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权宠之将女毒谋 > 第七章 云破
    想到这里,风岭心中一阵复杂,虽然他知晓流苏的确是个能够让众多人甘心折服的人,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沈芝兰也会是其中之一。

    毕竟沈芝兰此人,实在是个智慧卓绝之人,单单是他看着流苏时候的神色,风岭便可断言沈芝兰不会如此轻易就放弃流苏。

    哪怕是……哪怕是慕流苏如今人在北境之地,而沈芝兰还留在帝都之中。

    “回禀将军,属下知晓沪城兵力共计四万余人,沪城与北燕边疆相隔不远,若是加急出发,也不过只需要约么一日的时辰罢了,沪城将领便可带着四万余人抵达边疆之地。”

    风岭脑中正纠结沈芝兰与慕流苏二人事情的时候,云破却是极为利落的接着青鱼应答慕流苏的话,只是说到一半儿的时候,云破却是忽而抬起头来,极为小心翼翼的看了慕流苏一眼,似乎是斟酌了些许。

    慕流苏看着云破的目光,心中也是有了些许异样动静,沪城这边,难不成当真是有什么她没有预料到的事情不成?

    想到沪城这两年的动静,慕流苏也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朝着云破道:“沪城那边有什么事儿,你大可直说便是,不用怕有何忌讳。”

    云破得了慕流苏命令,也是跟着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吞吐了一阵,方才深吸了一口气,朝着慕流苏直直看了一眼:“将军应当是知晓北燕女相之事儿吧?”

    云破这一句话,慕流苏心中更是觉得平添几分异样,按理来说,如今这种时候,弦音是绝无可能告知旁人她是夺舍重生而来的人的,哪怕云破是弦音手底下的几大护法之一,弦音也断然不可能会将此事儿告诸。

    毕竟此事儿太过荒谬,若非慕流苏自己亲身经历,她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但是这云破一番反应,却似乎是认定了她与寂流苏有什么关系一般,实在是让慕流苏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过如今本来是说着沪城的情况,这人却是问她北燕女相的事情,看来这这沪城倒是不如何简单。

    至少依着云破如今的反应,如今的沪城,应当是与当初的她有那么些许关系。

    慕流苏将心底的波涛汹涌压下,这才面色镇定的朝着云破看了过去:“北燕女相曾经救过本将军一命,本将军与女相自当是交情匪浅。”

    说完这话,慕流苏心中也是有些许无言以对,分明两个人都是自己,但是在这世上,除了在弦音面前,她却是实在没有办法说出自己就是那所谓的北燕女相夺舍而来的人物,便是荆棘门之中她最为信任的几人,慕流苏也不曾告诸此事儿。

    而风岭,青花等人虽然也是知晓她对北燕这边似乎是有深仇大恨存在,但是实际上并不知道到底是因何生恨,如今借着云破的问话,说出这么一个理由,也算是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交代了。

    当然慕流苏也并没有打算将此事儿一直隐瞒着他们,只是如今时机不当,确实不是说这些鬼神之说的时候,慕流苏想着,等处理完了北燕之事,完成了自己的一大夙愿之后,再将此事儿告诸他们也不迟。

    毕竟此事儿事关重大,她如今步履维艰,想要复仇,又想要护着弦音,也不得不步步为营,小心谨慎,否则若是走出去半点风声,只怕这少年将军的位置,都是极难保下。

    ……

    慕流苏因为自己的话而思虑良久的时候,营帐之中听着慕流苏回答的众人却是齐刷刷的一愣,眼中满是好奇之色。

    颜繁之、菘蓝还有沈渭三人是知晓慕流苏当初之所以回同意那一出断袖亲事儿实际上是迫于秦誉压力而不得不应下来的事情的,毕竟是整整一个多月以来朝夕相处的人物,所以对她有没有断袖之癖心中还是有些肯定的。

    但是如今见着慕流苏提及北燕女相的消息的时候,那神色中的异样,却是不得不让人多想。

    一旁的沈渭瞪着一双眼睛,下意识的喊出声来:“北燕女相救过将军你的命?那岂不是将军的救命恩人么?只是属下听闻女相逝去的有些莫名其妙,将军莫不是知晓女相逝世的蹊跷,所以才特意请命出征……”

    沈渭说到一半儿,心中也是觉得自己说的极有道理,只是看着慕流苏望过来的凉悠悠的目光,沈渭到底还是住了嘴。

    虽然住了嘴,沈渭面上却是一副愁苦之色,单单是看他那副神色,就能看出来他这俨然是以及想歪了。

    沈渭心中已经认为是慕流苏得了那所谓女相的救命之恩以后就心仪此女,然后才会在人莫名其妙逝世之后,想要趁着北燕发动战争的时候,由她自己亲自领兵北燕,想要找出自己的意中人的真实死因。

