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8章 人都是自欺欺人的动物
    等东里傲吃完了早餐,去洗手,东里圣华这才偏头看了吴佳人一眼。他说,“你心情不好。”他肯定的语气,听得吴佳人有些不舒服。

    “放心,心情不好也会兢兢敬业地工作,不会让东里先生出事。”

    这说话带刺的口气,倒叫东里圣华摇头失笑了。

    他忍不住问吴佳人,“你是在怪我么?”

    “没有。”

    明显口不对心。

    “我做错了什么?”东里圣华仔细想了想,并不记得自己最近得罪了她。

    吴佳人摇头,刚想说没有,想到什么,便改了口。她说,“东里先生做错了一件事。”

    “何事?”东里圣华已经放下了勺子,一本严肃地看着她。

    吴佳人与他目光相接。

    她一脸冷漠地说,“不该对我动歪心思。”

    “如果你指的歪心思,是想要娶你当我老婆,做我儿子的妈妈的话…”他淡笑,却说,“抱歉,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你是这世上最像她的人。”

    东里圣华第一次直白、明确地对吴佳人说,“因为你像她,因为小傲喜欢你,因为我对你也有好感。那么,我们想要的,都会得到。”

    他这话既嚣张又霸道,吴佳人听了,反倒无话可说了。

    她忽然问了句,“东里先生,我可以辞职么?”

    东里圣华眸子微眯,反问她,“你觉得呢?”他眼神很危险,大有她敢辞职,他就直接将她给办了的狠绝。

    吴佳人只好作罢。

    行,是你故意要惹老子的,小心哪一天老子让你进牢房,别怪我不念亲情!

    哪怕你是我姑父,我一样不会心慈手软。

    艺术节要举办蛋糕比赛的消息不胫而走,公司里的员工都在议论这事。两天后,公司正式下达文件,公布了艺术节将要举办蛋糕比赛,以及胜利者将获得顶级时尚资源和一线彩妆品牌代言人的资格等详细说明。

    所有艺人,都将注意力放到最后一段话上,尤其是那些混在中下层的艺人,他们都想凭借这次比赛取得资源,一举熬出头。

    一时间,不会做蛋糕的人都开始报名去学烘焙,会做蛋糕的,有空就在家里琢磨新样式。一时间,公司上下像是着了魔。

    这天,东里圣华给自己放了一天的假,吴佳人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但看他一整天俊脸都绷着,猜到他心情不好,吴佳人也没有招惹他。她回了家,睡了个昏天暗地。

    她是被电话吵醒的。

    电话是东里圣华打来的。

    他只说了一句话,“我在北野坡上,你来接我。”

    东里圣华的语气是悲伤的。

    吴佳人在床上呆坐了几分钟,换了衣服,骑车去了北野坡。

    北野坡虽叫坡,其实是一座山,是滨江市郊一处海拔一千多米高的山,算是滨江市附近最高的一座山。站在山上,天气好的话,几乎可以整个滨江市。不过,滨江市的天气,多数时候都是雾霾严重的,根本就看不到全城景色。

    真月份,天黑得早,下午三四点钟,夕阳西沉,北野坡的山巅上,可以目睹夕阳下山的整个过程。

    吴佳人爬到山尖上,看到了东里圣华。

    他没穿西装,穿了一身黑色的登山服,肩上一溜黄色。他的身旁,放着一个登山包,手里拎着一瓶矿泉水。

    吴佳人多看了两眼,才出声打破沉默。

    “东里先生。”

    东里圣华回头来,见到吴佳人,眼神变得怀念起来。

    吴佳人想到要爬山,就穿了一条紧身牛仔裤,配一双白色运动鞋,上身则是一件紧身的灰色露脐短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皮衣。东里圣华见惯了她穿工作装的样子,陡然见到她穿私人服装,倒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莫非我这样穿,更像我姑姑了?”吴佳人以为自己跟姑姑撞衫了。

    东里圣华没说话,只是收回了目光。

    吴佳人走到他身旁,与他并肩站着,她看了眼西下的落日,难得的安静下来。

    夕阳真好看,要是身旁的人能换一个,就更好了。

    山巅上,没有人说话的声音,一时间,只能听见风声。

    吴佳人终于收回视线,她垂眸看着远处的滨江市,突然说道,“我刚才来的时候,没在山脚下看到你的车子,东里先生是打车来的?”

    “嗯。”

    “那就糟糕了,我骑车来的,待会儿怎么回去?”

    “你载我。”

    没听到吴佳人说话,东里圣华低头看了她一眼,又说,“或者我载你。”

    吴佳人抬头看了他一眼,捕捉到他嘴角一闪而过的浅笑。

    她心想,挺好看的一人,怎么就想不开,偏要跑去贩毒?

    “这里,是我向你姑姑求婚的地方。”

    吴佳人这下是真的有些惊讶了。

    “这里么?”

    “嗯。”

    “也是这样一个大晴天,晨曦升起的时候,我向她求婚。”他深吸了一口微凉的空气,想到那时的画面,再开口时,语气里莫名的染上一丝哀凉,“我那个时候以为我会跟她白头偕老的。”

    有件事,吴佳人早就好奇不已了。

    她问东里圣华,“我姑姑究竟是怎么死的?”

    她以为是病死的,诸如癌症之类的。

    却听东里圣华说,“被杀死的。”

    吴佳人浑身一僵。

    她愕然地看着东里圣华,眼神不忍的,“怎、怎么回事?”

