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末世危城 112
    “杀丧尸……混出去!”罗烬冷冷开口。

    随后,他们就是不动声色拖走了几只丧尸,开膛破腹……片刻后,一行人比丧尸还要惨烈的走出来。

    他们身上涂满了丧尸的血肉,脖子上挂着丧尸的肠肚,只有邢悟,实在接受不了,找了个窗帘挖了个洞套到脑袋上放下去遮住全身,然后将那些腥臭的血肉模糊涂在窗帘上,完了还挺得意的嘲笑苏暖一身污秽。

    罗烬抱着那个药箱打头,苏暖照例断后……她这就有些欲哭无泪了。

    他们都以为她是这些人里面能够和罗烬比肩的凶猛,却不知道,她现在自保都是问题,真要再动弹起来,她都不一定能跟上他们的步伐了。

    刚刚动用法术散开神识带路,现在……她只剩下一成,唯一能支撑着她不至于倒下的内息。

    结果还要让她断后,还没法儿说出口,这感觉,简直不要太憋屈。

    就在这时,走在她前面的杨昭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拽到他前面,他落在最后。

    苏暖微愣,随即心里便是涌出暖意。

    在这个世界,她只是个任务者,可对他们来说,这确是实实在在的生存……可他却不止一次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保护她。

    她再一次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一定要帮助他们结束末世!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撕拉一声响……然后就意识到,是她前面邢悟身上的窗帘被撕掉了。

    不等周围丧尸反应上来,她连忙上前一步,一把抱住满脸懵逼的邢悟,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血肉模糊蹭了他一身。

    扯掉邢悟窗帘的那只丧尸手僵僵硬扔开窗帘,朝邢悟方向看了眼,随即呼哧呼哧着离开。

    而邢悟,呆呆被苏暖紧紧抱住,僵在半空的手手指动了动……极为小心的,轻落在她背上。

    终于,一行人屏住呼吸,极为小心艰难的穿过了那个大厅,中途,甚至好几次和丧尸脸贴脸。

    等到他们顶着一身血污惨烈无比的回到基地的时候,差点被哨兵当成丧尸。

    进入基地,邹玉就是立刻迎上来,正想上前,却看到罗烬那一身狼藉,顿时嫌弃的捂住鼻子挥挥手:“啧啧,你也有今天啊!”

    罗烬白了他一眼,将手里的箱子递过去,下意识回头……却只来得及看到一道纤细的背影。

    苏暖径直朝自己房间走去。

    她不想被别人发现她的异样……她只顾着走,没注意到罗烬回头的动作,也没注意到旁边靠在墙上的邢悟抿唇幽深的视线。

    那个拥抱只是为了救他的命,不含任何其他意味,可是……那原本应该让他恶心的滑腻腥臭的触感,却像是一道闪电,撕破了在末世后他树立起来保护自己的最牢固的心房。

    第一次,他想有和一个人长久下去的感觉。哪怕可能会失去,哪怕可能短暂,可是,他还是想要拥有了。

    如果那个男人不珍惜,那他可就不客气了!

    最多是和杨昭打几架罢了,那个四肢发达的家伙,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苏暖回到房间,在浴室将自己直接洗刷了三个小时,等她终于觉得能走出浴室的时候,罗烬和邹玉已经在基地试验室里面看着基地的专家在检测带回来的药剂。

    用针头沾了丝丝药剂,然后稀释到一大桶水中,从那水中取出一滴,滴入那只抓回来用作测试的丧尸口中……下一瞬,那丧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败,嘶吼着,抽搐着,终于死去。

    罗烬与邹玉强忍着激动,让人带来了一个被丧尸咬伤,即将变异的伤者。

    同样的,取出一滴液体滴在那人伤处,下一瞬,那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猛地滚落到地上哀嚎起来。

    然而,只是片刻,很快,那人尸变的那些特征就开始消失了……浑浊的眼珠恢复了清明,伤口处漆黑的血管纹路恢复如初,那原本腐烂的伤处,竟是开始涌出鲜红的血迹。

    那已经报了必死之心的试验对象从地上爬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又看看罗烬和邹玉,嘴唇颤抖着。

    “大头领,我们……我们能治愈了?”

