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吴佳人走路去超市买东西。

    超市今天打折。

    上次去看磊哥他父母,听宋母说,院里晚上没有夜宵,晚饭又吃得早,总是容易饿。

    吴佳人推着购物车,找到了买营养品的地方,她买了几包麦片,又给几个老人买了几双薄布鞋。看了看购物车的地方,吴佳人觉得东西少了,又跑到水果区去买水果。

    她低头挑选了一些苹果和猕猴桃,装进袋子里,拿着两袋水果去称重。

    今天打折,超市人蛮多的。

    吴佳人前面站着许多人,她垫着脚往前面看了一眼,这一看,却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那背影挺拔俊秀,似松柏,他在偏头跟身旁穿嫩黄色露肩裙的女生说话,就连与人说话的样子,也像极了魏舒义。

    吴佳人盯着那背影发了会儿呆,回过神来,她忍不住嘲笑自己妄想。

    他人还在A国呢,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尽管知道那个人不是魏舒义,吴佳人还是忍不住贪婪地多看了两眼那个身影。

    怕自己看得太专注惊到了别人,吴佳人这才收回目光。

    前面的人称了重,就快轮到吴佳人了。吴佳人跟着队伍往前走了一步,这时,终于轮到那个背影像魏舒义的男人他们称重。

    不一会儿,称好了,男人身旁的女孩拿过水果袋子,低头看了眼水果,忽然仰头对身旁的男人说,“魏大哥,这金果真贵。”

    就连姓,都跟那个人一样。

    吴佳人有些恍惚。

    这时,那人说话了。

    “你也说了,这是金果,不是猕猴桃,肯定贵。”温润的声音,熟悉至极。

    这道声音,曾在无数个夜里贴在她的耳旁低喘过。

    这道声音,说过他爱她,也说过后悔认识她。

    吴佳人眼里闪了泪光。

    这个时候,她就该低着头,假装是个透明人,这样就不会与魏舒义正面碰上。可她忍不住,她的心里在不停的呐喊:她渴望见见他,哪怕只是一面!

    吴佳人抬起头,望着那两个人走近。

    真的是魏舒义。

    他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胸口衣边有一抹妖冶的红色,简单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他俊秀清华,特别抓人眼球。他偏头跟身旁黄裙女孩说话的时候,笑容温润浅浅,一如他曾经对自己说情话的模样。

    吴佳人心口微疼,发酸。

    就在魏舒义说完话,阔步走过来的时候,吴佳人惊慌失措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黑色高跟鞋鞋尖。

    终于,他们并肩从自己身旁走了过去。

    吴佳人连看他们背影的勇气都没有。

    结账的时候,吴佳人生怕会遇到他们。她故意磨蹭了十多分钟,这才去结账。

    万幸的是,吴佳人完美的与他们避过了。

    超市开在一个大商场里面,在第四楼,吴佳人东西多,只能坐直达电梯下楼。她按了下门的键,便静静地等着。陆陆续续有人来到她的后面等电梯。

    叮——

    门打开,上来的人出来,她这才跟身后的人一起进了电梯。

    吴佳人进了电梯,是背对电梯大门的。

    她将东西放在地上,这才转了个身,一回头,鼻尖就蹭到了一个人的下巴。

    这个距离太近了。

    吴佳人想往后退,脚刚往后移了下,就发现脚后是放在地上的购物袋。

    无法,她只好将上半身往后倾了倾,然后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吴佳人吓了一跳。

    “…”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熟悉俊颜,心口又是一阵发酸,心跳也变得很快。

    他们隔得太近了,吴佳人几乎都能听到魏舒义微微喘气的声音。他做什么去了?心跳怎么这么快,像是疾速跑过一样。

    魏舒义与她面对面站着,他低睨着吴佳人,目光挺冷淡的。

    老情人见面,要么撕逼要么互相刺激对方。

    可吴佳人一样也舍不得。

    那张红润的唇嚅动了几下,才轻轻地说出一句,“魏…魏先生,好久不见,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魏舒义似乎愣了一下。

    她叫我魏先生。

    “前天。”魏舒义声音比他的目光更加冷淡。

    他的冷淡,叫吴佳人有些狼狈。

    “不是要去三年么?”

