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3章 她吻我了
    他拿着手机,对吴佳人说,“这些天,我好想你。他们说,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都是骗人的。我喝醉了,明明走路都走不稳了,可我还是想你。”

    吴佳人静静地听他说话,不知该如何回答。

    魏舒义又说,“你真的挺狠心的。”

    “我没遇到过比你还霸道任性的人。追我的时候,任性妄为。甩我的时候,潇洒任性。”

    “吴佳人,这世上再找不出比你更坏的人了。”

    “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家伙,打死我都不会接受你。”

    他打了个酒嗝,又说,“你们公安局,抓小偷抓骗子抓毒贩,你偷我的心骗我的感情,就差没给我下毒了,他们怎么不把你抓进去?”

    “…哦…我都忘了,你以前是警察,你跟公安局是亲戚…”

    他似乎在不停地呼气,可能是有些冷。

    他长叹息一声,语气感慨极了,他说,“吴佳人,我们认识…有一年了。”

    去年认识她时,滨江市还没有这么冷。

    现在的滨江市,可真冷啊。

    搓了搓被冻到发僵的手,魏舒义低声咒骂,“他妈的,才一年多时间,你真是好本事,你真是牛逼,你有种…”

    “你他妈有种撩人,你怎么没种撩一辈子!”

    “我都想掐死你个小骗子!”

    因爱生恨,说的就是魏舒义了。

    吴佳人听他语无伦次的大骂,她始终沉默着,愧疚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头的人不知道在做什么,吴佳人听到他一直在动,呼吸带着喘。

    她忍不住说了今晚的第一句话,“你在做什么?”

    魏舒义说,“跑步。”

    跑步?

    吴佳人有些愕然,“现在是半夜一点…二十五。你在跑步?”

    “嗯。”

    吴佳人似乎还听到了风声。

    “你在外面?”

    “嗯。”

    “在哪儿?”

    魏舒义那头安静了下,他说,“不知道。”

    吴佳人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该不会是喝醉了,一个人大晚上跑马路上去了吧。

    “你在哪儿?附近有什么?告诉我。”

    担心他出事,吴佳人迅速穿好衣服,快步跑下楼。电话里面那人还在外面,他在嘀嘀咕咕地说吴佳人听不清楚的话。

    吴佳人跑到小区里面,边往小区大门走,边对电话里面的魏舒义说,“你附近都有些什么,都告诉我,我来找你。”

    “找我?”他嘟哝了一声,似乎是在怀疑吴佳人这话的真实性。

    “对,我来找你。”

    魏舒义强打起精神。

    他摇了摇脑袋,看了看四周,这才说,“有…后面有个拦车杆和公路和小房子,左边有很多房子,右边有很多树和一个大邮件箱,前面有…前面有…你。”隐隐约约的,魏舒义似乎看到前面走近了一个人。

    面前的人,穿着粉红色的羽绒服,长得真像吴佳人。

    魏舒义痴痴地看着那个人,对电话里面的人说,“我可能是真的醉了,我竟然产生幻觉了,我看到你了…”

    魏舒义揉了揉眼睛,再看,吴佳人还在,还越来越近了。

    他心想:完了,那杯酒里面莫非还加了致幻剂,能让人产生视觉幻觉?

    听他这么说,吴佳人忙抬头朝前方看去。

    他看见魏舒义蹲在小区大门的水泥路上,他的背后是拦车杆和公路,以及门卫住的小房子。他的左边是居民小楼,右边是接受快递的邮箱和景区内的玉兰树。

    他的前面,是自己。

    吴佳人还握着手机。

    她听到魏舒义说,“这个佳人竟然还有自己的思想,我让她不动,她竟然不听…”

    这是醉得有多厉害…

    吴佳人关了电话,走到魏舒义身前。

    魏舒义还在对已经挂了电话的手机说话,走得近了,吴佳人听到魏舒义在跟手机里面那个人说,“她走到我面前来了,她还在我面蹲下来了,她…”