    这么一想来,沈渭觉得自己完全是真相了,毕竟慕流苏确实是没有断袖之癖,但是大楚帝都之中美人无数,慕流苏分明也是没有半分动心,如此一来,他心中的设想而越发成立了。

    想着自家将军原来不是不动凡心,只是爱慕上了一个已经英年早逝的意中人罢了。沈渭想着,心中也是操碎了心,想着自家将军若是真对这么一个已故的女子这般念念不忘可又如何是好,如此想着,顿时也是愁得沈渭一双眉头直接拧成了一股麻绳。

    慕流苏看着沈渭那精彩至极的脸色,唇角也是略微抽搐了些许,这人既然是沈芝兰都颇为看中的人物,自然是有些真本事的,无论是沉稳的行事作风,还是那一张惯常圆滑的嘴,都是慕流苏极为满意的,只是这人和东郊校尉营的人混开了之后,慕流苏才发现他这想象力也实在是丰富了很多。

    如今她也没有心情搭理这个戏精,倒是随意撇了一眼风岭,洛轻寒等人,见着二人面容之上的皱眉沉思之色,还有青花青鱼面容上的震惊之色,心中也是一阵苦笑。

    虽说平日里荆棘门中算是青花最为稳重,但是其实说到底还是身为男子的风岭洛轻寒想的极多,两个人虽然对自己所说的北燕女相救了她一命的说法如同青花青鱼一般深信不疑,但是到底心中还是别有疑虑。

    毕竟她从初创荆棘门以来,主要的目的其实是集中在两处,一处是为了寻找并且暗中保护姬弦音,另一处便是投注了极大的心血布局北燕暗桩,俨然是早有预谋便要对北燕出手了。而这般的深仇大恨,又哪里像是只因为一个救命之恩的女子而来的呢?

    不过怀疑归怀疑,风岭和洛轻寒对于慕流苏不会害了他们的信任还是有的,两个人几乎是同一反应的觉得慕流苏应当是有什么苦衷,所有沉思之后,很快便是舒展眉宇轻松下来。

    这里所有的人中,反应最为沉静的便是慕一和云破了,慕一的前身说到底只是慕恒一手培养出来的暗卫,而身为暗卫,最知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什么该想什么不该想,哪怕是慕流苏这话说的有些匪夷所思,他也只当是没有听到一般径直忽视过去了。

    除了这些人之外,便只剩下一个方才如此提问的云破反应最为镇定了,慕流苏回答的这么一句震惊所有人的话,云破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似乎是压根就不好奇慕流苏一个大楚的少年将军为何会与北燕的女相扯上关系。

    瞧着云破脸上那没有半分动容的神色,似乎他问这么一句话完全没有什么别的目的。无非是想引出接下来的一句话罢了。

    “将军可知,这沪城如今的城主,便是和北燕女相的母族寂家有些关系?”云破迎着慕流苏的目光,面上的神色也是极为严肃。

    “你说什么?!”饶是慕流苏再好的性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头一次没有沉得住气,竟是惊得声调都变了些许。

    慕流苏越过身前的沙盘图,直直朝着云破行去,步履急促,又带了几分说不出来的紊乱,她在微微弯着腰身的云破面前站定,面容之上的情绪波动也是大的出奇:“你给本将军说说,如今的沪城城主,到底是谁!”

    果然主子还是舍不得让夫人知晓此事儿,所以才会到如今才不得不让夫人知晓些许动静,想着自家主子对慕流苏的一片用心良苦,云破也是在心中感慨了一句自家主子果真是用情极深。

    不过主子已经为了夫人舍去了那么多东西,也付出了如此之多,连着性命名利地位都能一一舍去,那么瞒着这么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怕夫人伤心也是情理之中,云破心中百念回转,方才抬眸看向慕流苏,直直回答道:“禀将军,沪城现任城主,姓作欧阳,单名一个昊字。”

    “欧、阳、昊……”慕流苏用极为缓慢的速度重复了一声,脸上的神色也是难得一见的呈现出些许透明色泽,慕流苏默默的将名字念完,眼中已经遍布凛冽寒冷之意。

    “主子……”青花素来都极为关注慕流苏的反应,见着慕流苏的反应似乎确实是怪异了点,青花也是沉不住气,立马上前扶住了慕流苏的手臂,眼中满是担忧之色:“主子你这是怎么了?!”

