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6章 想吃饺子
    吴佳人哭笑不得,当即拿出手机,给乔玖笙发微信。

    倾城佳人:【阿笙,你家方先生抽中了一台超跑!】

    阿笙很快就回了她消息。

    那是一张截图,上面是她和方俞生的对话。

    对话如下——

    21:10

    安:【这宴会没意思,我都想回来了。】

    安:【三等奖没抽到我。】

    安:【二等奖也没有我!】

    安:【一等奖还是没有我。】

    安:【我怀疑这个抽奖东里圣华他们有在搞鬼,估计抽中奖品的,都是他的心腹。白来一趟。】

    21:57

    安:【阿笙阿笙!哈哈哈!他大爷的,东里圣华够男人,够意思!】

    安:【超跑一台!咱家的电瓶车可以换了。】

    乔玖笙:【恭喜。】

    吴佳人看完截图,心情是有些复杂的。

    刚才方俞生在台上的表现的那般风情云淡,吴佳人还以为他是真的不在乎一辆超跑。看了截图,她感到啼笑皆非不已。

    东里圣华盯着她的笑容,有些失神。

    吴佳人收了手机,抬起头,看到东里圣华在对自己发呆。她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不见。

    宴会结束后,东里圣华让潘杰先送吴佳人回去,他再由潘杰送回去。

    车上,东里圣华突然对潘杰说,“那个柳涛…”

    “嗯?”

    潘杰疑惑问道,“柳涛怎么了?”

    “他吸毒,暂停掉他后面的所有活动安排,已签约的电视剧都给换人。让他经纪人把他送去国外戒毒中心,什么时候戒掉毒瘾了,什么时候回国。”

    潘杰有些意外,“你说他吸毒?”

    “嗯。”

    “你看见了?”

    “我发现的。”吴佳人接了话。

    潘杰意外地看了吴佳人一眼,眼神变得深思起来。

    “好。”

    车停在小区外,东里圣华想送吴佳人回家,吴佳人朝他翻了个白眼,“别了东里先生,你送我回家,都给我留下阴影了。”

    想到昨晚的事,东里圣华愣了愣,也就没再坚持。

    等吴佳人下了车,离开了,潘杰才回头对东里圣华说,“先生,这个吴小姐,留在身边,到底是个隐患。”

    东里圣华却说,“我自有思量。”

    “你有数就好。”

    这天晚上,吴佳人一直等到十二点过才睡觉。

    29号,她休假。

    她忍不住,跑去了深海医院,发现心外科住院部的在职医生栏上,没有了魏舒义的名字。

    吴佳人盯着曾经装着魏舒义名片的空处,出神了很久。

    他走了…

    走了也好,走了就不会有危险了。

    圣诞过后便是元旦节。

    到了年底,每个公司都有做不完的事。东里圣华变得异常忙碌起来,三天两头出差不说,还常常加班到半夜,搞得吴佳人都没有时间去悲伤。

    这样的忙碌,一直持续到腊月二十六才逐渐放松下来。

    要过年了。

    东里圣华在腊月29这天开始休息过年假,他给吴佳人也放了假。

    吴佳人开着摩托车离开东里圣华的家,忽然放了假,她竟然感到无处可去。她开着车在城市里漫无目的地闲逛,等她将车熄了火,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到了魏舒义家的小区。

    她在小区门口站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进去一趟。

    保安早就认识她了,他不知道吴佳人跟魏舒义已经分手了,见到她,还跟她点头打招呼。

    吴佳人也跟他点点头。

    她漫步走到魏舒义家楼下,仰头,看着他家,发现阳台的窗户都紧闭着。

    她控制不住的心,最后还是进了电梯,来到了他家门口。

    手指落到他们家的密码锁上时,吴佳人心跳是有些快的。

    她有些害怕按密码。

    她怕魏舒义已经更换了密码。

    犹豫了很久,吴佳人才按了密码。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魏舒义竟然没有改密码。

    他的家里,跟吴佳人以前来的时候一样,一景一物,都摆在原处,没有移动。唯独的变化,就是那株野百合被他移了位置。他大概是是知道吴佳人会来,竟将野百合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那株花盆旁边写着一段话——

    我有时候特别后悔认识你,但我们到底相爱过一场,如果时光回溯,让我选择,我大概还是会选择与你相遇。这话,我是不能养了,你把它带走吧,如果你能看到的话。

    吴佳人带走了那盆花,将它放在弟弟卧室的飘窗上。

    她抽了几根香,点燃,插上,站在弟弟的灵牌前低声自言自语起来。

    “我把他弄丢了,承承。”

    “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招惹他。但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要是能控制住,那就不叫喜欢了。”

    “我还是很喜欢他。”

    吴佳人苦笑,“只不过,我的喜欢少了放肆,变得克制。”

    “承承,姐姐好想他。”

    …

    大年三十这天,吴佳人是一个人在家过年的。

    家里挺冷清的。

    一张四方形长桌上,摆了四双碗筷,其余三方,筷子皆放在碗上面。吴佳人坐在下方,一边吃饭一边对高位上的人说,“爸,你闺女这一年过得特别热闹。我被局里开除了,当不成警察,跑去当保镖去了。我谈恋爱了,不过又分手了。”

    “妈,我发现你说的没错,越贵的护肤品效果越好,这女人啊,一张脸,真是值钱。怪不得爸爸那会儿,总说你败家。”

    “对了,姑姑也走了,爸,你在九泉之下,有没有看到过她?她原谅爷爷了么?”

