一直呆在这里,保护我,是你的职责所在。我会按照合同给你结算工资。”

    一句话,彻底斩断了吴佳人的后退之路。

    东里傲这情况,她也走不下心。

    先不说这个小孩子其实还挺可爱,就冲他是自己姑姑孩子的份上,吴佳人也不能对他置之不理。

    “好。”

    吴佳人便给魏舒义打电话。

    电话突然被摁断了。

    以为魏舒义又是在生闷气,吴佳人便没有在打。

    魏舒义就站在医院走廊的另一头,他看着东里圣华抱着东里傲,与吴佳人一起,朝住院部那边走。三个人靠得那么近,莫名的,让魏舒义产生一种他们才是一家三口的错觉。

    手机响了,怕吴佳人发觉,他便在第一时间给挂了。

    东里傲被推进手术室之前,特别不配合,他嚷嚷着,“爹地!你陪我好不好!佳人姐姐,你也陪着我好不好!”他特别怂,别看他看起来挺冷酷的一小孩,实际上特别怕疼。

    东里圣华满头黑线,他想拒绝东里傲,但是东里傲叫的太惨烈了,整层楼都听得到他的叫声。

    吴佳人就问医生,“我们能陪着么?”

    医生能拒绝么?

    他是能的。

    但面前这个人,他最好还是不要拒绝比较好。

    “换衣服,一起进来吧。”

    于是,东里傲一人做手术,吴佳人和东里圣华两人作陪。

    看着刀在自己儿子的肚子上划,东里圣华有些不忍心,便将头偏了过去,落在了吴佳人的脸上。吴佳人则一直看着手术台上的进程,全程都很淡定,并无半分不忍心。

    东里傲看到刀片靠近自己的肚皮,哪怕下半身已经没有知觉,还是吓得一哆嗦。

    他猛地伸出右手,想要抓住什么,给自己一点安心的力量。

    这时,吴佳人迅速握住他的手。

    东里傲似乎松了口气,脸上的慌乱也淡了些。

    东里圣华看着女人与孩子紧握在一起的手,眯起眼睛,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势在必得。

    阑尾手术只是一个小手术,并无什么危险性,但从进病房到出病房,也花了三个多小时。回到病房后,东里傲紧张地情绪这才逐渐放松,等麻醉效果彻底散去,东里傲就开始哼哼了。

    吴佳人坐在一旁,听着他哼,听他跟他爹地撒娇。

    “那你,给我讲个美人鱼的故事。”

    东里圣华说,“你已经六岁了,不再适合听这样的故事了。”

    “我想听。”

    见东里圣华不为所动,东里傲忽然一皱眉头,低声小气地说,“好疼啊…”

    东里圣华彻底那他没办法。

    他在病床一角坐下,面无表情地开始讲故事。

    “从前…”

    东里傲和吴佳人同时竖起耳朵。

    东里傲是对故事感兴趣,吴佳人则是对东里圣华这个人会讲故事这件事本事感兴趣。

    “有一条小美人儿,她是海底公主。有一天,她救了落海的王子,并且爱上了他。后来,小美人以声音为代价,将鱼鳍换成腿,走上岸接近了王子。可王子却误会是别的女孩救了落海的他,因此要和那个女孩结婚。美人儿想告诉王子,是她救的王子,但她不能说话,最终眼睁睁看着他们结了婚。后来,美人儿的姐妹们给了她一把可以杀死王子的匕首,把王子的血涂在她的脚上,她就可以回归大海。但是美人儿不忍心杀死王子,最后,自己化身成了泡沫。”

    一个故事,就这样讲完了。

    吴佳人心想,这故事可真简洁。

    东里傲这说,“小美人鱼可真善良。”

    东里圣华冷哼,他说,“因为她善良,所以她只能看着自己爱的人与别人成婚,自己却化身为泡沫。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善良的人都会死。”

    东里傲:“!”

    “这个故事还告诉我们,物种不同就不要相爱,那是痴心妄想。”

    东里傲忍不住说,“可我们老师不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们的老师只能当老师,而我当老板了。”

    东里傲竟然觉得东里圣华讲的好有道理。

    吴佳人不忍心再听下去,她赶紧走过来,趁早扳正东里傲的三观。她说,“你爹地是胡说的。爱一个人是默默付出和成全,因为爱王子,所以成全王子去迎娶他爱的人。因为爱王子,所以不舍得杀害王子,宁愿化身泡沫。”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是成全和付出。”

    东里傲点点头。

    他思考了一会儿,才说,“我觉得佳人姐姐讲的比较有道理。”

    从吴佳人开口说话开始,东里圣华就一直盯着吴佳人。

    听她讲完话,东里圣华才问,“吴小姐觉得,爱是成全是付出?”

    吴佳人点头。

    东里圣华冷嗤。

    “是么?”

    吴佳人没接他的话。

    东里圣华却说,“可这个故事里,我却欣赏那个嫁给王子的女孩。她什么也没做,就收获了王子的爱情和王妃的宝座。”他一边说,一边握住东里傲的小脚,还捏了捏。

    他又说,“我认为,爱就是将一个人抓到自己身边,无论方法。”

    吴佳人脸色不变,只说,“人,不是你想抓就能抓的。”

    “是么…”东里圣华指腹在东里傲的肌肤上轻轻地抚摸,嘴上却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东里傲越来越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东里傲饿惨了,嚷着要吃东西。

    询问了一声,得知可以喝少量流质物后,吴佳人就给他喂了些稠米汤。

    东里傲眨巴眨巴嘴,轻叹一声,又对吴佳人说,“佳人姐姐,你来当我妈妈吧。”

    吴佳人拒绝的不露痕迹,“你又在说胡话了。”

    东里傲则将目光移到他爹地身上。

    东里圣华看了他一眼,只是笑。

    一天后,东里傲必须得下床活动。

    吴佳人就陪着他,两个人在医院的走廊上,慢吞吞地走着。

    东里圣华今天不在,也不知道是在忙什么。

    吴佳人心里挂怀着魏舒义,忙中抽空,给他打了个电话。

    魏舒义大概是在忙,没有接。

    事实上,魏舒义的确是在忙,他有一台手术要做。

    他做完手术,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洗了手,魏舒义打算出去吃点东西。他一边看手机一边下楼,看见有条未接来电,来自吴佳人。他略沉思了下,还是给她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魏舒义走出电梯,刚走出住院大楼,就看到大门口站着的那个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黑色的长裤,依靠着一辆黑色的宾利,目光、神情,都冷酷淡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