    “师母身体不好,动了手术,回来看看。”

    “。哦。”

    她问一句,他答一句,除此之外,重逢竟无一句话可说。

    从四楼到一楼的距离,比吴佳人走进魏舒义心里的用的时间还要漫长一些。

    电梯里那么多人,都挤在一起,两个人的身体难免会触碰到一起。电梯终于到了一楼,靠近门边的人都在往外走,而最里面的两个人,既期待着时间过得快些,又期待着时间再慢些。

    终于,该散场的还是要散场。

    电梯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魏舒义回了头,大步流星走出电梯,留给吴佳人一个冷漠挺括的背影。

    吴佳人提起地上的东西,走出电梯。

    徐莹莹和袁俊站在商场的一楼,她问袁俊,“魏大哥突然跑上楼去做什么?”刚才他们都坐电梯下楼了,正准备离开,也不知道魏舒义是掉了东西,还是突然看见了什么,竟然一句话不说,从步行楼梯跑上楼去了,那速度,特别地快。

    袁俊比徐莹莹还要疑惑。

    他们站在原地等了会儿,看到魏舒义从直达电梯那边走了过来。

    “魏大哥,你上楼去做什么。”

    魏舒义脸上不见笑容,他说,“忘拿东西了。”

    “难怪呢。”

    三个人往商场外走,袁俊却扫了眼魏舒义空着的双手,问他,“你拿的东西了?”

    魏舒义表情一沉,说,“弄丢了。”

    吴佳人提着两个大袋子,走到公交站台等车。她靠着公交指示牌,眼睛盯着身前的沥青路面,视线逐渐朦胧。

    车来了,吴佳人坐上公交车。

    车上没有位置,她只好站着。穿着高跟鞋的她,身形跟着车子转弯而摇晃,她望着车窗外的一景一物,过了好久好久,她才用近乎绝望的语气呢喃了一声,“他回来了…”却没有联系她。

    明知道如今的场面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她不该埋怨任何人,但吴佳人心还是有些难受。

    到了养老院,她调整好情绪,这才走了进去。

    静安养老院刚建立没有多久,设施还算不错。

    见吴佳人来,宋磊的双亲特别激动。

    陈建平的母亲身体越来越差,听说昨天在病房里晕倒了,送去住院去了。吴佳人在养老院陪宋父宋母聊了会天,这才打车去医院探望陈建平的母亲。

    陈建平家境本来就贫穷,他又是家里的独苗,父亲死的早,他母亲好不容易将他培养成人,成了一名警察,结果却…

    失去了儿子的陈母老得特别快,本就不好的身体每况愈下,医生说她没多长时间可活了,可能就这两个月的事。

    吴佳人看见陈母的时候,她戴着氧气在睡觉。

    她是尿毒症,下身浮肿的厉害,脸部蜡黄,上半身特别瘦。

    吴佳人没有打扰她,只在病房陪了会儿就离开了。

    回到家里,吴佳人空闲下来,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魏舒义。

    越想他,就越觉得痛苦。

    吴佳人这个晚上失眠了。

    她忍不住喝了些酒,怕自己喝醉后会给魏舒义打电话,直接将手机给关了机。喝醉后,就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吴佳人用冰冷的毛巾放在脸上贴了几分钟,这才有了精神。

    她上班的时候倒是很少分心,等她下了班,习惯性打开魏舒义的微博,就发现他更新了一条动态。

    分手一年多时间了,这是她看到魏舒义更新的仅有的一条动态,更新时间,就在二十分钟前。

    魏哥哥:走了。配图。jpg

    他发了一张在机场拍的行李箱的图片。

    吴佳人站在阳台上,仰头望着天空,想着自己至少与魏舒义还处于同一片天空下,心里竟然得到了些许安慰。

    …

    回到A国,魏舒义又投入短暂的忙碌中。

    等他彻底忙完工作,得到一段短暂的放松时间,已是六月底。

    天气很热了,他回了出租屋,第一时间打开空调,然后去洗澡。洗完澡出浴室,房子里已经凉了下来,魏舒义先打开电脑,这才走出厨房给自己做饭。

    晚上他打算吃土豆肉丝面。

    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做了一碗面。哪怕是一个独居,魏舒义吃饭的时候,也要一个人规规矩矩地坐在餐厅用餐。将面吃完,碗洗了,桌子抹了,手洗干净了,魏舒义这才去书房玩电脑。

    这就是医生的通病,或多或少都有些洁癖。

    他打开软件,想要下载两个游戏玩玩,一看软件排行里面有个戴红色围巾的胖企鹅,他有些恍惚。

    QQ…

    他十多岁那会儿,这软件可火了。

    反正没事做,魏舒义就下载了QQ,他还记得QQ号。为了避免混乱,他所有游戏的密码都是一样的,他登陆了QQ,发现竟然还有几十个好友在线。这都是高中时候的同学了。

    魏舒义进了自己的空间,看到自己中二时期发的那些说说。

    什么——

    雪之所以会是白色是因为它忘记了自己曾经的颜色。

    我认为你很幸福,因为你可以选择爱或不爱我。而我只能选择爱或更爱你。

    我可以装作无所谓。

    难过并不需要公开演出来博取关心。

    …

    魏舒义看得莫名脸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