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83章 随便撩人,那是伤人
    东里圣华出事后,东里傲就性格大变。

    他不再爱说话,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但到了吃饭时间,还是会定时下楼来。

    这天,他下楼来,就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东里傲盯着吴佳人看了半晌,转身就想上楼。

    吴佳人叫住了他。

    “小傲,你下来,我们聊聊。”

    东里傲回头,拿复杂的目光望着她。

    这些天,无论是电视上,还是网络上,东里圣华这件事都算是热门话题。东里傲已经会用手机上网了,他看到无数人在留言区谩骂爹地,就知道,爹地是真的做了大坏事。

    他去搜索过那些关于禁毒的宣传片和纪录片,发现吸毒成瘾的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有多痛苦后,东里傲就明白了他的爹地到底有多罪恶。

    他也知道,是这个女人出卖了他的爹地。

    他恨她,可他也明白,她的做法是对的。爹地贩毒,是罪大恶极的坏人。警察抓坏蛋,是为社会除害,是对的。

    尽管心里明白,但真的面对吴佳人的时候,东里傲心情依然复杂且沉重。

    转瞬间,他就在心里想了许多事。

    见他还站在原地,没上楼也不下楼,吴佳人眼底黯淡。她轻声开口,对他说,“小傲,姐姐跟你说会儿话,成么?”

    姐姐…

    东里傲终于转身下了楼。

    他们坐在沙发上,面对彼此,两人都有些不敢去彼此的脸庞。

    一个是无地自容,一个是心有愧疚。

    尽管东里圣华已经走了,许是早就料到过会有这一天,提前为东里傲留了一笔钱。这笔钱,足以让他继续聘请管家和一个做饭的保姆。所以,他现在的生活跟以前并无多大变化。

    管家给吴佳人倒了一杯温茶,念着东里傲这些天并进食太多,就给他倒了一杯牛奶,端来了一盘小点心。

    东里傲望着精致的点心,整个人都兴致缺缺。

    “你要跟我说什么?”他生硬开口,话里,总归是多了一层冰霜。

    吴佳人终于直视起他来。

    “恨我么?”

    那小孩愣了下,可能是没料到,吴佳人会单刀直入地提到这个话题。

    小孩的脸揪成了一团,他嘴唇嚅动了一会儿,说不出不恨这两个字,片刻后,他才轻悠悠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他知道不该恨,但他的心总归是埋怨吴佳人。

    可他又明白,自己不该埋怨她。

    吴佳人说,“那就是恨了。”

    东里傲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以对。

    “我也没指望你能原谅我。”吴佳人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我只是有些担心你,想来看看你而已。”

    “看也看完了,再看也看不出花来,我走了。”

    她迈腿就往外面走。

    东里傲赶紧抬头,目光追随她的脚步,一直来到大门边。

    那人突然又回过头来。

    玉立身姿逆光在夕阳下,显得特别妙曼好看。

    他第一次看见她,她逆着晨曦走来。走得近了,露出一张在东里傲脑海里想象过无数次的绝色容颜。

    这一次,却是迎着夕阳而去。

    东里傲心里有点不舍。

    总觉得,吴佳人这一走,他以后或许都没机会再见她了。

    “我以后还能来看看你吗?”吴佳人终是不舍得将这小不点一个人丢在家里。

    怎么说,他也是她的弟弟。

    东里傲没说话。

    吴佳人又说,“也不常来,你不喜欢看我的话,那我就一个月来看一次。”

    “…好。”

    吴佳人利索地离开了。

    东里傲站起来,环顾了一圈这个大房子,觉得特别孤独。

    …

    吴佳人再次回到局里上班,整个人都变得成熟起来,没有以前那般浮躁了。

    她也有了变化,不再爱调戏他人,笑起来也少了肆无忌惮。

    规规矩矩的她,让康辉感到不适应。

    这天下了班,康辉和几个兄弟,押着吴佳人上他家去吃火锅。一群人里,就吴佳人一个女的。他们这群人里,有几个是原大队的成员,还有两个,是黄队他们走后,新入职的成员。

    吴佳人跟他们还不太熟,吃夜宵的时候,她全程都挺安静。

    康辉将她的沉默看在眼里,吃饭的时候一直没问她。

    吃完了火锅,康辉将其他人送走后,这才对拿着摩托车钥匙准备离开的吴佳人说,“你今晚就睡我这里,我有事跟你说。”

    吴佳人这才笑了下。依然是那璀璨瑰丽的笑,比星辰闪耀、比朝阳迷人。

    她跟康辉贫嘴,说,“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传出去可不大好。师兄,莫非你对我暗恋已久,苦于不好表白,准备跟我先搞点暧昧然后来个水到渠成吧?”

