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东西真的特别多,方俞生和吴佳人也来帮忙,他们四个人,来回跑了四五趟才将东西全部搬进屋。

    方子恺饭也不吃了,从他的高凳子上慢慢爬下来,他跑到客厅,抱起地上的一个未拆封的玩具,仰头问魏舒义,“舅舅,这个是你和舅妈,给我买的吗?”

    魏舒义朝他竖起食指,摇了摇,才说,“不是给你买的哦。”

    方子恺小脸一垮,魏舒义又说,“是给你和你哥哥买的。”

    “那就是我们的!”

    方子恺勾起了小脸。

    他在地上的礼物堆里翻了翻,最后找到了一个印着飞机图像的乐高玩具,他提起那个玩具盒,走到餐厅,将它推到方子程的高凳子旁边。拉了拉方子程的衣摆,方子恺扬起小脸对哥哥说,“哥,舅舅也给你买玩具了,你看,这个可以拼成飞机呢。”

    方子程的目光从餐盘上移开。

    他低头,看了眼那个玩具,眼里闪过一丝喜意。

    他扭头看向客厅,见魏舒义也在看着这边,就朝魏舒义点点头,轻声地说,“谢谢舅舅。”

    “你喜欢就好,这里还有很多。”

    魏舒义买了许多玩具盒学习用品,五花八门,各种各样。

    有学习机,有橡皮泥,金刚,玩偶,玩具枪…

    小到三四岁玩的,大到八九岁玩的,都有。

    乔玖笙盯着那些玩具,眼神变得深思起来。

    “魏大哥,你这是做什么?买一两件就够了,买这多么…”

    “我自己还没孩子,想享受一下,为孩子买礼物的快感。”魏舒义斜了乔玖笙一眼,反问她,“怎么,我没有孩子,还不能给我外甥买了?”

    乔玖笙反倒无话可说了。

    只有方俞生始终沉默着,他目光放在地上那些玩具上面。乔玖笙和吴佳人虽然没有发现,但他却发现,魏舒义给两个孩子买的礼物,是有规律的。

    他是按照每年,给每个孩子买三件礼物来买的。

    大大小小,一共买了四五十个礼物。

    从三岁到十岁…

    魏舒义根本就不是随手买的,他这根本就是精挑细选才买下的,都是对两个孩子有用的东西。

    吃完午饭后,两个孩子捧着新玩具去了游戏房,乔玖笙跟吴佳人一起出去逛街,女人聚在一起,不是八卦就是买。等他两人走了,魏舒义却说要午休一会儿。

    方俞生发现魏舒义的脸色有些偏白。

    他眯了眯眸子,才对魏舒义说,“跟我来,后面全都是客房。”

    他给魏舒义挑了一间可以看到后面马场的房间。

    魏舒义坐在床边,见方俞生没有打算离开的准备,也不好开口赶他出去。他这会儿,其实很不舒服。

    方俞生不仅不走,还在窗户的窗台上坐了下来。

    望着后面那片青草地,方俞生蓦地开口,说道,“你很不对劲。”他说完,察觉到有视线看了过来,这才偏头,与魏舒义惊讶的目光对上。

    魏舒义故作平静地问他,“怎么不对劲?”

    方俞生背靠着窗台,一条腿放在窗台上,一条腿因为太长,便斜斜的垂着,靠在木地板上。他手放在眉心中间,无意识地捏着,轻声说,“那些礼物,还有你的脸色…”

    他微微侧头望着魏舒义,目光锐利,带着探究。“你身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方俞生对所有事细致入微的观察力,让魏舒义心惊。

    “没有什么。”魏舒义语气挺平淡。

    “没有什么?”方俞生突然冷笑起来,“那你的手一直放在肚子上是做什么?”

    魏舒义下意识拿开自己放在腹部的手。

    方俞生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你身体是不是出问题了?”

    魏舒义也跟着沉下脸来。

    他仰面躺在了床上,眼神无主地看着上方,内心天人交战了一番。

    最后,他才轻叹说道,“我余下的寿命,只有23天了。”

    方俞生脸色微变,有些愕然,“怎么回事?”

    “我中了一种名叫一月红的病毒,从中毒开始,直到死亡,最多只能活一个月。”谈及自己的病情,魏舒义语气是冷静从容的,这两天,他无时无刻不在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

    所以这会儿,他基本上已经接受了事实。

    方俞生大惊失色,“没办法治么?”

    “没有。”

    方俞生沉默了半晌,才说,“万事也没有绝对,我认识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谁?”魏舒义对此不抱希望。

    “庄龙。”说完,见魏舒义似乎呆住,方俞生以为他是被惊到了,这才解释了一句,“我跟他是兄弟,你也见过他,之前我们结婚,阿笙生孩子,他都来过。”

    魏舒义心说怪不得上次见到庄龙,就觉得似曾相识,原来是真的见过。

    “他也没办法。”

    “他很厉害的,他连艾滋病都能治愈,你这个,他肯定也有办法。”

    等方俞生兴致勃勃地讲完话,魏舒义这才幽幽开口。“我已经见过他了。”

    闻言,方俞生倒是呆住了。

    他眼神也黯淡了几分。

    “你们什么时候见过?”

    “就前几天。他告诉我,就算是他,也不能在短短二十几天时间内研究出解药。”魏舒义将双手枕在头下,他望着天花板,也不知在想什么。

    饶是心大如方俞生,在得知魏舒义的情况后,他那张昳丽俊美的脸上,也生出了挫败之色。

    “怎么会这样…”方俞生这是在问自己,魏舒义听到了,却以为是在问他,他也感到迷茫,“庄龙先生说,这病毒源自金三角那片地区,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接触过那个地区的人。”

    方俞生则说,“金三角的话,那可能跟佳人有关。”

    魏舒义也猜到了可能是这样。

    但他并不迁怒吴佳人。

    他也不敢让吴佳人知道。

    上一次,仅仅是因为东里圣华差点害死自己,她就心狠的与自己分了手。如果这次,她知道为自己的死局也是被她波及,她会做什么,魏舒义都不敢深想。

    方俞生陷入沉默。

    他在想事情。

    他跟阿笙都是重活过一世的人,就他所知,上一世,他死的时候魏舒义都还活着。他不可能会英年早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