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69章 这个男人真小气
    “那我来吃晚饭吧。”

    “好,我让司机去接你。”

    魏舒义的车被撞坏了,他也不打算要了。他本想换一辆安全性能更好的,但想到圣诞节过后就要去A国深造,就不打算买了。

    现在出行,要么打车,要么做公交车。

    听乔玖笙这么说,盛情难却,魏舒义便同意了。

    晚上,他去方俞生家吃了饭,又在他们家里玩了会儿。

    大概八点钟的时候,他便打算告辞了。乔玖笙热情挽留他,“反正你最近也不上班,今晚就在我们这里住下呗。”

    魏舒义好几天没有看到吴佳人了,挺想她的。

    他拒绝了乔玖笙的挽留,让司机送他回去了。

    路过7号别墅,他看到东里圣华和他儿子穿着运动装,刚从外面跑步回来。他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在快到吴佳人小区的时候,魏舒义打电话给吴佳人。

    电话很快被接听。

    “佳人,我快到你家了,你在家吧?”

    吴佳人却说,“东里先生今晚要去见个客户,我得一起去。”

    魏舒义愣住了。

    他分明看见东里先生和他儿子在一起啊…

    “佳人,你现在跟东里先生在一起?”

    “嗯。”

    “在哪儿了?”

    吴佳人没觉得他这话有什么奇怪,她说,“在公司,马上就出发去见客户。”

    魏舒义的眼里,布满了阴翳。

    他哦了声,挂了电话。

    车停在吴佳人小区门口,魏舒义对司机道了谢,自己一个人走到吴佳人他家楼下。他仰起头,看到五楼亮着两盏灯。

    她在家,却撒谎说不在。

    她是在躲避自己么?

    仔细想想,从他出院后,吴佳人似乎就没怎么主动联系过他了。

    为什么?

    是真的很忙,还是…

    后面那个可能性,魏舒义拒绝去想。身体好得七七八八了,魏舒义终于回医院上班了。

    袁俊一见到他,就将他的衣服扣子解开。

    魏舒义吓了一跳,大骂他变态。

    袁俊二话不说,直接将他衬衫上面三颗扣子全部解开。没了衣服的遮挡,他衬衫下那些淡粉色的浅色疤痕,就全部露了出来。袁俊看了一眼,才说,“小伤,死不了。”

    原来是想看他的伤势。

    魏舒义赶紧将衣服穿好,瞪了他一眼,“没规矩!”

    袁俊哼了哼,转身跑回自己的办公室,将门关了起来。

    魏舒义去了自己办公室,看见在那里坐着的徐老。徐老不愧是袁俊的老师,见到魏舒义,也做了和袁俊一样的动作——解扣子!

    “我自己来!”

    魏舒义赶紧主动将扣子解开,将伤口给徐老看了眼。

    见到那些伤势,徐老点点头,也说,“你小子命大,车都撞坏了,人竟然只受了点儿轻伤。”

    “是啊,命大。”

    徒弟捡回来一条命,还完好的回院来上班了,徐老和陈老都松了口气。

    “你这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师娘今早去买了菜,你今晚下班后去我们家吃晚饭。”见魏舒义开口要说点什么,徐老立马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他,表情是故作的凶狠,“不许说不去。”

    魏舒义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行,我去。”

    下午下班后,魏舒义蹭袁俊的车子,与他一起去了徐老他们家。

    徐老的女儿徐莹莹回来了。

    一看到魏舒义,徐莹莹就扑过来,作势要抱他。袁俊赶紧横在两个人中间,他提着徐莹莹的衣襟,拉着她往一边走,一边走一边教育她,“你魏大哥是有女朋友的人,你不能再随便随便抱他了。”

    徐莹莹撇撇嘴,肩膀一抖,抖掉袁俊的手。“他有女朋友了,你就可以随随便便的碰我了?快放开!”

