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着面前这个衣冠楚楚,未来会成为一代文学大师且流芳百世的男人,苏暖心里厌恶到有些恶心。

    没有精神交流?不喜欢?那就别娶啊!

    娶回家却把原配扔在那里替自己尽孝,自己和原配的妹妹你侬我侬,更重要的是,十几年后回来还有脸投靠原配,让原配像老妈子一样的照顾你们这对狗男女,脸呢……这样的人都能史上留名,这特么是什么世界观!

    那苏二小姐也是个脑袋有坑的,人家不休你你不能自己走吗,好歹富商之女,还怕饿死不成,还留下替渣男尽孝让渣男腾出手和庶妹浓情蜜意?十几年后还收留给人当老妈子……也真是活该那么凄凄惨惨戚戚了!

    若是她没记错,按照原剧情,现在正是徐沛然第一次跟苏二小姐提出退婚的时候。

    这还是在别人的婚礼上,也许是受了别人婚礼的触动,徐沛然看到眼前这个打扮的老气横秋,发髻一丝不苟,低眉顺眼的未婚妻,觉得自己片刻都不能忍受,终于下定决心,将未婚妻单独叫到三楼一个没人的房间,将退婚说了出来。

    按照原剧情,徐沛然一说退婚,苏二小姐就掉眼泪,不说话只掉眼泪,就是不答应,也是因此,到后来终于还是嫁进了徐家。

    而前一刻,第一次被未婚夫叫着单独相处的苏二小姐还满是羞涩和欢喜呢,却不想,听到的却是未婚夫要退婚,也是这时,苏暖来了。

    对面那打扮的和他母亲一个风格的未婚妻的沉默让徐沛然心里的不耐更甚……华贵新潮满是西方气息的房间,苏二小姐的模样让他觉得实在是不伦不类的刺眼!

    就在这时,他看到苏二小姐终于咬唇抬头看过来。

    “既然你真的不愿娶我,那……便如你所说,这婚约就此作罢,我回家后便立刻禀明父母,也希望徐老师您尽快与家人沟通。”

    苏二小姐为了讨徐沛然的喜欢,刚到徐沛然任教的承德学院上学没几天,再加上模仿苏画乔对徐沛然的称呼,她也称徐沛然为徐老师。

    而徐沛然却是瞬间愣住了。

    他压根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毕竟,这苏二小姐之前可是铁了心要嫁给他,甚至在他直接说出觉得她没有文化无法交流后,她竟然鼓起勇气走出闺阁进入学堂。

    他以为,要她答应退婚,要废好大劲的。

    他原本想着只是让这苏二小姐有个准备,一次不成他跟她提两次,两次不成五次十次,这婚总是要退了的。

    可是没想到,这第一次……就顺利的成了?

    这次轮到徐沛然愣住了!

    苏暖压根懒得理会他,刚过来,最让她厌恶的事情就解决了,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就在这时,三八有些振奋的声音忽然响起。

    “宿主宿主,男反也在这里哦,你要不要先出去看看?”

    苏暖顿时一愣……那个走私烟土的坑爹少帅?她还真想瞧瞧是个什么样的傻缺模样。

    “婚书呢?”苏暖抬头直截了当。

    按照原剧情,徐沛然是随时带着婚书准备好退婚的。

    果然,徐沛然有些愣愣的将那纸婚书拿了出来……还没看清,就被对面的女子伸手嗖的夺了过去。

    打开看了看,没错。

    苏暖抬头朝徐沛然笑了笑,随即……敛了唇边笑容,抬手,刷刷几下,将那婚书撕了个稀巴烂,还不放心,又撕了几下直到撕成渣渣。

    在徐沛然目瞪口呆的视线中,苏暖干咳一声,努力做出一副伤心悲愤的模样。

    “既然徐老师无意,我苏暖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婚书已碎,你我婚约就此作罢,各自回去禀明家人即可,再会!”

    下一瞬,不等徐沛然回过神来,径直扭头朝外走去。

    路过镜子时看到镜子里面那个老嬷嬷打扮,梳着油光锃亮发髻,满身日暮西山气息的少女,她便是有些牙酸。

    不过好歹,脸蛋不赖,或者说,她这几个位面的脸蛋……都很满意。

    若是细看,其实都与她原本的神韵有些相似的,但却又截然不同,在不同的世界有不同的气息风格。

    只是这一次……那张脸完全被身上这广袖盘扣立领类似于晚清服饰的裙装给死死压住了!

    她怎么都想不通,好好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放着那么多的小洋装小旗袍不穿,干嘛非要把自己打扮成这幅老妈子模样?

