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看着眼前这个满眼怒火一看就是头喷火龙的年轻军人,略一思索就对上号。

    陆之庭,名流陆家的公子哥儿,少帅慕枭的副手,也是慕枭的朋友兼兄弟。

    陆之庭正着急上火准备汇报,下一瞬,才发现自家大哥对面还坐了个漂亮的小丫头片子。

    有些眼熟,却又应该没见过。

    他面上的火气下去,变成浓浓的八卦好奇和暧昧笑意,朝那小丫头片子眨眨眼:“这位小美人儿是……?”

    小美人儿抬头看他,面无表情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你爸爸!”

    陆之庭微愣,随即便是反应上来:“原来是嫂子。”

    慕枭一张脸顿时更黑,啪得放下手里的叉子,冷冷看着他:“有话就说有屁快放!”

    陆之庭顿时满眼惊奇……这小嫂子说话的调调和大哥好像哦!

    苏暖有些无语,按了按眉心,努力模仿慕枭的模样。

    “别废话,说,什么事。”

    自家大哥说话,陆之庭连忙收起面对小美人儿时的笑眯眯,正了面色回答:“几个兄弟被青帮的人送进巡捕房了,下面汇报说是青帮和巡捕房联合挑衅咱们直系军……我来给大哥你汇报一下。”

    苏暖还没回过神来,对面的慕枭就是冷笑一声:“这种事你也要来找我,你家是不是还给你雇着奶娘呢?”

    陆之庭被连番羞辱,也是忍不住了,回头看向苏暖:“大哥,你不管管小嫂子?”

    苏暖嘴巴张了张,却又被慕枭抢了台词。

    “连告状都学会了,你是越发出息了……”

    没理会陆之庭懵逼加哀怨的眼神,苏暖有些怀疑的看向慕枭:“……我去?”

    慕枭黑着脸白了她一眼:“难道我去?”

    陆之庭对眼前的状况有些不明所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傻愣愣站在那里。

    苏暖不确定问道:“那我去了应该怎么做?”

    好歹是跟巡捕房打交道,总不好太过即兴发挥吧。

    谁知,慕枭极为鄙夷的瞥了她一眼:“别人打你脸呢,你要怎么做?”

    苏暖顿时坐直身体挑眉:“当然是neng他!”

    慕枭一脸:“那你还问?”

    就在这个时候,花果饭店玻璃门再度被侍应拉开,然后,旗袍套风衣的苏蔓身姿清冷走了进来,视线一扫而过,接着就立刻落到苏暖对面的慕枭身上,随机,蹬蹬走过来,眉毛都不抬。

    “边儿上点。”

    陆之庭下意识移开两步,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要听这女人的话!

    “爸妈去了徐家,应该是说你和徐沛然的婚事,如果你还有话要说,我建议你现在立刻赶去徐家兴许还来得及。”

    这些话是对着慕枭说的,说完,苏曼又是瞥了眼苏暖,这位她眼中的少帅。

    几不可察蹙眉,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引诱未成年少女的怪蜀黍。

    苏暖干巴巴朝她笑了笑,就听到对面慕枭咳了声,她连忙收起笑意正襟危坐。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去处理。”慕枭面无表情开口。

    苏曼挑眉点头,随机转身离开……从头到尾,愣是看都没看一眼站在旁边的陆之庭。

    陆之庭呆呆的看着苏曼傲然的背影,咂舌:“这女人……”

    回头,就看到“小嫂子”面无表情盯着自己,陆之庭微愣,立刻又是反应上来,嘻嘻一笑朝苏暖暧昧眨眼:“大哥,那我去外边等你啊。”

    说罢扭头哼着小曲儿朝外走去,满身吊儿郎当,与身上的军装极不相衬。

    不就是不喜欢他当电灯泡嘛,现在的姑娘家都这么主动了吗?

    终于只剩下他们两人,苏暖便是看着慕枭:“那……我去巡捕房,你去徐家?”

    慕枭面无表情:“不然呢?”

    臭屁的家伙……苏暖腹诽着,然后又是有些不放心交代他:“一定要把婚给退了啊。”

    慕枭抬头看着她,精致的少女面孔上露出些暴躁:“不然呢?”

    对话是没办法友好进行了,苏暖只好起身准备去巡捕房,可她刚起身,对面慕枭比她还快,站起来,面无表情转身,双手插兜朝门口走去,头也不回……任谁去看,都是个酷极了的女孩子。

    此时,徐家大宅花厅里面,徐老爷徐夫人正满脸堆笑不住劝苏渊博夫妇喝茶。

    “哎呀苏老爷苏夫人啊,这都是他们孩子们闹别扭小打小闹,这怎么能作数呢。”徐太太挥着手帕娇笑着,然后又是一指站在旁边的徐沛然。

    “我昨天已经狠狠把沛然骂了一顿了,暖暖年纪小不懂事,他怎么也能由着暖暖胡来,真把那婚约撕了呢……以后两口子过日子的时间还长,我以后一定让他让着暖暖,亲家你们就放心吧,对了,下个月有个好日子,不如让两个孩子先把婚定下了?”

    徐夫人直接跳过退婚的事说订婚,让苏渊博夫妇都有些跟不上节奏,原本要兴师问罪的目的都快被搅乱了。

    而徐沛然自始至终躬身站在一旁,看起来似乎是恭敬认错,没人看到他眼底的敷衍和不耐。

    本来他是无论如何都不答应这婚事的,奈何他母亲以死相逼,而且还劝他,苏二小姐那性子,娶回家就算是到头了,即便是以后对她怎样,她也不是那种回娘家告状的人……等到娶回家,任凭他以后再娶姨娘都可以。

    那苏二小姐的性子必定是不会反对的,到时候,苏渊博夫妇即便是不满意也管不着了。

    这样,既能得了苏家丰厚极了的陪嫁,又没有什么损失,为什么非要退婚呢?