    东里圣华想到吴娜冰死的那一幕,心里有些痛苦。他没详细解释,就说,“为了保护我,她才死的。”

    想到东里圣华的身份,吴佳人有些愤怒。

    他最心爱的人,为了救他,被他连累至死,他竟还不肯悔改。

    “所以你现在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保镖。”

    “嗯,我怕死。”

    东里圣华说,“你会不会鄙视我?”

    “谁都怕死。”

    吴佳人第一次出任务,与那些毒贩子交火的时候,心里也怂,怂习惯了,也就适应了。

    “今天是她的忌日。”东里圣华又说。

    吴佳人又意外了片刻。

    “那你没去祭拜她么?”

    东里圣华的脸上,罕见地浮出一抹痛苦,他很小声地说,“我不敢去见她。”

    吴佳人多少能体会他此刻的心情。每年到了承承的忌日,吴佳人也是这样,坐立难安、愧疚自责,连去祭拜他的勇气都没有。

    之后,东里圣华便没再说话。

    他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大概是在想他与吴娜冰的过去。

    吴佳人四下看了很久。

    她突然说,“你其实不是喜欢我,也不是要拿我当替身。只不过,因为我是她唯一的亲人,是世上最像她的人。你对她有愧,所以你想娶了我,把对姑姑的愧疚,弥补在我的身上。”

    东里圣华闻言朝她看了过来,眼神莫名,透露着思量。

    吴佳人仰头注视着他,她说,“姑父,人走了就是走了,如果能轻易移情,那这世上就没有那么多为情所困的人了。”

    东里圣华的眼里闪过几丝狼狈。

    他心里肯定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他拒绝承认罢了。

    人,都是善于自欺欺人的动物。

    “天也冷了,走吧。”吴佳人转身就走。

    东里圣华犹豫了下,还是提起了包,跟在她的身后。

    回去的路上,是东里圣华开车载着吴佳人。吴佳人以为东里圣华会开不习惯,结果那人却动作熟稔地戴上安全帽,启动了车子。他开车很稳,一点也不像是生手。

    知道吴佳人心里很疑惑,东里圣华为她解了惑,他说,“我以前也经常开摩托车,载着你姑姑出行。”

    吴佳人差点忘了他以前是个穷小子了。

    到了市区,东里圣华就下了车。

    “我打车回去,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好。”

    吴佳人目送东里圣华上了出租车,这才骑着车回家。

    绿灯只剩下三秒,马上就是红灯,吴佳人开摩托车,完全可以抢着时间开过去。但她却乖乖地停了车,她望着绿灯变成红灯,想到了魏舒义。他说,明知道开摩托车很危险,你还是在开,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吴佳人望着那红灯,渐渐地,泪眼朦胧。

    她忽然好想他啊。

    想给他打电话,想去找他,想亲他,想逗他…

    想他想得心里发酸,想哭。

    吴佳人趴在车龙头上,赶紧用手揉了揉眼睛,等绿灯亮了,这才将摩托车开出了电瓶车的速度,回了家。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见东里圣华已经恢复如常,吴佳人心想:不愧是干大事的人,就算是要悲伤,也不会允许自己悲伤太久。

    想要做大人物,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

    吴佳人控制不住,所以她不是个干大事的人。

    下午三点多,东里圣华要去探望公司一个生病的艺人,吴佳人得随行。

    在车里,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

    “是吴佳人吗?”彼端的男人声音,有些粗重,嗓门挺大,一看就是个习惯大嗓门说话的人。

    东里圣华也听到了这声音,还抬头看了她一眼。

    吴佳人说是。

    “你哪位?”

    “你有快递到了,你在家么?”

    “我在上班。”

    “那我给你放你们小区邮箱里啊。”

    “好。”

    挂了电话,吴佳人登上微信,问秦珠是不是她寄的快递到了。

    秦珠算算时间,说应该是今天到。

    吴佳人这才关了手机。

    “快递?”声音是从后排传来的。

    吴佳人嗯了一声。

    潘杰之前有窃听吴佳人的手机,知道她不是个爱在网上买东西的人,监听了她那么久,发现她只收过一次快递。东里圣华就说,“你们经常在网上买东西么?”他经常看见公司那些女员工,一天到晚快递拿不停。

    “我很少,这是我朋友寄的,她去日本旅游,我让她给我代购了一些东西。”

    “哦。”

    吴佳人晚上下班,直接回了家。

    她洗完澡,打开电视,看到电视里面打广告,这才想起自己回家时,忘了顺便把快递拿上来。

    找到钥匙,吴佳人咚咚咚跑下楼。

    他们每栋楼下都有一个快递箱,挺大的,小物件能装七八个。

    吴佳人找到写着5—2的邮件箱,将钥匙插孔里,打开了门。门一拉开,就有两个快递从箱子里滚了出来。

    弯下腰,吴佳人捡起快递,扫了一眼,见发货地源自日本,也没多想。她抱着快递站起身,正准备将邮箱门关上,却看到邮箱里面,躺着一个孤零零的纸盒子。

    “还有一个?”

    吴佳人有些惊讶。

    珠珠说她的快递只有两个。

    那这是谁的?

    寄错了?

    吴佳人放下左手胳膊弯里的快递,将箱子里面那个快递拿了出来。扫了眼快递单,见收件人是她没错。但寄件人、寄件人电话、收件人电话,都没有写。整张快递单页面上,就只有一个收件人的地址和名字,以及发快递的时间。

    2020年8月25日。

    至今,已经过去五个月了。

    竟然这么久了!

    吴佳人诧异极了。

    像这种没写寄件人名字和电话的快递,一般都很危险,身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吴佳人自然不会盲目地打开一个不明来历的快递。吴佳人甚至都不敢将它拿回家。她把快递放在耳旁,用力摇了摇,听到了咚咚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