    总算是在她身上找到了点熟悉的样子。

    康辉骂她,“少贫嘴,闭嘴。”

    吴佳人还是在笑,笑得那双桃花眼微微眯着,有些慵懒。

    康辉再次感叹,“你这么好看,我咋就对你不来电?”

    “可能是太熟了,是骡子是马咱俩都清楚。”说完这话,吴佳人自己倒是一愣。

    是骡子是马…

    她又想魏舒义了。

    当晚,吴佳人真的就在他家住下了。

    以前忙的时候,吴佳人也有在康辉家住过,他家还有她以前放这里的衣裳,不过都是夏天的。吴佳人穿着裙子,有些冷,就把康辉的大衣披在身上。

    康辉给她倒了杯热水,用的是她放在他家的瓷杯。

    吴佳人刚准备喝来着,康辉就说话了。

    康辉平铺直述地说,“你有些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吴佳人自己倒是诧异了。

    康辉说,“很多方面,没以前爱笑,也不爱开玩笑了,做事认真沉着些了。”

    吴佳人没耐住,反问一句,“这样难道不是很好么?”

    “好是好。”康辉眉头紧蹙着,他有些怅然,“我还是更喜欢以前那个撩天撩地、无法无天的佳人。”

    闻言,吴佳人难得正了脸色。

    她拿手指转着茶杯,想的却是魏舒义。

    心又开始抽痛了。

    吴佳人轻叹一声,一脸懊恼,她说,“随便撩人,那是伤人。”

    康辉皱眉看着她,在思考她说的话。

    片刻后,他试探问道,“你跟魏先生…”

    “我们早就分了。他已经出国了,去A国的克利夫兰诊所学习去了。”说完,她又补了一句,“要去三年。”

    “没想过复合么?”

    “复合?”吴佳人失笑,她自嘲一笑,呢喃道,“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我辜负了他,我哪还有脸去骚扰他。他那次没死,真的是幸运。他差点受我牵连丢命。师兄,你都不知道,得知车祸与我有关时,我有多后悔。”

    “从没有哪一刻,我像那天深深地厌恶我自己。”

    吴佳人不想深入探讨这个话题,她将温水全部喝了,就站起身,对康辉说了晚安,便回了房间。

    她倒在床上,想着一些事,心里发酸、发胀,特别难受。

    忽然翻身,吴佳人搂紧了被子,轻轻地呢喃了一声,“哥哥…”

    声音里,装满了痛苦与思念。

    …

    春去冬来,吴佳人恢复警籍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她依然风里来云里去,忙着打击毒贩,忙着去养老院帮忙照顾死去兄弟的父母们。

    这天是清明,她与康辉他们一起,去了墓园,祭奠那些死去的兄弟。

    黄队分墓碑前,有着几株新鲜的花,大概是那些受过他恩惠的人来看过他。滨江市这一年还算太平,贩毒现象没有以前那么嚣张,但依然存在。暗地里那些人,交易的时候,只是更加小心谨慎了些。

    跟黄队汇报了近两年时间滨江市的禁毒情况,直到中午,他们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林松打趣康辉,“阿辉,听说你要去相亲了,咋样啊,那姑娘靠谱么?”

    康辉理了理衣领子,又对着内后视镜整理头发,他收拾好了,才对林松说,“靠谱不靠谱,见面才知道啊。”

    “嘿,都三十岁的人了,是该谈恋爱了。”

    林松已经结婚了,老婆都怀孩子了,这一年,他日子过得还挺滋润。他扭头盯着身旁的吴美人,嬉皮笑脸地问她,“佳人妹妹打算什么时候脱单啊?”

    吴佳人笑得清浅。

    “谁知道呢!”

    林松点点头,“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不急不急哈。”

    “可不。”

    一群人说说笑笑,到了康辉相亲的地方。

    兄弟们给他加油打气了一番,康辉这才下了车,他深吸一口气,走进了咖啡厅。吴佳人他们都躲在车里,偷偷地注视着康辉走进咖啡馆,看见他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们终于看清了康辉的相亲对象。

    林松惊呼一声,说,“我靠,这姑娘真好看啊!”

    吴佳人点点头,说,“身材也好。”胸大腰细,脸也好看,跟康辉还蛮配的。

    “要是人也不错,那阿辉可得把握好了。”

    “但愿如此。”

    康辉跟那个女孩聊得很投入,吴佳人见没有问题了,这才对林松他们说,“行了,好不容易放天假,都回去陪陪老婆孩子吧。”

    “你呢?”

    “我去看看陈哥的母亲和磊哥的父母。”

    林松忙打开钱夹,递给吴佳人两百块钱,他说,“我就不去了,这钱你拿着,帮我给他们买点儿吃的。”

    吴佳人没跟他客气,将钱接了过来。

    ------题外话------

    明天十二点的更新,推迟到明天上午十点钟,宝宝们晚上就不要等了,早些睡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