    “承承,你姐姐准备干一票大的,等我帮你报仇…”

    她一个人嘀嘀咕咕说道八九点钟,这才吃完这顿团年饭。

    洗了碗,吴佳人打开电视,一个人看着春晚。

    小品的笑点一年比一年低俗了,舞蹈越来越没味了,但吴佳人还是想看。

    她蜷缩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忽然想到去年的这一天。

    那一晚,虽然她跟康辉在局里值班,但她却感到很幸福。她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着自己热爱的工作,吃着心爱之人送来的饺子,在迎新年的那一刻,偷吻她喜欢的人。

    可今年,她却孤身一人。

    没了兄弟朋友,没了爱的人,没了美味的饺子。

    凌晨的时候,吴佳人到底没忍住,还是拿起了手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新年快乐的动态。

    很多人给她点赞评论,但这些人里面,没有魏舒义。

    吴佳人进了魏舒义的微信动态,发现他设置成了朋友圈仅三日可见。而这三日,他并无一条动态。

    她无事可做,又睡不着,就翻看这一年多来,她和魏舒义的点点滴滴的对话。

    原来,她那么话唠。

    魏舒义能忍耐她,真的是不可思议。

    他受苦了。

    …

    滨江市的深夜十二点,是克利夫兰市的正午十二点。

    刚到A国,无论是语言还是饮食都有些不习惯。一闲下来,魏舒义就忍不住胡思乱来,他拿着手机,坐在咖啡厅里,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一阵出神。

    过年了…

    去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她还有自己和康辉作陪,今年,有人陪她么?

    魏舒义觉得自己挺欠揍。

    都分手了,还留恋那些做什么?

    他刷着朋友圈,看到吴佳人发的新年快乐的消息,她还配了一张图,是在播放春晚的电视照片。

    照片上,吴佳人的一双脚放在茶几上,跟着出镜了。

    盯着她的脚,发现她没穿袜子,魏舒义微微蹙起眉头来。

    寒冬腊月不穿袜子,她不怕感冒么?

    魏舒义的担忧不无道理,第二天上午醒过来,吴佳人就发现自己感冒了。

    头痛、喉咙痛、有痰…

    她自己跑去药店买了些药,吃了,睡了一天。

    大年初一,吴佳人是睡过去的。

    大年初二,吴佳人先去墓园祭拜父母,又去乡下祭拜外公外婆和弟弟。大年初三,她好了些的身体又开始发烧。她吃了药,裹着被子,睡了个昏天暗地。

    这天是情人节,吴佳人是睡过去的。

    大年初五,乔玖笙从郡阳市的娘家回来,她亲自打电话给吴佳人,想喊她过来吃饭。

    结果吴佳人没有接。

    乔玖笙放心不下,她打开定位,找到吴佳人的家,带着方俞生和戚不凡,亲自去她家找她。

    按了门铃,没有人开。

    问了邻居,得知她一直没有出过门,乔玖笙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实在是放心不下,她对戚不凡说,“门撬开。”

    戚不凡在锁孔里捣鼓了一阵,门开了。

    乔玖笙和方俞生进了吴佳人的家,扫了眼玄关边上放着的鞋子,确认吴佳人是真的在家,两人忍不住同时皱起眉头来。她在家,却不接电话,莫非是出了事?

    两个人急忙进了屋,直奔主卧。

    到了主卧门口,方俞生停下脚步,让乔玖笙进屋去。

    乔玖笙推开主卧大门,就看到藏在被子里面的吴佳人。

    “在睡?”

    乔玖笙快步走过去,掀开被子,见吴佳人脸颊红彤彤的,猜到她或许是感冒了。她掀开被子,发现吴佳人衣服穿得好好的,这才喊方俞生进来。

    方俞生进来了,乔玖笙这才伸手去探吴佳人的额头。

    “高烧。”

    “挺严重的。”方俞生说。

    他们将吴佳人送去了医院,一检查,竟然都高烧三十九度五。

    医生给她抽血检查了,确认只是风寒引起的高烧,就让她住了院,给她做了治疗。

    深夜里,吴佳人的高烧才渐渐退下来。

    她见乔玖笙和方俞生都在,自己又在医院,顿时苦笑了下。

    “你们要不来,估计我会烧死在家里了。”

    乔玖笙冷着脸训斥她,“大过年的,不许说胡话。”

    吴佳人见乔玖笙那凶样,还真就闭嘴了。

    “你一个人住,得多注意,这次是我刚好打电话来,发现你没接电话,担心你才跑去你家看看。这要是搁在平时,你有个好歹,怎么办?”乔玖笙挺怜悯吴佳人的。

    孤苦一人,真有个三长两短,谁能知道?

    以前还有魏大哥关心她,现在魏大哥跟她…

    乔玖笙叹息一声,跟她说,“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带来。”

    吴佳人说,“算了,已经给你添了太多麻烦了。”

    “佳人姐姐。”乔玖笙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说,“就算你跟魏大哥结束了,但咱们的友谊长存。你别怕麻烦,想吃什么,你直接说,我给你带来就是。”

    吴佳人哑然了。

    她心里其实是感动的。

    她便说,“想吃饺子。”

    乔玖笙多看了她一眼,说,“淡粥和饺子一起,成么?”

    “成。”

    第二天早上,乔玖笙当真给她送了早饭。

    吴佳人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饺子,却发现,这味道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好吃。不是这饺子不好吃,不过是包饺子的人,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罢了。

    她放下筷子,忍不住对乔玖笙说,“你怪我么?”

    “什么?”乔玖笙假装听不到。

    吴佳人说,“伤害了魏舒义,你怪我么?”

    “…感情的事,你情我愿,我能怪你什么?”乔玖笙在这点上还是比较理智的,魏舒义与吴佳人的事,又哪是她一个局外人可以插嘴的。

    说难听点,感情的事,都自作自受。

    吴佳人却说,“可我却在怪我自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