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79章 迟到的七夕礼物
    里面是什么吴佳人并不清楚,但有响动,至少能证明里面不是空的。

    她拿着快递盒子,犹豫了两秒,这才拿着快递走到一片空地。她拆开了快递,担心里面是硫酸,她打开包裹的整个过程,都是小心翼翼的。

    纸盒子终于被打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这里面,竟然是一个造型精致的木盒子。那是一个红漆木的雕刻小盒子,盒盖上雕刻了一朵造形态优美的玫瑰,盒子的锁则是纯金打造。

    吴佳人盯着那盒子,有些惊讶。

    莫非里面还装着其他的东西。

    她一狠心,打开了那盒子。吴佳人往盒子里面看了一眼,却发现里面——

    空空如也。

    她有些愕然。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有人故意送她一个空木盒子?

    吴佳人眉头微微蹙起,伸手将那木盒子拿在手里把玩起来,她看了片刻,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是发生在前年的事了。

    那时,乔玖笙怀着宝宝还没有生产,而她还在追求魏舒义。乔玖笙邀请她去他们家玩,她去了,还碰到了魏舒义。他们坐在方家小楼后屋檐的咖啡桌旁,一边喝茶一边聊着自己生活中的那些趣事。

    他们每个人都讲了几起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轮到魏舒义的时候,他差点就当了哑巴。吴佳人还笑话他,说他是老师,不会当场给他们讲课吧。结果魏舒义讲了一个学解剖学的趣事,是关于第二十五根肋骨的故事。

    他说——

    “相传,上帝在制造的亚当的时候,给了他二十五根肋骨。后来,上帝见亚当太寂寞,就取了亚当的第二十五根肋骨,做了一个女人,叫夏娃。男人天生都是不完美的,是残缺的。只有找回自己的第二十五根肋骨,才算完美。”

    “后来,学过解剖学的人,在遇到自己心仪深爱的女人时,会送给她一个空盒子。这个举动,代表着,这个女人是他最爱的人,是他残缺的那根肋骨。如果女孩子收下盒子,就代表愿意嫁给男孩,愿意做他的第二十五根肋骨。”

    …

    当时吴佳人还调戏过魏舒义,问他,她什么时候能收到他的空盒子。

    魏舒义骂她厚脸皮。

    结果,那个曾经骂她厚脸皮的人,却将他的空盒子,赠给了她。

    吴佳人也记起来了,去年8月25号那天,是七夕节。

    她那天本来是要跟魏舒义约会的,结果东里圣华突然一个电话,将她给叫走了。魏舒义说过,会给她准备一个七夕惊喜,她后来忙起来就忘了这事,哪知道,直到五个月后的今天才看到他的快递。

    他那天是打算跟自己求婚么?

    那他那天,该有多么的灰心难过。

    吴佳人拿着空木盒的手都在隐隐发颤。

    她第一次体会到何为痛彻心扉。心脏,就像是被一双手,徒手给撕裂开,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如果早知道会走到这一步,酒吧初见,她就不会去招惹他。吴佳人无比痛恨自己,她怎么忍心去伤心那样好的一个人。他对自己痴心一片,却被她给践踏、亲自毁灭了。

    她真该死!

    吴佳人将那盒子放到怀里,紧紧抱住,就像是抱住魏舒义,就像是保住了一根救命的草,用力到浑身都发抖。

    “哥哥…”

    她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偶有才刚下班,冒着寒风里快步赶回家的人,看到蹲在地上悲伤哭泣的吴佳人,都停下脚步来,驻足片刻,然后又换上漠不关心的面孔,迈腿离开。

    吴佳人听到阵阵手机音乐声,她迷糊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电话。

    她感受到自己的脑袋很痛也很重,尤其是前脑勺,躺着都像是在坐飞机,天旋地转。

    手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吴佳人摸到手机,迷糊地接了起来。

    “…喂。”

    彼端安静了两秒。

    “你生病了?”竟是东里圣华。

    吴佳人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她眯开眸子,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才看清时间,已经八点四十了。平日里,她八点钟会准时出现在东里圣华的家中。今天一直没有看到他,东里圣华担心她在来的路上出事了,这才打电话来关问她。

    吴佳人手贴在沉重的脑袋上,她感到喉咙发痛。

    “东里先生,我想请一天假,成么?今天就麻烦潘哥…”

    “你好好休息。”

    不等他把话说完,东里圣华就挂了电话。

    吴佳人关了手机,继续缩回被单里面,很快又睡了过去。

    门铃响起的时候,吴佳人以为是幻觉。

    她翻了个身,很快意识又模糊了。

    叮咚——

    叮咚——

    门铃不依不饶,响了好几遍。

    吴佳人掀开身上的被子,她挺坐起来,侧耳凝听了半晌,确认是自己家的门铃在响,这才下了床。

    穿上拖鞋,吴佳人刚往前迈出一步,竟一头栽倒下去。

    好在她反应快,身子一偏,倒在了床上。

    看来这次病得有些重…

    她爬起来,静静站了片刻,才慢慢地走到门边。

    “谁啊?”