    手被甩开,袁俊脸一垮,又将手搭上去,嘴上还说着欠打的话,“那我还偏就碰了。”

    “是谁的咸猪手啊…”

    两个相差三四岁的年轻人在沙发边上,玩起了你不许我碰,我偏要碰的游戏。

    魏舒义将那两个幼稚鬼的行为看在眼里,既感到无奈,又觉得心暖。

    饭桌上,四个长辈对他好一阵嘘寒问暖,搞得魏舒义都吃不下饭了。

    徐师娘眼勾勾地盯着魏舒义看了片刻,忽然问,“你怎么不带佳人一起过来啊?”

    闻言,魏舒义态度自然地摇了头,有些无奈,又有些嗔怒似的讲道,“佳人不是做保镖去了么,他们那个老板特别忙,天天晚上加班,一个月只能休息两天。”

    见他这么懂礼貌的人,竟也会对一个人抱怨不停、喋喋不休,徐师娘反倒放了心。

    袁俊听到了这话,就幸灾乐祸地说,“我听说情侣久不见面,或各自太忙碌,感情是会分裂的。”说完,抬头,发现桌上其他四人的视线都盯在自己身上,目光带着不悦和愠怒,为了不引起公愤众怒,袁俊只好讪讪闭嘴。

    吃了晚饭,魏舒义和袁俊都在徐家呆了半个多钟头,挺徐莹莹跟他们讲她在国外学习的趣事。

    “丹尼尔长得挺帅的,就是太花心了,我不喜欢。”徐莹莹这么说。

    袁俊忙说,“那你可得多个心眼,私生活乱的人,小心带病。”

    “你当我傻?”

    说着说着,这两个人又互呛声起来。

    魏舒义突然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徐师娘看时间,也快八点钟了,就同意了。

    袁俊也跟着他一起告辞。

    徐莹莹送他们下楼,下楼后,她对袁俊说,“陪我去逛街呗,我昨天买了个粉色的闪闪发光的包包,现在就缺一套衣服跟它搭配了。”

    袁俊立马夸张地大叫,“有没有搞错,专门买衣服配你的包包。你这样乱花钱,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又不花你的钱!”

    两个人差点又吵起来。

    终于,徐莹莹注意到魏舒义,她停止跟袁俊的争执。天早就不热了,夜里穿件长袖衬衫还能感觉到几分凉意。徐莹莹跑过来,拉了拉魏舒义的衣袖子,抬头仰望他,问道,“魏大哥,你跟我们一起去么?”

    魏舒义摇头,“我不去了,你们去吧,玩得开心。”

    袁俊骂他是老干部,天黑就归家,没有一点年轻人该有的朝气,不懂享受夜生活。

    魏舒义想到上次那丰富的‘夜生活’,顿时脚下生风,跑得更快了。

    打车回家,魏舒义牵强了一晚上的笑颜,彻底垮下来。

    他扭头望着街边那些发光发亮的店铺,想到吴佳人,心情有些烦躁。

    第二天,大早上班,魏舒义去查了病房,回到办公室。

    他刚坐下,手机就响了。

    打开一看,见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号码,他犹豫了两秒才接听。

    “你好,我是魏舒义。”

    “魏医生你好,我是唐君伟。”

    唐君伟。

    花了两三秒的时间,在脑海里搜索了下这三个字,终于,魏舒义记起了这号人物。是之前一个女病人的男朋友,还给他送过十万的支票红包。

    对上号了,魏舒义再讲话时,就少了几分冷淡。

    “是唐先生啊,怎么了?是小菁姑娘身体…”

    “不不不!”唐君伟赶紧开口说,“小菁身体很好呢,是这样的,这个月二十号,是我跟小菁的结婚大礼。”

    “小菁这条命,是你把她从鬼门关拖回来的。我们能走到今天,魏医生你是功不可没的。想问下,魏医生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给我们做个见证么?”