    罗烬让人将那试验对象带下去关起来先不要走漏风声,然后就是和邹玉转身准备离开商量实施方案。

    毕竟,按照说明,这灭杀剂是要放入科技塔的离子炮中,才能完全雾化融入到空气中随着空气传遍世间。

    而科技塔那边,可以说是丧尸最密集的地方,他们必须制定详细的实施方案。

    可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专家有些颤抖的声音。

    “大头领……等等。”

    罗烬诧异回头,就看到那专家一手拿着滴管,手还在隐隐颤抖,看着他,嘴唇哆嗦着,像是鼓起了所有勇气:“大头领,这灭杀剂……会杀死你身上的细胞!”

    罗烬顿时一愣,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当初也是某个试验室中试验对象的一员……

    昏暗的房间里,罗烬与邹玉面对面坐着,邹玉嘴唇紧绷着,整个人正处在要爆发的边缘,死死咬牙,他只觉得自己异常愤怒,却又不清楚到底在愤怒什么,亦或是在愤怒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世道。

    凭什么,凭什么要这么对罗烬,他又做错了什么!

    一边是他生死兄弟,一边,却是世间所有的幸存者……他能怎么办,他不知道怎么办,可凭什么,凭什么是这样啊!

    一瞬间,他竟是生出一种恨不得他们没有发现这灭杀剂,哪怕最后所有人类都一起灭亡,至少,没有看到过希望!

    现在是有希望了,却是这么残忍无耻的希望!

    可他却发现,对面的罗烬要比他平静许多!

    终于,邹玉还是忍不住出声:“你打算怎么做?”

    罗烬抬头看他,沉默……邹玉却是顿时怒了:“你他妈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我还能害你不成,只要你不愿意,我第一个去砸了那破玩意儿,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

    罗烬静静看着他,末了,像是有些无力的苦笑开来:“我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重要的时候,竟然能和整个人类的生死存亡一起放在天秤两端……”

    邹玉沉默了。

    罗烬随即又是轻笑:“也不对,可能只是对你来说吧……对别的人来说,这根本是不需要考虑的选择。”

    罗烬忽然起身,邹玉愣住:“你做什么?”

    罗烬沉默。

    邹玉忽然意识到什么,皱眉:“你想去找她?”

    罗烬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又是轻笑一声:“我想看看,这下,她怎么说,或者……还能怎么骗我。”

    邹玉心里一震,有些不忍的闭眼:“你……何必……”

    何必要对自己这么残忍!

    罗烬轻笑垂眸:“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好像有些不甘心,却也不知道到底不甘心什么。”

    邹玉看着他,终于问出口:“那你是希望她想让你用灭杀剂,还是不想让你用?”

    或者说,选择结束末世,还是保住罗烬的性命!

    如果她选择前者,那对他来说,这无疑就是临死前最戳心的痛苦,可如果她选择后者,那他……又该怎么取舍,怎么舍得!

    邹玉有些无奈叹息。

    那女人说,罗烬的确没有喜欢一个人,或者说爱一个人的能力,可是……并不是这样。

    他有,正是因为他那些遭遇,他比任何人都渴望感情,渴望爱,只是,在他的心里,他永远都是那个被关在试验室里绝望无助的少年。

    哪怕他已经长大,哪怕他已经走出来,可他依旧被关在那里……永远不曾离开。

    他只是不敢去尝试拥有,不敢相信自己也能得到那些所谓的爱情罢了。

    苏暖正站在基地天台,看起来像是在看着被丧尸占据的破败城市,其实没人看到,她是在看着远处那个尖尖的塔尖,首都的科技塔。

    能将灭杀剂彻底雾化的离子炮,就在那里。

    背后响起脚步声,她略垂眸,随即很快回头,看到沉默站在身后的罗烬,笑眯眯:“罗小火,想我了?”

    罗烬秀美的面上,终于没有了这段时间面对她时的冰冷,就像是刚认识装无害的时候,神情温和,大眼温驯。

    “很快就要结束末世了,你开心吗?”罗烬缓步走来,轻声开口。

    苏暖心里跳了跳,面上却是满满的笑意:“当然开心啊,你没看我现在都在这里憧憬未来了。”

    罗烬很安静的站在她身边,和她一起眺望远方,片刻后,再度开口:“末世结束后,你想做什么?”