    她站在门后,并没有立马开门。

    门外,响起一道冷冽平缓的男人声音,“是我,吴小姐。”

    吴佳人一愣。

    “还有我!”奶声奶气的声音,竟是东里傲。

    他们父子都来了。

    吴佳人拉开门,见到门外的一大一小,很是意外。

    东里圣华领着东里傲进屋,门一关,他的手就伸了过来,贴在吴佳人额头。“高烧,你的脸还很红,去躺着,我叫医生来。”有钱人就是好,还有私人医生。

    吴佳人也没精神跟他们理论,就回了房间,睡了下来。

    东里傲敲了敲房门,吴佳人哑着嗓子说了声,“进。”

    小人儿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杯温水。

    “医生还要一会儿才来,爹地让我给你送杯温水来。”小家伙将水杯放在床头柜,就开始好奇地打量起吴佳人的卧房来。

    吴佳人看了他一眼,又眯起了眼睛。

    吴佳人不知不觉睡着了,再醒来时,是被医生给弄醒的。

    “夹好。”医生往她咯吱窝放体温计。

    吴佳人紧了胳膊,没几分钟,医生拿了体温计,看了眼,对身后的东里圣华说,“三十九度六。”

    “多给她擦擦身子,尤其是脖子和锁骨以及双手臂…”

    交代好了降体温的笨方法,医生又给吴佳人开了几味药。

    他来的快走的也快。

    东里圣华监督吴佳人将药喝了,然后亲自动手去打了一盆温水,作势要给她擦身子。吴佳人可不干,她挣扎着爬起来,靠着床头,“别,我自己来,谢谢。”

    东里圣华说,“我不介意的。”

    吴佳人是没有力气,她要是有力气的话,这会儿肯定都将白眼翻到天上去了。

    “我介意。”她语气很生硬。

    “…好吧。”

    吴佳人擦了身子,躺在床上,听到外面那两个人搞出很大的动静。希望他们别把我的房子拆了,抱着这个想法,不知不觉,吴佳人又睡着了。

    将稀饭从锅里盛到碗里,东里圣华对在厨房里捣乱的东里傲说,“去把她叫醒。”

    “…哦。”

    东里傲跑去房间,跑到床边,用手推了推吴佳人的双腿。“吴小姐,快醒醒,吃饭了。”

    吴佳人醒来,撑着头走到餐厅。

    见到稀饭,她倒是一愣。

    “谁做的?”

    闻言,东里圣华反问她一句,“你觉得小傲会做稀饭?”

    东里傲自然不能。

    那就是东里圣华了。

    这就更意外了。

    吴佳人拿起勺子,吃了口清淡的稀饭,嘴里寡淡得很,心倒是有些温暖。东里圣华这人做的事的确可恶,但今天,他有些温暖到了吴佳人。尽管吴佳人有些感动,但她嘴上却说着,“别以为给我做了一碗粥,我就会嫁给你。”就灵魂上而言,她已是魏舒义的妻了。

    东里圣华哼了声,没理她。

    他走到客厅看了看,忽然问,“这是你弟弟?”他看着墙上挂着的少年的照片。

    吴佳人嗯了声。

    “有些像你。”

    “你也说了,他是我弟弟。”

    目光收回,东里圣华又在她家转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电视柜下面的一个大相册上面。“我可以看么?”

    吴佳人瞥目看了一眼,见他盯着相册,就点了点头。

    “看呗。”

    东里圣华拿起相册,坐在沙发上,交叠着长腿,坐姿倒是优雅矜贵。

    东里傲也跟着坐在他的身旁,他帮东里圣华托着相册,两颗眼珠子滴溜溜地转,显得有些好奇。东里圣华翻开相册,看到的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上的吴佳人,看着才十岁左右。

    她身旁是她弟弟吴佳承,身后是父母和爷爷。她奶奶早就去世了。

    这个时候的吴佳人,模样还不是很像吴娜冰,但吴佳人的父亲吴何青,却像极了吴娜冰。

    盯着吴何青的脸,东里圣华多看了几眼。

    这张全家福拍得很好,独独少了吴娜冰。

    翻开下一张,相册上是吴佳人和吴佳承的合照。

    之后,连着三四张都是她和他弟弟的照片。

    连续翻了六页后,终于有了变化。

    照片变得陈旧起来,照片上的吴佳人才五六岁,她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站在一起。两个人的背后是一大片油菜花,吴佳人穿着红色的小裙子,那少女穿着黄色的吊带裙。

    少女长发披肩,肌肤白皙,身材姣好,脸上带着那个年纪特有的朝气灿烂笑容。

    一瞬间,东里圣华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看见吴娜冰的时候。

    那会儿她才18,比照片上的少女大两岁,模样并无太大变化,但因流浪拼搏了一段时间,那个时候的她,比照片上的少女,多了几分成熟。

    东里圣华看着十六岁的吴娜冰,心底泛疼,眼角发涩。

    他嘴唇嚅动了几下,才轻轻地对身旁的东里傲喊道,“小傲,来,看看她。”

    东里傲看了,表情有些惊讶,“这是谁?是吴小姐?”

    “是妈妈。”

    东里傲一愣。

    他难以置信,又近乎贪婪地看着照片上的年轻少女。“妈妈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吴小姐的家里?”小孩子的语气里,布满了不可思议。

    东里傲也不傻。

    几乎一问完,就猜到了原因。

    “他们是亲戚?”

    “嗯。”

    “是姐妹么?”

    “妈妈是吴小姐的姑姑。”

    东里傲仔细想了片刻,弄清楚了关系,才说,“那吴小姐就是我的…姐姐。”他语气闷闷的,像是受到了欺骗,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嗯,是姐姐。”

    “那不能做妈妈了。”

    东里圣华看了东里傲一眼,没有说话。

    只要他想,管吴佳人是吴娜冰的谁,都能做东里傲的妈妈。

    可是,继续往后翻看照片,当看到吴娜冰对吴佳人的呵护备至,他的心里开始犹豫起来。

    他可以肆意糟蹋吴佳人,但他不能随意糟蹋娜冰的侄女。

    他看完照片,心情有些沉重。

    吴佳人已经吃完了粥,她回房休息的时候,路过那两人身边,对东里圣华说了声,“你可以把她的照片都拿走。”

    东里圣华有些意外,也意动。

    “可以么?”

    “拿去吧,反正这个家就剩我一个了,留着也没意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