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393章 喜欢铂金还是黄金
    说完,小女孩就伤心的哭倒在他爸爸的话。

    爸爸满头黑线。

    看热闹的人听完了事情原委,只觉得啼笑皆非。

    不过,也有人在暗忖,现在逼婚情况这么严峻,把小孩子都吓到了,这可不好。以后自家孩子长大了,绝对不逼他们。

    吴佳人靠在魏舒义身边,目睹了小女孩哭哭啼啼的一幕,也觉得忍俊不禁。

    “我们也生个女儿吧。”

    魏舒义的声音,忽然在耳旁响起。

    吴佳人诧异地仰头看着他,问道,“当真?”

    “我像是开玩笑么?”魏舒义再认真不过。

    吴佳人忍不住抿唇偷乐。

    “好啊。”

    应问,吴佳人也不耻下问,问魏舒义,“那现在回家就造女儿?”

    “我看行。”

    魏舒义跟吴佳人当真就回了家。

    回去的时候没有步行,直接打了辆出租车。

    回到家,吴佳人去洗澡,魏舒义第一时间将抽屉柜子里没有用完的套子,和刚才超市里买的套子都收起来,丢进衣柜里。这个,只能以后再用了。

    吴佳人洗完澡,就轮到魏舒义去洗澡。

    洗了澡,两个人正儿八经地坐在床边上。

    吴佳人说,“我觉得,今晚造人是不会成功的。”

    “为什么?”

    “那什么,可能再过三四天就来姨妈了。”她也才想起来这事。

    俗话说,经期前三后四天,肯定是不会怀孕的。他们今晚就是做一晚,那也造不出女儿来。

    魏舒义沉默了两秒,然后才说,“那就下次努力。”

    “那今晚也不能浪费。”吴佳人说。

    魏舒义点点头,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你说得对,不能浪费。”

    这一次,换吴佳人主动。

    她直接坐到魏舒义的身上挑拨他。

    两个人都情动之时,吴佳人忽然说,“我们去阳台上怎么样。”

    魏舒义:“…”

    “你家阳台不行。”见吴佳人目露疑惑之色,魏舒义解释,说,“你家阳台没帘子。”

    吴佳人嘟哝了一句,“没帘子才刺激呢…”

    “你说什么?”

    吴佳人忙摇头,“没什么。”

    魏舒义可不想吴佳人成为第一个因为在阳台苟且被偷拍,然后登上社会头条的女警察。他见吴佳人有些失望,便提议,“这样,去厨房怎么样?”

    “这…这也是可以的。”

    于是,魏舒义抱她去了厨房。

    …

    魏舒义这次回来,一直都住在吴佳人家,像是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家。

    他回国第六天,吴佳人上午要上班,下午请了假回来陪他。魏舒义明天早上就得出发回A国,想到这次一去,可能又会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来,吴佳人就舍不得。

    吴佳人前脚刚走,魏舒义也紧跟她后面里了家。

    他去了趟中介所,打算将自己名下那套房子卖了,然后重新买套房子,用作婚房。早年,他的父母给他留了一笔钱,在滨江市这个寸土寸土的地方,买一套房也是足够的。

    但他觉得,房子不在多,只要一套,温馨、合意就好。

    想买新房,那原来那套房子就不要了。

    不过,吴佳人这套却是要留着的,毕竟那里,充满了太多她的回忆。

    魏舒义去了中介所,将价格什么的都谈好了,又跑去滨江市最大的一家珠宝商场。商场共有三楼,这里面全都是卖珠宝的,魏舒义在多家店铺精挑细选,最后,他选定了一对铂金对戒,和一对黄金对戒。

    他拿不准注意,就给吴佳人打了个电话。

    吴佳人他们正在开会,兜里的手机在震动,王重耳朵特别厉害,哪怕是震动他都听见了。他朝吴佳人看了一眼,吴佳人赶紧将手手机掏来,按了拒绝,然后将手机装进了兜里。

    魏舒义猜到对方可能不便接听电话,就对售货员说,“先等等。”

    “好的,先生。”

    售货员给他端了杯温茶,魏舒义一边等吴佳人的回电一边喝茶。

    他刚喝了两口,腹部忽然一阵抽痛。

    魏舒义用手按住腹部,大概是腹部的位置,他疼得直不起腰来。

    他放下杯子,从凳子上起身,疼到蹲在地上,脸都煞白了。

    “先生,你怎么了!”

    店里的售货员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关问他。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魏舒义就疼得额头冒汗珠。

    他无法形容那种痛,就像是蚂蚁在啃食,但却比那种痛更加剧烈。痛得最厉害的时候,好似有无数把刀子在轮番搅动他的肉,像锋利的针尖在扎自己的头,魏舒义以为自己会疼得死过去。

    他双腿跪倒在地上,额头贴在地板上,连闷哼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呼!”

    渐渐地,痛觉似乎减缓了一些。

    魏舒义保持那个跪拜在地上的动作不变,过了一分钟左右,肚子里的痛感彻底消失。

    魏舒义慢慢地直起腰身。

    不痛了。

    这股痛意来得快,去得也快,若不是刚才那痛觉还历历在目,额头的汗珠还没消失,魏舒义会以为那只是自己的一个梦。

    见他站起来,售货员还不敢相信。

    她脸色也有些白,是被魏舒义的样子给吓白的。

    她真担心魏舒义会痛死在他们店里。

    还好,他没有倒下。

    “先生,你、你还好吧?”售货员的声音满是小心翼翼,音量都不敢放大,怕把这位顾客给吓到了。

    魏舒义摇摇头,说,“抱歉,吓到你们了吧?”

    “有…没、没有。”

    摇了摇头,售货员依然皱着眉头,她目光落到魏舒义仍然苍白的脸颊上,轻声又问,“先生,要不要坐会儿?”

    不想让售货员再担心,魏舒义这才在小沙发上坐下来。

    他拿手轻轻地按摩腹部,皱眉回想着刚才的情况。

    他是医生,身体有哪里不舒服,都会很重视。他不认为一个健康的人会无缘无故地发痛,还痛得那么厉害,就像是临死前的挣扎一样。

    这时,手机响了。

    魏舒义见到是吴佳人的回电,他对着电话,深吸了口气,这才接听了。

    “佳人。”

    “刚才在开会。”吴佳人那边挺闹,估计是一散会就打了电话来了。“哥哥,有什么事吗?”

    “就想问问你,是喜欢铂金还是黄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