    慕流苏刚才的反应的确是有些大了,好在青花突然冲上来,伸手扶住了自己,慕流苏这才回过了神,看着青花眼中的担忧神色,还有余光瞥见的室内一众人的担忧神色,慕流苏这将心中震惊平静了下来。

    “我无碍,不过是想到了一些陈年旧事情绪过激些许罢了,不用忧心。”慕流苏心中微暖,收拾了些许情愫,方才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她抬手拍了拍青花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臂,脸上的神色也是恢复了不少,才朝着云破沉稳不少道:“你可是还知晓什么事情,不妨继续说来听听。”

    云破当年虽然只是一个从未在人前露面过的暗卫,但是对慕流苏这位和主子关系极近的女子却是半分不陌生,见慕流苏很明显已经是意识到了了什么东西,他心中也是再次感慨了一句。

    也不知晓夫人这是哪里来的霉运,小小年纪便是不得已经历如此之多,即便是有主子在暗中倾力相助,终究还是没能逃过种种噩运,到底还是人心隔肚皮,结果难测了点。

    心中虽然如此想着,云破面上倒是没有露出太多破绽,只当是没有看到慕流苏方才的动静一般,他复又幽幽开口道。

    “欧阳昊乃是北燕女相生母也就是寂家夫人欧阳凝的最小的庶出弟弟,虽然是个庶出的儿子,但是因为年纪小就极有才华天赋,倒是讨了欧阳家不少人的欢喜,更是深得寂夫人宠爱与照顾。”

    慕流苏静静听着,脸上的神色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了,只是一双眼睛还残留着些许凉薄余温,整个人分明是压抑着什么。

    云破继续道:“欧阳昊是个极有才华,极为上进的人物,再加上欧阳昊和寂夫人欧阳凝姐弟情深,两人宛若嫡出姐弟一般关系极好,所以也是得了寂家主的一心提拔。”

    “不过寂家主是个本性刚直的人物,他之所以提拔欧阳昊,并非完全是看在自家夫人的份儿上,也是因为欧阳昊这人确实也是个极有本事的人物,但凡是他所任职接手之事儿,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不仅不会给寂家或是欧阳家落下半点诟病之言。反而处处皆是美誉连篇。”

    云破这些话,不仅是慕流苏听得极为认真,便是营帐之中的其他人也是听得分外仔细,众人似乎都看出来此事儿对于慕流苏而言似乎并不是一件小事儿,这营帐之中的人,无一不是慕流苏的心腹,无一不对慕流苏分外关心,见着她难得的反应过激,自然也是分外想要弄清楚原因。

    “正因为如此,寂家家主对欧阳昊这个小舅子也是分外满意,再加上寂家乃是北燕王朝的百年大族,虽然并未胜任什么显贵的官职,但是单单是凭借着寂家在北燕历朝中的百年基业,也足够成为北燕王朝之中胜过诸多显赫贵宦的钟鸣鼎食之家。”

    “寂家家主在朝中的话语权也是极有分量,既然他对这位年龄极小的小舅子极为满意,那便更是不遗余力的举荐欧阳昊,包括后来北燕沪城城主因病突然逝世,城主之位空缺的时候,寂家家主也是动了些许心思,想让这个一直心心念念着沪城城主位置,想要一展宏图抱负的欧阳昊去接任城主一职。”

    “只可惜无论寂家主如何有心提拔,也无论寂家一族在北燕朝廷之中的话语权如何之重,但是欧阳昊毕竟也只是一个庶子的身份,在官员选拔上嫡庶等级极为森严的北燕之处,欧阳昊的身份终究还是太过低劣。”

    “再加上欧阳昊说到底也是靠着自家姐姐关系得了姐夫提拔,而非靠着自己的本事一步步脚踏实地走上来的,这便导致了虽然欧阳昊的确是有那么一身极为出色的文治武功,也确实一身才华横是个溢极为不错的人才,但是这般跨越等级的升迁速度太快,终究还是引了旁人不满。”

    “北燕朝廷之上诸多臣子齐齐上谏,都说寂家一门仗着自己在朝中的地位,如此捧一个庶子升职有违常理,连带着寂家的人也悉数受到弹劾,连带着寂家家主自己的两个亲生嫡子更是为此差点断了前程。”

    ------题外话------

    初一十五,云破——大声告诉我另一个护法叫啥名哈哈哈,今天去弄药了所以更新晚一点,差不多点左右吧,爱你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