    徐沛然原不愿意如此,可徐夫人一哭二闹劝他:徐家虽然书香世家,可读书不能当饭吃,总是要生活的,要维持清贵的生活花销并不少,而徐家所有的经济来源只是那唯一一间香粉铺子。

    若是有了苏暖陪嫁的那十几家店铺,徐家立刻就能摆脱眼前的空架子状况,徐沛然也就能全心全意深造自己,完全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

    也是因此,徐沛然才最终向母亲妥协。

    就当是娶个摆设罢了!

    徐家的态度和徐沛然的姿态让苏渊博两口子的怒气缓缓消退,再加上自家二女儿的反常,他们决定接受徐家的道歉,然后也准备答应将订婚提上日程。

    可就在这时,一道纤细却笔挺的身影从徐宅大门口走了进来。

    纤细的四肢,休闲西装衬得她精致中又多了几分利落的英气……饶是徐沛然一向瞧不上这个老古董一样的姑娘,乍一看到她如今的模样,也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嗯,就当是娶了个花瓶回家罢!

    慕枭面无表情一步步朝花厅走来,视线落到徐家两口子身上,眼中满是不屑。

    这两个人他有所耳闻,据说是落魄贵族后代,守着这么个旧宅子装清贵,实则是快要支撑不下去这么个大宅子了。

    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那蠢女人身上?

    “哎呀,暖暖来了啊,快来快来,让我好好看看……几天不见,暖暖出挑的越发漂亮了!”徐夫人的脸笑成了一朵花,热络的朝慕枭招手,看着亲昵极了。

    慕枭面无表情瞥了眼,然后就是看向苏渊博夫妇,硬邦邦道:“婚都退了,你们来这里干嘛?”

    苏渊博嘿嘿干笑着连忙看向夫人,沈婉容也有些不知所措:“暖暖啊,你怎么来了?”

    这边,徐夫人不等沈婉容话音落下,眼睛一转,直接起身就笑着朝慕枭伸手想要拉他。

    “暖暖,快来徐伯母这儿,乖孩子……你别怕,伯母给你做主,你徐哥哥是个混账,暖暖不要与他计较,只要我们暖暖消气,想怎么样都行,伯母让他乖乖给你认错哈,乖。”

    徐沛然蹙眉,下意识抬头看去,却在看到少女如今的模样时,蹙起的眉头又缓和了些。

    的确是看着……顺眼多了。

    嗯,整个京海市还没有哪家小姐这么打扮过,一定是画乔帮她改头换面的。

    只是,外表再改变,也改变不了那虚无枯燥的灵魂!

    然而,徐夫人的手拉了个空。

    慕枭蹙眉侧身躲开徐夫人的手,挑眉淡淡道:“我想怎么样都行?”

    徐夫人微怔,接着就是倏地笑开,眼底满是了然:“当然,只要我们暖暖能消气,怎么样都成。”

    她就知道,这个苏二小姐是死心塌地的想要进徐家门了,什么撕了婚书,那都是虚张声势。

    眼底原本就不多的几分不确定也尽数消失,徐夫人笑着看向沈婉容:“瞧瞧,我说的吧,他们小情侣啊,就是闹个小脾气,不值当咱们兴师动众的呢……”

    慕枭瞥了眼徐沛然,凉凉道:“我怕我下手太重了……”

    徐夫人笑的更开,一挥手:“傻丫头,你只管动手,徐伯母把话搁这儿了,你今儿个就是把他打残了,徐家也没人敢说你一个不……”

    徐夫人的话没说完,就见那娇娇弱弱的苏二小姐毫无预兆朝徐沛然扑了上去,紧接着徐沛然就是一声哀嚎。

    徐家二老,苏家夫妻,尽数呆愣在那里,目瞪口呆看着瘦弱的少女一拳就将徐沛然打倒在地,然后将他按住……猛地挥拳。

    每个人都傻眼了,呆愣在那里,看着徐沛然挣扎痛呼着却无法挣脱,等到徐夫人一声惊叫上前想要拉开的时候,那边已经打完了。

    慕枭甩着手有些想骂脏话!

    什么破手,要搁他以前,这皮鞋头早就晕过去了,哪儿还有力气在这儿叫唤。

    徐夫人上前一步,一眼看到徐沛然鼻青脸肿的模样,直接就是一生哭号:“我的儿啊……”

    说罢便是刷的扭头看向慕枭,咬牙切齿就要开口,慕枭却是抢先一步冷冷出声。

    “送去医院吧,回头我会送五千块钱过去……足够他好好养着了!以后徐家和苏家再没有半点关系。”

    徐夫人面上的愤恨顿时呆滞。

    五千块!

    要知道,徐沛然在学校教书,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六十块钱,他们家那铺子,一年的收益也不到两千块啊。

    这就是苏家的底气?一个娇小姐随随便便就能做五千块钱的主?

    苏渊博夫妇分明看到徐夫人就要发作,可就在发作前一瞬,面上的愤恨硬是生生扭曲,强行变成了强笑。

    “说、说什么傻话呢……伯母说任凭你出气当然说话算数,来、来人啊,快把少爷送、送医院哪……”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