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402章 佳人,我喜欢你
    魏舒义正在看一份病例,听到敲门声,他顺势抬头。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戴维,反倒是忽略了他身旁的庄龙。庄龙太年轻,魏舒义下意识将他当做了戴维医生的病人。

    “戴维,怎么了?”

    他放下病例,朝戴维走了过去。

    戴维没说话,反而是看向了身旁的那个年轻男人,他垫着脚在男人耳旁嘀咕了两句,这才望向魏舒义,同他说,“魏,这位是庄龙先生,他看了你的检查报告,特意从纽约赶过来的。”

    魏舒义惊讶极了。

    他先是惊讶于庄龙的年轻英俊、意气风发。随之,便有些惊讶于他的容貌,没想到传说中的艾滋病之父,竟然生得这么年轻,紧接着,他心里油然产生了一股敬佩感。

    同样是年轻一辈,他还在这里学习,默默无闻,庄龙早已闻名遐迩。

    “庄龙先生,感谢你来的到来,十分荣幸。”

    他与庄龙握手,内心有些激动。

    他竟然摸过艾滋病之父的手。

    今天一天都不想洗手了。

    不过,魏舒义却觉得这庄龙有些眼熟。

    其实魏舒义和庄龙是见过面的,前两年乔玖笙结婚的时候,庄龙有去过。不过那时候人都挺多,魏舒义也没注意到庄龙。倒是后来庄龙给乔玖笙做剖宫产的时候,魏舒义在手术室门口看过他一面。

    不过隔了太久,他也不记得了。

    主要是方俞生也没介绍过庄龙的身份,如果知道那人是庄龙,魏舒义肯定会记得的。

    而庄龙,也同样不记得魏舒义了。

    庄龙像个成熟英俊的贵族那样,很是矜贵地点了点头,十分淡然地接受了他的恭维。

    魏舒义当真就以为庄龙是个优雅绅士、正人君子了。

    庄龙将打量了几眼,才问,“Z国人还是韩国人?或者日本人?”

    魏舒义下意识挺直后背,用不大却清晰硬朗的声音说,“Z国人。”

    这边的某些人,其实是有些看不起Z国人的,也不知为何。

    明明他大中华各方面都不差。

    他说完,却见庄龙笑容更真切了些。

    这位艾滋病之父,笑着开口对魏舒义问了一句跟他病情不搭边的话,他问,“方家屯是个很有名的地方么?”

    魏舒义:“…”

    “额…”他犹豫了半晌,还是选择老实回答,“事实上,方家屯这个地名我从未听过,在我们国家,有很多个屯,方家屯、王家屯、刘家屯,农村里到处都是。”

    庄龙的表情似乎有些阴郁。

    他就知道,方俞生那个扣货,送他的红酒,肯定不是什么好酒。

    算了,反正他已经很多年都不喝酒了,好喝不好喝,跟他没关系。

    “我们来聊聊你的病情。”

    庄龙看了眼戴维,没有说话,眼神也很平静。戴维也是个人精,见状,他立马说,“我有个病人该到了,我得走了,魏,你好好招待庄龙先生。”

    魏舒义说,“自然。”

    等戴维走了,庄龙这才对魏舒义说,“你这个情况,有些复杂。”

    魏舒义请庄龙去了会客室。

    庄龙告诉魏舒义,“你体内藏着一种病毒,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被感染的人。”

    魏舒义保持不住笑容了。

    病毒…

    他是在什么时候感染病毒的?

    魏舒义沉默地点点头,哑声问庄龙,“能治么?”

    庄龙说,“能是能。”话锋一转,庄龙又说,“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拖到我研发出解药的那一天。”

    魏舒义心里有些绝望。

    连庄龙都没有把握么?

    “不想死的话,把你的血液给我一些,我拿回去研究。早日研发出解药,你也早日解脱。当然,就算你没等到解药研发出来的那一天就走了,但能造福全人类,你也是功德无量。”

    说完,他忍不住虚心请教,“你们国家,是有功德无量这个词吧?”他怕自己用错词了。

    魏舒义沉重的心情,被庄龙这话给扫去了大半。

    他点点头,说,“有这个词,是叫功德无量。”庄龙抽取了他一些血液,就如一阵风,飘回了纽约市。

    庄龙走后,魏舒义整个下午,上班时间都有些心神不宁。

    下了班,一回到出租屋,魏舒义就接到了吴佳人的电话。

    听着她雀跃带笑的声音,魏舒义却开心不起来。一想到这个声音,他很快就听不到了,魏舒义的心里就蔓延开一阵闷闷的痛意。

    “哥哥?你在听么?”没听见魏舒义说话,吴佳人有些奇怪,“哥哥,你怎么了?”

    这端,魏舒义胸口酸胀不已,他喉咙艰难地滚了几下,才发出一声嘶哑,“没,嗓子有些不舒服。”

    “感冒了么?”

    “嗯。”

    “最近换季,你多注意些,别把自己身体拖垮了。记得,多喝水,注意添加衣服…”电话彼端,吴佳人的声音嘀嘀咕咕说个不停,电话这厢,魏舒义被她贴心的叮咛,温热了心,也暖红了眼睛。

    “佳人。”

    他出声打断了对方的絮絮叨叨。

    吴佳人果真安静了。

    她以为魏舒义会说点儿什么,发现他喊了自己一声后,就没说话了。

    吴佳人感到疑惑,便问,“怎么了哥哥?”她声音充满了紧张与关怀,听得魏舒义心里更加难受。

    魏舒义微微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将想要哭泣的欲望憋回肚子里。

    待情绪平静下来,魏舒义这才对吴佳人说,“佳人,我喜欢你。”

    吴佳人听得耳垂发烫。“那、那我也喜欢你。”

    魏舒义似乎笑了声,他又说,“我不爱你。”

    吴佳人那头安静了下,就在魏舒义以为她会生气的时候,那人又说话了。

    “那我还是爱你。”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跟慎重。

    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爱不爱我没关系。

    这就是吴佳人对感情的态度。

    魏舒义呼吸微滞。

    他胸口有隐隐发涨,痛了起来。

    这一次,不是为自己而痛,而是为吴佳人。

    “真傻。”怕让吴佳人察觉到异常,魏舒义都不敢再同她说话了。他匆匆说了句,“我这儿还有点事,我先挂了,你也先忙。”说完,他赶紧挂了电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