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1章 体面点,好聚好散
    吴佳人是穿着礼服,出现在魏舒义家门口的。

    魏舒义拉开门,看着门外漂亮迷人的她,眼里有迷恋,也有不愠。

    “近看你,比远看你,还要好看。”魏舒义说。

    吴佳人听了这话,却说,“你看到我们了。”她语气是笃定的。

    “是。”魏舒义也没有隐瞒。

    “能进去聊聊吗?”

    犹豫了一下,魏舒义拉开了门。

    进了他家,吴佳人坐在沙发山。

    魏舒义在她对面坐上,没给她倒水,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模样沉默,唇线平直,目光带着打量与冷淡。

    他肆意打量的眼神,令吴佳人感到难堪。

    “合同里有协议,必要场合,我得以东里先生女伴的身份,陪他出席一些必须的场合。今天是龙啸娱乐成立三十周年的盛典,我是因为工作,才陪他出席的。”

    魏舒义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一字一句。

    摸不准他在想什么,吴佳人心里没底,有些烦躁,就问他,“你到底在想什么?怀疑我?还是…”

    “有一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你说东里圣华在上班,要去见客户,你没有空。”魏舒义却忽然提起一件跟今天不相干的事情。

    吴佳人一时半会儿没跟上他跳跃的思维。

    她想了想,记起是有这么一件事,便点了头。“是的。”

    魏舒义见她一脸坦然,却自嘲似的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吴佳人不喜欢魏舒义这样的笑容。总感觉特别假,看得她心里很疼。

    魏舒义望着她布满疑惑的俏脸,他说,“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刚从龙港湾离开。”

    吴佳人眉头一皱。

    魏舒义继续说,“你跟我说,东里先生在办公室,可我却在给你打电话的几分钟前,看到他和他儿子在跑步。”

    闻言,吴佳人表情微变,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魏舒义的脸色有些阴鸷。

    他将吴佳人的不安瞧在心里,心里是苦闷的。

    “你在躲我。”

    他难过,不是因为吴佳人陪同东里圣华出席宴会,而是她躲他这件事。

    “最近一个月,从我出院后,我们只视频了三次,电话了六次,短信发了六十五条。面…”他似乎感到有些难堪,他微微偏过头,看着墙角那株野百合,说,“一次未见。”

    吴佳人听他用平静的口气,述说这一个月的事,心里很痛苦。

    对不起。

    她在心中无声地说。

    魏舒义深吸了口气,回头看着她的脸,视线不移。

    他说,“佳人,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不至于拎不清,你放心。”

    吴佳人的嘴唇嚅动了小会儿,才嗯了声。

    “我就一句话问你。”

    吴佳人沉默地看着他,轻声说,“你问。”

    魏舒义端坐着,仪态是工整优雅的。他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至于太落魄。

    他问,“爱我不爱我,一句话。你若还爱,我就当你最近太累了。你若不爱,那…”他垂眸看着自己放在膝盖上的一双手,那双手十分好看,它被吴佳人称赞过好看,也抚摸吴佳人的肌肤。

    或许,从他问出下面这句话开始,他的这双手,会失去抚摸吴佳人的权利。

    但他,还是选择干脆利落些。

    “那就体面点,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四个字,却有诛心之力,在吴佳人的心尖上,划了一道口子,血模糊了一片。

    她努力挺直的秀背,终是忍不住塌了下来。

    背靠着沙发,吴佳人找到了力量,她似乎想了很久,才对魏舒义说,“我、我不清楚。我只是感到很累,做什么都没心情…”她到底不忍心真的说出分手伤人的话,就说,“我想,我们或许需要冷静一段时间。”

    魏舒义点点头,很平静地说,“好。”

    他说完,便抬起头,对吴佳人说,“你先回去吧。”

    吴佳人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魏舒义家的。

    她直到回了自己家,将门关上,看着满室的黑暗,才终于意识到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她亲手,将她最爱的人,推到了最远的地方。

    背靠着们,吴佳人滑到在地上,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她抱着腿,将头埋在双腿间。

    “哥哥。”

    “哥哥…”

    低低的呢喃,不停地从她嘴里发出,竟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第二天上班,魏舒义把一个病人的药开错了,好在他及时发现,立马更该。下午他有一台手术,他深知自己状态不好,不得已,只好去找了徐老。

    “老师,今天下午的手术,我没把握。”

    徐老以为他老毛病发了。

    “怎么了?手又开始抖了?”徐老语气有些凝重。

    这个还能反反复复的发作?