    苏暖的心里越发发闷,只是依旧笑嘻嘻:“末世结束后啊……那我当然是继续做我的千金小姐啦,我爸妈给我账户留的钱够我挥霍几辈子了呢。”

    说完,她扭头看着罗烬,状若无意笑问:“你呢,末世结束后,你想做什么?”

    罗烬垂眸,睫毛颤了颤,半晌,才是轻声开口:“等到那时候,我就会成为社会最底层,最没用的人群中的一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可有可无的人。”

    苏暖笑着看着他:“那正好,我可以养你啊,我的钱多的花不完,到时候我们一起环游世界啊……”

    罗烬身体僵了僵,终于扭头看她:“……你是认真的吗?”

    苏暖面上的笑意缓缓落下,她看着罗烬,极为认真的,一字一顿的点头:“我是认真的,罗小火,我很希望,在末世结束后,我们两个人能一起,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然后去环游世界,亲眼看着这个我们为之奋斗过的世界慢慢恢复它以往的秩序和美丽,然后在海边沙滩上,在山巅,在热带雨林,在每个地方,回忆我们如今渡过的艰难时光……”

    “所以……”她看着罗烬,抿唇,小声认真道:“你也喜欢我吧,好不好……”

    罗烬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看着她,就在她还没反应上来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随即,嘴唇被冰凉的唇瓣覆盖。

    只是蜻蜓点水的碰触,一触几分。

    苏暖定定看着罗烬,却发现他的神情忽然间变了,变的充满了侵略和压迫气息。

    “你喜欢我?”罗烬开口。

    苏暖愣了愣,随即点头。

    “有多喜欢?”罗烬抿唇轻笑起来,眼底满是自嘲。

    不等苏暖开口,他便是轻声说道:“如果我告诉你,要结束末世,就要以我的死亡为代价,结束末世,亦或是让我活……你选哪个?”

    苏暖僵在那里。

    她没想到,罗烬竟然就这么赤裸裸的,将这个残忍至极,让人鲜血淋漓的问题就这么抛了出来,不给她留一丝退路,也不给自己留一丝退路。

    罗烬的轻笑中带着满满的恶意,眼中也满是嘲讽冷光:“回答我。”

    苏暖只觉得自己嗓子堵得厉害,她下意识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罗烬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握住她肩膀,俯身看着她,低笑着咬牙:“如果我再说,只要你开口,我就会照做,你怎么选呢,嗯?”

    罗烬眼中的寒芒极为刺人,就像最残忍无情的剑客,刺穿她,也刺穿自己,让两个人同时鲜血淋漓。

    深呼吸,苏暖垂在身侧手握拳,抬头看着他:“说话算话?”

    罗烬嗤笑:“自然。”

    “好。”苏暖定定看着他:“我希望结束末世。”

    话音落下,她就看到罗烬眼中像是有什么在熄灭,又有什么在燃烧……他嗤笑一声放开她,后退两步,垂眸,低声开口:“这就是你口中的喜欢,你所谓的想和我一起……”

    他的笑声满是自嘲,又带着浓郁刻骨的恨意:“现在,你知道自己所谓的喜欢有多么可笑廉价了吗,放弃我……你甚至不需要犹豫的,不是吗?”

    果然,他的感觉是没错的,她根本不喜欢他,她口中的喜欢,她三番两次的舍命救他……他那些自以为是的悸动,都显得那么可笑而廉价。

    “苏暖,我……”罗烬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哽咽,哽咽中却又带着浓浓的恨意还有无奈。

    “我很辛苦才能让自己走到今天,真的,我受过很多痛苦,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你,为什么非要来招惹我呢……”

    苏暖全身僵硬站在那里,看着罗烬缓缓抬头朝她看过来,然后,一字一顿。

    “我不喜欢你,苏暖,哪怕你费尽心机,我也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喜欢上你……”

    下一瞬,他径直转身离开,头也不回。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