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7章 他就是欠骂
    这算是魏舒义,第二次真正意义上见到他。

    “喂,魏哥哥…”

    吴佳人的声音刚从听筒里传出来,魏舒义就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他下意识地将手机给关机了。

    东里圣华抬起头,就看到站在大门口的男人。

    穿一身烟灰色衬衫的魏舒义,身姿挺拔如松,几乎与那门框平行。他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装在兜里,俊俏而温润的一张脸上,一对好看的唇,紧紧地抿着,正打量着自己。

    东里圣华朝他点点头,才开口,说,“魏先生,有空么?”

    “做什么?”魏舒义对他没半点好感,也难得跟他虚情假意、虚与委蛇。他皱着眉,拿出医生的专业素养来,对东里圣华说,“心脏不舒服?那得去挂号,我私下里不接诊。”

    东里圣华所有的好脾气,被他这一句话给碾死了。

    那张薄利的红唇张了张,半晌后,才生硬地说出一句,“魏先生真有趣。”

    魏舒义微微笑,深藏功名与利。“东里先生,要挂号的话,你得先去门诊大楼。”说完,他还好心地指了指左手方的一栋大楼,对东里圣华介绍道,“门诊大楼,是这栋。”

    东里圣华的镇定脸色差点挂不住。

    “不了,我是来找魏先生的。”

    “那是私事?”

    “对。”

    魏舒义抱歉一笑,他看了看腕表,一脸抱歉的对东里圣华说道,“那得麻烦东里先生等一会儿,现在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事,只能等到下班后再说了。”

    “…好。”

    东里圣华面无表情地看着魏舒义很自然地转身,又回了住院楼。

    一背过身,魏舒义脸上的淡笑就消失不见踪影了。

    东里圣华来找他,是要说什么?

    他回了办公室,从抽屉里找到一封饼干,随意吃了些,当真就耗到了下班时间,才慢吞吞地收拾好东西,磨磨蹭蹭下楼。

    见东里圣华的车还停在那里,魏舒义心里是相当诧异的。

    他这么有耐心,到底是要找自己说什么?

    魏舒义敲响东里圣华的车门。

    东里圣华摇下车窗,看了眼魏舒义,见他提着包,皮笑肉不笑地说,“看来魏先生很忙。”他五点四十下班,这都快六点半了,收拾东西用了半个多钟,真的挺忙。

    魏舒义摆了摆手,回了句,“病人多,耽搁了会儿。”

    东里圣华自然不会拆穿他。

    “东里先生有什么事要对我说?”

    “魏先生,不忙的话,我请你吃顿饭吧。”

    这都下班了,还能忙什么?

    魏舒义不得已,只好点头承下了他的邀请。

    魏舒义开了自己的沃尔沃,他的车跟在东里圣华的后面,最后,两辆车都停在一家日本料理门口。

    两个人进了店内,点了菜,东里圣华还是不说自己的来意。

    等到料理上桌的时间还有点长,魏舒义见他迟迟不说话,便掏出手机来打游戏。

    东里圣华盯着这个人,皱起了眉头。

    都三十岁的人了,还玩游戏,太玩物丧志了些。

    “我以为玩游戏的,都是小孩子。”东里圣华开口,说了句看似不着边的话。

    魏舒义沉迷游戏不可自拔,只说,“人老心不老啊。”

    “呵…”

    东里圣华拿手指轻轻地摩擦着盛装清酒的酒杯,突然又说,“原来吴小姐,喜欢的人竟是这样。”

    魏舒义点击屏幕的手指,在空中停顿片刻。

    他关了游戏,抬头,直盯着东里圣华。

    “东里先生对我很好奇?”

    东里圣华也不回避他的提问,他摇了摇杯子,看着杯中澄清的酒液,低声说道,“我向吴小姐表白过。”

    魏舒义双眼微眯,没有接话。

    “但是她拒绝了。”

    闻言,魏舒义笑了下,说,“当然,她可是爱我爱得不行。”

    东里圣华有些被噎住。

    半晌后,他又说道,“我很好奇,那个让吴小姐喜爱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他目光在魏舒义身上上下下地扫,看完,就奇奇怪怪说了句,“原来就是这个样。”

    魏舒义也没深问,在东里圣华眼里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肯定不是好话。

    等东西上桌了,他吃了一口,满嘴的怪味,顿时放下了筷子。

    魏舒义开口说道,“吃不惯日料,让你见笑了。”

    微微摇头,东里圣华挺理解的,他说,“没事,有人爱,有人就不爱。”

    “可不。”魏舒义端起水喝了一口,没喝酒,他还得开车回家呢。

    放下水杯,魏舒义望着面前那些碟盘筷子,又说,“有人爱吃中餐,有人爱吃日料。你硬是要让那吃惯了中餐的人去吃日料。你觉得日料美味、高级。可人家只觉得满嘴腥味、规矩多。”

    “这谈恋爱就跟吃东西一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强求又有什么办法?”

    魏舒义相信,东里圣华懂得他这话的深意。

    东里圣华眼也不眨地注视着魏舒义,他小瞧了这个医生。

    他说话冷嘲热讽、夹枪带棍,还真不是个好欺负的软骨头。

    “可也没人说,吃惯了中餐的人,就不会吃日料。”东里圣华笑了下,这一笑,竟也挺好看。魏舒义必须得承认,东里圣华各方面都是个出挑的人。

    东里圣华又说,“就像我,一开始也是不吃日料的,第一次吃,也觉得味道古怪,尤其是蘸了芥末以后,更加难吃。可渐渐地,我现在也很衷情日料。所以,魏先生怎么敢肯定,一开始不爱吃日料的人,以后就不会喜爱日料呢?”

