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4章 我好像不喜欢你了
    吴佳人当即用叉子,将那个小猫咪椰丝球丢进了嘴里,一口吃了78块。味道,倒是不错的。

    “好吃么?”

    “还行。”

    服务员将她面前的餐盘撤走,又端上另一盘点心。

    吴佳人吃了一口,味道不错,就味道和食材来说,这个价格定位还是贵了,摆盘倒是挺精致漂亮。

    直至吃完,吴佳人也没品出个各种滋味来。她想她到底是个俗人,欣赏不来这样高尚的东西。从餐厅出来,他们坐车回家,路过一个小吃摊,吴佳人让东里圣华停了车。

    “做什么?”

    吴佳人没答话,直接下了车,跑摊位前,花八块钱买了一个手抓饼。

    见她捧着手抓饼回车,东里圣华的神情是复杂的。一千八一位的三星米其林餐厅,竟然没让她吃饱…

    “没吃饱么?”

    吴佳人点点头,“吃不饱,每次吃西餐日料这些菜,都吃不饱。”

    闻言,东里圣华忽然想起上次见面,魏舒义对他说过的那些有关中餐与日料的对话来。

    闻着满车厢的手抓饼香味,东里圣华隐在夜色灯光中的脸,显得有些阴翳。

    车停到吴佳人他们小区门口。

    东里圣华坚持要送吴佳人回家。

    吴佳人拒绝,“这里我熟,你送我进去,我还得送你出来,麻烦。”

    东里圣华依然坚持。“吴小姐,不要拒绝我的好意。”

    吴佳人难得跟他掰扯,随他意。

    她在前面走,东里圣华在后面走。

    进了小区,一直走到吴佳人所在的那栋房子楼下,吴佳人听到身后那人的脚步声还在,她忍不住回头对东里圣华说,“东里先生,我到了。我一个女孩子单独居住,就不请你喝茶了。你回去吧。”

    东里圣华却说,“我看着你上去。”

    他这样的做派,让吴佳人感到心里发麻。

    她点点头。刚要要转身离开,东里圣华忽然问了她一声,“吴小姐喜欢吃日料么?”

    日料…

    吴佳人一脸嫌弃地撇嘴,她说,“最讨厌吃日料了。”她更爱大中华的猪蹄子和排骨,好吃肉多。几十块钱就能吃饱。

    闻言,东里圣华眼神一暗。

    “是么…”

    “怎么了?”

    东里圣华笑了下,还挺好看。

    他敛住笑容,这才说,“之前有人跟我说,一个喜欢吃中餐的人,你是没法强行要求她喜欢上日料的。”吴佳人觉得那个跟东里圣华说这些话的人,讲的很有道理。

    “可我,偏偏要让那人喜欢上日料。”东里圣华说完这话,趁吴佳人不妨,忽然伸出双手,搂住她的腰肢。

    搂腰将吴佳人往怀中一带,东里圣华垂头,作势要吻她。

    吴佳人刚准备反击,目光却看到东里圣华身后不远处站着的男人。

    穿一身白色风衣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礼品袋,不是魏舒义,又是谁?

    吴佳人愣神间,被东里圣华亲了额头。

    她心思婉转,放弃了反抗。

    东里圣华松开她,他垂眸看着吴佳人的脸颊,轻笑了一声,低声说,“考虑一下我吧,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你喜欢的是我这张脸。”

    吴佳人干脆果断地推开他。

    两个人站得远了些,吴佳人一抬头,看到他们后面的几米远处的魏舒义。那张绝色美丽的脸上,很自然地露出一抹惊慌之色,一看,就是心虚的表现。

    她一系列自然的反应,像是真的刚发现魏舒义一样。

    “魏、魏哥哥…”

