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88章 你拿错钥匙了
    康辉说,“我有个礼物想要,你给么?”

    “什么?”她已经做好了听他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康辉说,“我要的礼物是——希望我的小师妹幸福。”

    吴佳人愣了愣,笑容有些不自在。

    她轻咳一声,推了推他的肩膀,“肉麻兮兮的。”说完,还拿空着的那只手,搓了搓另一只手的肩膀。

    “对了,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长得真好看。”

    康辉脸颊微红,特别别扭地说了句,“还好,长得是挺好看的吧。”语气里是满满的骄傲和得意,“是画师。”

    吴佳人突然说,“那你就是插画师。”

    康辉蹙眉,花了几秒钟才理解了这话的意思。

    他满头黑线,低声斥责她,“女流氓!”

    吴佳人耸耸肩,她说,“你找到了你的画师,我还没有找到我的至尊宝,哎…”

    康辉想说,你的至尊宝就在A国,你可以去找。

    但想到那些糟心的往事,他就闭嘴了。

    是吴佳人主动推开魏舒义的,她曾经给他带来过危险,差点害他丢命。吴佳人爱他,自然是不舍得再去招惹他的。

    康辉喝了口咖啡,说,“咖啡真苦,改天请你喝牛奶。”

    吴佳人点点头,说,“我要热的。”

    “成。”

    下了班,吴佳人骑着摩托车慢悠悠地回家,路过上次碰见魏舒义的那个商场门口,好心情有些阴郁下来。

    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勾搭魏舒义,但不代表她乐意见到魏舒义与别的女人卿卿我我,恩恩爱爱。只要想到曾经与她彻夜同眠的男人,也会在其他的夜里搂着别的女人睡觉,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家的路上,魏舒义与那个黄裙女孩说话时的样子,总在她脑子里掠过。

    她心情有些不好。

    她想吃猪蹄子。

    在菜市场买了一只猪蹄子和一把青菜,吴佳人又买了些米回家。家里很久没有做过饭了,厨房里的锅碗瓢盆都得仔细洗洗。她先将猪蹄子放电压锅里炖着,然后去洗锅碗瓢盆,洗好了,打算做红烧蹄子,打开橱柜,才发现没有黄酒也没有酱油了。

    嘴角一塌,她心想,这日子过得真衰,想做个红烧蹄子都欺负她没有酱油。

    吴佳人脱了围裙,跑去洗了澡,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这才去拿着零钱离开家。哪怕是去买酱油,她也得穿得漂漂亮亮的。

    小区外面就有小超市,吴佳人拐进小店,将需要的东西买齐,路过柜台的时候,又顺便拿了一盒口香糖。她提着购物袋,拆了口香糖,丢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回家。

    天已经黑了下来,吴佳人一进小区楼道,感应灯就亮了。

    她上楼的时候有个习惯,每到一楼,都喜欢嘚儿地叫一声,然后看见感应灯亮起来,就特别的有成就感。

    她一路嘚儿嘚儿的来到五楼。

    在见到斜身靠在他家门上的魏舒义,吴佳人嘚儿不出来声音了。

    魏舒义今天没穿衬衫,很罕见地穿了一件牛仔长袖上装,下身也是牛仔裤,踩着一双平底板鞋。吴佳人没见过穿牛仔衣的魏舒义,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男人的身旁有一只行李箱,行李箱上还贴着托运标签。

    魏舒义竟是刚下飞机,就来了这里。

    他风尘仆仆赶来见自己,是要做什么?

    吴佳人站在四楼到五楼的楼道中间的水泥阶梯上,心里生出了想要转身逃走的怯弱感。

    但,她硬生生忍住了,她可是人民警察,不能怂!

    魏舒义站在上方,目光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她。吴佳人穿着一件黑色吊带露脐上衣,下身是一条米黄色网纱裙,裙下,一双小腿白皙光滑,穿了高跟鞋更显得修长。

    买瓶酱油,也穿得跟约会似的。

    被魏舒义用肆无忌惮的目光看着,这倒叫吴佳人感到不自在了。

    她竟然觉得耳朵有些发热。

    见鬼了。

    “魏、魏先生,你…你又回国了?”她刚说完这话,就发现魏舒义蓦地收回了视线。

    “嗯。”魏舒义声音冷冷淡淡,没有老情人见面该有的久违与疏离。

    吴佳人不知道该跟他说点儿什么。

    她故作镇定走上楼。

    吴佳人将钥匙往锁孔里插,低着头,特别认真。这时,耳旁忽然响起那人温润却诱人的声音,“吴小姐,你拿错钥匙了。”

    吴佳人愕然低头,看到自己手里拿着一把小钥匙在开大门,这把小钥匙,是开楼下邮箱柜子的。

    …

    她很镇定地换了一把钥匙,这次,倒是没有搞错。

    门打开了,吴佳人推开门,自己走进屋内。

    魏舒义作势就要跟着进屋,吴佳人却在这时回身,仰头对他说,“魏先生,你有事么?没事的话,我就不招待你了。”这话,她说的挺委婉的,不笨的人,都听得出来她是在赶人。

    魏舒义很严肃地点头,对她说,“有。”

    吴佳人的表情似乎变了下,像是有些意外。

    “那要进屋坐会儿么?”她口吻实在算不上热情。

    魏舒义说,“我想进屋睡会儿。”

    不是错觉,魏舒义真的变了,不再是吴佳人熟悉的那个魏舒义了,他变得爱耍流氓了。

    他那样说,要吴佳人怎么接话?

    片刻的错愕后,吴佳人回了神。她朝魏舒义微微浅笑,用一副为难的口气说,“这不太方便,我…”

    “怎么不方便?你家有人?”不等她把话说完,魏舒义就追问了一声。

    “…没有。”

    魏舒义略有些困惑,“那有什么不方便?”

    吴佳人也不打算继续跟他绕弯子了。她摸不准魏舒义的套路,索性直言,便道,“就是因为没人,才不方便啊。这孤男寡女的,住一起不好。”

    魏舒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藏住了心底即将喷涌出来的情绪,脸色是一片故意装作的冷静。

    他低声说道,“我刚下飞机,家里还没收拾,让我借宿一晚,放心,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人家都说的这么可怜了,再守着门不让他进来,倒显得吴佳人小家子气了。

    吴佳人想了想,才将手从门把上拿了下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