    魏舒义有些愧疚,他勾下头去,瓮声说,“我今天不在状态。”

    徐老眯起眼睛,审视着他,片刻后,他说,“身为一个心外科的医生,你觉得你够格么?”

    魏舒义抬起头来,看着徐老,眼里第一次露出迷茫之色。

    徐老又说,“你是医生,你是负责救人的,如果感情能左右你的心绪,导致你无法拿起手术刀。那我奉劝你,别做这行了。你还是比较适合回学校去当你的老师。”

    徐老的话不轻不重,魏舒义听了,却露出懊恼之色。

    “是我错了,谢谢你,老师。”

    到了这个时候,徐老已经教不了魏舒义实用的东西。

    但他比魏舒义年长,教不了他医学知识,却能叫他做人的知识。

    魏舒义走出徐老办公室的时候,第一次认识到自己还是还是不够格,比起徐老他们这样的长者,医者这条道上,他还有许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下午,魏舒义花了一点时间,整理好心情,进了手术室。

    他是个善于调节心情的人,哪怕昨晚那事让他郁闷了一天,真进了手术室,看见手术床上已经失去了意识的病患,他反倒迅速冷静下来。病人将命都交给他了,他却因为儿女情长差点放弃了这场手术,他果然还不够格。

    就责任方面来说,吴佳人比魏舒义更加有担当。

    这一天,吴佳人上班依旧尽职尽责,早晨,定时检查东里圣华的汽车,确认一切安全,便陪他一起去公司。没每一个地方,她都会事先检查一遍那个地方是否存在安全隐患。

    哪怕她心情不好,做事却依旧谨慎、毫不分心。

    本来语言甚少的潘杰,见吴佳人做事这般仔细,对她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现在偶尔同处时,潘杰还会跟她交谈几句。

    这天,东里圣华跟几个大佬一起吃了顿饭,席间,女艺人男艺人作陪,现场特别暧昧。

    吃完饭,东里圣华喝几杯酒,似乎微醉。

    在回家的路上,他接了个电话,迷迷糊糊的,他对立面那个人说了声,“那就月底最后一天给我吧。”

    前排,听到这话,吴佳人依旧面无表情。

    挂了电话,东里圣华扯了扯领带,摇下了车窗。

    到了家,吴佳人护送他回屋,就准备下班。

    这时,东里圣华忽然握住她的手,作势就要把她压倒在沙发上。吴佳人当即反应过来,迅速伸腿,勾腿,上身手肘用力,将东里圣华给反压在沙发上。

    见自己没得逞,反倒着了道,东里圣华露出了个有些惊讶的表情。

    “吴小姐反应真速度。”

    吴佳人的手肘仍抵在他的胸口,她冷笑,警告他,“我的工作是保护你,可没有陪你搞暧昧,陪你上床这些任务。”说完,她松了手起身就要走。

    身后,忽然传来东里圣华欠扁的话,“你们分手了?”

    就这么明显?

    她回头,无言的看着他,目光是疑惑地。

    东里圣华说,“你今天多次走神,反复的摸手机,却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你饭比平时少吃了一碗,吃菜几乎只吃自己面前的那份。你很不对劲,能影响你的事,似乎只有魏先生了。联想到昨天你陪我出席龙啸周年会被他撞见的事,很显然,你们分手了。或者说,你们…闹矛盾了。”

    东里圣华逻辑清晰,不像是个微醺的人。

    吴佳人听了他的分析,表情不变,心里却响了警钟。

    这个人,观察力真了得。

    他今天其实挺忙的,多数时间都在处理公事,或者与人谈事,就这样,他还能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