    人家亲自打电话来了,又是结婚这样的大喜事,魏舒义自然不便推脱,便应下了。

    挂了电话,他翻看日记,见没有几天了。

    想了想,他还是拿了手机,给吴佳人打了电话。

    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吴佳人和魏舒义正在前行去某个影帝拍摄现场探班的路上。她先将电话挂了,这才发短信给魏舒义。

    小流氓:【怎么了?我在工作,不便接电话。】

    盯着这条短信,魏舒义眼神一暗。

    又在工作…

    嘟嘟——

    手机震动。

    吴佳人又打开手机,看到信息。

    哥哥:【你20号有空么,有个地方,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小流氓:【20不行,那天有重要安排。24号去行么?】

    哥哥:【那算了,我一个人去也行,你上班吧。】

    关了手机,魏舒义眼里的些许期待之色,彻底消失。

    “你在跟谁发短信?”

    东里圣华的声音,陡然在逼仄的车厢里响起。

    吴佳人将手机放进裤兜里,冷冷淡淡地说了句,“男朋友。”

    “你们最近是不是在闹别扭?”东里圣华发现这些天,吴佳人休息时间都没有跟他打电话。这在他看来,是极不寻常的。

    吴佳人冷哼,“我是不是该对东里先生说一句,拜你所赐?”

    东里圣华仔细分析她这话。

    她这是在迁怒他什么?

    仔细回想,东里圣华才说,“明知道我是在胡言乱语,他还介怀了?”他轻笑,对吴佳人说,“这个男人可真小气。”

    吴佳人不吭声,脸上却露出伤心的表情,仔细看,还有些愤怒。

    所以说,那个魏舒义,是真的在怀疑她和自己不清不楚?

    东里圣华的心情忽然变得好了起来。

    他说,“这么看,他也不怎么爱你,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肯给你。”

    吴佳人还是不说话,只是脸色越发地阴鸷了。

    探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危险。

    东里圣华又不是柯南,不至于走到哪里,危险就跟到哪里。

    倒是有个小女星想巴结东里圣华,不住地朝他抛媚眼,东里圣华看得心里烦躁,就跟吴佳人说,“吴小姐,麻烦你想个办法,帮我挡住那个女人的视线,看了恶心。”

    于是,吴佳人就闪身站在他的身前,挡住了那个女人的视线。

    那女人气极了,东里圣华却满意极了。

    回程的途中,他让司机开车去一家高级礼服定制屋。

    到了那里,吴佳人陪着东里圣华上楼。

    设计师给东里圣华量了尺寸后,又走到吴佳人的身边,替她量身体数据。吴佳人有些错愕,她不解地看向东里圣华。东里圣华读出了她眼中的不解,这才说,“必要的时候,你得陪我出席特殊场合,这一点,你不会忘了吧?”

    吴佳人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却配合起设计师的动作来。

    一转眼,便到了20号这天。

    吴佳人陪着东里圣华去到目的地,才发现,他们是去参加龙啸娱乐公司成立三十周年的盛会。宴会举办地在帝国饭店的二楼。

    二楼最大的那间宴会厅,被方平均包了下来。

    龙啸娱乐与圣华娱乐,几乎瓜分了Z国整个娱乐帝国,龙啸娱乐成立三十周年的盛会,东里圣华于情于理都该到场庆贺。吴佳人与东里圣华到场的时候,有不少媒体都在对着他们拍。

    长长的红地毯,足有二十米左右长。

    红地毯两旁,镁光灯闪烁不停,记者翘首迎接每一位大腕明星。吴佳人他们是等所有明星都走完了红地毯后,才携手出场的。

    这是红毯礼仪。

    哪怕被东里圣华楼主了腰,吴佳人也不能拒绝。

    两个人都穿着黑色,东里圣华着一身黑色高级绒面西装,吴佳人则穿了一袭设计风格强烈的黑色高开叉长款礼服裙。叉口开得特别高,吴佳人一双美腿随着行走的步伐,若有若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