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魏欣?

    魏舒义有些疑惑,“那个设计师?”

    “是啊!”

    “你找魏欣干嘛?”

    “那什么…”袁俊有些不好意思,他说,“是这样的,莹莹不是读服装设计的么,她吧,有个心愿,就是想结识魏欣,跟她学习。莹莹说,哪怕是只能在魏欣身边做个端茶递水的也行。你不是跟方俞生认识么,你看,能不能…”

    魏舒义想了下,没一口应下,只说,“这我得先问问阿笙,看她怎么说。”

    “那你赶紧问问,快问,这事要成了,我结婚你不送礼都成。”

    “行。”

    魏舒义回家的时候,给乔玖笙打了个电话。

    他说明了原因。

    那头,乔玖笙听了他的请求,半天都没回话。

    “怎么了?”魏舒义有些疑惑,莫非这事很难办?

    乔玖笙却觉得一言难尽,她在电话里跟魏舒义说了一句话,“由我出面,这事肯定能成。只不过,魏欣的情况,有些特殊…”

    “特殊?”魏舒义诧异,“怎么特殊?”

    “…魏欣喜欢女人。”

    魏舒义:“…”

    魏欣竟然跟他一样的性取向。

    乔玖笙说,“她特别喜欢那种模样乖巧的女孩,放在身边,怕是有些不安全。你那个小青梅,是什么类型的?”

    魏舒义小声地说,“乖巧型…”

    乔玖笙也不说话了。

    这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乔玖笙打破了沉默。

    她道,“这样,你先打电话跟你小师弟说说这情况,他要不介意的话,这事我就帮忙了。”

    与乔玖笙结束通话,魏舒义第一时间给袁俊拨了电话。

    袁俊接的很快,“成没成?”他显然是在办公室里,坐着等他的电话。

    魏舒义语气特别高深莫测地说了句,“成不成,就看你。”

    袁俊有些纳闷。“怎么回事?”

    “那个魏欣…”魏舒义扶住额头,心想,他们魏家人都很了不得。那头袁俊,听他提了个魏欣就不说话了,急得要死,忙催促他快些说。

    这是你要我说的。

    魏舒义这才说,“魏欣喜欢女人,尤其是喜欢乖巧可爱的女孩。”

    袁俊脸黑了。

    蓦地挂了电话。

    他家莹莹又乖巧又可爱,才不能让那个魏欣给玷污了。

    袁俊气成了河豚脸,这时,手机又响了。

    他接了,听到彼端魏舒义的声音,“那结婚礼物…”

    “现金就好,也不要太多,给个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说完,袁俊飞快地挂了电话。

    魏舒义:“…”

    就说了,袁俊是个现实狗,狼崽子!

    魏舒义到公安局的时候,刚好吴佳人下了班。康辉与她一起走出大楼,就看到等在院子里的魏舒义。

    两个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康辉走过来跟他寒暄了几句。

    他们也算好久不见了,再次见面,都觉得唏嘘不已。“中午,一起吃个饭吧。”魏舒义邀请康辉同他们一起吃饭。

    康辉没跟他客气。

    他们就在公安局对面的小饭店吃了一顿便饭,吃完饭,康辉回局里工作,吴佳人则跟魏舒义一起回家。

    吴佳人今日是打车来的局里,两个人打算坐公车回去。

    回家路上,魏舒义将那个装结婚对戒的购物袋给了吴佳人。“你保存着,等我从A国回来,我们就结婚。”见吴佳人不说话,魏舒义以为她是在想求婚的事,就说,“求婚这事…”

    “我收到了。”吴佳人突然打断魏舒义的话。

    魏舒义迷茫了下,下意识问,“什么?”

    “那个盒子。”吴佳人握住魏舒义的手,仰头望着他,对他说,“那个空盒子,我收到了。”魏舒义笑容淡了些。

    他寄快递的时候,故意没写电话,就是想给吴佳人一个惊喜。结果,快递寄出去,如同石沉大海,竟然没有回应。加之那段时间,他们两个人又处于‘冷静期’。

    魏舒义便以为吴佳人收到了盒子,故意没有给他答复。

    见魏舒义神色微有些难看,吴佳人就猜到这之中真的出了误会。她忙解释,说道,“我没有在网上买东西的习惯,我是在我们分手后的次年才发现那个盒子的。刚好珠珠去了日本,给我寄了东西,我打开快递柜,才发现你送我的盒子。”

    吴佳人声音闷闷的,想到自己竟然错过了魏舒义的求婚,就觉得歉疚不已。

    那段时间,魏舒义肯定一直都在等她的回应,结果她竟然没有看到快递!

    他该有多难过?

    魏舒义听了这解释,也有些惊讶,也觉得命运弄人,“你竟然没发现?”

    “嗯。”

    饶是魏舒义,也不住长叹一声,他说,“倒是我大意了,我只想到现在人人都爱在网上买东西,你肯定很快就能发现快递。却没想到,你刚好是那个不爱在网上买东西的人。”如果秦珠没有给她寄快递来,那那个空盒子,岂不是要在快递柜里待到天荒地老?

    “不怪你。”

    “哥哥。”吴佳人用指尖,轻轻的在魏舒义掌心中挠了挠。

    魏舒义低头看着她,对上一双装满认真和情深的桃花眼,他表情也不由得跟着严肃起来。

    吴佳人看着他,渐渐地,眼眶渐红,双眼朦胧。

    “哥哥,我愿意。”

    这一声我愿意,迟到了两年。

    魏舒义胸腔发胀、发酸,他竟然有些想落泪。

    他赶紧抱住吴佳人,怕让她看到自己丢脸的样子。吴佳人却以为这个拥抱是情难自禁的表现,她也回抱住魏舒义,跟他说,“我早就愿意了,我看到那个空盒子的时候,差点就不顾一切跑去A国见你了。”

    那一晚上,吴佳人简直难受死了。

    所以第二天,她才发了一场高烧,感冒了。

    “嗯…”魏舒义应了声。

    吴佳人却察觉到他的声音不对劲。

    像是…哭了?

    她呆了呆,体贴地没有戳穿魏舒义的窘迫。

    过了好一会人,魏舒义才松开吴佳人。

    他没再落泪,眼圈却有些红。

    吴佳人假装自己没有看见,就牵着他,两个人低头往公交车站台走。

    回到家的时候,才一点四十。

    吴佳人脱了鞋进屋,对身后的魏舒义说,“我们先午休一个小时,然后去游泳馆游泳好不好?晚上再去看电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