    “…她吻我了。”

    片刻后,两个人的唇分开。

    魏舒义用一只手抹了一把脸,吴佳人看着魏舒义一脸悲伤的跟手机里面那人说,“她都肯亲我了,竟然还让我感觉到她挺爱我的。这真的是幻觉了…”他落寞低哑的声音,听得吴佳人心里绞痛。

    “魏哥哥,我爱你。”

    吴佳人抱住魏舒义。

    听到她说爱自己,魏舒义更觉得这是幻觉了。

    “我醉了…”他坚信自己是喝醉了。

    “是,你喝醉了,该回家了。”

    吴佳人搀扶着他,魏舒义乖乖地跟着她站起来。

    用魏舒义的微信叫了一辆车,吴佳人将魏舒义给自己打电话的通讯录删掉了。等车来了,她带着魏舒义上车,到了小区,她把魏舒义放在小区门口,敲了敲窗户,惊醒了在打瞌睡的保安,这才迅速遁走。

    保安瞧见醉成一滩烂泥,睡在门前的魏舒义,认出他是小区业主来,赶紧从小屋里出来,背着他,将他送回了家。

    …

    次日一早,魏舒义醒来,头痛欲裂。

    他下床,脑袋沉重不已。

    他知道自己多半是感冒了。

    找到感冒药,吃了两颗,魏舒义走到厨房,接了一杯温水,刚喝了一口,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些零星的片段。

    他昨晚见到佳人了?

    昨晚他喝了两杯魔鬼,在调酒师异常佩服的目光下,相当淡定地离开了酒吧。出了酒吧,他清醒的眸光就变得迷醉起来。

    其实只喝了一杯,他就有些醉了。第二杯,都是在逞能。

    他醉的很厉害,他不确定自己是真的去找吴佳人了,还是,只是做了个梦。

    他找到手机,打开,发现自己没有给吴佳人打电话。后来看微信,看到自己打车的消费单,这才敢肯定,昨晚发生那些事,可能真的只是一场梦。

    身体不好,魏舒义跟医院请了假,在家蒙着被子睡了一天,第二天才去上班。

    他提着包走到小区门口,前晚值夜班的保安,今天刚好上白班。看到魏舒义,保安小哥随口说了句,“魏先生,以后喝醉了,可不能随便躺在路边上,要是遇见坏人了怎么办?”

    魏舒义忙问,“我喝醉了睡在路边上?”

    “是啊。”

    “就是这儿呢。”保安指了指保安室大门的位置,说,“我看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大门口,睡得都在打鼾了。”

    对保安说的这些事,魏舒义全都没了印象。

    他尴尬地笑了下,对保安小哥道了谢,这才去上班。

    坐出租车去医院的路上,魏舒义仍在回忆那晚的梦,梦里,吴佳人抱了他,亲了他,还说爱他。

    他有些贪恋那个梦,可昨晚他没有梦见她。

    一到医院,魏舒义就被袁俊给摁住了。

    袁俊将魏舒义摁在墙上,有些凶狠地跟他说,“别以为这次名额给了你,你就真的比我厉害。哼,我还年轻,我迟早会超过你。”

    魏舒义哭笑不得。

    “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行不行。”

    袁俊这才松开他的肩膀。

    魏舒义理了理衣服,忽然听到袁俊问,“你跟那个吴小姐告吹了?”

    闻言,魏舒义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你一大早没事做?”他语气跟着变得阴沉起来。

    袁俊却笑得特别幸灾乐祸。

    “啧啧,事业得意,情场失意,果然啊,命运是公平的。”

    “难怪你找不到女朋友,原来是嘴巴太毒了。”

    袁俊切了一声,“谁稀罕女朋友。”

    魏舒义幽幽地说,“我听说,莹莹这段时间跟周玉才走得特别近,周家那小子好像在追他。”

    袁俊那张可爱的俊脸瞬间拉长,“姓周的?”他嗤笑,一脸鄙夷,“莹莹能看上他?那家伙读的是三流大学,从小惹是生非,莹莹可不喜欢这号的。”