    算了,这些回头再说,先瞅瞅那傻缺大反派长啥样子再说。

    苏暖出了房门,扑面而来就是婉转柔媚的舞曲和觥筹交错的欢声笑语,沿着走廊朝外走出几步,俯视下去,一道道窈窕的身姿包裹在秀丽的旗袍里面,伴随着舞曲,在杯盏交错中轻摇慢扭,格外优美绮丽。

    十里洋场,不夜上海滩的纸醉金迷瞬间朝她涌来,苏暖啧啧感叹……这任务也做的够多姿多彩的。

    二楼的围栏处露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折射出一种华美却又充满糜烂气息的光泽,苏暖收回视线就准备下楼去看看,可就在这时,身后猛地响起凌乱急切的脚步声。

    酒气袭来的同时,一股大力猛地撞上她,还没完全从接受剧情的晕眩中走出来,猝不及防被猛地一推,苏暖来不及反应,直接就朝楼下坠落。

    在这一瞬,她顾不上咒骂或者惨叫,只是下意识伸手……然后一把拽住了那只端着红酒的白皙修长的手,随即,将那个同样猝不及防的可怜家伙,一起拽了下去。

    下方是华丽唯美的水晶吊灯。

    正在舞池中轻摇慢扭的人们也不知道是先听到惊叫还是先听到哗的一声,反正在他们反应上来的时候,人群已经尖叫着分开,巨大华丽的水晶吊灯连同那两个人一同砸落下来,噼里啪啦轰然一地……随即便有人尖叫。

    “天啊,是少帅……”

    这是苏暖最后的意识,她有些无语的想到:把大反派砸死了算不算完成任务!

    等到再度恢复意识,睁开眼的一瞬,苏暖立刻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

    后脑勺木木的疼着,她伸手按了按脑袋,痛苦的哼了声……可下一瞬,她就是一把捂住嘴巴睁大眼。

    刚刚那声音……

    她怔怔然坐起来,一动,立刻就发现有什么不太对,低头……看到自己一双大手!

    白皙,修长……很大,且骨节分明,还有……被子下的腿,长度似乎也不太对。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声娇软的呻吟。

    “唔……”

    苏暖刷的扭头,可在看到隔壁床上正在睁开眼的人时,她顿时惊呆了。

    精致的小脸,老气横秋的发髻,盘扣立领衣服……就是眼睛瞪得有些大的吓人。

    不等苏暖反应上来,就看到对面的人猛的从床上爬起来,低咒一声就朝她扑了过来,咬牙咒骂着。

    “你他妈是谁派来的,竟敢假扮……”

    苏暖连忙反手抵挡:“停停停,你先别……”

    两人同时愣住了,下一瞬,苏暖就看到对面那少女一脸不敢置信怔怔道:“我的声音?”

    就在这时,门砰得一声被推开,几个穿着军装的男人走进来,正好看到扑到苏暖面前的少女,为首那个挺拔的男子便是蹙眉,恭敬问道。

    “少帅,需要把这个女人带出去吗?”

    话是对着苏暖说的。

    苏暖怔怔的看着……然后就看到对面少女看着那副官,咬牙切齿:“宁琛,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宁琛眉头皱的更甚。

    这女人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还说话如此粗俗,别是精神有问题吧。

    想到这里,他便是朝身后两名警卫做了个手势:“拖出去,让少帅好好休息。”

    说罢又是朝苏暖恭敬颔首:“少帅,属下先把这个女人带出以免影响您休息……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啊?我?我……”苏暖愣愣的,然后就看到那两个副官刚要抓住对面的少女,那少女便是咬牙满身杀气:“你们敢动爷一下,爷毙了你们!”

    直到这时,苏暖终于完全回过神来,猛地抬头看着那个叫宁琛的副官,干巴巴开口:“你、你先出去,我……我有话问她。”

    宁琛有些诧异少帅的神态,却依旧极为恭敬行礼,随即带着那两个副官出去,还不忘轻手轻脚关上门。

    顿时,病房里面两人大眼瞪小眼……陷入诡异的安静。

    “咳……”苏暖干咳一声,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毕竟,是她把人拽下楼的。

    “那个,你也看到了,我们两个好像……发生了些奇怪的事情。”苏暖干笑着有些没底气:“那个,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发怒是改变不了事实的,我们是不是该平心静气的好好,嗯对,好好谈谈……”

    顶着慕枭原本俊朗中带着些狂狷的面孔,苏暖没底气的谄笑看起来有些滑稽。

    她话音未落,就看到对面顶着原本应该属于她的少女面孔的慕枭,满脸冷厉看着她,带着杀气咬牙切齿:“你再用我的身体做出那副娘们儿兮兮的样子,老子崩了你!”

    苏暖蹭的收起脸上谄媚的笑意。

    慕枭看到她那没有骨气的模样,狠狠咬牙,然后才是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眉头顿时皱的更甚,起身,走到病房门后。

    苏暖看到,慕枭顶着她的身体站到镜子前面的一瞬,眼中涌出的是浓浓的鄙夷和生无可恋,她怔怔低头,下意识看向两腿之间……有种诡异的不真实感。

    她现在……成男人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