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 第403章 活不过一个月
    吴佳人有些傻眼。

    这就挂了?

    她把手机放进兜里,对一旁朝自己投来疑惑目光的王队说,“我家魏哥哥的电话。”

    王队说,“年轻真好。”他拍了拍吴佳人的肩膀,语气深长的说,“年轻人,今天晚上要突查,扫黄扫毒,年轻人看好你哦。”

    吴佳人看向东边刚生出来的日出,对王队说,“天才刚亮,说天黑的事做什么。”

    “呵呵…”

    切断电话后,魏舒义握着电话,浑身都在轻轻地发颤。

    想到庄龙说的那些话,魏舒义努力维持了数个小时的镇定从容,终于彻底崩溃。他一脚踢了客厅里的垃圾桶,他看着那个垃圾桶在地上滚了一圈,然后不动了。

    魏舒义忍不住坐在了地上。

    他看见无名指上的婚戒,想到吴佳人,想到他们曾经的那些美好约定。

    郊区建别墅、弄个小院子、挖个游泳池。带着孩子玩,带着孩子读书…

    想到种种的美好,魏舒义忍不住抱头痛哭。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喑哑的声音在黑暗中传开,一遍又一遍。

    没有人能告诉他答案。

    …

    季饮冰果真在第二天抵达纽约。

    她直接坐车去了庄龙家里,直奔他的实验室。

    庄龙就在实验室里,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褂子,手里拿着魏舒义的血液样本。脸色平静,任谁都无法从他的那张俊脸上,读出他的真实想法。

    季饮冰换了衣服,进了实验室。

    庄龙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继续低头做化验。

    季饮冰走过来,直接递给他一袋子文件。

    “什么?”庄龙终于肯分心说话了。

    季饮冰在自己高登上坐下,对庄龙说,“我在来之前,收集了一些资料。先告诉我,你正在医治的这个病人是谁。”

    “一个陌生人。”

    季饮冰松了口气。

    “那就好。”

    “怎么了?”庄龙挑眉,问季饮冰,“情况很严峻?”

    “这病毒,是金三角那边刚研发出来的病毒,那边的人,将它叫做‘磕头者’”

    庄龙给了她一个疑惑的眼神。

    季饮冰解释,“因为病人发病的时候,每次都会疼到受不了,双膝跪在地上,痛苦到拿头磕地。”她从那个文件袋子里面,掏出了几张照片。

    淡眸扫过那几张照片,庄龙眼神变得凝重一些。

    “这病毒,是谁研发出来的?”

    “你也认识的,付福。”

    庄龙眼里闪过一丝嫌弃跟鄙夷,“他跑金三角去了?”

    “嗯。”

    “阴沟里的小老鼠,欠打又欠操。”

    付福,是医学界的败类,他曾经做过几起臭名昭着的人体活体试验,目的只为研究出一些乱七八糟的病毒。这个人,比二战时期的纳粹还要可恶。庄龙最讨厌这种小老鼠了。

    “是他研发的,那我必须得攻破了。”

    季饮冰就知道庄龙会这么说。

    “但凡是中过这种病毒的人,生存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所以这病毒,又叫‘一月红’。”季饮冰将另外两张照片拿到庄龙面前,她指着那照片,说,“你看,所有中毒者,最后都会像图片上的人这样死去。七窍流血,口吐白沫死去。在金三角地区,只有那些老大惩罚门下犯大错的人时,才会给人注射这种病毒。”

    “最多只能活一个月?”庄龙眼神黯然了一下,“我那个病人,第一次发病,是六天前。”

    季饮冰则说,“二十几天内,咱们是研究不出来解药的。”

    “我知道。”

    庄龙摘下白手套,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桌上的血腥的照片看了起来。

    片刻后,他放下照片,起身往外走,边走边说,“我去打个电话。”

    出了实验室,庄龙找到之前留下的联系方式,给克利夫兰诊所打了电话。电话转接到魏舒义办公室的时候,已是一分钟后。

    “你好,我是魏舒义。”

    “魏先生,我是庄龙。”

    魏舒义下意识坐正了。

    他没拿话筒的那只手,紧紧地拽着裤腿。

    他紧着嗓子问庄龙,“庄龙先生,你分析出结果了?”

    庄龙也没跟他兜弯子,直接告诉他,“现在可以确认,你中的病毒来自金三角地区。魏先生,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庄龙有些不解,魏舒义一个医生,怎么会得上这种病毒。

    魏舒义想说没有,可亿听到金三角这个地方,魏舒义忽然想到了吴佳人。

    金三角是全球最乱的地方之一。

    那个地方,是毒品的盛产地。而他的身边,刚好就有一个人与毒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吴佳人。

    见魏舒义沉默,庄龙就明白了一切。

    “魏先生,就我所知,所有中过这种病毒的人,都活不过一个月。你…”

    言尽于此,庄龙也不多说了。

    “我会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发出解药。”就算救不了他,以后也能解救其他的人。

    魏舒义懂了庄龙的意思。

    “谢谢,庄龙先生。”

    挂了电话,魏舒义紧捏着裤腿的手,忽然放松了。

    他转过头,神色呆呆地望着窗外。

    他的眼神,一片死气,里面没了希冀,显得绝望黯淡。

    倒计时,24天。

    他总得做点儿什么。

    魏舒义站起身,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前结束在克利夫兰诊所的实习。他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回到吴佳人的身边。

    其余的,之后再想吧。

    医院诧异于魏舒义的决定,但他们尊重魏舒义的选择。

    诊所批准了他的申请。

    没有提前打电话,魏舒义将东西收拾好,直接回了国。

    …

    昨晚,队里的人突袭了滨江市好几个淫窝,抓了不少卖,淫嫖娼的人,也抓了一群聚众吸毒的年轻人。昨晚,他们忙了一整夜。

    所以第二天,很多人都在家里休息。

    吴佳人也在家里休息。

    一直睡到下午三点钟,她才起来做了些东西吃了,然后骑着车去局里上班。

    大半夜的,她快要打瞌睡了。

    她坐在办公桌后,用脑袋敲木鱼,朦胧间,发现有一道黑影走了过来。吴佳人迷茫抬头,她以为来者是别科室的同事,结果却是一个出乎她意料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