    “可是姓周的长得好看,现在在大企业上班,做了经理,据说年入百万…”

    袁俊瞬间有了危机感。

    “不行,我得去跟莹莹那丫头仔细说说,选谁都行,这姓周的不行。那孙子从小就不是好东西…”说着,袁俊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魏舒义却摇头失笑。

    “是啊,选谁都不行,只有你袁俊行…”

    可惜袁俊已经跑了,听不到他的话。

    魏舒义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脸上笑意立马就塌了。

    他就要出国了,佳人还要考虑多久?

    圣诞节快到了,许多商店里都摆着装扮漂亮的圣诞树。吴佳人看到有些水果店上包装的特别漂亮的苹果,跟司机老陈感慨一句,“现在圣诞节比过年还热闹。”

    “可不,我们家那丫头他们同学还举办了圣诞聚会,一天天的,自己国家的节日不记得,倒是记得二月十四情人节和平安夜圣诞节。”

    “都一样啊。”

    东里圣华听他们讲话,没有说话。

    他打了个电话,预约了桌位。

    下午五点钟,东里圣华对吴佳人说,“准备一下,我们马上下班。”

    吴佳人有些惊讶,“今天不加班?”

    “不了。”

    这些天,圣华娱乐公司上下都比较喜庆热闹,公司大厅里也装了一颗大大的圣诞树,上面挂着一些小礼物,过了圣诞节,大家都可以去取礼物。

    公司几个影后影帝级别的明星,都收到东里圣华以公司名义赠送的超跑。

    吴佳人去到地下停车场,就看到好几辆超跑停在车场里。

    她心想,东里圣华对名下赚钱的艺人这么大方,可以大胆想象,这些年,他通过那些艺人,到底敛财了多少。

    据师兄康辉查到的消息所知晓,整个圣华娱乐,都是东里圣华用来洗钱的工具。

    那么这些年,东里圣华贩毒,到底赚了多少?

    估计是个无底洞。

    吴佳人将东里圣华的车子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这才通知他下楼。

    东里圣华与潘杰一起下楼。

    但上车的,却只有东里圣华一人。

    他没喊司机,自己开车。

    吴佳人以为他有私事要做,就问他,“需要我陪么?”

    “上车。”

    “好。”

    一个坐副驾驶,一个坐驾驶座,期间一直没有交谈。

    东里圣华将车停在了一家高档餐厅外。

    吴佳人以为他是要去会友人,身为保镖,她自然要与东里圣华形影不离。进了餐厅,东里圣华走到7号桌旁,拉开一把黑色的椅子,却是对身后的吴佳人说,“请坐。”

    吴佳人愣了下,想明白他的用意后,顿时沉下脸来。

    “请我吃饭?”

    “是。”

    他朝吴佳人伸来一只手,邀请她,“美丽的小姐,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共同进餐吗?”

    吴佳人俏脸一扫之前的阴沉,倏然绽开一抹浅笑,“姑父,让你破费了。”

    说完,她在东里圣华拉开的那张椅子上坐下。

    东里圣华脸色一僵。

    看来姑父这个称号,是要跟着他一辈子了。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话都不多。

    吴佳人早已习惯单独跟东里圣华一起吃饭,她饭量很大。面前餐盘是椭圆形的,上面竟然只摆了一个外形酷似猫咪形状的椰丝球甜品,她刚才看了下菜单,就这么一个玩意儿,要78。

    餐厅里,也有其他女士点了这道菜,那女士用刀叉,仔细地切割那小猫咪,吃相可谓优雅好看极了。

    吴佳人小声地问东里圣华,“我可以一口将它吃了么?”

    东里圣华愣了一下。

    “什么?”

    吴佳人大手指悄悄的朝身后指了指,她说,“我能不像我身后那位小姐那样吃么?”她受不了那样吃东西。

    东里圣华的眼里染上笑意。“可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