    吴佳人的声音充满了慌乱与不安,以及一些心虚。

    东里圣华闻声回头,看到了脸色阴鸷的魏舒义。

    魏舒义也不知在哪里站了多久。

    他整个人立在寒风中,如松般挺直的身躯,显得萧索而孤独。

    东里圣华挑眉,有些惊讶。

    但他眼眸深处,更是藏着一抹幸灾乐祸之色。

    那人似乎挣扎了下。

    在转身离开,还是迈步上前之间纠结了几秒,魏舒义最后还是迈开腿,直接朝吴佳人走了过来。

    他提着袋子走到吴佳人面前,与东里圣华并排而站。

    男人总显得温柔包容的眸子里,此刻变得幽深起来。

    “一个月零四天。”魏舒义莫名开口,语气里藏着几丝讽刺的味道。

    吴佳人心里一紧。

    一个月零四天,好久没见了。

    魏舒义的目光,落到吴佳人的额头上。就在半分钟前,别的男人,亲吻过那里。

    他周身的气息似乎变得暴戾起来,不过很快,又被魏舒义刻意压制了下去。

    从嘴里发出一声低低的笑声,魏舒义这才说,“你说你累了,想要考虑冷静一段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他目光分给身旁的东里圣华一点,人却面对着吴佳人,他问,“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吴佳人嘴唇嚅动着,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东里圣华狼子野心,在这个时候,故作善意大度地对魏舒义说,“魏先生,刚才是我主动亲的吴小姐。”

    魏舒义却说,“可她没有反抗。”

    吴佳人表情微变。

    东里圣华眯起眸子,心情挺愉悦。

    他这也算是撬墙角被逮住了现行,他道行挺深,竟然丝毫不觉得尴尬或是心虚。

    魏舒义却东里圣华当透明人。他目光不住地看着吴佳人,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人。他忍痛问吴佳人,“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对么?”

    吴佳人终于开口了。

    她说,“魏舒义,对不起,我好像不喜欢你了。”

    此言一出,她看到面前的男人身形晃了下。

    但很快,魏舒义就维持住了基本的体面。

    若非他捏着礼品袋的手指紧到那袋子都在轻轻地晃动,吴佳人还会以为,他是真的平静接受了这个消息。就连分手,他都忍着,不愿在她面前露出狼狈一面。

    片刻的沉默后,面前的男人才说,“好,我知道了。”

    他右手忽然伸进风衣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他将上面的一枚钥匙取下来,递向吴佳人。“还给你了,这东西,我要不起。”就像吴佳人这人,他同样要不起。

    他已经失去了保管这枚钥匙的权利。

    当初接过这枚钥匙的时候,魏舒义曾说,吴佳人这个人和她家的钥匙,他都接管了。

    可现在,不是他要推卸责任,是吴佳人不给他这个权利。

    说不难过,那是假的。

    吴佳人慢吞吞伸出手,接过那枚钥匙。

    冬天,钥匙冷冰冰的,却没有她的心冷。

    魏舒义深深地看了眼吴佳人,嘴唇翕动了好几下,他酝酿了许久,才对她说了句,“以后别随便撩人了,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好摆脱,小心以后遇到坏蛋,你会受伤。”

    说完,他回头,瞥了眼一旁的东里圣华。

    他作势离开,却在路过东里圣华的时候,狠狠朝他脸上挥了一拳。

    “我操你大爷!”

    “你若是敢欺骗她,老子弄死你!”素来有教养的魏医生,彻底爆发了,打了东里圣华一拳头还觉不够,还要骂上几句才解恨。

    东里圣华完全没料到魏舒义会突然朝他动手,他刚要反抗,这时,吴佳人一个闪身,站在两个人中间。“够了!”她将东里圣华护在自己身后,这话,却是对魏舒义说的。

    她保护东里圣华的态度,有些刺激到魏舒义。

    “你就护着他!你从来都没有维护过我!”

    他心痛似刀绞。

    吴佳人听了,心里也是痛苦的。

    但真打起来,魏舒义哪是东里圣华的对手,他的那双手是拿手术刀的,怎么可以打人。东里圣华下手没个轻重,若真的伤到了魏舒义,该如何是好。

    吴佳人冷下脸来,对魏舒义说,“你走吧。”

    魏舒义一愣,他一脸愕然,像是不相信吴佳人会说这样的话一样。

    吴佳人神色微冷,又说了一遍,“你走啊!”

    魏舒义瞳孔微缩。

    他低吼一声,“好,我走!”吼完,拎着他的礼物袋,转身就疾步跑开了。

    那脚步,失了平时的稳重和优雅,显得狼狈。

    吴佳人望着他越跑越远的背影,忍不住红了眼睛。

    她闭上眼睛,这才回头。

    睁眼,就对上东里圣华一双审视的眸。“你怕我打他?”

    “是我对不起他。”吴佳人扭头就往楼上走。

    东里圣华在身后说什么,她全都不听。

    ------题外话------

    别担心,这只是个过程。他们会在一起,好好地,幸福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