    魏舒义沉下脸来。

    看来这东里圣华也是个厚脸皮。

    他冷笑,难得再跟他兜弯子。

    魏舒义单刀直入,讽刺东里圣华,“人的口味的确会变,一个人爱吃中餐的人,是可能会爱上吃日料。但,有我的佳人,却不会再爱上另一个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姑父。”

    东里圣华神色微变。

    他某种迸射出来一道冷光,他冷冽的模样,容易吓着别人,却吓不到见惯了各种场面的魏舒义。

    他要这么轻易就能被吓到,也不配拿上手术刀,拯救他人的生命。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东里圣华自言自语,他忽然低笑一声。抬头,东里圣华直勾勾地注视着魏舒义,他勾唇,笑得有些诡谲莫名。魏舒义觉得他的笑容有些古怪,看得他心里特别不舒服。

    东里圣华忽然说,“魏先生,佳人真的很好,尝到过她的美好的人,都舍不得放手。”

    “你不舍得,我也不舍得。”

    魏舒义脸色巨变。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尝到过她的美好的人。

    东里圣华笑容越发邪恶难品读。

    他没有详细解释,只对魏舒义说了一句话,“上次在马尔代夫,我和吴佳人,单独在那里过了一天一夜。”

    …

    魏舒义知道,东里圣华是个狡猾的人,他说的话不可信。

    但东里圣华的话,始终成了一根扎在他心里的刺。

    上次在马尔代夫…

    想到那条售价不菲的黑色礼服裙,以及吴佳人从马尔代夫回来,去医院找他时,那有些异常的眼神,他心里忽然慌乱了起来。

    魏舒义不敢乱猜测。

    他第一时间将手机开机,给吴佳人打了电话去。

    吴佳人接的很快。

    “魏哥哥。”

    “你现在有空儿,我想见见你。”

    吴佳人有些开心,他总算愿见她了。

    “好啊。”

    魏舒义将车开去市人民医院,在医院小操场上见到了吴佳人。

    吴佳人坐在操场的木条长椅上,在低头玩手机。

    七点多的滨江市还没有彻底天黑,但是操场路边的灯已经全部亮起。她坐在那里,不同方向的灯光,在她的四面八方拉开身影。每一道身影,都那么的好看。

    听到脚步声,吴佳人抬起头来,看见魏舒义,抿着的唇顿时间勾起。

    她的脸上,绽开绝美笑颜。

    “魏哥哥。”

    魏舒义的心跳有些快。

    想到这个人,是自己的,他就忍不住开心。

    想到还有别的人在光明大胆的觊觎她,魏舒义就想将她藏起来。

    他整理好心情,这才朝她走了过去。

    吴佳人立马握住他的手,跟他叽叽喳喳的说话。讲这两天东里傲那小子有多讨厌,讲她有多想他…

    “今天下午,东里圣华来见我了。”

    正在讲话的吴佳人,听到这句话,突然安静了。

    她仰头望着魏舒义,目光是愕然的。

    “他找你做什么?”

    “跟我宣战吧。”

    “宣战?”

    “嗯。”

    见吴佳人露出迷茫之色,魏舒义就说,“他是在跟我宣战,他要追求你,与我竞争。”

    吴佳人忙说,“我不爱他!”

    “我知道。”

    两个人在木头椅子上坐了下来。魏舒义沉默了很久,还是决定坦白。“他今天,跟我说了一件事。”

    “什么?”吴佳人侧头望着他,见魏舒义对接下来的话,似乎感到难以启齿。

    她心里感到惊讶,却还是耐心地静等下文。

    魏舒义的右手被吴佳人抱着,左手却垂放在木椅上,他的手握着,左手大拇指的指甲深深地陷在食指肉中。

    他内心很挣扎。

    他知道,问出来,是代表他对吴佳人的不信任和这段感情的不自信。

    但不问,又不妥。

    “他说,上次你们去马尔代夫,你们两人,单独共度了一天一夜。他还说了一句话。”

    吴佳人脸上的笑容已经彻底消失了。

    倒不是在气魏舒义,而是对东里圣华的所言所行,感到不可理喻。

    “说什么!”吴佳人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

    魏舒义说,“他说,尝到过你的美好的人,都舍不得放手,他舍不得对你放手。”

    闻言,吴佳人立刻张嘴咒骂,“日他娘的!他什么时候尝过我的美好?这狗东西,为了离间我们,简直无所不用其极。你等着,他就是欠骂,走,我带你去跟他当面对质!”

    吴佳人的激烈反应,有些惊到了魏舒义。

    但他却彻底安了心。

    “算了,不去。”他本来就不是真的信东里圣华的话,吴佳人的反应,更是彻底证实了东里圣华才是胡言乱语的那个人。

    吴佳人却不肯就此作罢,她坚持带魏舒义去找东里圣华问清楚。

    就在这时,魏舒义的手机响了。

    他赶紧接起,是医院打来的,通知他有个病人情况有变,心率突然失常。

    “我得赶去医院,你注意休息。”

    “…好。”

    看着魏舒义的身影跑远了,吴佳人一脸的愤然之色这才消失。

    那张脸上,布满阴冷。

    东里圣华今天的举止,是彻底惹怒了她。

    不过,魏舒义今天专门来找她问这事的真假,这也有些伤到她。

    他为什么不信自己呢?

    魏舒义将车速开到迅速车速的最大,直奔医院。快要到深海医院的时候,在经过最后一个红绿灯的时候,竟然跟一辆小货车撞上了。

    砰!

    魏舒义的车子,被小货车猛力一撞,直冲向一旁的花坛。

    砰!

    又是一声巨响,车子终于停止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